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兽之斗 第一卷 一寸山河一寸血 十四章 我们赢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36/


十四章 我们赢了


第二天,全套的D级也就是每个伞兵在空降作战时的全部装备都发下来

了,每个伞兵在空降作战时全部装备为:

头戴绿色防震头盔(内垫船形帽),脚穿带扣的短腰皮鞋身负背包(内装薄军毯1条、换洗衣服1套、薄尼龙雨衣1件,K号口粮食品等),肩负武器,身背两顶降落伞(背后是主伞,胸前是副伞),手雷4枚,折叠式小铁锹1把,伞兵刀1把,小电简1个, 军用水壶(连饭盒)1只,救急包1个(内装消炎、消毒、止血、止痛的高级针药及包扎材料),每人带足一个基数弹药(配手枪的带手枪弹50发,其余伞兵带200发步枪弹)。因为伞兵空降敌后作战,弹药补充困难,全靠每个伞兵多带子弹来补充。排一级以上军官还带联络手旗,每人配有8倍望远镜1架,四五手枪1支,航空手表1块,还配有军用图囊。炮兵、机枪分队的射手每人配卡宾枪1支,每个官兵都有指北针1个。

伞兵使用的降落伞,有人员降落伞和空投装备伞两种。人员降落伞分主伞和副伞。伞兵空降时如主伞不开,就立即拉开胸副伞。在空降作战时,指挥官一般用白伞,其余伞兵用伪装的绿色花纹伞。武器装备用红色装备伞,弹药用黄色装备伞,空投电台及特殊重要器材,也有用花色伞的。这样在空降着陆后容易识别,便于寻找。当夜间或黄昏、拂晓天气黑暗时空降,各种装备伞都安装有同样颜色的灯光,供伞兵识别。

今天训练的内容就是掌握这些繁多的装具。温特斯和几名教官教大家熟悉新装备的各种功能,提醒大家注意事项,解释说明书上的军事术语.......忙的不亦乐乎。

经过两个月的训练之后,林虎他们已经做好了接受D级训练的准备。这可是动真格的,要从飞行中的C-47运输机上下跳5次。完成5次动作的人就能获得伞兵的徽章了。也就是说他就是一名真正的伞兵了。

然而,事实却并非人们想象那么容易,师部通知在接受D级训练以前要进行一次全师ABC前三个级别训练达标考核,以考核名次决定D级训练的次序,因为现在整个伞兵师只有30多架C47可以提供使用。所以师部决定全师以营为单位进行D级训练考核。那个营在得第一就,就可以光荣的优先投入D级训练,排在后面的继续进行前三个级别的加强训练。同时全师训练考核第一的营将被颁发一面飞鹰锦旗。

这个决定很能刺激起各个部队的一争高下的的欲望,大家都在摩拳擦掌,林虎自然也不能拉下,马上开始全营总动员。

林虎想通过关系想透点考核内容,但是他得到的消息是考核内容严格保密并且由师长亲自主持。“这一定又是哪个美国佬出的主意。”林虎想。

次日早饭后半个小时,全师全体紧急集合,奉命全副武装开到大操场,师长李汉萍为少将师长。副师长刘放武少将, 参谋长张绪上校。伞训处主任李宜年上校,当然还有美军101师的麦考利夫准将。全部到场,师长李汉萍首先讲话,并亲自把一面锈着一支展翅雄鹰,上书鸿翔两个大字的锦旗被摆在了主席台正中。他宣布今天名列第一的营将由他亲自颁发锦旗,并由副师长麦考利夫准将颁发奖状。然后是伞训处主任李宜年上校宣布第一项考核:5公里越野,全体官兵要携带全部装备环绕整个基地一周,沿途要翻越一座山趟过一条河,并且各个地段都有宪兵监督。想偷机取巧是行不通的,各个营按排好的顺序出发,每隔十分钟发一个营,每个营单独计算时间。

前面的部队很快出发了,背着几十公斤装备,爬山涉水,步枪手尚且不容易,迫击炮班战士和扛着机关枪的就更加艰难。而且指挥官还在不断要求速度,快 !快!快! 3营被排在6位第出发,可以先坐下休息。

温特斯说“这让我想起了我们在托科阿营地爬科拉希山,只不过没有索贝尔。”

“谁知道这里有没有中国的索贝尔” 斯皮尔斯环顾四周。“但愿没有。”

“我看这些中国人还不错。就是不知道上了战场会怎么样?”

