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花花凤凰游之一】芙蓉镇

花若兮 收藏 42 198
导读:[原创]【花花凤凰游之一】芙蓉镇

一【花花凤凰游之芙蓉镇】


文字/花花


【花花絮语:如果说北方的美是粗旷有力的骨架,那么南方的美则是细致轻灵的血肉,是啊, 相较于豪放浑厚的北方,巴山楚水福地洞天的湘西便是我一直很向往的。毕竟,皮象 + 骨象才是完整。从小被豪迈的北方熏陶出的豪迈的心里,也是有个温润缠绵的角落的。想要去寻觅翠翠纯美的身影,切身的感受一下翠翠生长的小城,真实的触摸它,抚其肌肤,听其声音……】



车子仍旧不疾不徐的前行。山上汩汩流下的泉水在视线之外一闪而过,映着被晕红了半边的天空。神经末梢一直因为“芙蓉镇”这个名字而颠簸。


间或看到几个妇人,包着青丝头巾,穿盘扣刺绣的满襟衫,微弯着腰背着上大下小呈喇叭状的背篓,乘着夕阳的余晖往回赶。远远的传来几句听不真切的欢笑戏语。或许她们知道自己的家人孩子会在门口翘首四盼,心中也是惶惶而甜蜜的吧。


隐约得见背篓大多有些斑驳了,竹篾颜色并不是新采的翠绿,那是一种被岁月浸淫的土黄,暗暗的色泽。那随着步履的节奏起伏颠簸的背篓里,背着的该是她们的幸福与希望吧? 对生活殷切的憧憬和希望……


“哇,到了到了,下车了!”一阵欢呼声打断了我的冥想。终于到了电影中的芙蓉镇,那个让胡玉音和秦书田欢喜甜蜜又痛苦挣扎的地方.


下车时第一眼就望见了113号米豆腐的招牌,店壁上,还张贴着玉音豆腐西施的海报,大大的,很醒目。看着喧嚣的人群,也迫不及待的坐下来喝碗米豆腐。所谓的米豆腐,原来就是酸酸辣辣的清汤里挂着几个面鱼儿似的米疙瘩,有细碎的葱花点缀其间。第一次吃,感觉比较奇怪的味道。四周充斥着快门咔嚓咔嚓的声响,店主依旧热情的招待着每位顾客,脸上挂着殷殷的微笑。娴熟干练身影要远比玉音那个芙蓉妹子幸福吧?毕竟,现在不是文革那个动荡的时期。无论何时从牌坊下走过,也不必哀怨忿恨的禁受着冰冷的“贞节牌坊”那种无形的束缚。贞节牌坊?是的,旁边,便是一座贞节牌坊,青石雕刻,高高的矗立。


据说这座牌坊是为拍芙蓉镇而建的道具,因历隔多年,牌坊上的文字图案已经模糊了许多。只是,大大的“贞节”二字,静静的沐浴在夕阳下,泛着清冷孤寂的光泽。嚐尽喜怒哀怨,阅尽人情冷暖……是啊,一个牌坊就是一段历史,一个故事,一串往事。这种无形的枷锁,无声的诉说着一个花样女子凄凉的故事,叹息着花样女子哀婉的一生……


静静的走在青石板砖上,看着傍晚的天空没有了中午时分的斑斓激情,却多了一份静谧的深邃。石板巷的两边都是姜糖作坊,竹筒酒,银饰饰物,古旧古旧的木门。家家铺子都是热闹而兴隆的,到处充斥着游客们讨价还价的声音。这,让这座古老的小镇有了些许现代的味道。


在一家姜糖作坊的对面,是两扇有些侵蚀剥落的木门,门楣两侧高高挂着两盏大灯笼,灰灰的红。门前坐着一个抽着旱烟的老人。他发丝稀疏,脊梁佝偻,衣着朴素。斑驳的脸上,刻满了岁月的痕迹,如河水流淌过的沟壑。安详的看着这些人来人往的人们,淡淡的微笑趁着迷朦的没有焦距的眼神,好似吧嗒吧嗒的旱烟是他生命中惟一的滋养。


拾阶而上,便看到排排而立的牛头,洗发用的的茶枯,林立的飞入九重天的吊脚楼……


吊角楼,一直是我所钟爱的。雕花窗棱,四角翘檐,玲珑古朴。灰瓦白墙的掩映在翠山碧水之间。真想把心中隐逸的一丝丝一缕缕的情思,挂在那高高翘起的檐角上,迎着四面吹来的微风,抑或细柔缠绵的春雨。释怀。


穿过这条简短小巷,哗哗的水声拽住了我所有的听觉神经,顿时空旷的视野有种别有洞天的感觉。远处,青山摇曳,瀑布如绸,依山傍水次第高。远处的风景呈一种俯视的角度,一种天地在我脚下的豪迈感油然而生。看着瀑布下,游人光着脚丫子提着鞋袜的娇俏身影,聆听在水声中沸腾的欢声笑语。驻足。凝望。


天,逐渐暗淡下来,有稀疏星光闪烁。眼前的芙蓉镇是恬静而安详的,一如清茶,氤氲着淡淡的芬芳。举手投足间,轻轻的溜进你的心里。凉爽微风吹来,让我们的青春晃动着。


这样一个异乡的傍晚,在土家族独特魅力的小镇中穿行,再也觅不到当年的芙蓉姐子在青石板上沙沙的扫地的身影,当然也不会再听到那“运动了运动了”的嘶哑叫喊。从那个久逝的年代中淡淡的飘来的清清浅浅的微笑,那古巷轻摇的幻影,那凉衣竿上蓝底白花的花衣裳,如那古老的节奏,缓缓的敲在了我的心上。



先前贴在博客里的流水帐,改了改。



本文内容于 2007-5-6 19:31:46 被花若兮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