[蓝剑原创]架空不历史 --- 我看架空类小说

bigstore 发表了他的《架空小说情节安排如何使用真实的历史背景》,其内容与标题同样宏大,但是似乎仍然论证欠周语焉未详,以致有读者颇生异议。看了bigstore兄的正文以及跟帖之后,我也有些话如鲠在喉不放不快了。

所谓历史小说,正统的诠释是为“通过描写历史人物和事件,再现一定历史时期的生活面貌和发展趋势,使读者在一定程度上了解历史并且得到某种启示,容许虚构,但所描写的主要人物和事件应有历史根据”。 按照这个定义,架空类小说一再标榜其历史属性的做法,本身就是干着架空的勾当,因为其最主要的人物(穿越时空的主角)和事件(干预历史进程的活动),实在并无“历史根据”。当然,倘若这类小说连上述钦定的圭臬也要一并架空,我就只好三缄其口,闷死给它们看罢了。

虽然剔除了架空小说的自我伪饰,但不可否认的是,它毕竟和历史小说依然存在着某些共性 --- 附丽于某段历史场景,虚拟夸张敷衍开来。事实上,在历史和文学联姻的过程当中,天然具有一种微妙的矛盾关系:一边是拘泥史料无法升华的悬崖,另一边是想像亢奋过度生发的深渊,其间的偏倚侧重实在难以把握。

对于历史,尊重还是戏说姑且不论,仅就我在书库中读过的一些架空类“历史小说”而言,作者捉刀下笔的动机大致有三:首先是由史实而史识,有感于怀便擎灯求道,匍匐在历史的车轮下面卧轨追问,企图借助文学形象来阐释历史考问因果,总结起来就是史在文先。其次是已有主题和角色蠢动于胸,历史场景不过是一干人马拿来表演施展借尸还魂的舞台而已,既然文在史先,至于披挂着的是峨冠博带还是花翎马褂,反倒不打什么鸟紧了。最后一种笔涉历史的初衷,纯粹出自对读者口味的揣摩和市场定位的考量,历史内容畅销便秦汉魏晋,现代题材好卖则北京深圳,提起来铜钿气息甚浓,不说也罢。

尽管架空类小说都是在历史的山寨中投托入伙,我们仍然需要甄别其所本何史,对于公认勘定的正史恣意“戏说”上下其手,固然失于轻浮孟浪,倘若是源自稗官野史,“尊重”云云也未免显得有些古怪滑稽。例如金庸梁羽生的武侠小说,虽然也有顺治雍正钦宗高宗出没其中,但他们的主旨不过是描写侠的各个形态,所以只能冠以武侠小说的名号,如果哪位居然天真到试图从中参破历史,那才是拜错了庙门,真的会让人笑掉大牙。

让我们再来看看架空小说的本身 ---- 带着对历史演变了然于胸的先天神功回到过去,凌倨山巅俯视众生似乎应该是一件游刃有余的活计,然而横空出世的半仙们对历史沿革的内在因素,并没有建立起自己的思想体系,因此在历史沉重的身躯面前明显济世乏术自信不足,于是只好在洞悉未来(过去?)的空前优势之外,往往还需要为自己强行贯通天地整合八脉,并且为乌托邦的浩大工程预备下无数资本和臂助。究其原因,就在于很多作者在没有空想的理论主张为支撑的情况下,试图指挥一场自己无法控制的交响乐会,勉强行来的结果,便是四下充斥着关公战秦琼式的闹剧和杂音。

在bigstore兄的文章跟帖里面,涉及到了一个娱乐受众的问题。在文艺的起源探讨中,本来就有游戏一说的存在,既然文学脱胎于游戏,让读者获得精神上的愉悦和娱乐也就算是谨依本份了。但是,在作者和大众的博奕和互动之中,如果使命感拱手禅让于受众的支配,一个“曾经散发着思想香气的阶层”(朱大可语),最终成为食客召唤的佣厨,需要把“媚俗”当作指导性的文化策略,从读者的口袋里找回金钱和尊严,恐怕也是一种文化层面上的悲哀,这大概就是飞。。。菲所说的“网络文学无论什么题材,永远不会诞生伟大的单一作者”的原因所在吧。

本文内容于 2007-4-29 19:49:59 被天生老帅哥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带着对历史演变了然于胸的先天神功回到过去,凌倨山巅俯视众生似乎应该是一件游刃有余的活计,然而横空出世的半仙们对历史沿革的内在因素,并没有建立起自己的思想体系,因此在历史沉重的身躯面前明显济世乏术自信不足,于是只好在洞悉未来(过去?)的空前优势之外,往往还需要为自己强行贯通天地整合八脉,并且为乌托邦的浩大工程预备下无数资本和臂助。究其原因,就在于很多作者在没有空想的理论主张为支撑的情况下,试图指挥一场自己无法控制的交响乐会,勉强行来的结果,便是四下充斥着关公战秦琼式的闹剧和杂音。


这一段好!



架空其实是对当下思想的折射。

架空,就是对自己思维深处的折射和反思,就是作者和读者的梦想,是大家一齐白日做梦的依托,而已,而已,而已......

先哲大师们请勿苛求之,呵呵.......

架空吾窃以为是以现在的思想去做被架空的那个时空的事,谓为爽!

我觉得架空类小说就是应该对发生的历史改变有自己经过严密推理的顺应历史潮流的解释。不是简单的YY。这方面最好的就是新宋和黄沙百战穿金甲!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