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国的狙击手 第三卷 凇泸会战 第三十章 淞沪会战之小试身手(四)

haoren5100 收藏 0 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27/


整整三百多个鬼子,阿超也不讲义气,不等我准备好就开枪了。

一个鬼子倒下后,剩下的鬼子还以为敌人在钟楼,都猛地朝钟楼乱打枪。

我急忙抓枪瞄准,还好,那片树林没有挡住视线。在将近三百米外的,有个大胖子正站在三轮车上挥舞着武士军刀,指挥二十多个鬼子向那个钟楼攻击。娘地!这个老小子真他娘地不知道死活,在狙击手面前还耀武扬威地站起来指挥,老子不打掉你脑袋还真是老天不开眼。

“喀!”

空枪!真是背时啊。我边在心里骂娘边从身上弹带处拿出一个弹匣,把这五发装的弹匣使劲的往里一按,就像有人对着我心里的怒火喷了一口水一样,让我愤怒的心灵变得十分舒服。

再次瞄准。

哎呀!这个死日本鬼子,这个时候还猖狂的不得了,竟然跳下车,就这么站着,身子微微往前弓,嘴巴像上了岸的鱼一样,一张一合的,我知道他定是在大声的说鸟语,要手下进攻。因为吼的太用力地缘故吧,这小子不仅脖子上的血管猛地争大,而且眼珠子都快冒出来了。因为大声叫喊,他鼻子下面那一撮圆形小胡子,正在一圆一扁的变化着。

见亡灵了,这么好的靶子放在眼前,我不打他就没天理了。

“嘣!”

这小鬼子什么表示都没有,子弹从他脖子上刺入,又飞快的从另一边射出,带出了好大好大的一团血液,然后就是一条血液小水管猛喷出来。也许是毛八步枪的威力过大了些,打中他脖子后,他像根木头一样的直接栽倒,可是那条小水管却在天空中画出了一道小小地彩虹,只是和真正的七色彩虹不同,这条彩虹是由血液组成,血红血红地!然后这彩虹又化作一粒粒小水珠,周围的景致倒印在水珠上都成了红色,红血珠欢快地落下,它们只是起着警告的作用。

胖子的血液很快就流完了,彩虹也只形成两秒钟左右就落寞了,但是它的威慑力却着实的体现出来了。

这下子鬼子知道厉害,立即都趴在地上或者四下找掩护,可是这街道上除了两边的建筑外什么都没有,连那木制的电杆都只有碗大,根本就不能掩护他们的身体。

我也不犯上次的错误,没有顶棚,也没有高大地走廊围墙,我前面是只有一个五厘米高的,专门用来阻止水流的石制围栏,我要是就这么趴着定会被发现,还好那个上面发的大包里有一张两米宽的正方形灰色油布,在训练时我们就知道了它的重要作用,掩护和避雨。

看到敌人伸着脑袋四处寻找目标,我急忙向后趴着倒退,等退到一定距离后,翻包拿出那张大油布,盖在自己的脑袋和黑色毛八枪上,又向前爬去。慢慢地伸出枪,我怎么就觉得自己就是一个魔鬼,手中的枪就是魔鬼手上的血镰刀,我正慢慢地收取敌人的灵魂。

阿超那边的枪身我是听不见响了,但是我通过瞄准器看到:一个躲在一棵大树下,我刚好看不到的他身影的鬼子歪着身子倒向一边,这鬼子满嘴是血,眉心处一个小手指大小的血洞,血液正欢快的像条小溪一样留下来,而白色的脑浆就是水中的鱼儿。

我又瞄准了一个弯腰躲在墙边的鬼子。

这个鬼子身体大些,没有胡子,脑袋大,鼻子大,眼睛也大,我估计由于帽子小了,所以他没戴帽子。最让我注意的是他那双大大的眼睛,此时睁的很大很大,我都替他担心,在这样下去,他的那双眼珠子自己就这么掉下来了,而他眼中透露出来的是一种恐惧的意思,我知道,这就是师傅说的“一个人,对于黑暗中的敌人是最恐惧的,因为他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也就无法对自己命运的流失进行反抗。”

