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飘飘传奇 第二部:龙飘飘之踏马江湖 第八章 入世(第五节)

反恐刀王 收藏 0 38
导读:龙飘飘传奇 第二部:龙飘飘之踏马江湖 第八章 入世(第五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74/



不知过了多久,龙飘飘望向了星空,感觉天地的磅礴和远大,不知不觉间融入了天地之间,达到空灵无际之境。


花季感觉到的变化,忙握着龙飘飘的手,浩然正气源源不断的涌入龙飘飘体内,龙飘飘记起哪本什么书上的一段话写的正是这种情形。


“游神耸头而出,钻屋直上,到彼天边,引正气而来,直下穿屋,而从头上入内于腹中,常含正气,随神而来,向作解心:我本未悟之时,不知道体,今既觉悟,法本由来,不从他得。我知今来得自在者,更无别法,直作定心,心决定故。即得作意,见此气众多而来,并聚稠密,如赤云拯神上天。但作解脱,直以心往天上取亦得,即下方万物皆空,屋亦空,人性与道同,此神通久视也。”


龙飘飘猛然警醒。


是啊,既然万物皆空,我何必强求,虽可虚拟万种经脉,习万种武功,然内力终究只能靠一条主通道发出。自己为保留各类武功的原型,细修各类心法,练成的内力却相互制约,以致无法驾驭独孤九式。如此何不顺其自然,以平时的心得,自创一种心法,将各种心法练就的内力化为一种,融合起来呢!


说到做到,龙飘飘的主要真气是由花季的浩然正气和沈丽的先天真气加在龙飘飘身上融合成的混合真气——先天正气,虽然练的其他各派武功正在产生相互制约的真气,但龙飘飘将它们分散在不同的虚拟经脉里,只要不催动它们,就相安无事。这也是龙飘飘心痛的地方,明明有无比深厚的功力,却只能藏着,不能催发出来进行攻击。花季的浩然正气和龙飘飘的先天正气本是同源,故没有冲突,所以龙飘飘便引花季那精纯无比的浩然正气游走在自己的经脉里,合同自己的先天正气,一起将异种真气融化合并。


一个白色的气团在龙飘飘周围弥漫开来,紧紧围绕着他,没想到这一番感悟,功力之境再次提升,已达先天正气的临界点了,虽然没有再上层楼,超越先天之境,但龙飘飘也很满足。至少今后完全可以凭自己的功力去炼化异种真气,不再需要牺牲花季的功力了。


龙飘飘慢慢的把心神提升到浑然无我的境界,开始内视并再次虚拟经脉,体内各种各样的真力与花季的浩然正气已完全融合成龙飘飘的先天正气,并开始在各自的地域里流动着,先天正气散发的白芒把体内照耀的像是一片混沌之地,经脉已经分不出哪里是经络和脉络了,先天正气正似水银般的流淌过龙飘飘全身所有的地方,真力所过之处,泛起丝丝清凉,龙飘飘强行将这股绝强的功力逼进一条虚拟经脉并封存起来,想留着以后自己炼化功力用,可他忘记了一个重要问题:花季正在运功帮他。


随着龙飘飘这边功力的骤然消失,花季的功力猛的一下子扑了进来,龙飘飘一惊,猛的运功一震,震开花季的手。好险,花季差点就油尽灯枯,好在龙飘飘及时震开了她,花季没来得及惊慌便被眼前景象吓得吐了吐舌头——龙飘飘头顶散发出白色的光芒,他的身体周围,有一层薄薄的白雾向头顶白光处缓缓流动,然后又重新出现在龙飘飘体外,再没入头顶,就这样周而复始,直到循环了三十六次才消失。


花季呆呆的看着静立舟头的龙飘飘,完全不明白龙飘飘体内到底在发生什么事。


此刻龙飘飘体内的虚拟经脉由于被花季狂涌进来的内力震碎,原本被禁锢的先天正气变得奔放,疯狂的壮大起来,成螺旋状急速穿行于龙飘飘那以全身为经脉的真正的经脉之中,每过一处都把那些平时散布在全身的真气带动起来,由一条小蛇成为了一条巨龙,并开始吸收天地间的浩瀚之气。


花季突然看着龙飘飘惊叫起来,只见龙飘飘被一条白色的气带紧紧环绕着,在白气带之外不时的有几道金光没入,当金光没入的时候,白气带就加浓厚些,死死缠着金光。一个是愤怒的想冲破阻碍进入龙飘飘体内,一个是想挡住外来入侵冲进。你来我往,谁也奈何不了谁。


