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殇(章邯传) 一 始皇巡游 第五节

xujh26 收藏 0 17
导读:秦殇(章邯传) 一 始皇巡游 第五节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16/


送别圣架,回到行馆,天色已渐渐黄淡,一轮残阳正在蜿蜒的黄霞中,有气无力的往西边城墙下缓缓坠去。天幕的另一端,已是半高的半边白月却急不可耐的映出身来,悄悄地提醒人们,黑暗即将来临。

行馆院内,挤满了人群,大家早就跃跃欲试,惟恐少分了美酒。

章邯走到馆楼刻石台阶下,那十名陪始皇帝进入陵寝,刚刚又被勉励过一番的御前侍卫和御林郎中,正端坐在石台上,兴致的看着院内的十几坛美酒。章邯提高嗓门对紧跟在身后的赵旷道:“去,先把那两大坛酒送到徐贵将军那里去,告诉他们是御赐的。然后再到城内的食监那里要几只宰杀好的生牛来,咱们吃烤牛肉,喝美酒,为这十位仁兄蒙皇上宠信庆贺一下,今晚大家放开度量,尽情豪饮,不醉不收!”

院内顿时一片欢呼,十余名御林军士,主动跟着赵旷去拿牛肉。大家纷纷动手开始抢般酒坛。章邯又道:“烤肉需火,这里是陵城,为防走水,大家都到城外空地上去点篝火。我和赵旷陪这十位兄弟就在这里饮酒。”

大家又是一阵欢呼,有的抬着酒,有的喊着找柴火,争先向城外奔去。

章邯和姜缚等人在院内空地上架起了篝火,不到一柱香的时间,赵旷就命四名御林军士抬来了一正只宰杀好的肥牛。遣走了送肉的军士,众人便将肥牛架在火上烤了起来。一股带着浓郁香味的青烟冉冉飘起,正个院内顿时肉香栩栩,众人望着火上劈啪作响、冒着细小油泡的牛肉,各自都暗生惭意。

章邯般来一坛老酒,倒给众人,举起酒碗道:“众位兄弟,你们今日蒙皇上恩宠,得以进爵,小弟和赵旷兄真是万分羡慕啊。来,来,来,大家尽饮此杯,日后兄弟们发达了,可不要忘了我们咱哥们啊!”

姜缚自幼与章邯相识,平日里关系就很密切,此时他端起酒碗笑道:“哥哥这是说的什么话,大家都是在战场上拼出军功的人,如今天下一通,我们得以在皇上跟前混口饭吃,还不是都互相照应着,来,我们先干了再说!”说着举手仰颈将自己碗中的酒喝得一干二净。姜缚抹了一把嘴叹道:“唉,好酒,真是好酒啊!嘿嘿!”

章邯心中微微一痛,一种说不出的苦涩涌上心头,他举起酒碗一饮而尽,只觉一股清醇的烈香由口入肚,飘飘逸逸,如入仙境。赵旷上前为众人添酒,一名御前侍卫接过又倒上的酒道:“痛快!来,咱们再来一碗!不喝够三大碗,谁也别想先吃肉,哈哈!”

三碗过后,大家都带着半份醉意开始谈天阔地。由于秦法里严禁谈政,而且附有苛刻的刑法,因此只扯起了些当年的战事和平常家话。赵旷虽然蚕酒,却酒力颇弱,又喝了两碗便言不搭意。众人兴致释然,也不为意。不想这陈年老酒,后劲十足,一阵微风掠过,大家便飘飘然然。赵旷则嘴里嘟囔着醉死过去。

章邯用脚踢了一下躺在地上的赵旷暗骂道:“这撕当真不中用,要是指望着他办这差事,早就误了大事了。”脸上却不露声色的笑道:“这个不中用的家伙,才几碗小酒,就醉得跟烂泥似的。呵呵,自己没口福可就怪不得我们啦,哈哈,别理他,咱们继续喝,别糟蹋了这好酒,看谁最后一个倒下才是真英雄!”

众人跌跌撞撞又痛饮了一碗,都已经是八份醉意了。一名御林郎中啃了一口烤牛肉边嚼边道:“今儿兄弟们可真是开了眼了,那行云流水,山峦叠嶂,嘿嘿,可真是壮观的紧啊!兄弟算是没白活了!”

众人一听此话,立时脸色大变,不敢搭话。另一名年纪较长的侍卫忙看了看四周正色道:“你小子是醉了还是活得不耐烦了?这话也敢说,不怕灭九族吗?你不怕,兄弟还怕被你牵连呢,快给我出去醒酒去!”

