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战火中的青春 序章 第一节(改)

zxxd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51/


一轮红日从远处的山峦中跃起,耀眼的霞光驱赶着边境小城的黑暗,城市的轮廓逐渐清晰的在地平线上显现出来。

已经被包围进城市的火车编组站的装卸工人们开始忙着从车辆里卸下军用物资,用手推车往站外的军用卡车上搬运。

虽然城市因为快速扩张而显得有些凌乱,不过这些许的零乱却映衬出了这个新兴城市的活力。

应和着初升太阳的活力,城市里那些不才树立起来不久的高大的烟囱,也开始喷薄出自己的热情。

城市是年轻的,1918年第一批3800多边防军人越过了旧国境线,开到了这片重返祖国怀抱的土地以军垦的方式建立北疆省第一个移民屯垦点,然后又以这里为起点,将一批批戍边的军队,垦荒的农民,送向更远的北方,20多年来从东三省及内地迁移到整个北疆省15座城市、200多个村镇及无以计数的移民屯垦点的900多万人,有几乎1/3都是从这里出发或中转进而开始他们新的事业的,所以这个拥有20万人口的城市,虽然从农垦点转变成为北疆省与内地的一个中转枢纽,也拥有了相当数量和规模的工业企业,且从1922年便在共和国的地图上有了自己的名字:“起点”,当然在这里更多地人依然习惯性地把它称为“咱们的小镇”。

“小镇”并不狭窄的街道上,上班的工人,上学的学生,运输物资的车辆……人来车往,罕见的出现了拥挤。

先于早起的人们一步,在马路拥挤之前,一个年轻的军人已经离开了距环城公路不远的国道,在一条刚修建不久却已被碾压的坑坑洼洼的军用便道上快步行走着,陷入沉思的面孔似乎并不影响他逐渐加快的脚步。

刚跳过了一个小水坑,身后响亮的车喇叭声,把他从繁杂的思绪中挣脱出来,他回头一看——从国道上转来一队军车。

头一辆车停下了,从副驾的位置跳下一个人来喊了他一声:“赵营长,回营里去啊?稍你一程,上车吧!”

赵焕鹏认出了这个从车上跳下的人,是团后勤主任赵荣欣,一个不算强壮的中年人,四十多岁,身体虽然不算高大,但却像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充满着活力。

“是赵主任呀!”赵焕鹏回头赶了两步过去,握住了赵荣欣的手,说道:“好啊,我正急着回营里去呢。”说完也不客气,三两下就爬上了车后厢里,拍了拍驾驶室顶喊道:“走吧!”

整理了一下因为攀爬而显得有点不整齐的军装,赵焕鹏开始打量起了车厢里的货物,车里装的是28式步枪用的7.62毫米中间型步枪弹,枪弹一箱一箱码得很高,不同于平时,载重四吨的卡车,明显超载了,这些弹药加上车辆的重量明显超过了便道的承重能力,每一辆车子的碾压都使得道路更加的破烂。

在车尾坐着一个押车的战士,正在摆弄着手里的28式半自动步枪。

战士非常年轻,看样子20来岁,肩膀宽宽的,丰腴的面孔白里透红,衬上两道剑眉,一双明光雪亮的大眼睛,既显得活泼又透露出一点点的稚嫩。

那年轻的战士冲赵焕鹏敬了一个礼,说道:“报告首长,团汽车连战士杨玉柱,正在执行运输任务。”

“继续执行任务!”赵焕鹏回礼,满脑袋的问号让他没有发觉问题——怎么驾驶员会坐在车后箱里执行运输任务?。

赵焕鹏取下了帽子擦了擦额头刚刚冒出的细汗,思绪又回到了昨天晚上师里营以上干部会议。

1918年,经过秘密的谈判,不知道背后做出了什么交易,刚刚成立的苏联同中华共和国快速的签订了边界勘界条约,把沙皇时期强占的中国国土归还了中华共和国,中国则把这里划成了一个省级的行政区域:北疆省。

在此之后的将近二十年的时间里,北疆省没有军队。虽然谁都知道,中苏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只不过是个表面的原因,真正的原因也许同勘界条约的某些附加协议有关,不过在这20年间,整个北疆省的确除了一些武装警察、民兵预备役和边境上的边防警察外,驻北疆的革命军团以上部队在三年剿匪作战结束后就迅速从中苏边境转移到了中朝边境。