此时的龙飘飘虽然知道各种变化,可是已无力收回先天正气,安抚外来的天地之气。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身先天正气与天地间浩瀚之气交战。只觉得浑身一会冷,一会热,一会又变成麻木一片。冷的时候仿佛掉进万年冰雪之中,热的时候则如同在熔岩地火之内,当变成麻木一片时,自己根本感觉不到自己存在。就在龙飘飘要大声叫苦时,金光和白气都聚集了自己所有的力量,向着对方冲去,大有玉石俱焚的气概,就在双方两股能量撞在一起的时候,龙飘飘的脑里“轰”的一声巨响,浑身一阵颤栗,霍然睁开的双眼射出一股能惑人心神的妖魅之光,嘴边也现出了邪异的笑意,笑意包含似冷酷似热情的两种矛盾表情,勾勒出无限的魅力,随后龙飘飘的全身散发出仿佛是霸者与王者相结合般的气势,让人感觉到危险的气息就在眼前却又不得不臣服在龙飘飘的面前。而惊人的还没结束,就在龙飘飘快要被各种劲力撑爆之际,以龙飘飘为中心爆发出一片白芒,一丈之内都被白芒笼罩着,在白芒中的龙飘飘感觉冰冷与酷热还有疼痛都已不见,反有种飘飘欲仙的滋味,好似要御风归去,接着就在这飘飘御风感觉之中,失去了意识。


时间依然无情的流逝着,每个人在时间的眼里都只不过是一名过客,不管你是多么伟大多么显赫。


当龙飘飘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太阳的光芒已经直直的照射下来,龙飘飘知道自己还活着,因为太阳下自己还有影子,变鬼的人是不会有影子的。


龙飘飘挣扎着想动一动,可惜浑身如散了架一般,到处都酸痛,根本无法动弹。龙飘飘只好闭上眼睛,默默的巡视着体内在巨变之后的变化。令人惊喜的是先天正气和天地之气不仅没有同归于尽,竟然比以前壮大好几倍,而且还融合在一起,变成另一种不知名的内力,胡乱穿行于全身各穴。先前龙飘飘还怀疑为什么两种武功合在一起叫一个名字,却不能把两种功力合在一起修炼,现在看来龙飘飘是因祸得福,估计以后再也不会出现驾驭不了独孤九式的情况,因各类不同心法生成的真气在还没能来得及反抗时就会被熔化成天地之气的一部分。保留下来的仅仅是其独特的心法形态,就像他施展大力金钢掌,和少林方丈施展大力金钢掌,具有相同的外相,他人谁也看不出区别来,只有被他们劈中的人或物。才能体会出他们功力的不同之处。


龙飘飘不甘心的运起自己用来虚拟经脉的心法“织脉术”,再次自建经脉,只见他的周围现出淡淡的白气,很快白气就不见了,转而出现一片白雾,白色雾气渐渐由浓转淡,最后白色雾气淡到若不仔细看就很难发觉程度的时候,消失在龙飘飘的体内。


龙飘飘知道自己已达到先天正气最高层,因为雾气越淡说明层次越高,最终龙飘飘还弄清楚了这次修炼巨变产生的新的功力的性质是先天正气和合天地之气,是最接近三昧真火的一种真气性质。龙飘飘现在既已经能轻松随便的运用它,那通过采天地之灵气进行修炼,离三昧真火的境界也就不远了,而这几种功力所带来的气质和那惊人的气势也隐隐的在龙飘飘身上散发出融合后的魅力,不像以前不小心显露出来的那么惊人。但另外多了一种气质,给人感觉飘逸脱俗,宁静淡泊,这几种气质气势融合在一起使得龙飘飘隐隐露出王者风范。


迎着花季惊讶的眼光,龙飘飘淡淡的问道:“季妹,你……是不是觉得龙大哥变得不像先前了?”


花季收起惊讶的表情,换而颇显恬静地道:“是啊,季儿能从你身上看到龙大叔的影子了。”


龙飘飘走近花季,注视着花季的表情,自豪的道:“那是一种王霸之气,男人需要信心,而体现在武林中人身上的,就是武功,盖世武功才能带给男人盖世的气概!先前的我,武功远不如龙大侠,而今的我……”龙飘飘略一停顿。


花季便追问道:“如今的你怎么样?”


龙飘飘负手傲然道:“如今的我,功力虽赶不上龙大侠,但在武林后辈高手中已是无敌了,那种自信,溢于外表,便是一种霸者王者的气度,你知道为什么皇帝有种令人无法正视的压迫感吗?为什么寻常高手面对龙大侠连递一招的勇气都没有吗?”花季摇了摇头,“其实那就是因为皇帝拥有对天下百姓生杀予夺的权力,而龙大侠也拥有对武林众生生杀予夺的武功。所以如同他们的那种自信气度出现在我身上也正是你为什么觉得我变了的原因。”


花季闻言,并不是很欢欣,反而眼神一暗,幽幽说道:“如是那样,季儿真后悔帮了你,在内心里,季儿更喜欢以前的龙大哥,逍逍遥遥无拘无束,而现在你的样子,让季儿觉得陌生。”


