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台海 第一章 出击,龙的队伍 第二章 迷雾

斜阳照 收藏 0 26
导读:热血台海 第一章 出击,龙的队伍 第二章 迷雾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21/


一直以来认为,一些征服者更愿意敌人像老虎一样凶猛,像老鹰一样勇敢,只有这样,

他们才能享受胜利的真正喜悦。——鲁迅

对于中国的突然宣战,许多国家是没有想到的。在台湾民进党宣布,废除“中华民国”国号,改用“台湾民主共和国”的时候,许多国家都认为中国作为一个一向很负责人的大国,不会给国际添麻烦,制裁可能会来一点,他们已经作了响应中国大陆制裁台湾的准备,没想到,在当天下午,中国人就实现了台海军事集结,并在几个小时之内打响了台海统一战。这是战争史上从来没有过的情况。

联合国紧急召开会议,美国,日本国家的代表在大会上采取严厉的措辞,谴责了中国政府挑起事端的行为违反了联合国宪章,如果中国不撤军,美国日本将援引美台防御条约与日台协防协定对中国进行包括军事手段在内的制裁。俄罗斯国家杜尔朵夫一改以往对中国的友好态度,在发言中他反复说他对中国政府的行为很失望,他声称,在这件事情上,俄罗斯联邦不会站在中国的一边,当然他也明确表示,俄罗斯不希望各国对中国进行军事干涉,俄罗斯不会对中国这一战略伙伴受入侵坐视不管。以法国为首的欧盟表示,台湾问题属于中国内政,中国政府的采取的过激行为是可以接受的。并表示,欧盟明确表示,反对对话贸易禁运,欧盟将继续观察中国政府的行动,并保留采取行动的权利。

对于各国的表态,中国代表古飞在头脑里进行了迅速缜密的分析,他明白各国的利益使他们在关键利益上表达了各自的观点。目前最顽固的敌人是美日同盟。其他国家虽然口头上谴责,其实都希望在这场战争中渔利。当然俄罗斯在也担心中国这个坚固的南大门在战争中被美日摧毁,近几年俄罗斯的经济发展与战略安全很大程度是托了中国的福,中国的安危直接关系到俄罗斯的国家利益。因此俄罗斯在一定程度上是发自真心的不希望中国打这场战争。相反,如果中国打赢了,以美国为中心的全球战略格局,将重新变为以亚欧大陆为中心的世界格局,实际上这几年中国的发展,俄罗斯的复兴在一定程度上与美国集团平分天下。如今的世界就是中俄与美国三家的天下。

上个世纪嚣张一时的日本,在2008年的钓鱼岛冲突中,日本本来想趁中国举办奥运会的时候挑起事端,没想到中国政府以泰山压顶之势讲战场牢牢的控制在钓鱼岛海域,丝毫没有影响到奥运会的举办,美国慑于中国的拼死架势,宣布中立,其实当时基于中美之间的贸易利益,不想跟中国撕破脸皮,日本经过那一败,一个世纪以来由侵略战争建立起来的自信心被打击了许多,国内社会问题突现,国际上在许多问题上也丢失了发言权,最要命的是海上交通线实际上被中国掌握了,虽然中日两国都元气大伤,但是中国凭借自身的资源,战后几年迅速恢复过来,但是日本却由于中国的半封锁,时不时被中国卡一下,从此,日本人丧失了自马关条约后一直对中国人的歧视姿态。在一些问题上不得不唯中国马首是瞻,这又令美国人十分恼火,于是美国人在日本加强了驻军,名义上说是协防日本,实际上是要控制日本政府,同时平衡与中国在亚洲的战略力量。日本夹在中美之间很难做人。这次美国对中国的干涉无疑是日本向中国报仇的最好机会,所以在这次联合国会议上最嚣张的是日本人。

古飞整理了一下思路,以十分严肃的口吻做了表态:各位代表的发言我已经听明白了,我想说的是,首先,台湾问题是中国内政,中国政府有权利采取任何手段解决台湾问题,这里不存在违反国际法的问题,统一是中国人民一直以来的心愿,早一天解决台湾问题就早一天给人民一个交待。这是符合包括台湾同胞在内的中国人民的利益的。其次中国将充分尊重各方意见与建议,实现台海问题的合理解决。最后,任何想借国际公理之名,行敌对中国之实的人都将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中国政府与人民将严阵以待,坚决捍卫中国的国家主权。我要将的就是这么多,我国将把必要的战报以及政策向国际公布,敬请关注。”简短有力的发言,令在场代表楞了一下。他们想到了中国的我行我素,可是没有想到中国人的如此自信,毕竟在十年之内连打两场规模不大也不算小的战争,除了美国,好象没有别的国家做到过,跟美国打的小弱国不同,中国人打的都是世界顶级的军事集团。