“三营准备!”“全体起立!”

随着林虎的命令,3营的几百人象装了弹簧一样从地上蹦起来。“出发!”几百人如狼似虎的穿了出去,跑在最前面的是有猛虎连之称的七连,这个连相当与温特斯二营的E连。连长赵越峰也是久经沙场从铁与血中冲出来的。林虎之所以把自己曾经担任连长的七连交给他,也是最放心的。就象温特斯放心把E连交给斯皮尔斯一样。现在这个赵越峰跑在全营的最前头。

“告诉林营长,提醒他的手下合理分配体力。不要冲的太快了。”

温特斯一边跑一边告诉身边的翻译。

翻译喊林虎。林虎斜了一眼“我的兵,我心里有数。”

温特斯摇摇头,三营依然一路狂奔不止。跑到一半的时候已经超越了不少前面二营的士兵。冲过山顶,前面一条河拦住路。

“前面就是鬼子阵地,弟兄们,冲啊!”赵越峰喊道。第一个冲进齐腰身的河水中,后面的士兵也学着连长的样子,把武器举高,往前猛冲。有人要跌倒了马上被旁边的人扶起来。高喊着,继续往前冲。河里水花飞溅,真有点实战的味道。“天,这可真够疯狂了,不过比索贝尔喊的快跑日本鬼子要来抓你了强点了,冲向敌人,起码不是想到玩命逃跑”温特斯想。

眼前这些和中国人和他们当年一样,都知道伞兵是世界上精锐部队,他们这些过来人都明白,一旦通过了跳伞训练,他们就能获得伞兵徽章,可以别在军装的左口袋上,左肩和军帽上都能佩戴一个特殊的标志,伞兵有权穿伞兵靴并将裤腿扎进靴子内。国军伞兵部队的肩章是陆军特种兵,领章为空军小飞机标志,臂章为降落伞标志并有鸿翔二字胸章是跳伞证章(原规定士兵的胸章是陆军士兵符号,但都带跳伞章外出,很少有带士兵符号的)。平时伞兵军官随带手枪(土兵带伞兵刀)进出各种公共场所,这种特殊规定,对国民党其他任何部队,都是不允许的。这些特殊待遇成为全世界军人梦想的荣耀。无论是哪个国家的军人都一样。

三营最后一个担任迫击炮手士兵冲过终点就趴在地上了,一看表23分钟,全体优秀!温特斯和几位美军教官虽然没有带装备跑完了全程,但是彼此看着自己的一身泥水,脸上都不轻松。他们开始佩服这些中国同行了,真不比E连差。

休息了一个小时,又开始进行下面的考核。

武器射击,徒手格斗和拼刺刀,伞兵战术,地图和指北针判读,代码,信号,无线电器材。跳塔、收伞。3营依然是生龙活虎,一关一关闯过来,只有一个一团一营和三营咬的很紧。这个一营是老伞兵团的主力。虽然体力上不如二团三营,但是在伞兵技术上显然要略胜一酬。而最令林虎担心的是营部炊事班的冯二牛了,这个冯二牛长虎头虎脑长得胖胖的,是林虎的东北老乡,做得一手地道东北菜。原来在被林虎相中特意调来炊事班,让家乡的猪肉顿粉条,玉米面饼子高粱米水饭来缓解自己的思乡之苦的。

冯二牛这个人体质也不错,但是他最大一个致命的缺点就是有恐高的毛病,虽然入伍以后不断的克服,但是一上伞塔,他还是晕的很,作为后勤人员对他要求并不那么严格,但是每次也是费了好大的力气完成训练任务。今天这小子能不能拖全营的后腿呢?马上进行最后一个科目就是高塔跳伞了,林虎看见冯二牛站在队伍里看着高高的跳伞塔脸色有些发白,身体明显在抖,头上的钢盔一蹦一蹦的。

“喂,二牛,你这想当伞兵的主怎么还怕高啊。”边上一个高个士兵笑着说。“少废话,你才怕呢。”

“呵呵,二牛你这兵当的是背黑锅戴绿帽还得自己天天跳啊,真是牛啊。”

周围的人哄笑起来。

“闭嘴!炊事班不背锅,你小子喝西北风啊。”林虎怒斥道。

那个高个兵见是营长,吓了一跳,也知道自己玩笑开大了,不好意思的一吐舌头,低头不吱声了。

林虎走到冯二牛身边问“现在紧张不?”。

“有、有一点。”

“不要怕,绝对没事的,记住,你可是咱们铁血三营的人,到时候挺胸抬头深呼吸,两眼平视远方,手要握着开伞绳,脑袋里什么也别想。实在不行就闭着眼睛蹦下去,一拉绳就可以了,记住了吗。”

冯二牛点点头。“好!”

