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奔 第二部:职途飞扬 第十七章

渡梦河 收藏 0 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46/


樊丽娜进厂的那天,周飞正在声嘶力竭、浑汗如雨的组织六个保安走正步。头一天常主管就交待周飞,第二天会有一批广东梅州的学生来报道,公司需要给这批学生安排一天军训,由周飞作好计划并担任总教官。周飞听到这个消息时,有一种久违的冲动,赶紧找笔铺纸,没到一个小时就详细计划好了一整天的军训科目,常主管拿到周飞的计划后,二话没说就签完了字,交给了行政部的文员打印。

听说要给学生军训,周飞不禁想起了三年前在教导队给新生军训的那段往事。那一年的九月,正在集训的周飞和十一个战友,被教导大队挑选,去了一所艺术专科学校,给新入学的近三百名来自全国各地的新生组织军训。本来特勤部队一般是不会给驻地学校和单位组织军训的,可那个学校的校长太牛了,头上顶着个“著名艺术家”的花环,是那个年代和更早时候享誉全国的文艺界名流,通天入地,几乎无所不能,人家放弃了周边驻扎的那么多陆海空部队与军校,选择特勤部队,说是只有精锐部队才有资格给他们的学生军训,听说调动周飞他们部队去军训是总部领导特批的。接到命令后,总队副参谋长兼教导大队大队长不敢怠慢,亲自挂帅,挑选教官和带队进驻。

周飞的入选完全是阴错阳差。本来分给他们中队的只有两个名额,文书出生的周飞,军事素质在那个中队充其量只能算是中等,连五人候选名单都没进。中队长挑好了人准备上报的第二天,部队突然接到命令,要与驻地某特战旅进行“武装泅渡”对抗比赛,又要在中队抽走十多个人,这事儿又没周飞的份。

中队长掂量来掂量去,把原来送到大队参加军训教官筛选的五个人调走了三个。临出发前,着急上火的中队长将周飞推到了带队的指导员面前并告诫道:你小子回来后,给我自觉点加压,好好增强上肢的力量训练!言下之意,周飞去大队参加筛选纯粹就是个滥竽充数的角色。没想到,大队长压根就没让各个中队推荐过来的这帮小兵们操练,而是从高到低将三十多号人列队成了一字长龙阵,然后除头掐尾,将身高超过一米八的和低于一米七的全部筛了下来,留下了中间十二个人,刚好一米八的周飞就成了这十二个人的大排头,他也成了这个临时组建的中队历史上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给学生当教官的小兵。

指导员带着另外两个满脸沮丧的战友离开的时候,使劲擂了周飞一拳头,一本正径地说道:你小子要是在外面给我丢了脸,回来就直接给我去炊事班报到!周飞没有给指导员丢脸,反而让这个中队的两位主官跌破眼镜……。

进驻学校的第一天上午,十二个教官就顶着骄阳,在学校新落成的教学大楼前的水泥地上,给三百多个新生及近百名教职人员和各界人士作了汇报表演。十二个教官在没有戴任何护具的情况下表演了倒功、擒敌拳与配套对抗动作,虽然全是特勤部队的基本科目,却足以震憾这群百姓了,半个多小时的表演,操场上的尖叫声和掌声一刻都没有停止过。会后,那位著名的校长,惹得几辈人心猿意马的大美人,即兴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感慨、表扬、分析、厚望……思路清晣,滴水不漏。末了,还不忘主动拥抱副参谋长同志和与参加表演的同志一一握手告别。

周飞带的那个排总共二十六个人,清一色民族舞蹈专业的美女,东三省的学生占了近一半。周飞单独施训的第一堂课就差点被气哭了,先是自我介绍的时候因为普通话不准,几个女生楞是说周飞的名字为什么那么怪,好好的叫什么“走匪”?正当周飞汗流浃背、手舞足蹈,最后找来一颗石子在地上写了一个大大的“周飞”以后,大队长兼新训队队长的副参谋长走过来将被一群女生围在中间,蹲在地上的周飞叫起来,毫不留情地训道:搞什么鬼?训练的时候嘻嘻哈哈的!

