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绕神州路(岳飞) 第五章 若非嫖姚立大勋,安能腹心绝妖氛(上) 9 受降

天边的月 收藏 0 46
导读:梦绕神州路(岳飞) 第五章 若非嫖姚立大勋,安能腹心绝妖氛(上) 9 受降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07/


9 受降

由于暂时并未组织大规模的军事行动,只是按照预定战略,加紧对青草湖地区实行封锁以及招降湖寇,岳飞遂将军中日常事务全权委以王贵,自己则抽空将养目疾。是故黄佐归降之事,由身在前沿的徐庆通知王贵之后,王贵不敢自专,在第一时间内同时奏报岳飞处置。(注释1)


“备马。”病床上的岳飞简单的吩咐王敏求,王敏求却一时迟疑未动。

“为臣子者勤劳国事,便是粉身碎骨,亦不足惜;何况区区眼病。某平日养疴已然愧对君王,此等大事岂能不作主张,王干办是想陷某于不忠不孝吗?”岳飞低声呵斥道。因为目疾昏痛,岳飞已然一天未进饮食,多少有些中气不足。

王敏求上前一步:“下官不敢。只是相公平居之时,尚要以纱帘遮挡光线。这会儿子正是晌午,可怎么处置呢?”

片刻之间,岳飞已然穿戴整齐,扶着床头说道:“与某蒙上一层纱布,便当无妨。”


当岳飞在一队背嵬的护送下,由王敏求牵马赶到浏阳水畔时,王贵率大军已经在岸边列好阵势严阵以待了。昔日农民军以招安玩弄官府的把戏太多,王贵深恐此次亦是虚词诈降,是以亲率大兵,铺排开的不是夹道的鲜花,倒是颇有几分迎敌的阵势。

岳飞的眼上蒙了数层白纱,仅余的光线下影影绰绰的看到列队在前,便扯掉纱布强行睁开双目。见得岳飞的身子晃了几晃,王敏求连忙扶住,担心的问道:“相公不妨事吧?”

岳飞咬牙强哼一声,轻提缰绳策马向王贵走去。

“徐太尉言道,贼寇黄佐率领全寨五千人马,一万老小前来投拜。”王贵下马跪拜岳飞。

“排列开这三千大军,弓上弦刀出鞘,王太尉煞是细致。”

王贵道:“有备无患,纵是诈降亦可变成真降。”这是他素来谨慎小心的一贯风格。

岳飞不再多言,由王贵陪着在高坡上共同观望,但见水天一际处依稀出现了几片风帆。


半个时辰之后,黄佐一军全部登岸列队完毕。黄佐按照约定只身纵马向岳飞大军驰来。岳家军的几员主要将领,他已经向来水寨发放旗榜的李遇打听清楚;见得那个阵前满面虬髯的定是牛皋,旁立那个身形高大的应是王贵,尚有一个徐庆在沅江负责封锁湖道事宜,其余诸将不及此三人地位崇高,倒也不用提了。不过,如今牛皋、王贵两人,众星捧月般拱卫着一人,应该不是张宪,倒像是岳飞亲临?这委实出乎于他的意料。于是黄佐不待驰到近前,便下马步行十数步,跪下道:“罪民黄佐狂妄,与王师相抗数年,乞岳相公饶恕。”说着偷扫眼前之人。见此人不过中等身材,小麦色的皮肤,微闭着一双凤目,也并不如何出众;然而一派不怒自威的凛凛气概,把牛皋的豪勇,王贵的高大尽皆比了下去。

岳飞待黄佐下跪片时,方缓缓道来:“黄头领请起。既肯出降,便是大功,今日特借补你为正七品武义大夫,阁门宣赞舍人。”

黄佐心中暗思果然是岳飞,却依旧说道:“昔日黄佐犯下大罪,委实罪无可赦。”

“黄武义此刻已是朝廷之人,尚有何人敢追究过往之事?”

黄佐半跪,凶光盯住岳飞,岳飞强睁双目,却是平和坦然。

黄佐随即起立,递上兵籍。“既如此,还请岳相公随黄佐检阅手下将兵。”

岳飞微笑点头,便欲驰马,却被王贵劈手抓住了马缰,“相公留步。”他对于此次顺利的招降总是心存疑虑,尤其是黄佐其人,与他想像中的湖寇叛徒差异太大:虽然身披甲胄,但话语间总脱不了三分的书卷气息,而且观其眼眸精光四射,并无半点懦弱胆寒之气。


黄佐也不回避,细细观察着岳飞的反应。

“黄武义既已归降,便是与下官同朝为官,黄武义之兵便是国家之兵。”岳飞当然明白王贵的言外之意,镇定的说道:“如今正宜推心置腹,以坚其归顺之志。”

仅凭几句言语,王贵岂能放心:“下官愿代相公前往。”

“牛皋亦愿前往。”

