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楔子 帝国春秋

第一章 新兵的试练

第二章 御前会议

第三章 试练窟内

第四章 吴越同舟

第五章 战争的足音

第六章 关山飞渡

第七章 不思议之作战

第八章 野心套餐

第九章 闹剧为一切悲剧之源

第十章 多变的季节

第十一章 风之赋格曲

第十二章 深谋之刻

第十三章 假相战争

第十四章 深红之月

第十五章 弥漫的雾

第十六章 雾中的克迪安

第十七章 血之誓

第十八章 咆哮山谷

第十九章 死线

身为阿尔思兰复国运动领袖中知名度最高的宋七少在金雕军中命运多桀:只因一句进言,招致姬凌风的辱骂,进而与其他同志又遭驱逐,接着将金雕军遇伏兵败的消息传入蓝剑军中之后,他立身于蓝剑的旗下,与同志立誓赶走占领故国的克迪安人,展开转战全大陆的军旅生涯……

假若由此结果做为逆推理的依据,那么这段英雄史诗显然应该会形成如上的记述,然而在事实上,真正的情况却并非如此激动人心,甚至堪称乏味。

勉强压抑因受辱而升腾的怒火,宋七少制止了阿尔思兰人的反抗情绪。理智告诉他,以区区百人之数对抗数万金雕军是不明智的。

“既然如此,在下等人只好告退了。”

即使明知对方不会做出任何礼节性的回答,宋七少还是在留下了温和的言辞之后率领自己的小队脱离了金雕军。他们刚走出不远,背后的金雕军团已经开始进入山谷。

“真盼着克迪安人就在两边埋伏着,好好教训一下这些自以为是的家伙!”

“不得胡言!”宋七少制止了部下的诅咒,“毕竟克迪安人才是占领祖国的敌人,我们不能敌友不分!”

“哼!什么友军,分明是将我们视为可以随时抛弃的棋子!”

“即使是棋子,也有自己的图存之道。”

以复国的信心驱散心中的沮丧,宋七少带领着他的小部队隐藏在距离谷口不远处的一片小树林内,观察着事态的进一步发展。

“金雕军团应该已经全部进入山谷了吧!”余怒为消的阿尔思兰人们指着谷口纷纷说,“但愿山壁上的积雪会落下来将他们彻底封在里面。”

话音未落,轰隆隆地巨响已经传入了他们中间。虽然隔着重重雾霭,无法看清那边发生的状况,但是对于世居此地的阿尔思兰人来说,这声音足以说明一切。

“哦!也许诅咒真的生效了。”宋七少叹息地想,然后耳边再度传来更远处发生的另一场雪崩巨响。

“金雕军团中伏了,我们该怎么办?”

阿尔思兰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宋七少的脸上,令他的心里发生了困惑的波动。若以区区百人之力说出加以救援的话,固然是痴人说梦,可是就这样无所事事地观望,也绝非他的风格。那么唯一的行动只有快速返回,向蓝剑军团告急。

“我一个人去就可以了,你们先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

“那怎么行?”

“我不知这一去会不会被当做叛徒遭到处刑。”宋七少说出了自己的忧虑,“毕竟现在落入陷井的是铁血军,而我们却安然无恙。这样的结果很难不被对方怀疑。”

“那我们就更不能让你一个人去冒险啦!”

“不这样又能如何呢?”宋七少以严肃的目光注视着众人,“如果我一去不归,你们就是阿尔思兰复国的唯一希望。为了祖国,你们必须活下去!”

他的话令众人安静了下来。

“好啦!分头行动吧!”

当宋七少飞马奔向蓝剑军本阵的时候,咆哮山谷内已经发生了恶战。不,或许用更准确的说法,是一场单方面的狩猎。

因姬凌风的短视而遭到封锁的金雕军团仿佛落入了地狱,死亡之雾降临到他们的头顶。

早已准备妥当的克迪安人根本无需动用任何武器,裹胁着积雪的巨石发出霹雳雷火之声无情地落下,转瞬间就制造了大量的死亡。

一些金雕士兵徒劳地向山壁攀爬,但陡峭和积雪根本不给他们任何的机会,只能令他们不是摔死摔伤就是被落石打倒。在强大的落体加速度面前,再坚固的盾牌都变得不堪一击,死亡数量呈现出几何倍速的增长。

金雕王公姬凌风仗着坐骑的灵巧,侥幸地躲过了第一波攻击,却根本拿不出一个有效的办法来解脱目前的困境。而克迪安人也不愿给他这个机会。继落石之后,是万箭齐发,绝望的呼啸和哀嚎立刻从幸存的金雕士兵口中错落有致地发出。

“大人,那边的山壁上有块突出的部分,我们快躲到那下面去吧!”

这名部将刚说完这句话,身体就被一支流箭贯穿,惨叫着坠马而亡。姬凌风却看也不看他,既未因对方的建议对自己的意义而有所感动,甚至也未考虑到如果不是这个人当时出现在那里,这一箭的目标是否就是自己。总之,他采取了令其他人非常失望的态度,自顾自地逃到了暂时安全的地方。

“我们被大人抛弃了。”

姬凌风的行为所造成的影响在人们的恐慌之中波及到全军。以至本已溃不成军的局面继续朝着更趋恶劣而非好转的斜坡滑落下去。失控的情势一如脱缰的野马,呈现于战场上则表现为将兵们的无序和混乱。人们只是想着寻找一处安全的所在躲藏,根本没有谁会想着组织一下身边的其他人,做好突围或抵抗的准备。于是,他们只能成为克迪安人的猎物,任凭对方居高临下,任意屠戮。

只有比较靠近两端谷口的还在心里保存着一丝逃生的希望,他们开始放弃了武器和战马,向堵住谷口的雪墙上爬过去,以为可以侥幸逃脱。然则,在下一个时刻发生的状况顿时将这种侥幸化为新的绝望。

他们刚刚看到一名身手敏捷的士兵爬上雪墙顶端,躯体就突然象断线的风筝般飞到了半空,身后拖着一道淡红的血线,砰然落地。然后,其他人就看到了头顶上出现的黑色巨影和他手中那形状骇人的巨大战锤!

