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战火中的青春 第十二章 第十四节

zxxd 收藏 0 19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51/


话音刚落,帐篷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所有的人都知道,贾洪这次离开,绝对不会是被提拔,大家都吃了一惊,虽然平时大家对这个像老太婆一样唠唠叨叨的领导不是那么感冒,可是一旦他要离开了,大家却都十分的不舍。

见大家都停止了说话,贾洪接着说道:“所以,无论如何,请你们听完今天我讲的这些,这些也许能救了你们其中的某位的性命,好了,现在我再说一下滚剪机动,在滚剪机动中你们可以利用能量的优势获得多次攻击机会,或者在敌机占有优势的时候剥夺其射击机会。由于有这些好处,我希望在接下来的训练中你们能够将滚剪机动作为主要练习的内容。在具备合适的能量优势并具备一定的战术技能的情况下。滚剪可以让你们在一两个回合里获得攻击机会。通常开火的机会都在滚剪机动的最低点,但是在攻击之前你们要取得足够继续做垂直机动的速度。这样可以连续做滚剪,维持攻击位置并在第一次攻击未中的情况下获得下一次攻击机会……”

没想到要走了,这最后的一堂课却是效果最好的一堂课,贾洪一边讲着,一边黑板上画着示意图。

站在帐篷外面,陈明听到这些也大吃了一惊,他吃惊的不是贾洪要离开的这个消息,因为虽然驻在一起,可是陈明来的时间不长,同贾洪团长也只是点头之交,他吃惊的是贾洪所说的内容,因为陈明在基地的时候看过一些讲述空战理论的书籍,他知道,在现在这个年代,空战中的能量机动战术理论和几何机动战术理论都还没有出现,系统地研究这些是几十年后的事情了,没想到贾洪这个看似有点唠叨的老飞行员却能够对这两种经典的理论有相当的研究,并且把它传授给了自己团里的年轻人。

可是转念一想,陈明不禁哑然失笑,他笑自己怎么这么傻,自己不过在基地了住了两年,看了一些零星的书籍,就知道这么多别人不知道的东西,干爹他们这些人就靠里面的东西改变的历史,又怎么可能不充分利用里面书籍的知识呢?现在陆军的装备,除了工业所限搞不出来的外,那样不是比世界上的其他国家先进?空军和海军又怎么可能不利用这些已经被研究透的东西提升自己的实力呢?难怪他前段时间就看这空军的这些战斗机的样子比较眼熟,现在他才想起,这些被称作J-3的战斗机跟那个时空美国著名的P-51有那么8、9分的相似,看样子设计的时候至少气动布局是借鉴了不少,只是不知道这些飞机是不是已经解决了P-51飞机那些要命的缺点?

正在这时,身后一支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正老神在在的他被惊了一下,反手一下子抓住了那只手,刚准备来个过肩摔,他突然发现他抓住的是一支女人的小手,软软的,滑滑的,一下子,他愣住了,忘记了放手。

“啪”他的脑袋被人轻轻的打了一下,一个清脆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干什么,耍流氓啊!还不放手?”

放手,转身,一张俏生生的面庞出现在了陈明面前,距离太近了,几乎脸对着脸,陈明被吓了一跳,“噌”的一下,往后蹦开了。

陈明身后,站着三个年轻的女孩,一前两后,陈明的老朋友杜丽梅站在后面,另两个则不认识。

看到陈明被吓得向后蹦开的举动,三个人都“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显然是听到了屋外的声音,屋里贾洪团长的声音停了下来。

“嘘……”陈明看影响到屋里的讲课了,连忙作了一个噤声的动作,小声地说:“杜医生,你们怎么来了?他们正在上课,走,我们到那边去说话,不要影响他们。”

显然是很珍惜这个最后的机会,听到外面的人走开了,贾洪又继续开始传授起经验来。

带着三个女孩子离开了飞行员们的驻地,在树林中找到一块草地,陈明靠着一棵树坐下,刚才他就发现,这回同杜丽梅在一起的两个女孩不是以前的小文和吴倩,而是两个陌生的面孔,看看这里比较清静,影响到不到正在上课的飞行员们,他刚准备向坐在对面的杜丽梅问道:“杜医生……”

好像一直在想这个问题,没等陈明说完,杜丽梅脱口说道:“吴倩和文文到昆明第一军医学院去进修,半个月前就回国了……”

说到这里,杜丽梅发现自己说得太急了,有点尴尬,停住了,陈明一下子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那抓下了头上的军帽,擦了擦脸上的汗水,说到:“这苏联的夏天还真是热啊!”