黄佐忽然一咧双唇。“闪开。”岳飞怒道:“就请黄武义头前带路。”

王贵依旧执着的抓住马缰:“就算相公执意要去,还请命背嵬跟随。”

岳飞用马鞭轻抽王贵右手,王贵一痛之下猝然缩手,“可惜你不是岳飞。”轻踢马腹,白龙驹小跑着驰出阵前。

黄佐从箭袱中抽出一只长箭,猛然折断,大笑道:“诸位太尉尽请放心,岳相公若有差池,便让我如同此箭。”也飞身上马,绝尘而去。

一众将领眼睁睁的看着岳飞单人、白马、手无寸铁的从黄佐左军巡视到右军。然后,居然就在黄佐的陪同下深入到阵中。岳飞的紫袍白马在农民军杂乱的土布中,是如此刺目的光鲜亮丽。


“下官亦是农家子弟,素知百姓身受苛政重敛的苦楚。然而钟相、杨么辈先以巫术蛊惑你们,又以刀兵胁迫你们背叛朝廷,终致你们犯下了十恶不赦的罪过,你们都是大好男儿,如今中原大好山河沦陷虏人之手,身为大宋子民者,无人不伤痛,无人不泣血。你们却如此作过,委实令下官痛惜不已。然而今日既得归顺,是罪皆在杨么身上,却与你们无丝毫干系。下官观你们大多衣裳破烂,面色焦黄,想是平日恶衣恶食的缘故。朝廷自当解你们的困苦,明日每人皆可领五贯的赏钱。待得日后王师长驱北上,你们更需为恢复旧山河一展身手。”


此言方落,便爆发出一阵欢呼之声。黄佐立即命令身边的传令官:“通知各军,明日岳相公发赏钱,每人五足贯。”

岳飞无奈的望着黄佐,心中暗思:五贯已然是二等的赏赐,更又添一足字,这个黄佐煞是精明。闻得此人幼年曾习儒业,观其行事的确不同凡响。

黄佐只当没有看到岳飞的苦笑,大声命令道:“全军投拜跪谢岳相公大恩。”

岳飞就微笑着傲立于呼啦拉跪倒的五千兵士中,接受降兵们视若再生父母般的叩头。远处的王贵、牛皋看到此种情景,也才顾得上抹一把额头的冷汗。


受降仪式既已完毕,黄佐手下的军兵老小自有人安排空地令其扎营,提供食水供其生活。而黄佐作为农民军中归正的第一人,又受到了特别的礼遇:在岳飞、王贵、牛皋的陪同下,一起前往潭州大营。

此时,张宪早已在营中大排酒宴,专等黄佐到来了。他没有参加此次受降仪式,倒不是单单为了黄佐,而是遵循岳飞的将令:岳飞离营之时,由王贵坐衙,王贵离营之时,由张宪坐衙,以便处理一应紧急军情事务。

众人酒酣耳热之际,岳飞抚着黄佐的背部:“知逆顺祸福的便是大丈夫。黄武义煞是大丈夫。唯愿你自今以往,为朝廷宣力;日后封妻荫子,画图凌烟,亦是手到擒来之事。”

黄佐当即推杯停箸:“岳相公可知何谓逆顺祸福?”

岳飞不想黄佐有此一问,愕然无语。

旁边李若虚不屑道:“原来黄武义也知逆顺祸福?”

黄纵轻笑:“闻得黄武义幼习儒业,不妨细细说来,自家们洗耳恭听。”

“孟子有言,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昔日我以书生而提三尺剑,聚兵保卫家园,是遵从圣人教训,是为顺;今日,我看清大势,料知杨么绝难扫平天下以成大事,故此投拜岳相公麾下,唯期一扫胡尘,还万姓以太平!这还是遵循圣人教训,依旧为顺。黄佐顺天知命,从不做逆天而行的事情,自能得大富大贵。”一席话掷地铿锵有力,豪情万丈,眼中的光亮宛若寒星般跳动闪烁。

岳飞拍案:“既如此,下官欲遣黄武义突袭刘铣水寨,再夺回你的水寨,与王师共同把截青草湖,不知黄武义意下如何。”他至此方才真正理解了黄佐一系列怪异的表现,不过是为了试探,试探岳飞是否是值得效命的领袖与知己。

“罪官蒙岳相公厚恩,敢不驱驰以尽绵薄之力。”黄佐起身恭敬答道,心中对岳飞的敬佩更加多了一重:只因刘铣的水寨与自己的水寨一南一北,对峙于青草湖,夺下此二寨,青草湖的封锁自然更为严密。

岳飞亦起立道:“下官蒙圣上教诲,老母严命,不得饮酒;今日只好以茶代酒,祝黄武义旗开得胜,马到成功。”

注释:1据《武经总要》,受降为军中大事,主将以下不得自专。

2本来袭的是周伦水寨,因为周伦黄诚合并为一人,所以就变成刘铣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