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妇门 第二章 灾难 第十节 忍辱义助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03/


木英三人躲在西北边的山上,清楚地看到庙前发生地惨剧。木英几次想挺身而出,都被金娥和慧慈师太拉住。当看到六个平时与自己交好的姐妹被鬼子奸污,她的心开始滴血,仇恨弥漫了全身。害怕木英作出冲动的行为,金娥和慧慈师太将木英架起带离了西山。三人默默的向尼姑庵走去,心里沉甸甸的。

天已经大亮,躲在舍身崖上观察动静的慧慈师太走进屋里,她告诉大家鬼子已经出村了。金娥还不知道丈夫张顺早已被鬼子枪杀,她担心张顺的安危,想早点回去。等待鬼子撤退的时候,她就象热锅上的蚂蚁,在屋中一边走一边咒骂鬼子。听到鬼子撤走的消息,她一刻也不想等,马上催促大家回村。

“村里死了人,一定会有苦主请我做法事,我和你们一起进村。替死者超度亡魂。”慧慈师太一边收拾用具,一边对大家说。

走进村庄,街面上冷冷清清,没有一个人走动。只能听到从不同的方向传来的凄厉哭喊声。村民们还没有从恐惧中解脱出来,他们都躲在自己的家里不敢出门。慧慈师太进村后就与木英他们分开,她要给苦主们去做法事。

来到自家门前,木英没有进门。她将孩子交给公公婆婆带回家。她打算送金娥回家,好向张家解释金娥一夜未归的原由。张家就住在于家的隔壁,走进张家的院门,他们听到屋里传来张顺妈暗哑的哭声。两个人心中一惊,立刻预感到张顺可能出了不测。金娥当时就瘫坐在门前。

“我的心肝儿啊!你咋就这麽死啦啊!你可心疼死你这苦命的妈啦啊!你这没良心的啊!你咋就舍得你这苦命的妈啊!”听清了张顺妈的哭声,预感得到了证实。金娥顾不得爬起身,连滚带爬拉到里屋。看到躺在门板上的张顺哇地一声哭了起来。“顺子啊,你可不能死啊!你可不撂下我不管啊!”张顺妈被金娥突然的哭声吓一跳,愣愣地看着她。突然一把抱住金娥哭喊起来:“我的儿啊!你可把我急坏了呀!我真怕你被挨千刀的鬼祸害了呀!”想起儿子已经惨死,哭声更加悲凉:“金娥啊!顺子不管咱俩了呀!咱娘两可咋办啊?”

哭喊了一阵,张顺妈突然看到了木英,她刚要张嘴打招呼,象想起了什麽,脸变的更加阴沉。她推开金娥,停止了哭喊,拿起了身边的笤帚,扬手就要向木英抽打。猛然,她停止了动作,狠狠地瞪了木英一眼,掉转笤帚,弯下腰装成扫地的样子。她一边向木英站立的地方扫,嘴里一边不停地说:“晦气!晦气!”木英压住怒火,尴尬地向后退让,最后被张顺妈逼出了张家。望着刚刚“哐当”一声关上的院们,木英恼怒而又无奈地摇了摇头。

热心的木英转了几处有哭声的人家,结果不是被哄了出来,就被人家挡在门外。她不理解这些人的心理,感到巨大的委屈,伤感而又无奈的回了家。

“爸,我刚在村里转了一圈,张顺也让鬼子杀了。咱村一下死了五六个人。”木英述说了刚才的经过。

“报应!咱家遭殃的时候,他们没有一个上前的。真是报应!”于五妈想起这几天遭受的冷落,咬牙切齿地说。

“老娘们家儿东个啥?啥叫报应?乡里乡亲的,不要胡说八道。”于友德厉声训斥妻子。

“咋不是报应。平时咱家少照应哪家了?咱家一出事了,他们躲起来看笑话。难道不该遭报应吗?金娥咋没出事?那是她心好,老天爷保佑她!平时咱家对张顺多好,于五把他当成亲兄弟,关键时刻,他干啥去了?要是他念一点兄弟之情,替五儿去‘开门’。能被鬼子打死吗?”于五妈神经了似的自言自语,突然高声哭了起来:“顺子啊!不是大妈记恨你啊!是大妈心疼你啊!嗷!大妈从小把你当成亲儿子啊!一念之差,你就送了命啊!要知这样,大妈说啥也要拉着你去给你哥上坟去呀!都怪大妈小心眼儿啊!”