副参谋长走了以后,站在那里又气又恼的周飞一声断吼:都给我站好了……向右看齐……挺胸收腹!第二排的一个女生操着一口浓烈的东北腔大声道:报告教官,我们挺得够高了!一群女孩笑得花枝乱颤,尴尬的周飞,不敢正面看着这群女生,黑着脸,背着双手,绕着两排队伍足足转了三圈,然后远远地站在队伍的后面气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经历了第一堂课以后,周飞训练的时候整天拉长着脸,对着一群女生吼来吼去,一刻也没好脸色,再加上美女如云,秋波荡漾,一不小心就会被淹没,正当少年的周飞,哪里经得起如此风光?与其心慌意乱自讨没趣,还不如索性冷酷到底,我不拿正眼看你,翻着白眼看着天总行吧?这群叽叽喳喳的女生在闹了几堂课后,声音越来越小,最后也觉着守着这么个教官没趣,一休息的时候,三五成群,远远地躲着周飞。

如此相安无事,大眼瞪小眼了几天后,骨子里本就好动好玩的周飞有点耐不住了,可是架子已经端起,鸭子已经上架,换种脸色也要有理由的。阴晴不定,搞不好被这帮聪明绝顶的小丫头骂成神经病,那就更没趣到家了,再想翻身怕是再无可能。为这事,周飞着实愁苦了两天,训练的时候脸色也缓和了不少,可这帮女生根本就视若无睹,丝毫没有想缓和如此紧张的局势,更没有在周飞的阳光里变得灿烂起来的迹象。

完成了“三大步法”的基本训练后,军训进度已经过了一半,之前的二次小会操,因为大家一起烂,所以周飞带的排虽然动作千姿百态,也没觉着多么的不好意思。这一次是对单兵队列训练的一次整体考核,同是亦是一次汇报演出,接下来就是擒敌拳与射击训练了。所有的排,仿佛一夜之间变成了正规部队,除了偶尔有人“冒泡”外,整个汇报演出很成功,周飞他们排考核排在了第五名,要不是刚上场的时候,有个女生紧张得转错了方向,兴许名次会更高。学员们的表现,完全出乎周飞的想像,算是超水平发挥了,所以,但那个学校的校长助理宣布此次演出的名次后,双腿盘坐在地上的周飞,激动得第一个跳了起来,这情绪瞬间感染了坐在周飞后面的那一群丫头,她们全部站了起来尖叫着拥向自己的教官。主席台上,副参谋长微笑地将这一切看在眼里……

晚上吃饭的时候,下午那个“冒泡”的小女生跑到教官餐厅,塞给了周飞一张小纸条,脸红耳热的周飞回到宿舍打开了那张纸条,几行娟秀的小字映入眼帘:“对不起,教官!我们都希望每天都能看到你的笑脸” !

这一天后,气氛变得融洽了很多,渐渐又有学员开始拿教官开涮,周飞在经历了这么多以后,已经很能放得开了,从容地应对着这一切,在一片春光明媚与莺歌蝶舞中,周飞变得开始乐不思蜀,晚上静下来的时候总会莫名奇妙地想起几张脸孔,或灿烂、或忧郁、或豪放……然后就开始迫不及待地等着天亮,等着第二天的训练课。

后来的两个课目考核,周飞他们排又拿了两个第三名,最后总评的时候,总分竟然高居十二个排的第二名!周飞不否认有美女效应,这群丫头有着超乎寻常的人气,就连副参课长同志也未能免俗,在总结大会上的讲话,几乎花了一半的时间在关注周飞这个排。

结业的那天晚上,学校组织了露天联谊晚会,三百个新生无一例外地全部红着眼睛,有的甚至死死抱住教官哭得死去活来,一般年纪的周飞和他的战友们,在那样的气氛中,也不免感动得泪流满面。老谋深算的副参谋长,担心一群喝了酒的年轻人,干出什么有伤风化的事情,赶紧宣布第二天下午教官才撤离,劝学生们有事明天上午再交流。

凌晨四点半,两辆大切诺基悄悄地驰离了这所新建成的学校。两天后,校长助理亲自送来了一堆包装精美的礼物和卡片,而写有周教官收的只有一件礼物,但却是这一堆中间最大个的。那是一盒超大的“金沙巧克力”,周飞给班里每人分了两颗,余下的还吃了好多天。打开精致的铁盒,里面有一张二十六个人联合签名的音乐卡,有一段文字这样写到:“亲爱的周教官,如果您的眼睛半径再扩大几厘米,鼻子的海拔再增高几公分,下巴的面积再拓宽几寸,您就是中国的阿兰德隆”!

那一次军训回来后,教导大队给三个人报请了“三等功”,其中就有一个人是周飞。后来周飞就一直渴望着再有机会给学生军训,可惜因为部队的性质,终未能如愿。

没想到,事隔多年,在脱下军装后,还有这样一次机会,怎么能让周飞不蠢蠢欲动?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