不过随着国际形势的变化,一年前,“小镇”随着移民大潮的结束而刚刚平静了没有几年的气氛又开始热闹了起来。公路又塞满了南来北往的汽车,交通警察又开始了无穷尽的加班、值班。

火车编组站又开始忙碌了起来,但是这次从火车上下来的不是带着老婆孩子、背着家私的关内移民,而是身着军装的士兵、各种军用车辆、物资和大小口径的火炮。

一队队的士兵从火车上下来,穿过“小镇”在东边不远的山脚下安营扎寨,早已荒废了十多年的屯垦部队营地仿佛一夜之间扩大了十好几倍,大量的简易营房一排排用附近林场的原木建成,各种训练场也随之建立、完善。

城里紧靠政府大院的原北疆屯建兵团1团指挥部,在小楼边的空地上也出现了一排排的简易房屋,指挥部的门口出现了两个荷枪实弹的卫兵,已摘下了十多年的牌子又挂了上去,只是上面的内容变了:中华共和国北疆边防军新编第一师。

一月前,赵焕鹏还是中国人民革命军124师在全军都有名的钢七连的连长。

一纸调令,他从长江边上来到了这偏僻的北疆省大兴安岭边上的“小镇”,虽然升了两级,做了营长,可从战功卓著的英雄部队调到这个新成立的北疆边防军新编第一师,却使他心里有点堵,这种心情就有点像当年他爹因为一点小伤而被从野战部队赶到了守备部队一样,因为这个他爹比起其他一起入伍的战友来说少了好多的勋章,以至于在战友面前都有点抬不起头来。

没想到事隔20年,同样的命运又落到了他这个做儿子的头上。

虽然新一师同124师一样也“算”是齐装满员的甲种野战部队,成立半年来的全训日也超过了80%,但是这个部队却从头到脚都充满着“新”的痕迹——连以上干部是从全军各部队中抽调来拼凑而成的,战士除了一半是由预备役转入现役的外,有1/3都是今年征兵刚入伍完成新兵训练的“菜鸟”,只有剩下的少数是其他部队支援的老兵。

新的职务,新的环境,新的营房,新的领导,新的部下,新入伍的兵,除了武器不是最近列装的新装备以外,这里的一切对赵焕鹏来说都是新的。

昨天,师里紧急召开营以上干部会议,隐约的透露了一点新成立这样一支部队的理由:随着德军“大踏步”的前进,经过边境交战、斯摩棱斯克战役、基辅战役等一系列的会战的失利,苏联失去了他大部分的常备部队,连从远东调到基辅进行解围的远东部队也被德国中央集团军群的钳形攻势的边锋狠狠地扫了一下,损兵折将,虽然苏联有着似乎“无穷无尽”的人力资源(相对于欧洲各国),但是一支支由大量穿着军装的农民、工人、教师组成的新团队,浩浩荡荡的奔向前线,然后在德国人一个又一个的包围圈中,放下钢枪,组成浩浩荡荡的队伍,奔向了国境线后的一个个新建的德国集中营。这样的组建、被歼灭、再组建、再被歼灭的过程重复了几次后,斯大林同他的最高统帅部的首脑们都知道——不能再指望那些没有经过任何训练的士兵能够阻止纳粹前进的步伐了,他需要时间。新的部队,需要训练,新装备的生产,也需要时间。

枪毙了大量的中高级指挥员及不坚定分子后,三天前,苏联最高苏维埃正式向中华共和国请求提供帮助,昨天共和国中央政府正式宣布成立“中国人民援苏志愿军”,中国人民革命军新编第一军,改编为“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一军,下辖“志愿军”第一、二、三师。后续的五个军在组建完毕后,将立即开赴前线。“志愿军”首批先头部队第一师,将以前所未有的集结速度将于五天后,也就是1941年9月30日越过中苏边境通过西伯利亚——远东铁路紧急增援苏德战场的前线,帮助苏联人民抵御德国法西斯的侵略。

虽然有了解释,可是赵焕鹏还是不明白,既然早就打算援助苏联了(这从1年多前就在北疆省新组建边防军就可以看出来),可是为什么要新组建部队呢?虽然编制一样,可是从内地随便拉出一个革命军的甲种步兵师来扩编成1个军,不也比这种刚组建的部队有战斗力?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