“怕什么?这里又没外人。”那郎中又咬了一口肉道:“章将军就是听了也不会乱说出去,那才是灭九族的大罪!”

章邯一听,立刻汗毛扎立,此人所说的定是陵寝内的状况,自己的确多听无宜,搞不好就有灭族之祸,忙打岔道:“这位兄弟,你高堂可在?可有妻儿,莫不是连灭族大罪都不怕吧。”

那郎中道:“章将军,不瞒您说,家父在昭王时,曾跟随白起将军在长平尽斩赵军四十万,后来在邯郸之战时,‘信陵君’无忌那撕窃符救赵,与‘春申君’黄歇将我大军围困在邯郸城外,家父力战不得突围,最终战死异乡。”说着呜咽起来,“如果当年,昭王肯听白起将军的话,哪里会有邯郸之辱……”

“混帐!”那名年长的侍卫怒道:“莫谈国事!你敢擅说先王,你真想我们都被你株连了吗?”

姜缚忙上前扶了扶那名年长点的侍卫道:“兄弟们都进过陵寝,是一根绳上的蚂蚱。这位兄弟如今醉酒失言,说都说了,老哥就不必深纠了。今天我们就畅所欲言,道道想说的。过了今晚,我们再缄其口,谁也不提,如何?”

那名年长的侍卫怒气消了一半,但恐惧仍在,他紧张了向眼章邯和醉死过去的赵旷望去。姜缚会意忙解释道:“章将军与在下自幼相识,为人我再了解不过了,是绝对不会出卖朋友的。现在我们又同为一伍,相互连坐,如今这话他听都听了,就算是为自己考虑,章将军也是绝对不会说出去的。”说完向章邯使了个眼色。

章邯忙道:“的确,出卖朋友的事,兄弟可做不来。如今酒后同这位仁兄道道家事,哪里能记下心呢?”说完心下不禁徒生愧疚之意。

那老侍卫不再言语,独自喝起酒来。姜缚上前拿起一碗酒对章邯道:“咱们兄弟的身家性命可都仰仗您了!”其余众人也都纷纷拿起酒碗敬了过来。

章邯与众人干了酒,一名身形较胖的侍卫开口道:“不过话说回来,这陵寝内可真是绚丽灿烂、奇丽雄壮啊!”

“是啊!”一名个子高大,身体清瘦侍卫接道:“寝宫里那依我大秦江山所造的地形可谓上具天文,下具地理,看到那河道了吗?蜿蜒相错,跟黄河渭水、百川大海同出一折。听工匠们说,将来河道上还要浇灌水银,机相灌输,永流不熄。我看,皇上的棺椁说不定也要放在水银上,随江河巡游。”

姜缚用剑割下一块烤牛肉道:“要说最壮观的还是室顶。”他抬起头仰望着星空接着说道:“你们注意了没,那是以珍珠、翡翠为星辰,浑然一个现实的夜空,真是满堂生辉、美妙绝伦,想也未敢想啊。”

那较胖的侍卫点头道:“我也看到了,那‘北斗’是用七颗紫玉镶嵌的,‘牛郎星’定是蓝钻。唉,随便一颗就够我们几世富足了。室顶的东西两侧,还有两个未镶嵌宝石的凹点,我看定是日月所在。”

姜缚大口吃起肉来,嘴上却没闲,囫囵道:“是啊,可为什么不嵌宝器,以达完美呢?”

胖侍卫神秘的说道:“我看,一定是要用夜间可发光的‘随侯珠’和‘和氏壁’做日月。现在皇上对这两件宝物爱不释手,天天把玩,将来怎么可能不跟着葬进陵寝。一定是等到葬棺椁的时候,才会将这两件希世珍宝嵌上。喂,你们谁见过这两件宝贝啊?”

“你们越来越过分了!”那年长的老侍卫终于忍不住爆发起来,他酒碗用力往地上一摔道:“你们真的就不怕灭族?皇上对我们信任有加、恩重如山,你们却在背后都说些什么?谁要是再提陵寝内的事,我就跟谁拼了这条老命!”

那胖侍卫和姜缚吐了一下舌头不敢再多说,另年纪较高的侍卫开口道:“好了,我们说些别的吧,从今往后,我们就像从没进过陵寝一样,谁要是再说一句,立毙剑下!”说着向章邯看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