这鬼子和所有人一样,以为就只有一边有敌人,都以为敌人在钟楼上,只此一处。

我看他好象接到了什么命令要前行,我马上把瞄准器向旁边移动了一点,果然一个鬼子正躲在三轮车上,偏着脑袋挥舞着戴着白色手套的左手向那大个子打着前进的手势。

毫不犹豫的对着他那弓着的背就开了一枪,子弹立即就显示出了结果,这鬼子马上向左边的地上倒下,然后用背不断地和地面使劲接触,双脚使劲地乱蹬,身子也在慢慢地向前移动,留下了一条长长的血路,他的惨叫连我在三百米外都听见。

那个准备移动的大个子和他身边的人都同时蹲下了,看着那个还在地上不断留下血路的指挥官,我可以感觉到他们的害怕,还有的就是愤怒。

慢慢地拉栓上膛,这次我学乖了,轻轻地拉,而且用力的阻止在这种过程中因速度过快而带起的响声,要知道此时我声后的枪炮声虽然又密集了些,而且还响了些,可是我不能保证这大大地拉栓声敌人会听不见,师傅说过:“狙击手在战斗时,对任何细节都一定要细心无比,只有这样,才能减少被发现的可能性。”

我又见到一个鬼子从树后倒下(从我这看是树后,从阿超那看正好是正对面),还是眉心处有一个小手指大小的血窟窿。我一下子明白了阿超的想法,这些鬼子一定是想对东面我警察部队的抵抗,从北面悄悄地进行包围,所以他们是在东面吸引主意力,等北面的我方防守人员调走得差不多时,在悄悄地夺取城楼,然后事情就好办了。娘地!这些鬼子就仗着武器先进才如此嚣张,这样的事要是让他们做成了,那东面的警察守备队就真的给包饺子了,可惜他们千算万算也没算到,有一种在全世界都属于新型兵种的部队这么快就出现在战场上,而且是作为他们的敌人专门赶来的。

看阿超放弃那些好打的目标明不打,专打那些战着或者要去安装那四个掷弹筒的鬼子,我就知道阿超打的是典型的拖延战术,让敌人不能急时的对东面我友军进行包围,虽然鬼子迟早会识破,但是俗话说的好“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能不能帮到东面友军,就看他们的造化了,我们但求问心无愧。

思想统一了就很好办事,我也开始搜寻那些站着的目标,可是我们谁都没想到的是,刚才被我击中背的那个鬼子所在的那三轮车上司机,这个时候却发疯似的,加大了油门大叫着向前冲去,我急忙对准他的行驶方向寻找他开车的规律,发现这疯子很是直接的就这么向前开,我也不客气,对着他头上前一厘米处就抠动扳机。

“嘣!”

细小的枪声响后,这鬼子立即向后倒,由于他两手仍然还有力,所以车子又向前开了十几米,然后这鬼子双脚向上抬,身子向后倒,倒在后面的座位上后,又开始向左边迅速倒下,车子也是往左边一斜,就这么在原地转着圈。

刚想爬起的鬼子们又飞快地趴在地上。我一边拉着枪栓退子弹壳,一边想象着鬼子此时一定是又气有恨又恐惧,一双小眼睛一定是在四处打着转的找我,嘿!老子会这么容易让你发现么?

我又开始瞄准了,可惜没有一个鬼子是站着或在移动的。再四处瞄了几下,满意的没有开枪,心里想着:大家就这么耗着吧,老子反正有三天的食物,看看饿不死你个狗日地。

阿超不愧是我的生死兄弟,真是了解的很,他也没有开枪。

我瞄着敌人,搜寻着目标,随时消灭目标,但我失望的是,十几分钟过去了,还是没有人敢试一下。

大家就这么耗起时间来了。

时间又过去了几分钟,就在这个时候,气氛开始有点紧张起来。因为我们都听到了东面的枪炮声小了不少,我知道时间不多了,可是没法子,我只能尽尽心意的像狼看住羊一样,看住这群一个不听话就跑到别人家园里来的羔羊,剩下的事情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去做,毕竟我是人不是神。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