林虎拍了拍他的肩膀,“不用紧张,你一定能行的。我就排在你前面,你跟着我就是了。”

林虎说着进到队列里面站在冯二牛的前面,三营军官历来都是如此以身作则,温特斯和其他几个教官也找自己认为比较薄弱的环节加人到队列中,帮助前后的士兵检查装备。

很快就排到三营了,伞一团一营这个项目得分最高。名前总分位居第一位,其他有部队都盯着三营,三营的表现将决定最后D级训练排名的结局,和那面鸿翔锦旗的归属。所以包括主席台上的长官们大家目光都聚集在三营的身上了,手心出汗的不仅仅是冯二牛了。

“大家不要紧张按要领做就可以了,我们一定行的。”

林虎鼓励大家。

“大家加油”“注意风向”兄弟们互相叮嘱着。几位美军教官也同样鼓励着身旁的士兵,温特斯对士兵们挑起大拇指 ,尽管语言存在着障碍但是他们依然用表情用动作和这些中国军人沟通,军人追求荣誉的渴望是相通的没有因国家和民族文化的不同而不同。温特斯他们觉得自己已经很快的溶入到三营这个光荣的集体中了。

“二团三营上塔!”伞训处主任李宜年上校一声令下。

“出发!”三营的军人们排成纵队登上120米高的跳伞塔。士兵们有续到跳了下去,轮到林虎了,他特意回头叮嘱了下冯二牛

“不要看下面,挺胸抬头,深呼吸。跟我来吧!”说着一转身跳了下去。

冯二牛一横心,一闭眼。“呀!”的一声跟了下来。

“啊”“不好!”大家一阵惊呼。原来冯二牛由于紧张还没有等与林虎拉开距就紧跟着林虎跳了下去,两个人距离非常近如果开伞,降落伞就很容易绞在一起,而更糟糕的是冯二牛只是闭着眼睛往下坠,竟然忘了开伞,

“二牛开伞啊!”

可此时的冯二牛耳边只有呼呼的风声根本听不到一样迅速往下坠,当林虎的白色伞花张开时候。冯二牛的绿色伞依然在背包里岿然不动,离地面越来越近了,80米60米40米“完了.......”

几乎所有人都闭上了眼睛,就在大家认为冯二牛即将成为牛肉馅饼的时候,他的伞突然在离地面只有大概30米的高度打开了。众人这才松了口气,定睛一看都乐了,原来冯二牛正好落在标地的靶心,得了个满分,真是有惊无险。正是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当他一屁墩坐在地上竟然忘了收伞,在旁边战友的提醒下,他才如梦方醒的结束回味。

随后落下来的林虎一把把他拉到一边没有人的地方:

“你他妈的要吓死我啊,你这是玩什么花样啊,小命不要了?”

“营长,我....”冯二牛胖脸通红的低下了头“你不是让我闭眼睛吗?”

“我....,可我也没有让你一直闭着啊。”林虎压低声音。

“可我一睁开眼睛已经到地面了。我....”林虎一下把他嘴堵上了。

结果三营理所当然得了个第一,随着铁血三营万岁的欢呼声 冯二牛被战友们抛了起来。他成了三营的英雄。当三营长林虎到主席台上领奖的时候,师长李汉萍在他耳边说;“你们三营确实是好样的,不过哪个兵以后可要他注意点,不要为了拿锦旗命都不要了。”“是,遵命师座。”美军准将麦考利夫在把奖壮交给林虎的时候说;“少校你的人太勇敢了,尤其是那个胖胖的士兵,他应该得勋章......

当林虎举锦旗和奖状回到三营的行列中的,时候三营的队伍再次沸腾起来,林虎、 周陈杰 赵越峰等一批军官和来自101师的军官温特斯、斯皮尔斯、李普、和康普顿一起被大家抛到半空,温特斯、斯皮尔斯、李普、和康普和大家一起欢呼着兴奋着幸福着。三营赢了!我们赢了!我们赢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