看到中国代表的强硬表现,各国代表有喜有忧。然而有一个担心萦绕在每个人的心头,第三次世界大战可能爆发了。对于这点,中国方面是有充分思想准备的,对于中国人来说,没有什么比让一个省孤悬海外更让人感到耻辱的了。综观历史,没有一个强国会有一个没有收回的领土,而这种选择的作出是要看别人的脸色行事,更何况中国此刻正拥有世界最强的实力。每个中国人想到这里都心头感到极大的不痛快。台海之战,人们早就等不及了,所有的中国人都已经做好了准备,这把大火一旦烧起来,所有敢于干预的人都将一起拉入火中,用他们的鲜血为中华民族的锻造,添加燃料。夜,黑漆漆的,海龙感觉到一种孤独,一种无助,小伙子们第一次在一种没有后援,完全陌生的情况下,在一个热带丛林里穿行。昆虫咕咕地叫着,夜很宁静,头顶上的卫星也融入星星的群体,无法分清谁是星星谁是卫星。

“景夏,你感觉到有什么不对没有。”海龙悄悄地问,朴景夏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没错,有许多疑点让我无法解释,不过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

不仅仅这些青年人们有这种感觉,刘振业也在那里紧所眉头,在屏东原台湾陆军基地的指挥室里,各种仪表闪烁着红红绿绿的光映照着他那颗硕大的脑袋,刘振业感到莫名的惴惴不安,他也在他的大脑袋里思索着不对的地方。大军已经安顿下来了,外面战士们连夜在扩建着临时营房,准备迎接后续部队的到来,在我军第28军海军陆战队完全抵达之前,驻高雄的敌第五军团正在屏东与高雄的边界附近摆开防御阵地。台东的守军也厉兵秣马,这些在刘振业看来,都不足为患,只要我们在屏东站住脚,一切都好办了,美国与日本的援军也尚未集结完毕,我军的潜艇部队有足够的能力封锁台湾海峡,至少可以很长时间内拖延美日援军的感到。基隆方面登陆部队也处于平稳状态,没有坏的讯报,看样子台湾军队要坚守到美日军队的到来了。空气湿闷的很,要下雨了,暴雨来临前是那么的宁静。

雷达定位在前方700米处,海龙他们停了下来,“2级戒备”海龙小声下了命令。

此刻天黑呦呦的,伸手不见五指,马甲打开探视镜,观察了一阵说,“敌人的地堡隐藏的很好,不光卫星看不见,就是在跟前也很难发现”“如果有重炮就好了,一排炮弹过去就不用我们费事去找了”小青岛嘀咕着。

海龙观察了一下地形,发现远处700米外是一个小高地,高地东边是一片小树林,公路就是从那片小树林通过的,通过夜视仪,可以清楚看到山上的灌木岩石,旁边红松树林繁密的很,根据雷达扫描显示,敌人就在这里,在具体数据未出来之前,无法判断具体是在哪里,很明显满是矮灌木的山包是无法藏住人的,在那里藏人,是摆给别人打。如果敌人藏在小树林里,那么就应该有一个地堡,为了防止有人从山上居高临下,敌人可能在山上下了地雷。如果将海航的歼轰机引领到这里来,地毯式的轰炸基本可以保证敌人被完全歼灭,不过海龙还有另一个打算,如果能够活捉敌人的话,或许可以打听到更多敌人的消息。这也是刘振业嘱咐他们的。

“怎么样,要活的还是死的”小青岛问。

海龙最后拿定主意说:“死的。找班长要紧。”

在死字拖口的时候的时候,海龙心里一颤。

说到死,海龙在日记中写过:

人,或早或晚都要死,死亡来临,谁都不会想到逃避,死是无法逃避的,死亡是个太暗淡的一个词,充满了血腥与黑暗,叫活着的人不寒而栗,不怕死的人,骗得了别人,却骗不了自己,大概生命果然是一种神圣的东西,还记得小时侯看话剧的时候,当“凶犯”把刀子“刺入”别人的身体的时候,我会产生一种恍惚感,后来看到电影里有些人杀完人,镜头会缓慢好久,看着被射杀的人倒下的时候,会不由佩服导演的到位。今天,我成了一名战士,战士,是嗜血而生,要杀许许多多的人,要把无数青春的生命毁掉,功勋章,其实就是挂在原始战士身上的敌人头颅。我迟早要面临杀戮,或者是我杀别人,或者死的人是我。我期盼着那一天,又不希望那一天的到来。

海龙想,今天就是我成为嗜血战士的开始,没沾过血迹的军刀不是刀,是铁。

此时,马甲正小心树起无线电,发出呼叫“总部,总部,发现敌人据点,需要空中火力打击。坐标(23.45.53,125.26.01)完毕。”

