缨络,也可称作璎珞,原为佛像颈脖间的装饰。佛教从印度传人中国后,佛像上的璎珞也为人们所仿效。古代妇女除了佩戴项链外,还盛行缨络。“青丝缨络结齐眉,可可年华十五时,窥面已知知侬未嫁,鬓边犹见发双垂”(《瓯江竹枝词》)。


正如开始所说,缨络最先是由佛教神谛上的饰物衍化流行成为民间妇女常用饰品。初唐王勃作《观音大士赞》诗曰:“南海海深幽绝处,冠晃耀圆光列,缨络编身明胶结。脸如水面瑞莲芳,眉似天边秋夜月。”王勃的诗,既为观音菩萨画了像,又是传布观音信仰的一部颂辞。


佛教主张宽容忍让,在青灯礼佛、离世修行中化解前世罪孽,为不可知的将来预付开支。所以佛教寺院大多坐落于翠山碧水间,希望借助神奇秀美的大自然伟力熏陶净化蒙上七情六欲的人心,于是“水”这种由两个H分子和一个O分子组成、占据地球70%表面积的物质成为佛教教义里时常出现教导信徒的例子,取其顺其自然,无欲无求之意。


然而“水本柔,却寒极坚冰”,水结成冰时,尖利的冰锋甚至可以致人死地。


当宗教信仰灭失,精神沦丧,社会陷入一种执著追求物质利益的狂热中,对心灵的伤害便伴随爱情的异化(金钱化、物质化、非道德化、情欲分离化)愈加突出。男人/女人曾经为爱情哭泣,如今却为恋情悲叹,这种变化与时代变迁有密不可分的因缘关系。生物“优胜劣汰”的进化本能迫使人类——高居生命进化树上顶端的高级哺乳动物不得不采用五花八门的招式迎接挑战,或冷漠遁世,或玩世不恭讲求“痞子哲学”,或仍旧抱着幻想幼稚(却可敬)毫无防避。无论选择两极还是走折衷路线,最终将受到来自曾是自己最亲切最信任人的伤害的结局。


作为悲观论者,我始终愿意用理性的目光去审视柔美动人的爱情啊,誓言啊这类感性所支配或最大程度影响作用的成分。中国人缺乏悲剧意识,某些传统文化爱好者沾沾自喜的所谓古典悲剧——《梁山伯与祝英台》、《孔雀东南飞》等等,严格意义上讲仅仅和“悲剧”这种文学题材沾了点边而已。作为诗性民族,我们的文字在面对震撼心灵、让观者反思、在忏悔中离开剧场的西方悲剧时尴尬地处于“语境失重”的境地。忏悔的价值是已过的罪被赦免,将来的生活也有了重新开始的基础--公义的、良心的尺度。但梁山伯和祝英台这对被封建包办婚姻和吃人礼教活活拆散的恋人却在文学家笔下被缠上神话绷带,我们记住了《梁祝协奏曲》优美的旋律,我们赞叹艺术家精湛的表演力,我们津津乐道于化蝶之神奇浪漫,却忽视了梁山伯和祝英台这对本该是主体的存在,“生也茫茫,死也茫茫,生死茫茫话凄凉;来者匆匆,去者匆匆,来去匆匆梦成空。”本该成为关注重心的人消失了,作为音乐(《梁祝》)的母体消失了...


反观西方经典悲剧(如莎士比亚的《哈姆雷特》、《李尔王》、《麦克白》和《奥塞罗》)能够让观众在开场前是俗人,谢幕后却成为哲学家或思想家。马克思称莎士比亚为“人类最伟大的天才之一”,本•琼斯称他为“时代的灵魂”,这位16世纪后半叶到17世纪初英国最著名的作家所以成为英国文学的象征与骄傲很大程度上在于他深切体察到心被绞碎的痛苦。在莎翁笔下,可怜的人被放在某种可怕的环境中,然后开始欣赏主人公如何在超现实的环境中挣扎,就是要“把人物置于极端的境地,在最黑暗悲惨的地方放射最美好的光芒”。哈姆雷特也好,还是李尔王也罢,都是以被仰视的角度出现在舞台上,他们是以上帝的代言人身份而笑而怒而悲而语,欣赏西方古典戏剧就是进入教堂接受灵魂洗礼的过程。西方人无法想象也无法接受罗密欧和朱莉叶幻化做蝴蝶飞走的结局处理。


作为2002年全球最火的好莱坞大片的《角斗士》,这部朦胧着古典悲情的影片“充满了中欧以及小亚细亚的音乐气质,在富于浓厚宗教色彩的音乐氛围中结合交响乐烘托曲折情节的独到效果,将思乡情、亲情、忠义情、复仇情与对生命所背负责任的超脱感都糅合在弦乐与民族管乐的尽情挥洒之间”,最终马西莫斯用生命证明卑鄙的可耻下场。而同样是反抗暴君题材的国产影片《荆轲刺秦王》纵然被陈凯歌、李雪健和王志文演绎的活灵活现,或许历史的巧合,同样是英雄悲壮死去,两者相比较却带给人不同的精神价值和人生认识。在大多数人眼里陈胜吴广项羽韩信之辈和秦皇汉武唐宗宋祖一样都只是历史教科书中冰冷的铅字,但同样的事情决不会发生在不同文化背景下的罗马,凯撒的名字等价于屏住呼吸,是震撼的代名词,敬畏的同质物。


站在旁观者角度观察我们朝夕相处耳濡目染的生活成分,就和比较中西戏剧(悲剧)差异一样给予思想的大脑以全新的震撼。没有敬畏感恩之心,人无异于飞禽走兽,20世纪最伟大的人文关怀者之一的史怀泽先生提出“敬畏生命”的生存哲学被周国平激情赞颂,这种哲学汲取中西方文化最深沉的底蕴,在大地不再是母亲而是城市文明的墓地,河流沦为巨大水力发电机上一个小小部件,和人类一起走过漫长进化之路的动物惊恐躲避却无法逃避灭绝的今天,已然是人自我救赎且为数寥寥的终极抉择之一。


提及路遥先生的那句铭言——“人生只能把艰辛的劳动看做生命的必要,即使没有收获的指望,也要心平气和地耕种。”作为农民的儿子,先生用手中的笔替我们把朴素的生活认识提高升华,心平气和的活着,就是“有人打你的右脸,连左脸也转过来由他打。”( But whosoever shall smite thee on thy right cheek, turn to him the other also.) “水本柔,却寒极坚冰”作为处世态度看似保护自己的同时又不妨碍他人,实则有害。它的真实含义就是以暴治暴,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在个人利益不受侵害或侵害还在可忍受限度内时,忍!一旦超越警戒线,就必须用十倍百倍千倍万倍的暴力还施其人之身,冤冤相报,仇恨循环。平和温润,和谐统一才是万事万物共同的运行规律。



“你们饶恕人的过犯,你们的天父也必饶恕你们的过犯; 你们不饶恕人的过犯,你们的天父也必不饶恕你们的过犯。”——《马太福音 6:14-15》




铁血改版,老衲思念诸位女菩萨无法自已,发旧帖子先来热热身。。。香个嘴嘴的说。。。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