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 第一章 狼烟起 第一节

cooyaa 收藏 0 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67/


那天是黎明,黎明前那段最黑暗的日子,邓浩永远记得那天,2010年4月5日,清明的后一天,布谷鸟清脆的叫声还在耳边回荡。虽然还有一点寒意,但是路边的青青木棉树,摇曳的大王椰。暖意是一天胜一天了。每个人都在为自己的生活挣扎着。春意依然在每个人的脸上荡漾着。


那日,清明。邓浩去拜祭了祖墓。远方的交战依然在继续,不过和他已经没有关系了,虽然远方的战事依然在吸引着他,只差一点点,邓浩也能赶上现在这场战争了。只是去年中,邓浩终于脱下了那身让他爱恨交加的军装,那一天,就将这个做了5年士官,3年少尉的军人和从前划了一道分割线,他不再是军人,他的身份只是一个普通老百姓,和街上的路人无异。回到了家乡,那个沿海的城市。沿海的都市,这样说也不为过。


适应也罢,不适应也罢,总算是在这个寸土寸金的大都市里安了家,离自己的老家也不是太远,平常照料父母也比较方便。工作也不错,怎么说也算是旱涝保收了。自来水公司,一个职业军人到最后只能在自来水公司做一个职员。对于一个职业军人的理想来说不能不说是一种反讽。


今年三月开始的那场战争,依然离这个城市很远,谁都认为美国人会天真地参战,甚至攻击到本土,那是一个神话。城市里面的人看着这场战争仿佛是看着一场连续剧。邓浩的热血也曾上涌过,只是随着战事的发展,邓浩也知道对面小岛上的战争很快就会结束了。热血也只能随着战事的结束而冷却,他依然只是一个自来水公司的小职员。其实一个人的角色转换起来快到连自己都无法想象。邓浩常想,怎么这个工作自己就像是做了10多年了呢。


习惯了朝九晚五,习惯了和同事们一起去唱K一起去酒吧。生活就是这样,偶然的一次意外就改变了一生,不知道是不是上帝在扔色子。


那天白天,邓浩请了一天假,开着车回到那生他养他的小村,拜祭祖宗,父母依然是那样的喋喋不休:赶快找个对象!母亲和父亲总是想着含饴弄孙。邓浩还是落荒而逃,和往常一样。


没有什么不同,唯一不同的就是前线的战争仍然在继续,这个或者那个国家依然在信誓旦旦的要根据与TW关系法或者是周边有事法案对那个小岛进行协防。依然是雷声大雨点小。基本上也只是停留在嘴边而已。抱着严重关切而已,要求两方迅速走到谈判桌上而已。协防,看起来还是很遥远的事情。


不过,他们这次低估了中国人要统一的决心。


那天晚上,邓浩胡乱地扒拉了几口晚饭。一日为兵,血液中就会流淌着火,所以邓浩依然关注着这场战争,每天看着CCTV的专家分析,那些国家是不是会插手统一大业。最后的结论是不可能,这结束后依然是一些肥皂剧。


总体来说,除了那个小岛,其余的是歌舞升平。正常,正常得很。所以邓浩也就躺在沙发上昏沉沉地睡了过去。梦中的金戈铁马与白天平静的生活反差是那么大。


会咬人的狗不叫,其实咬人的狗也会叫。因为他需要给自己找一个咬人的借口。一旦他认准了咬了,会像狼一样,朝你最薄弱的地方下口。其实很多时候,要让一个可能的对手彻底的趴下,最好的方法就是趁他还没长大的时候消灭他。


很多时候,我们都会高估自己的智慧忽视别人的决心。更何况卧榻之侧,岂容别人酣睡?只是想到这一点的人太少。


邓浩是被枪炮声惊醒的。多年的军旅生涯让他顺着沙发一滚,跃到了墙角。然后才定下神来。枪炮声、隆隆的车声是从市内的东南角传过来的,听着炮声,已经离得很近了。


隆隆的车声,邓浩猛地一惊,那是M1A1主战坦克和M2步战车发动机特有的声音。多年的演习中对于这种声音的分辨已经成了一种本能。“日、日”的炮弹声,枪声明显是实弹。


“难道美军参战了!”这是邓浩的第一个反应。邓浩顺着墙角,摸到窗边,不远处的炮火照亮了天边。曳光弹的弹痕在天边划过一道又一道绚丽的烟火。邓浩突然感觉到自己心慌,看着炮火还没有炸到自己这边的居民楼,邓浩的第一反应是离开这个地方。