“是啊,不过树林里要好得多。”杜丽梅也掏出了手绢擦了擦那不知是火辣的太阳晒得还是害羞而微微泛红的脸庞。

看到陈明和杜丽梅两人都腼腆的说不出话来,那个拍陈明肩膀的女孩笑起来,说到:“咯咯咯,杜医生,怎么不介绍一下这个英俊的中尉同志给我们认识一下啊?”

杜丽梅的脸更红了,手绢在耳后插了擦,缓和了一下情绪,收起手绢正准备说话,那个说话的女孩,把手伸向陈明,自我介绍道:“戴小雨,军医院护士,刚从国内来,请多多照顾,咯咯咯。”

面对陌生的漂亮的女孩,还是显得相当的局促,慌乱的把右手的军帽交到左手,然后伸出右手,快速的握了握对方的手,然后又收回了手,说道:“独立一团一连连长,陈……”

刚说到这里,突然另外一个一直在盯着他看的女孩子一下子窜到陈明面前,抓住了他刚刚收回去的手,大声叫了起来:“班头,班头,真的是你,我是张燕,认不出来了吗?”

“你是……”陈明从小学五年级开始直到高中生病前都是班上的班长,叫他“班头”的一定是班上的同学,可是他却一时想不起来,只好用没被抓住的左手抓抓头,呵呵的傻笑了两声。

女孩子没有介意,放开了他的手,一把将自己左手的袖子撸了上去,把左手递到了陈明的眼前,说道:“看看,看看我手上的这条疤,想起来了吗?”

一看到她手上的这条伤疤,陈明一下子,想起来了,也高兴的大声说道:“想起来了,对,张燕,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真是太高兴了。不好意思啊,真是对不起,你手上的伤……”

“咯咯咯,班头,想起来了?咯咯咯,我刚才还在想你要多久才想得起我!”张燕笑的挺开心的,她向旁边的杜丽梅和戴小雨说道:“你们不知道,我们这个‘班头’啊,最不记人了,那时我们班一个女生,初中就是我们的同学,高中又在一个班,没想到这个家伙才一个假期就把人家的名字给忘记了,咯咯咯,你们说说,他是不是太过分了?”

“我……我那时不是没和她说过什么话嘛!”陈明自己也觉得挺不好意思的,当年这件事就让他被同学们取笑了好久。

“同学三年,你居然三年没和同学说过什么话?还做班长?”戴小雨在旁边奇怪的叫起来。

“说实话,我都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会选我作班长?”对于这件事情,陈明一直挺疑惑的,自己也不知道答案。

“这我知道,咯咯咯,还不是你那几个好朋友,据他们说,自从小学被你打过一顿之后,他们就决定认你做老大了!每次选班长他们都事先帮你‘做好’了同学们的工作,所以,你才会这么多年一直当班长。”张燕说道。

没想到事隔这么多年,陈明居然会在这种情况下知道了事情的真相。

“哦,原来你以前是个坏孩子,咯咯咯。”戴小雨听了张燕的话,笑着打趣陈明说道:“这么说,以前搞不好还是个风流的家伙喽?”

“不是,不是……”陈明想解释,可是看见旁边的杜丽梅那带有一点说不出意味的眼神,他一下子倒说不出来了。

“他才不风流呢!咯咯”张燕替他解释道:“我们班头同女生说话都会脸红,那敢风流啊!不过打架他倒是挺厉害的,咯咯,有一次,我亲眼见到他打架,那时我们初三,一天放学路过女子一中的时候,看到几个小流氓拦住一个女生正动手动脚的耍流氓,他们几个人过去帮忙,打了起来,班头一个人居然打得对方4、5个人到处跑,你们不知道,当时我是大吃了一惊,因为他在班上除了和那几个比较调皮的朋友玩在一起以外,一直都算是乖孩子,咯咯,没想到,打起架来却这么厉害。还有啊,他那几个好朋友据说能够考上大学都是被他的拳头逼出来的,听说,如果谁期末考试成绩不好,都会被他叫到学校后面的小树林里单独补习,咯咯,据说,效果不错,虽然每次被补习的人都会鼻青脸肿,可是下一次考试的成绩却会提高不少。咯咯”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