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台海 第一章 出击,龙的队伍 第一章 龙音

斜阳照 收藏 0 15
导读:热血台海 第一章 出击,龙的队伍 第一章 龙音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21/



敌人死亡的味道闻起来总是那么的好——阿留斯.维泰勒

启明星升起的时候,战场还没有打扫干净。昏暗的光线里,静谧的空气中透着让人无法捉摸的气息,就象冬天野火烧过的草原。

上帝静默着,世界也不敢出声,低低的说话声若有若无,其间发出几声笑声,也透出某种悲凉,大概杀戮过后悲从中来的感觉仍然在支配着战士们的情绪。

这是登陆以来的第三次战斗,海龙早已经习惯这种感觉,他很清楚记得第一次战斗的心情,一个星期前,先头两栖坦克登陆部队已经沿着武装直升机打开的道路冲向了滩头,透过冲锋舟激起的水雾,海龙看到颤动的世界,在坦克的铁带下碾出浓烟,冲锋舟的马达开到了最大,发出嘶哑的响声,让人感觉出只舟最后的一次冲锋。在颤抖与震动中,海龙有点眩晕,隐约感觉到自己是坐在回家探亲的车上,这种恍惚仅仅存在一分钟时间,他马上冷静下来,自己被载往死亡之地,也是自己的荣誉之地。生存或者死亡,海龙不信上帝,所以他没有祷告,他也不打算祷告,因为他深信自己不会败在敌人面前,没有原因,就是不会。

这种感觉跟以往的演习是不一样的,虽然还是同样的颠簸,同样的眩晕,却没有以往的乏味,此刻,兴奋正渐渐充斥海龙的大脑,莫名的兴奋。没有预想到的敌飞机轰炸,也没有预想的敌岸炮压制,出奇的平静。这时无线电耳机响起战场速报“35号登陆点战场速报,敌岸防阵地已经被我舰炮彻底摧毁,高雄机场已经瘫痪,我军掌握屏东空域的制空权,目前,我两栖坦克集团已经完成登陆,正向敌人纵深穿插,战场条件适合后续部队登陆。播报完毕。”听完,海龙兴奋之余有一丝失望。中国统一战第一仗总要打的激烈点才好,这么顺利,难免会让人泄气。不管怎样,冲锋舟已经离岸不远了。

这时无线电传出敢冲锋队总指挥刘振叶洪亮的声音:各单位准备战斗!

原来被晕船折磨的无精打采的战士们,如同被打了强心剂,全有了精神,98式步枪碰船舷的哗啦声响成一片,跟马达声和海浪声混为和谐的管弦乐。战士们笑着叫着:台湾,我来了——格老子的台独兵,看我一个人把你们全灭了——班长,杀一个敌人多少奖金呀——小王,别只顾着整理,当心掉到海里喂鱼。看到战士们士气这么高,班长郭东平坐在船头,一只手扶着扶手,一只手向战士们挥手,示意让他们坐好,“同志们不要把船闹翻了,要保持冷静。大家听我说,上岸以后你们首先要做什么?”“把敌人消灭干净!”“不对,我们首先要做的是保护好我们自己,敌人第6集团军已经被我军的第一轮空袭击垮,现在我军也已经控制了滩头阵地,我们要做的就是保存自己消灭敌人的残兵,大家听清楚了没有!”“清楚了!”

冲锋舟猛然一阵,着陆了,“杀——”顿时间杀声四起,海滩上到处是横七竖八的冲锋舟,和挣扎着从船里冲出来的战士,随着后续的冲锋舟不断靠岸,海滩上密密麻麻全是人和船,看到这里,总指挥刘振业着急万分,“三营长,迅速组织你们营占据有利地形散开,迎接后续部队,一营二营,迅速跟进装甲营,在路上集结好队伍,在今晚24点之前,赶往东港军事基地,与我45空降师在那里迎接。”

“散开,别挤在一起,快点!”指战员的焦虑的声音,这么拥挤的阵行,敌人一排炮打过来就会全军覆没,不过根据我军的情报,敌人已经没有这个能力了,尽管如此,指战员们还是忧心如焚,凡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在这片陌生的海滩上,望着乱七八糟的人群,海龙也有点发蒙,按照战前安排,他马上稳下了神,整理了一下98式和弹药包,扎紧背包沿着坦克履带痕迹,追了过去,这时候局面稳定下来,经常性的训练使一营二营的士兵彼此都很熟悉,事前的演练,也让战士们十分默契,马上稳定下来。在路上,海龙找到了小王,马夹,多吉,朴景夏,小青岛,可是独独不见了班长郭东平。

虽然说仅仅是十几分钟的时间,可是大家觉得好像十几年没见一样,抱在一起跳来跳去,疯了一样,都是20出头的小伙子,其实就是一些没长大的孩子。

班长呢,多吉这个细心的藏族小伙子发现班长还没会合,海龙打开无线电,“班长,班长,听到请回答。”没有回音,愁云不由地爬上大家地脸上,此时,大家几乎可以确定班长出事了,因为解放军08版军装是数字化的,一半不会失去联络,除非他偏离了战场区,当然还有一个可能,就是他牺牲了,想到这里,大家不由打了一个冷战。