邓浩一个箭步从客厅窜到门口,轻轻地打开门,向着电梯走了过去,电梯前挤了很多人,哭声、叫声混成一片,邓浩看着那些惊惶失措的脸,觉得脸有点发烧。刚从部队退役这么一点时间,整个人就退化了。悄悄地朝后面撤了几步。让别人先走吧。邓浩心想。


一发迫击炮弹落在这座居民楼的楼下,剧烈的爆炸声将整个大厦的玻璃震得四分五裂,而电梯那盏救命的指示灯闪了两下,灭了,楼道上应急灯也没了光亮。整个楼层陷入一片黑暗。楼道里的人像炸了锅一样,拼命地朝着楼梯跑,不时有人被踩倒,那些哭叫声像一把刀子一样朝邓浩的脑袋里钻,现在这个居民楼的人已经像没头苍蝇一样,只顾着逃生。


邓浩悄悄地退回到自己的屋内,现在这种情况只能在屋内等着逃生的机会了。这样涌出去更容易受伤,更加难逃出去。


幸好还没有停水,邓浩用凉水冲了一把脸,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他开始分析现在的情况,不长的时间,邓浩确定了以下几点:

一、这是战争,这是美国入侵了……深圳,这个美丽的城市,此刻是战场。

二、自己这座居民楼是城南的制高点,美军肯定会在第一时间占领这里,以控制全局。

三、自己现在没有武器,怎么办?

四,美军怎么推进的这么快,城市里面的军队内,美国人疯了,连着就是香港啊……


M2步战车的声音已经在楼下轰鸣着,美军的狂笑声,居民的哭喊声顺着被震碎的玻璃窗不时地传进来。


邓浩看了看房间四周,突然想到,自己现在就是一个困兽了,困兽犹斗,赚一个是一个吧。邓浩想到这一点,突然冷静了下来。仿佛又回到自己服役的时候。


战斗,是的,士兵的使命就是战斗,和每一个胆敢入侵家园的敌人战斗,直到流尽最后一滴血,哪怕是一寸山河一寸血。


邓浩捏了捏拳头,迅速的在房间内布置起来。他要逃出生天,出城50公里的地方那里有生他养他的父母。战争现在还不需要他去战斗,只是父母总要自己去保护。


邓浩草草地布置了几个陷阱,然后顺身躲在厨房内,静静地听着外面的动静。时间突然好像变得很慢。邓浩能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冷静,冷静,你现在还是那个在部队战无不胜的兵王,心中对自己说。随着这样想,邓浩的心渐渐的平静了下来,呼吸重新变的平缓。


“啪、啪”的踹门声传入到邓浩的耳朵里,邓浩对自己说,来了。此时的邓浩就像一个猎食前的豹子,蓄势待发。从门外的声音能听出在这层楼搜查的只有两个人。


这时门外的两个美国大兵,踹了两脚门没有开,一个美军举起手中的M4对着门锁一个点射,门锁被打得稀烂。两个大兵笑着走进了门。


他们显然没有料到屋内有人,而且入的是民宅,这次突袭的很顺手,从进攻这个县城一直到现在,遇到的抵抗都微乎其微,这两个美军就像进了自家的门一样大摇大摆。


邓浩躲在厨房,心里默算着两个大兵的脚步,数到10的时候,“砰!”果然听见一个大兵摔倒在地的声音,而边上的另外一个士兵哈哈大笑,那个扑倒的士兵嘴里诅咒着逃难的难民把家里搞得乱七八糟,其实那是邓浩步下的一个陷阱,相当于一个网。那美军在地上一时爬不起来,看来摔得够呛,M4的枪管搞进了一堆乱七八糟的网状物内。邓浩趁那个美军摔倒时,猛地一个闪身,从厨房内窜了出来,那站着的美国士兵抱着枪还在不停地大笑着,嘴里还咕哝着什么,邓浩已经闪身到了他的身前,右手的掌根准确地击中了那个站着的士兵的上唇,上唇是人一个很脆弱的地方,那里是鼻软骨和硬骨的交接处,那士兵只发出“唔”的一声闷响,满脸是血,向后就倒,邓浩不等他倒下,左手的筷子猛地插入他的网颈动脉。另一只手利落地从那美军大腿处抽出M9军刀。


这时那个摔倒的美军才刚刚翻过身来,看到这个情况,急急忙忙地想抽出M4步枪,可是越急越难抽,邓浩不等他抽枪出来,猛地侧扑过去,左手准确地扼住了他脖子两侧的动脉,右手的M9军刀准确地向那美军的最末一跟肋骨处斜插了上去。那美军只是抖了两抖,嘴里唔咽了几声,就挂了。只有神经还在不住地抽搐着。


