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91/


第五节:闪电般的暗杀(1)

第二天:凌晨一时许

郊区的一条大道旁有幢独立的木制小楼,楼后的几十米的小树林和草丛里埋伏着十几个人。

“真的会来吗?”熊无疾捧着疼痛的脑袋问道。

“非来不可,不是今天就明天。詹争还没出来之前就叫家人办好了出境的手续,除非龙牙放弃了,否则詹争后天早上就会到澳大利亚去,恐怕是不会回国了。”修辟邪两手垫在脑袋下,躺在草地里数着星星。

熊无疾透过杂乱的灌木丛看着詹争家的两层木制小楼,郑重说道:“如果不是为了白少虎,修将军,我和我的部下不会帮你抓龙牙,我们都不认为龙牙是错误的存在。”

宫琳听这话不妥,推了一下熊无疾,果然修辟邪道:“熊少校,说这种话的时候你应该先弄清楚听这话的对象是否适合,不要以为我不会治你的罪。”

熊无疾道:“我只是奇怪,你的部下都没什么兴趣抓捕龙牙,你怎么这么不遗余力。”

沉默了好一会,“职责。”修辟邪淡淡的答道。

“就这么简单?”

“那要多复杂?”

熊无疾无语,专心盯着周围的动静。

杀猪的隐蔽在小树林里打着哈欠。

艺术家道:“这么没精神?”

“看是做什么事才有精神。”

“这不是在等龙牙的杀手嘛。”

“就是这样才没精神。”

“嘘~小声点,有些话能想不能说的!”艺术家紧张的看看不远处几个部下和海军陆战队的几个军官,好象都没听见他们说什么才放心。

“怕个屁,你不也是这么想的。”

“我怎么想了?”

“巴望龙牙来宰了詹争那王八蛋,又怕真来了被我们撞个正着,不能不抓他!”杀猪的看看海军陆战队来的几个军官,“修大人还真是想得周到,怕我们不尽力,居然安排几个海军陆战队的人来让双方互相约束。”

“我只后悔,为什么当初抓詹争时不让你去审他,否则他就算脱罪也没了半条命。”

“还不是怪你喜欢试验那些希奇古怪的什么方式,现在还说有个屁用。”

艺术家无话可说,继续仔细观察。

一夜就这么平静的过去了,当早晨的阳光重新洒在大地上的时候,埋伏了一夜的十几个人已经聚集在小树林里。

修辟邪皱眉道:“房子前面是大路,只有这个树林能让龙牙无声无息接近詹争家。我们都埋伏在这里也不是个办法,杀手看见了我们根本不会硬闯。”

廷卫军的人都没说什么意见,不是修辟邪命令,他们根本就不想来,现在要他们出什么主意那更是不会了。

“那我们就直接进去詹争家里等着就行了。”熊无疾想事情简单,直想最直接有效的方式。

“有道理。龙牙杀人都在晚上,来不来杀詹争就看今晚了。我们今晚就全部进詹争家里等着,外围不留人。现在大家都回去休息吧,养好精神只等晚上了。竺节,刘卫华留下继续监视,过两个小时有人换班。”

“是!大人。”

“熊少校,你的人也辛苦了,我请你们吃早餐。”

“不敢有劳修将军。”

“不用客气,走吧。”

汽车停在一所很大的宅院门前,只有熊无疾和宫琳随着修辟邪下了车,其他的海军陆战队的军官都自问不敢要修辟邪请客也就没来,全都不去也太不给面子,所以熊宫二人只得来了。

“这里好象是住所,不是餐馆。”

“对,这是我家。”

“没想到修将军喜欢养这么些个小动物。”熊无疾感兴趣的看着草坪上到处乱跑的几只山羊和梅花鹿。一共是四头梅花鹿、一只黑山羊和五只白山羊,嬉戏打闹的把好好的草坪啃得东秃一块西缺一快。

“有些时候我是很有空闲的。”修辟邪道。

“老爷,您回来了,早餐已经预备好。”门口早站了俩个女佣拉开大门。

“嗯,这是我请的俩位客人,叫厨房多准备两套餐具。”

长条的餐桌上有牛奶、面包和香肠,外加几盘新鲜水果,让疲累了一夜的三个人美美的享受了一顿。

一个50多岁的清瘦老人拿着一张字条递给修辟邪,“少爵爷,这是前天晚上那位小姐给您留下的。”

“哦,这是我家的老管家裘叔。”

“您好。”已经用罢早餐的熊宫二人点头问候。

修辟邪斜着身子,接过字条拿得老远瞟了一眼,上面寥寥五个字,连熊无疾都看见了:你这个混蛋!修辟邪哈哈一笑,随手撕掉,道:“两位如果已经用好了,我命人送两位回去休息。”

“不用了,太劳烦将军不太好,我们自己回去就行了。”熊宫二人起身告辞。

新编7连的营区里,胡不为等人已经是等得心似火燎,听昨天晚上一起去的尚天蓝和秦龙几人说是修辟邪请去吃早餐了也没办法。一见熊无疾和宫琳回来就围上去七嘴八舌的嚷嚷:“不好查啊连长,别人一见我们是海军陆战队就给脸色看,说我们没有权力调查他们的行踪,完全不配合!我们又不好用强,根本就没什么进展。”

熊无疾拿出几份盖了章的文件道:“我想到这点了,这是廷卫军开的几份协查通知。你们再去查就是临时协助廷卫军办案的人,再给脸色看不配合就抓人!”

“妈的!总算是有点底子了,看他们还嚣张!”胡不为接过协查通知一看就乐得直叫,想来是昨天受了不少窝囊气。

“辛苦你们了。”

“没说的,为了老虎早点出来,累点不算啥!”众人纷纷嚷道,一窝蜂的抢出门去。

“你呢,不回去休息会?”熊无疾对宫琳说道。

“这就去了,还有点事情想不明白。”

“什么事?”

“为什么要陷害你和老虎,谁会这么做?”

“我也想不通,算了,想不通的事情现在想也是白想,不如多休息一会养好精神。晚上要是真能抓住龙牙的杀手,一切就都明白了。”

“说得也是,你也早点休息,再见。”

望着宫琳的背影,熊无疾默道:“如果他真的是杀手,你还是不要想明白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