马甲打开战地笔记本,输入班长的士兵号,点了回车键,荧屏闪动,“搜索中”嘀的一声,班长的资料通过卫星从总部资料库中调出了出来。“没有受伤记录。”马甲长舒了一口气,“这就表示班长还活着。”“能不能查到班长现在的位置”海龙问。马甲说:“由于脱离了战场区,卫星会自动在附近搜索,现在还不能马上确定。”愁云重新回到青年人们的脸上。

小青岛说:“打开便携雷达,我们回去找班长吧。”

“如果现在回头去找,会耽搁东港会师的。”朴景夏说。

“那我们该怎么办.”小王一脸的焦急,这个19岁的孩子在这时全然没了主意。

太阳在头顶白剌剌的照着,滚烫的阳光映照着深蓝色迷彩服,让人感到越发的烦躁,这么热情的亚热带阳光大家已经在驻地所在的福建领教过了,而此刻却更加增加了许多不安的因素。

抚摸着被晒的滚烫的枪管,海龙沉默了,“。。。。。。。。”他喃喃的不知说着什么,性格有点内向的海龙,在这个时候的自言自语,没有人会去理会,谁都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保存自己!海龙在说,要保存自己。”细心的多吉听到了海龙的自语,他说,“在上岸的时候,班长说过,我们这次战斗的目标时,保存自己,所以,我们应当去找到班长,救出他,我们出发吧。”

海龙说“现在是下午4点,离预定集结时间24点还由八个小时,我们还有机会。我们出发!”

“出发”大家一起以一种吼的方式作了出发宣示。

这是孩子们第一次自己做的决定,无论怎样,都很庄严。

谁都不知道,他们正引出一段惊天的阴谋。大部队迅速前行,海龙他们重新打理好随身装备,向着后方疾驰。

公路上不断有运兵车驶过,看样子,在海龙他们登陆后两个小时里,大部队已经上岸了。路边的废弃坦克和被摧毁的堡垒还在冒着黑烟。零散的枪声和爆炸声还不断的响起。小王一边跑一边挤眉弄眼地说:“台湾军队这么不堪一击呀,还真是陈水扁,随人扁呀。”“哈哈哈哈”

海龙没有笑,他明白一千多海里以外,美日干涉军正在集结。澳大利亚的特混舰队也在赶来。东盟正在通过决议,追随美国,协防台湾。大战即将到来,现在是雷雨前的宁静。“狗日的,来吧,到台湾来坐你们的最后的旅途吧。”

谁都没有听到海龙在说什么。大家一边跑,一边打趣,20岁的青年人的心永远不会被忧愁占据。

“喂,你们知道不?台湾美眉很漂亮哦,等打完了仗,就在这里找个老婆住下吧。”马甲喊道。

多吉喜上眉梢,说:“我还是喜欢我们藏族女孩。”

“我只喜欢我们青岛的女孩子。”小青岛也附和着。

马甲故做深沉地说:“你们这些北方人呀,就是地域观念太强。”

“去——”大家几乎异口同声,因为马甲自己就是北方人。

路两边水田与香蕉林不断闪过。上岸以前,曾有人建议,用燃烧弹把沿途香蕉林和甘蔗林清空,后来这个建议没有被采纳,上级给的回答是是现在青纱帐战术早就不适用了,如果战斗单位周围50米有热源,会被马上感知,青纱仗伏兵只是白白送死而已,台湾人不会那么傻。再说,台海统一战是针对自己人,能减少一点人员和财产的损失就减少一点。不要搞的象外国入侵嘛。

望着黄澄澄的香蕉,大家一边跑一边咀嚼着干燥的口腔,不过谁也没有去打那些香蕉娃娃的主意,解放军有纪律,不拿群众一针线。小王说:“等会遇到台湾老乡,我一定买他一大串香蕉,吃个痛快。”“省省吧,不象北部的外省人,台湾南部人许多可是台独的支持者,他会卖你香蕉?对吧,海龙”马甲说。海龙摇摇头:“台独分子只是一小撮了,都是中国人,台湾人民也是善良的。不信以后你看看。”

海风习习,瓜果飘香,好一片台湾南部风光,甘蔗林在海风的吹动下,热烈的响着,湿漉漉的空气也没有了中午时候的烦闷。西山的太阳已经变的很大,红彤彤的,空中的大块云彩一半已经被染成了大红色。甘蔗林的阴影正在变浓,仿佛热气逐渐被吸入了这片阴影中。

“唉,马甲你怎么了”小青岛发现马甲突然变的很不高兴。

“没事。”其实大家都知道马甲在为班长担心。

“班长没事的,你别担心了,如果受伤,他身上的电子芯片会发信号给总部的。你看,现在不是没有消息吗。”