“别哭了。想想咋样帮帮顺子他们家吧。”于友德摸掉眼泪对于五妈说。

“爸,我看到张顺还没有换上装老衣服,也没有棺椁,她哥哥们也不见踪影。您去张罗张罗吧。”木英知道自己不受欢迎,想让公公替她照应照应金娥婆媳。

“清水湾咋变成这样了?连亲兄弟都不照面,这丧事可咋办呀?”在村中转了一圈,于友德唉声叹气地回了家。

“爹,遇到这种事,不能只靠一家两家。在关外,我遇到过这种事。他们一边都是村长挑头,大家一起帮忙协助苦主发丧。”木英天生侠骨柔肠,即使遭到冷遇和误解,还想帮助大家渡过难关。

“孩子,办事得花钱啊。这笔开支可不少,谁肯出这笔钱呀?”于友德搓着手为难地说。

“爹,只要您肯挑头,钱由我出。我还有一点钱,您都拿上,找人买些棺椁、寿衣,帮他们发丧了死人。。”

“英子,村里人那样对你,你何必帮他们。再说,于五没了,今后这个家花销可不小哪。”于五妈很不理解木英的做法,以为她是一时冲动,所以提醒她。

“孩子有孩子的想法。就按她说的做吧。今后她还要早清水湾过一辈子,花点钱,就能堵住村里人的嘴。这样一来,村里人再也不敢小看她。”于友德以为木英是想花钱买人心,为了于家将来着想,这确实是一个高招。他心里佩服木英的心机,觉得她真是一个不简单的人物。因此极力支持木英。

“爹,我没想收买人心,也不打算堵他们的嘴。我才不在乎他们说什麽。我是在为死人着想。人死了,还是早点入土为安好。我只是尽一点心意。从根上说,事是由我引起的,咱多少也要表示表示。”以木英的性格,她确实没有太在意村民的看法,她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人。只因为这两年乡亲们敬她尊重她,给她带了快乐,她才想帮助他们。于友德听了木英的话,更加佩服她。转身走出了家门。

时间不长,于家热闹起来,村里几个大姓的长辈、有头脸的人物坐在于家炕上,商议丧葬后事。“这次,咱村里死了这些人,单凭各家自己操办,人手恐怕不够。我看这样办,第一,家里没出事的都要出人到死了人的家里去帮忙;第二,把在左近帮工、做买卖、学徒的村里人都找回来,一起帮忙;第三,咱们调配好人手,给他们分分工,买棺椁的专门负责买棺椁;买装老衣服的专门负责买装老衣服;送信的分几路专门负责自己那条线上的各家亲戚;挖坟坑的专门负责打坑。和尚、尼姑、吹鼓手也都一起请来。咱们几个轮流在各家转转,有什麽问题再一起商量。”于友德见大家没有意见,就开始分工。

分好工,大家都没有离开的意思。于友德看看大家问到:“时间不早了,大家快去吧。嘿!你们是不是还有啥问题吗?”大家互相看看没有人说话。最后辈分最高的二爷站起来说:“大侄子,人咱可以白出,不要工钱。可是这钱咋个出法,大家都不宽裕,那几个苦主家里也不宽裕,我估计肯定收不上来钱。可没有钱,咱啥事也办不成。”话音未落,木英掀门帘走了进来,将手中一大一小两个布袋放在炕桌上,说:“我手头就这点钱,大家拿去用吧。”二爷毕竟是于家一脉,心里偏向自家人。他把钱向前推了推说:“孙子媳妇。咋能让你出钱。你还要养家过日子,寡妇家家,以后使钱的的地方还很多。你收回去吧!我们不能收你的钱。”

“二爷。钱算什麽?只要能帮大家渡过难关,我不在乎。”二爷也像于友德一样以为木英想收买人心,立刻转变态度对大伙:“多好的孩子,多仁义的孩子!我代表大家先谢谢你。”二爷脸色一沉对大伙说:“大家记住喽!你们向村里人讲明了,这钱是我孙媳妇出的,她帮大家度过了难关,以后谁要是再敢在背后说我孙媳妇的坏话,我老头子第一个就不答应。”

“二爷,你言重了。别人愿意说啥,就让他说好了,咱不能堵人家的嘴。我嫁到清水湾两年了,这两年乡亲们敬我喜欢我,看得起我,我就应该出点力。咱不图别人报答。”二爷的态度令木英十分感动,她说出了她的心里话。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