“古云星客!”

不知是谁发出了第一声惊呼,造成的结果是立刻有十几个人哀鸣着从雪墙上落地。

光是看到这个黑影,金雕兵的一半就不禁开始退离雪墙;而剩下的一半则呆在原地连声音都发不出来,就像是老虎面前的兔子一样。

“全部杀掉!”

因着脸上刻写着不知容赦为何物的男子的无情命令,跟在他身后的克迪安士兵们刺出了手中的长矛,就像穿肉串般连续洞穿着一具又一具人体。

古云星客驰黑马、舞战锤,自身化作一团可怕的乌云,从雪墙的顶端急速降落在金雕军中,第一击就让数以十计的兵器飞至空中,兵器主人的头部则跟着头盔一起粉碎在血雾之中。之后,又是连续的冲击,上百人的生命就因此被碾为齑粉!

死亡,这个对任何人来说都堪称恐怖的词汇,在他的手中却被以洗练的方式所扩大,向两翼无限延展开来,形成一道难以逾越的死线!

同样的死线也在另一谷口处展开。天目飞龙挥舞着沥血的大剑,跃入战场。身后的雪墙因大片的血泊所浸染,变成了红色的血墙。虽然他的攻击不及古云星客的犀利,但副王的亲自上阵却起到了鼓舞军心的作用。克迪安人紧跟着他,俨然如死神的镰刀,收割着金雕军的生命。

两旁山上的伏兵也停止了射击和落石,在抛下大量的绳梯后,如从空而落的鹰隼般出击,砍杀了无数双手攀岩而无法抵抗的金雕军。整个山谷里,到处是喊杀,到处是克迪安人的狩猎场。即使有部分金雕军开始结成小股,各自为战,也改变不了整体溃灭的大趋势。

躲在突出的岩石下,始终处于发呆状态下的姬凌风眼睁睁地看着两条死线愈逼愈近,战栗走遍全身。

“快……快来人……保护我!”

然则,这样的叫喊在反复响起三次之后,依然得不到他意识之中那种理所当然的回应。身旁的护卫早已不见了踪迹,就连他爱乘的战马都在不知何时跑掉了。

“混蛋!竟敢抛弃自己的主人!”

他颤声咒骂着,勉强拔出腰间的佩剑。这是他首次在非练习状态下握剑,非但没有安全感,反而在陌生的孤独感中心惊胆战。他试探着向外冲了几步,但头上飞过的几支箭又将他吓得向后倒退。他开始后悔起自己为何不听江南疯子等人的劝告留在原地,然后其本性又立刻发出了反对,促使他莫名地憎恨起篮剑诸将。

“是你们这些家伙故意将我陷入这种局面,自己却躲在安全的地方喝茶!只要我还能活下去,一定要让你们尝尝报复的滋味!”

他咬牙切齿地想重新回到避难所去,但身上的华丽甲胄却将他的身份泄漏出来。

“那穿着金甲,披着红色金雕斗篷的想必就是敌人的主将。虽然是个弱将,但他的身份一定还有利用的价值!”

天目飞龙这样想着,却看到一个黑色的巨型骑影已经出现在姬凌风的身后。

“糟糕,古云星客会在一招之内要了这家伙的性命!”

果然,意识到背后来临的危机,姬凌风转回身,拼力斩出手中的佩剑,但立刻就遇到了前所未见的巨力反弹。古云星客根本没有动用战锤,只是随意地动了一下左手,用自己的铁手套就没收了这一击。但见他的手掌微微向内合拢后向下一压,剑身就呈现出半月形的弯曲,在一声清脆的异响过后,这柄在金雕家族历代族长手中传承的名剑就此折断。

顾不得为传家之重宝的毁坏发出任何叹息,姬凌风就在绝望中向古云星客的脸上投出手中的半截断剑,然后盲目地想逃走。他当然了解对手的恐怖程度,也不奢望这一剑能收到任何效果。他只是想着赶快摆脱这个恶魔般的对手,然后混入败兵之中,丢弃身上一切可以证明自己王公身份的物品,避免成为所有敌人的目标。

可是,他还是想得过于容易了。古云星客用带着铁护腕的左手轻易挡住了飞来的断剑,然后将手中的战锤向半空举起,双腿则轻轻一撞马的两肋。坐骑立刻了解到主人的意图,向前一个蹿跃就逼近了姬凌风的身后,只要战锤落下,雪地上就会多一团血肉模糊的尸骸。

“抓活的!”天目飞龙惊呼着,却对这一声的效果没有任何把握。因为古云星客的战锤已经带着死亡的风暴向前落了下去。

这种力量只怕连他自己也无法控制吧?在遗憾心情的驱使下,天目飞龙情不自禁地闭了闭眼睛。当他再看过去的时候,立刻发出了欢呼!

“好样的,古云!”

包括此时正用腰带挂在战锤头部铁尖上的姬凌风都应该庆幸的是:古云星客在间不容发的一刻听到了天目飞龙的叫声,改下击为前挑,活捉了这个重要的人质。然而,此时的姬凌风已经无法做出任何思考了。在对死亡的强烈恐惧和战锤掠起的飓风冲击下,他的人已经彻底陷入了昏迷,象一块被风干的咸肉般挂在半空,一动不动……

本文内容于 2007-4-28 20:02:30 被芦荻荭荼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