邓浩解决了这两个美军后,居然觉得浑身有点发抖,深呼吸了几口,稳定了一下情绪,将另外一个美军的军装扒了下来,套在自己身上,那美军的身高居然和自己差不多,加上涂上了油彩,在这蒙蒙亮的天气中猛一看也发现不了邓浩是个中国人。


天色渐亮。今天是个阴天,天色还是微明,邓浩穿着美军的军装,加上他长得将近1米80,戴着帽子,涂着油彩,趁着地形的熟悉,邓浩轻易地顺着楼梯到了楼下。


战斗从开始到现在基本结束就这么一段时间,映入邓浩眼帘的已经是一片狼藉:地上躺着一些横七竖八的尸体,还有不少尸体只是穿着睡衣。只是再也看不到今天的太阳了。街上已经到处都是美国大兵,显然美国大兵攻入深圳根本没有遇到什么像样的抵抗。但是美国大兵依然保持着很紧凑的队形。不时有着枪声,哭喊声顺着清晨的微风传了过来。邓浩第一个感觉就是这些美国大兵的攻击真的称得上是水银泻地。


现在邓浩所处的地方已经在短短的几十分钟内完全被美国大兵控制了。整个居民区内除了邓浩,估计已经没有中国人的存在了,邓浩将自己的钢盔向下拉了拉,扫视了一下四周的环境。


东北角的最外围停着一辆悍马,车上坐着一个美军,离着悍马大约10米远的地方停着另外一辆悍马,车上没有人,而步兵战车和一辆M1A1都停在东南角,自己伸出西北角,这个地方靠着小区的围墙,而且这一带没有什么美军。不过吉普车的周围却有6个美军在警戒。


邓浩心中想着,10分钟,10分钟后这边没有任何反抗的话的,那么这些美军会放松下来。那么这个时候自己只要能造成一点混乱的话,有8分的把握能够冲出去。邓浩心中当下有了定计,默默地注视着那些士兵。果然过了一会儿,最外围的吉普车上的士兵掏出了一根雪茄,用火机点燃,其余的士兵也松懈了下来。大声地嚷嚷着,笑着,说着什么!显然他们对如此简单的如此完美的突袭感到高兴。


邓浩摸了摸自己的脸,脸上已经涂满了油彩,应该不会有人看得出来,邓浩将枪保险打开,低着头朝着中间的那辆悍马走去。没有人注意这个自己人,邓浩很快走了到悍马旁,将身上的M26手雷掏了出来,拨掉保险,放了两颗在车轮下。


接着转身轻松的离开,站到了墙角,对着墙角放水,耳朵却在不停的听着周围的动静。邓浩知道这些士兵马上就会发现了两个人,这时将是自己的机会。


邓浩手中握着一颗拔掉保险的M26手雷。耳朵里面听着从单兵系统的耳机里面传来的声音。果然不到一分钟,从耳机里面传来两名士兵失踪的消息,这时,刚才还是嘻嘻哈哈的士兵立刻全神皆备起来,两个士兵跑向那辆没有人的悍马,窜进了车里,一个人去操纵悍马顶上的M240B机枪,四处搜索着,邓浩也朝那辆只有一人的悍马车走去,开了门,钻了进去。


两辆悍马都发动起来,邓浩数着1,2,3,“轰”的一声,邓浩放在车轮下的两颗手雷爆炸了,剧烈的爆炸气浪将吉普车给掀了起来。在地上打了几个滚,里面的人眼见是活不了了。


突然的爆炸让所有美军立刻卧到在地上。邓浩左臂将在驾驶位的那个美军猛地搂住,右手的军刀快速地从他的喉咙抹过,那美军咕咕的叫了几声,血沫从切口处不住地涌出。邓浩松手后那美军软软的倒在一边。


这时硝烟还没有散尽,邓浩掏出两颗手雷,扔了出去,人迅速的从后排窜到前排,将那死去的美军踢了出去,将档位一换,油门一踩到底,猛的一打方向盘。车一个甩尾,掉头绝尘而去。


这时从第二波手雷爆炸中刚刚抬起头的美军才发现一辆悍马迅速的逃离,邓浩听到身后不住地传来枪声。还有喝骂声,一丝微笑浮现在脸庞,油彩下的笑容有些诡异。心中却想到,“靠,老子居然开上悍马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