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梦回郡主府

仍为眼泪心乱 收藏 181 260

第一回

月光,照耀着郡王城。地上厚厚的雪还没来得及融化依然让人觉得刺骨,夜色下的郡王城一片茫茫的白雪。府城上,士兵都身着铠甲披战袍,大家累坏了,身子靠在墙壁上就睡着了。然而,此时却正有彪勇将军站里在关上,眼睛有神,警惕地注视着前方。彪勇将军手里的一把宝剑,在月光下闪闪发亮,剑气逼人。突然,前方的远处出现了一群群的黑点,渐渐向这边靠过来。彪勇将军立刻大声喊:“敌人上来了!准备迎战!”接着狼烟四起,府城上一时间站满了醒来的士兵们,一场血战拉开了。敌人见自己偷袭失败已被发觉,便要强攻入郡主府,哪知郡王军的实力强大,损兵折将近半,只得下令撤兵。彪勇将军见敌人狼狈退阵,又见雪厚路难行,便下令道:“弟兄们,今日积雪未消,他们定跑不远,随我赶追他们,杀尽这些来犯的敌人!”月亮将大地照的明亮 彪勇将军率领士兵们击逃跑的敌人。

敌人将军趁夜色单骑逃亡,却无奈马疲惫路难行,一不小心,连马带人全跌到再地,眨眼的工夫彪勇将军变带人追了上来,见坐在原地不动,并无想要逃走的意思,只是目视着他,彪勇将军说道:“你死期已到,快来受死吧!”接着又指着自己的宝剑说:“此剑已经斩了九百九十九个胡人的头颅,你便是这第一千个。”敌人将军看了看将军手中的宝剑,剑不带血,闪闪发光,变开始迎天大笑:“哈哈哈哈,你真是无耻,哈哈!”彪勇将军迟疑,问到:“此话怎讲?敌人将军道:“你若杀了人,那为何剑上无丝毫的粘血?不是夸口是什么?”彪勇将军也笑道:“哈哈哈哈,你岂不闻‘剑快杀人不粘血’之理?我的军队可是郡王府上的精锐部队,面对敌人我们毫不留情”敌人将军黯然失色道:“我知今日我死数已定,但我决不相信‘剑快杀人不粘血’之理,我今日立下诅咒:若此剑取我头颅粘血,凡持此剑者必不得善终!”一道亮光,剑起人头落,然而剑的上面却粘上了一滴血,顺着剑刃慢慢的划下。 这场战役胜利后,敌人再没有敢进犯郡王城。

转眼间很多年过去了,郡王城里,一切都欣欣向荣。司马府里却显的有些不太对劲,原来昔日名震沙场的彪勇将军已经被岁月摧残的只剩下满身病痛。妻子也已去世,只有一个年仅20岁的儿子—仍为眼泪心乱。将军看样子是时日不多了,就把儿子仍为眼泪心乱叫到床边,告戒他说:“不管以后怎么样,都要好好保卫郡王城。这把宝剑你可以用上了,要视剑如自己的生命,此剑已经跟随我多年了。郡王对咱们一家恩重如山,要用生命去保卫山河......”话没说完,便已断气。仍为眼泪心乱趴在父亲身上失声痛哭。于是全城哀悼彪勇将军,郡王亲自批写哀文,并下令按最高待遇安葬。待一切事情结束,郡王传令见仍为眼泪心乱进殿。仍为心乱带着父亲留下的宝剑进殿去了。殿上,郡王封他为卫国将军,统领三军,接手他父亲的职权。立即上任,不得有误!

回到司马府,仍为眼泪心乱走到父亲的遗像前,默默对父亲说:“儿子一定会不会辜负郡王的期望,努力保卫郡王城的安全!”

仍为眼泪心乱此后,每天都要训练将士,自己也努力的操练,为的就是将父亲留下的军队变的更加强大。一日,仍为眼泪心乱正在后院练习剑术,突然有一美丽女子出现在面前,心乱急问:“你是谁?怎么会出现在我的府上,为什么侍卫们没有阻拦?”女子笑了笑,说道:“少将军果然好工夫,不知能不能赐教下?”心乱心想这小女子不是一般人,能自由出入我府上,还要与我切磋武艺,那就让她见识下我的本领吧。心乱回道;“赐教不敢当,相互学习下也是不错的,那就请姑娘先出招吧。”那女子笑了一下,以讯雷不及掩耳之势出招,心乱险些没有接上招,两人比划了几十回合,仍分不出胜负。女子说道:“少将军果然好工夫,小女子不跟你比了。”说毕,收招。心乱也挺了下来,仔细大量了这为姑娘,这位姑娘,眉清目秀,气质不凡,一看就是名门之后。于是两人坐了下来,聊天起来。原来这姑娘是郡王的女儿—小雨滴郡主,心乱忙站起身来行礼“属下不知是郡主来驾,如有冒犯之处,还请郡主见谅。”郡主笑到“少将军真是多礼了,我也是习武之人,大家年龄相仿,不必拘泥与礼节,今日来到司马府上,只是想看望下少将军。想当年,老将军驰骋沙场,战功显赫,少将军日后也必然是栋梁之材啊。”心乱不及郡主如此一夸,到是不好意思起来。郡主准备打道回府,起身说道:“今日就说到这吧,少将军以后要好好努力,我就先回府了。”心乱起身送郡主出门,目送郡主归去。(未完待续)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9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8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