“你要相信班长的能力,我们2班的人各个都不是孬种,如果班长遭遇了敌人,倒霉的是那些台湾兵蛋子。”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劝着马甲,其实每个人都是在劝自己,在这瞬息万变的战场上,谁又敢保证下什么呢。

班长郭东平,来自江西农村,从小在大山里长大,虽然说2013年的今天,江西已经大变样了,可是相比起其他沿海地区,这里的生活仍然是相对艰苦的。艰苦的生活磨练了郭东平的意志,到了部队以后,郭东平忍受了常人难以忍受的训练,以军事过硬赢得了所有人的尊敬。不过,我们这位锅班长人缘有点疲软,刚开始的时候,由于他耿直的个性,许多人不喜欢他,还有人因为他是从农村来的,有点瞧不起他,东平是宽厚的,他没有跟那些人计较,坦诚地面对每一个人。最终获得了大家的尊重,他当了班长正是大家对他人格的认可。

马甲来自北京,他也曾经有点瞧不起东平,对东平往往不理不睬,看到东平军事考核时候出风头,他也嫉妒的要命,觉得东平的荣誉应该是他的才对。他的任性骄傲正是这一代独生子女的共同特点,不过没有象他这么过分的。有一次,他在东平的鞋子里放了图钉,害得东平脚底扎了好几个眼,他偷偷乐了好几天。

可是一件事情彻底改变了马甲对东平的看法,有一次,天气太热,马甲跳进水库游泳,不小心脚抽筋了,东平奋不顾身跳了下去把马甲就起,马甲有感激有不好意思,他对东平说:没说的,改天哥们请你吃饭,地方随你挑。”东平嘿嘿一乐说:“饭倒不用你请,你只要以后别往我鞋里放钉子就行了。”马甲当时臊了个大红脸。以后马甲就是东平的铁杆死党。

现在东平下落不明,马甲心急如焚。其他人又何尝不是,这些离开父母的孩子,哪个没有受到过东平的照顾,特别是海龙,一直把东平当作自己精神上的榜样,特别东平的忍耐力,是海龙最钦佩的。

“三级警戒,2公里内出现敌人。”海龙喊道,根据雷达显示,这股敌人大约一个排,而且配备重武器。

所有的人都紧张起来,问:怎么办。海龙说:敌人位置在班长所在方向公路线上。班长不在他们手上,也就是说,如果我们想找到班长,我们或许必须消灭他们。

听说要打仗,小伙子们激动的摩拳擦掌,“走吧,走吧,我们去干掉他们。”

“不要冲动,我们要制定完美的策略。逢强智取,遇弱活擒。”海龙此刻还是很冷静的。

海龙隐隐感觉到一些不对的地方,班长怎么会出现在那么远的地方,以东平的身手,不可能被人轻易活捉,如果说追击残敌去了,可是东平怎么会不向总部报告,擅自跑那么远。毕竟通讯卫星就在他的头上,他随时可以向总部报告。难道。。。。。。海龙不敢往下想了,他对东平的为人还是了解的。可是即使东平叛变,他为什么要跑到东港的山里面。一切的谜团也许只有班长一个人能够解答。

不管怎样,总要击溃眼前这股敌人残兵。清剿残敌也是这次的任务之一。想到这里,海龙说:“马甲,联系登陆指挥部,就说我们遇到小股残敌,申请迟延归队。”“是”马甲迅速支起天线,联线总部,向总部报告了这一情况。

总指挥刘振业此刻坐在飞驰的战场指挥车上,面色沉重,他以前参加过钓鱼岛的登陆作战,钓鱼岛纵深只有1。6公里,而现在要向40公里处的屏东原台湾军事基地穿插,在一篇未知区域作战,什么情况都可能发生,这点是他感到焦虑的。刚才通讯出来的消息说,台湾北部登陆点,已经完成了登陆,双方伤亡惨重,敌人凭借暗堡,杀伤了我军不少官兵。尽管如此,我军已经抵达基隆市中心外围,正对守军展开心理战,离总攻发起的时间不远了。

屏东登陆的顺利,也让刘振业感到一丝突然。他正思索着什么的时候,卫星联线接了进来,里面传出马甲的声音:“总指挥,我是2营三连2班,我们在东港(23。232,125。42)的位置发现小股敌人据点,人数约30人,请求作战命令。”

刘振业想,难怪在这里没有遇敌,原来敌人的部署错误。他长舒一口气:“我命令,你们班战士,查明敌人精确点,引领空军,炸毁敌人据点,歼灭敌人。收集敌人残兵的确切情报。”

由于我军紧紧抓住了第四次军事革命,我军的单兵装备单兵作战能力,处于世界领先地位,一个班面临台湾一个排,胜算在我们这边。所以刘振业放手让他们去做。另外的考虑是,让这一个班先进行战斗试验,为马上进行的清剿工作的积累经验。毕竟中国军队已经好几十年没有进行正规的陆上实战了。

就在刘振业他们说这话的时候,中国政府的代表,在联合国紧急会议上,正在与各国与会代表进行着激烈的辩论。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