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断江东 第一卷 第五卷 锋火江东(128)

辛十三郎 收藏 0 0
导读:魂断江东 第一卷 第五卷 锋火江东(12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41/


“断他生路?”

“夺他粮仓!”庞统指着虎案上的军事地图:“将军请看,离城十里这个叫湾镇的地方,是京城囤粮之处。所囤之粮,可供京城半年之用。城中储备,只够七日,贸然增加赵云的四万铁骑,仅能维持三日所需。将军如果夺下他的粮仓,也就断了他的生存之路,吕蒙自会主动求战!”

“好,我现在就带兵前去端了他的粮仓!”

“将军不可去!湾镇历来是重兵把守,如今非同寻常,更是吕蒙防备的重中之重!山人看普老将军前去最为合适,一则,普将军在东吴军中威信颇高,驻军不会对他戒备;再者,守将黄伦曾是普将军部下,普将军对他有恩。为此,普将军前去会马到功成!”

罗伊对程普甚为客气:“程普将军,那就请你走一趟!”

“末将遵命!”

庞统叮咛程普:“将军得手后,将少部分粮草运回,大部分就地烧掉!”

“何故?”程普不明白。

“运回的粮草可供我军他日之需,湾镇燃起的冲天大火,断了吕蒙的生路,逼他就范,我方能速战速决!”

“就按先生吩咐,末将这就去湾镇!”

罗伊望着张辽:“张辽听令!”

“都督,末将在!”

“令你在天亮前带普将军的两万骑兵、两万步军,将柴桑团团围住。所部一万骠骑兵与普将军的一部骑兵留在大营,最后与赵云决战!”

“末将遵命!”

“公孙将军!”

“末将在!”

“将军即刻回到舰上,将各舰尽量靠近河岸,调校好炮口,备足弹药,听我的命令!”

“末将遵命!”

将军帐中,最后只剩下庞统与罗伊。庞统这时才对罗伊说:“甘宁、上官慈二将军己托人捎来密信,二人在信中说他们将充作内应,寻机配合将军拿下京城!”

罗伊喜出望外:“先生做的好,三日之内,柴桑必在我手中!”

庞统对罗伊的调兵遣将非常满意:“将军,你临危不乱,指挥若定,己有大将之风,庞统为将军高兴!”

罗伊此时也有些惊讶,自己在极短的时间内,竟然能作出重大决定,他谦虚的对庞统说:“多亏有先生指点,否则罗伊将一事无成!”

“非也!将军若非龙种,何至如此非凡?!”

“龙种?”罗伊笑了,自己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布衣平民,只不过有人相助和运气好罢了。


吕蒙是夜,与新婚不久的凌烟在殿中摆下夜宴,也不要人陪同,夫妻二人对酌对饮。张辽一行人护着大乔一离开昆都,他就接到华岗发来的密报。区区一万骑兵,能在东吴这个汪洋大海中兴得起风浪?曹操五十三万人马,弹指间就灰飞烟灭!吕蒙毫不在意。到他得知司马敬被杀,莫非无功而返,他才感到事态严重了。为以防万一,他密令羽林军抓捕程普,殊不知他晚了一步,程普不仅逃出京城,还在数日前将他所辖部队调到京城附近。这非同小可,震惊之后的吕蒙反而镇静下来,一连发出三封八百里快马文书。一封给天池水师,要提督孙蛟率领舰队前来柴桑;一封给远在边关的赵云,要他连夜赶回柴桑;再有,就是给三十二路诸侯发出勤王之令。孙蛟的舰队倒是在上午就到了柴桑,可是不见孙蛟前来将军府,吕蒙不由心中起疑。又一想,青州兵盘踞在柴桑,孙提督出于小心不敢擅离职守吧?孙蛟跟随他多年,又是他一手提拔起来,他不怀疑孙蛟的忠心。在得知己有半数以上的诸侯出兵勤王,他心里觉得宽慰了许多。

凌烟是个绝色美人,从外形看不比大乔逊色,她比大乔温柔贤淑,不似大乔那么刚烈、冷漠。吕蒙自从娶了凌烟,对她恩爱有加,在心里渐渐忘了大乔。他知道大乔在青州的护卫下重返东吴,不仅勾起他的旧爱,也给他添了新恨。他恨大乔,就在他欲挟孙权以令诸侯仅一步之遥时,她出现了!而大乔的出现,程普的反叛,莫非的不可信……使他心中烦闷。

吕蒙喝下一杯闷酒,往日饮下琼浆玉液般的美酒,他直呼痛快,今日却像饮下一把烈火,烧得他心慌意乱。凌烟见他烦躁不安,来到他身边轻轻为他槌背,吕蒙把她拉在怀中坐下,在她粉嫩的脸上亲了一下。

凌烟轻声问他:“将军,何事忧愁?”

吕蒙正要向公主说令他心烦意乱之事,殿前带刀侍卫来报:说天池水师已经易主,提督孙蛟殉职!副将莫非率本部人马投到青州军帐下,现己封住进入柴桑的三条大路,阻挡诸侯的勤王之师!吕蒙惊得推开凌烟,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天池水师的背叛,这无疑是要了他的命!只要他掌握着两百余艘战舰,三万人马的水师,无人能奈何得了他。司马敬一死,断了他的左臂,失去天池水师,更断了他的右臂,失去双臂的他,还能做什么呢?不,不能坐以待毙!困在笼中的老虎,还时时想着冲出牢笼,为什么不作最后一搏呢?吕蒙定下心来,重新在椅子上坐下,接过凌烟斟给他酒一饮而尽。侍卫来报,京城左右提督甘宁、上官慈求见。

甘宁和上官慈,各自统领着三万京城羽林军,负责京城的防卫。在此关键时刻,两人格外重要,吕蒙不敢怠慢。他吩咐侍卫叫出在帐外待命的乐班舞女,立即进帐歌舞侍候。等乐声响起,舞女跳将起来,他才叫侍卫把甘宁、上官慈领进来。待二人进入殿内,他亲自端着两杯斟好的酒,捧向他们。

两人向吕蒙施礼:“将军……”

吕蒙亲切的说:“什么话也别说,二位忠于职守辛苦了,先喝了这杯酒!”

甘宁、上官慈来将军府,是来探听吕蒙的虚实,情况已经十分危急,他还镇定自若的饮酒作乐,歌舞升平。两人面面相觑,搞不懂吕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吕蒙察言观色,看出二人心怀疑虑,为了笼络他们,倏地心生一计:“二位将军,几日前我己拟好将令,擢升你们为车骑将军!近日来烦心的事太多,竟然忘了宣布,待平定骚乱之后,本将军奏过主公,再择日封赏!有劳二位告诉军中,从即日起,将领重禄,兵拿双饷,同仇敌忾,护佑东吴!”

“谢过大将军!”

“你我情如弟兄,何须言谢!”

“是,我等前来将军府,检查防务,也看大将军有何吩咐?”

“将军府有重兵把守,何患之有?倒是京城防卫,还需多加小心为是!”

“是,末将告退!”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