望着黑压压的树林,海龙在心里计算了一下,离海岸50海里的“毛泽东”号航空母舰上起飞的飞机,会在20分钟内赶到,“飞虎”歼轰机对付据点完全可以定点清除,他转过头去对其他队员说:“如果有人逃脱,我们直接把他们干掉,带着俘虏是累赘。”

四周静悄悄的,如果不是仪器显示,谁都不会知道这里有人,而且有三十几个全副武装的人,雨点一滴滴落在身上,雨下了起来,热带气候,雨说来就来,每个人都有心理准备,他们身上的专门为登陆台湾岛设计的军装,既防晒,又防雨水,埋伏的小伙子们,丝毫没有因为雨而伤脑筋。

他们正处于低地,那边的雨水汇合成小流,向这边流来,“真过瘾,这才象丛林作战。”小青岛嘀咕着。小王说,“这有什么,在我们福建,夏天也是这样的天气,你又不是没见过。”“你们福建是热带吗?”多吉反问道。“这倒不是。”小王撇撇嘴,他总感觉受这两个人排挤,“有什么嘛”,“新兵蛋子就该受这种待遇。”朴景夏说道。

“别逗嘴了,我好象弄错了。”海低声说。

“暗堡,不在树林里。”

“为什么这么说。”朴景夏问。

“你看一下山上流下来的雨水,水里夹杂着这么多的泥土,按照正常的流失,在植被良好的山上,这是不是流量太大了点。”

“这么说,山上动过土。”小王急迫的说。

“对,敌人把暗堡建在了山上。”海龙点点头。

“那我们怎么办,飞机已经起飞,要不要我们修正坐标。”马甲说。

“不用,没有精确制导,航弹炸不透山,如果我猜的没错,这种地堡应该建在半山腰,这里对他们来说是最安全的。而出气口,一定建在山顶。我们要趁着飞机轰炸的机会,溜到山上去,以台军的装备水平,不会发现我们,行动要快,注意隐蔽,不要被他们的观察哨发现。”海龙做了作战交代。

大家点点头,心里佩服的很,看看,到底是名牌大学建筑专业出来的高材生,我们怎么当初就不好好学习呢。

雨水打在脸上,暖暖的,其实每个人的心理正热血翻滚,这是出征以来的第一次战斗,新奇,好玩也许无法形容他们对待这件事的看法。但刺激是肯定的,这些血气方刚的青年人,正在喜欢挑战的年龄。当然尽管早在脑中想象了多次射杀敌人的场面,真要面对了,也不免有几分紧张。

“30米的小。小小山包,看我10分钟冲上去。”小王说话的时候声音有点颤抖,这孩子,激动的不行。

“稳着点,别毛手毛脚的。你小子要是给暴露了,让你回去天天给我洗袜子。”小青岛轻拍了他一下。

“还有我的。”多吉也跟着说。

“去你的。”小王带着点火,“你们老欺负我。”对身高马大的小青岛,小王有点发怵,欺负就欺负吧,忍着。最受不了多吉在那里多嘴。整个一狐假虎威。小王愤愤地想着,不知不觉,心中的紧张全没了,他不再想战斗的事情,在心里嘀咕起那两个欺负他的家伙了。

看着小王稚嫩的脸上浮现出一副奋斗的表情,海龙心里乐的不不得了,小青岛他们对小王的使坏,不是第一次了,这孩子怎么就让他们缠上了。

海龙紧凝着眉头,他头脑飞速转动,判断着哪里是射击口,哪里是观察哨,出气口在哪,他在学校的时候,课余时间研究过台湾的军事建筑结构,现在派上用场了。

留给他的只有20分种,任何的差错都将葬送全部队员的生命。尽管海龙比较稳重,可他毕竟是个毛头小伙子,遇到这种情况,他也有点忐忑。“稳住,一定要稳住。”不断告诉着自己。

他在心中,给山画了个草图,将能够发现的小径,以及植被不正常的可疑点,一一标了出来。然后,进行了判断。最后,他确定了一下,对队员们说:“手套要戴好,从山的3点钟方向上山,尽量走灌木,不要接近没有植被的地方,那些地方是射击口。要在空军离开前埋伏到山上。那时用电子眼睛,打字联系。听清楚了没有?”“听清楚了。”

正在这时,天边传来隆隆的飞机引擎声,大家的心也跟着引擎一起抖动。只见三组闪动的红黄绿光等从天边擦了下来。夜晚很静,引擎声显的很空旷。露珠在颤抖着几丝凉意,小青岛丝丝地吸了口气,握紧了刚枪。

空气紧张的快要爆炸,海龙感觉到从没有过的焦虑,他不断的在心中责骂着自己,怎么这么没用。一动不动,眼睛瞪的有些麻木了。

轰隆隆,一道道白光闪过,大地的震动传来。歼轰机发起了攻击。小树林在火艳中剧烈地抖动着。

海龙他们一看,时机来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