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殇(章邯传) 一 始皇巡游 第四节

xujh26 收藏 0 35
导读:秦殇(章邯传) 一 始皇巡游 第四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16/


章邯快步走到被安置在陵城外的丞相营地,见十余名御林军正帮着丞相府的侍从们拆收,刚刚搭建起来的帐篷,一名丞相府管家正吆喝着一群家丁们按顺序把刚卸下车的十余口大箱子般回车上。章邯扫视了一圈,见到婉莹正在和几名侍女卷收帐篷前一节大红色的地毯。

于是章邯装作无事巡查的模样绕了一个圈子来到婉莹身旁,轻声对婉莹道:“莹妹,近来可好?”

婉莹抬头见是章邯连忙起身回道:“原来是恩公,怎得脸色如此难看?哪里不舒服吗?”

章邯忙道:“没,没什么,只是有些累了。”其他的几名侍女相互偷笑了一下,继续卷毯而去。那丞相府管家见正在和婉莹婉莹说的是一名御林都尉,也就没敢多说,扭身催促起其他人来。

章邯继续柔声道:“莹妹,我……我,你以后能不能不要再叫我恩公了?”

婉莹拉起长袖捂住小嘴微微一笑,颠道:“那叫您什么啊?您本来就是奴婢的恩人嘛!”

章邯见她天真可爱的样子心头一热道:“我长你几岁,你以后就叫我哥哥吧!”

婉莹双手钩着手指垂在身前问道:“怎么,恩公想收个妹子啦?可奴婢,奴婢出身……”

“别说了!”章邯忙打断了婉莹,上前一步道:“等我再立下战功,就可以升‘五大夫’爵了,到时我就去向丞相求情,让他,让他还你平民之身。我,我……”说到这里,想起自己已朝不保夕,到嘴边的话却迟迟说不出口。

“不,不要!”婉莹立刻收起了笑容,她低下头来喃喃道:“恩公不必为奴婢费心,奴婢已经是……,已经是习惯了这样的生活了。再说,现在天下太平,也不会有什么战事了。即使有,战场凶险,奴婢还请恩公多自小心。”说着,荧荧泪水打湿了眼眶。

章邯见婉莹记挂着自己的安危,不禁动容,决心替婉莹赎回自由之身的信念更加坚定了,他对婉莹道:“莹妹,咱们不说这个了,你答应我一件事,以后就别再叫我恩公了,也别在我面前叫自己奴婢了,成吗?”

婉莹点了点头道:“好,我就认你做‘大哥’吧,能有您这样关心我的大哥,我,我不知道有多开心。”

章邯看着楚楚动人的婉莹,心中血潮澎湃,他一阵冲动,几乎要上前去拉婉莹的手。但周围到处都是御林军和丞相府的侍从,想到了自己的一时冲动将对婉莹造成怎样的后果,立时醒觉起来。

他看到周围忙忙碌碌地众人,想到自己还有极度凶险的皇命在身,真不知该如何面对面前的红颜,一阵惆怅再起。他右手紧握腰间的剑柄坚毅的对婉莹道:“莹妹,你放心,无论如何我都一定会再回来见你的!”

“怎么?大哥有什么事吗?”婉莹抬起头来警觉道。

“没,没事!”章邯忽觉自己说错了话,正想岔开话题,却见婉莹紧张地向他身后望去。章邯扭头见身后远处,李斯正带着几名相府家臣慢慢地往营地这边走来。他连忙对婉莹道:“皇上命我办差,这次暂时不能随架而行,莹妹保重。”说完转身向陵城走去。婉莹望着章邯的匆匆的背影,心下说不出的五味。

章邯没走几步,就被四下环顾的李斯看到了。章邯见躲无可躲,索性迎上前去道:“李丞相,末将是来看看丞相启程前还什么需要帮忙的,顺便聆听一些金言教诲。”

李斯“哦?”了一声道:“本来就在出巡,又没停下多久,皇上峦架繁复,还不是说走就走,我们做臣子的哪来那么多讲究!该告戒你的,我在偏殿都已经给你交代了。我这里没好帮忙的,倒是皇上钦赐几坛美酒给你们留守的侍卫和御林,快去到尚食令那里领吧。”

章邯双手一拱,弯腰答道:“多谢丞相,末将告退。”

章邯遍体一身虚汗,快步溜回陵城,刚走到行馆院门口,就闻到酒香四溢。走进院内,见尚食丞正在指挥着赵旷一干人从一辆骡车上卸酒。十几坛顶着红绸的尘封老酒,被干劲十足的御林军们七手八脚的不一会就卸了个干净,堆得满院都是。赵旷流着口水望着这些美酒,双手不住在胸前来回搓动,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

章邯灵机一动,对赵旷道:“皇上马上就要启架了,都到外城门口去送架去。这些酒暂时先放在院里,回头再抬。”

在赵旷催促下,御林们急不情愿的走出行馆,赵旷却鬼鬼祟祟地留了下来。他笑呵呵的走到章邯面前,见尚食丞一走,院内四下无人,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瓷瓶对章邯道:“章将军,末将的叔父中车府,已将皇上的圣裁告诉末将了。要我协助将军您,还特意给了我这个‘孔雀胆’,毒性很猛,无色无味,沾唇后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就……嘿嘿!”

章邯不由的打了个冷颤,赵高果然颇有心机,怕自己办砸了皇差,连累了赵旷,特意交代赵旷。只不过赵高估计并没有把之后的隐患点破,否则赵旷此刻不会如此开心。

章邯点了点头指着两只稍微大点坛子道:“把这两坛酒送到徐贵将军那里去,晚上别让他们搅和了咱们的差事。”

赵旷连连点头称是,章邯又指了一个画有“青云圆月”的坛子道:“把药就放在这坛酒里吧。”

赵旷老大不高兴的说:“这坛可是十八年的尘酿,我好说歹说,尚食令才答应给了一坛,你我还都没尝过,把药放到这坛酒里在,那可真是浪费了?”

章邯鄙视的看了一眼赵旷道:“他们是将死之人,就让他们临行前尝个鲜吧,我们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些了。”

赵旷见章邯说的坚定,无奈只得打开那坛尘酿的封口,把药倒了进去,然后推摇了摇,再把封泥和水封好后对一脸惋惜的对章邯道:“唉,也不知道我们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尝尝这御用十八年尘酿了。”

章邯并不理会赵旷,命他把这坛酒般进屋内,然后锁了大门去城楼恭送圣架。

天子峦驾高声凑着宫乐浩浩荡荡的向驰道走去,城墙上的御林军刚刚撤走,徐贵就派兵又接管了陵城。章邯看着数万人众的随架队伍,想起温柔娇爱的婉莹就在其中,心中更是一阵舔,一阵酸。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