龙飘飘走过来,轻拢着花季的的秀发道:“季妹,你无需后悔,其实这种霸气只有在和自己等级相同的人决斗时才会展露出来,平时是不会有的,而且,以龙大哥的能力,完全可以控制它在任何时候都不会显露出来,再说了,龙大哥做人的宗旨一向都是低调的,其实像以前那般游戏江湖,比像龙大侠那样叱咤江湖舒坦得多,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你看龙大哥像个严肃的人吗?狗是改不了吃屎的。”


花季娇嗔的白了龙飘飘一眼,转忧而笑道:“你呀,真是没说错,果真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脱口就说出这么粗俗的话。”


龙飘飘双手一摊,耸了耸肩,笑道:“是呀,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嘛。”


花季笑了笑,轻移玉手,略掩香唇,柔柔地打了个哈欠。龙飘飘眉头一挑,轻声问道:“对了,我在这里站了多久啦?”


花季调皮一笑,娇声嗔道:“从子时到现在呢,你说多久了?你那时的样子好吓人,我又不敢去碰你,只好在一旁帮你护法了。”


龙飘飘心疼地看着花季布满血丝的清眸,很显然那是为了保护行功中的自己,以致一夜都没有合眼。她一直在自己身侧谨慎的警戒着,紧张的关注着。虽然她说的轻巧,但可以想像那么长的时间,在高度紧张和极度担心的情形中是如何熬过来的。


龙飘飘激动的抱过花季,无言地拥着她,千言万语尽在不言中。而花季是真的累了,竟就这样睡了过去。龙飘飘一脸的自责,真气发动,就这样拥着花季,缓缓的将先天正气灌注花季体内,直上十三重楼,替花季打通了任督二脉,接通天地之桥,心想这也是自己唯一能报答她的了。


换了旁人,哪怕是龙碧岩也不敢这样贸然行功,花季睡着了,无法自行引导真气,施功者万一出现什么失误,那后果至少是两败俱伤,很有可能会导致两人功力尽失,终生残废。可龙飘飘例外,其一,他的真气和花季本是同源;再者以他对经脉的了解,完全可以一个人代为行功。故而,寻常人眼里也许一辈子不敢尝试的事,在龙飘飘眼里便显得轻松多了。


……两个时辰后,花季悠悠转醒,一清醒便发现自己正躺在船舱内,身下垫着柔软的棉被,身上盖着龙飘飘的长衫,花季坐起来,美美的伸了个懒腰,一种从来没有过的舒适感觉,让花季微微一怔,心里纳闷之余,急忙运功查探自己内息,一试之下,却发现功力竟比未助龙飘飘练功时精进了一倍不止,她心里登时明了龙大哥反过来帮了自己一把,待放眼去寻龙飘飘,却见到一幕极其好笑的景象,花季忍俊不禁,格格笑了开来。原来龙飘飘正光着膀子赤着脚,坐在船沿上戏水,他背后绑一根长竹竿,竹竿上绑着一把伞,手里还拿着根钓鱼杆。只不过那所谓的钓鱼杆其实只是一根线而已,钓鱼杆子由龙飘飘的手臂充当了,再看龙飘飘的脸上神情,似乎还很专注,很投入呢。龙飘飘听到花季银铃般的笑声,闪电般的把手缩了回来,将鱼线压在大腿下面,很不自然的用脚逗着水玩,还一边哼起小调来。花季强忍住快要掉下来的的眼泪,捧着发痛的肚子,缓缓钻出舱来,故意逼近龙飘飘的脸,忍不住用发笑的声音戏弄道:“嘻嘻,龙大哥你这是在干嘛呢?又没下雨却背着雨伞,还光着脚丫子戏水,看上去好悠闲哦。”


龙飘飘还没开口,肚子里突然发出一阵咕噜声,龙飘飘尴尬的瞅了花季一眼,傻傻的笑道:“呵呵,肚子有点饿,出来玩玩水,借以忘记饥饿,这日头还真毒,不撑把雨伞,人都会晒成鱼干的。”转而又抱怨道:“那个船娘也真是的,怎么出去也不把午餐弄好啊,害得我们要挨饿。”


花季娇声闷道:“你还说,我见你昨晚有异状,早早打发那船娘上小镇了,要她见着你那样子,还不把她吓个半死呀,说不定早就报官把你当妖怪抓起来了。”


龙飘飘一脸醒悟道:“原来如此,倒是怪她不得噢,那现在怎么办?你也饿了吧。还有啊,我昨晚看上去很妖邪吗?”


花季经他一提,倒真觉得有点儿饿了,脸微微一红道:“那你怎么不早点去镇上买东西来吃嘛。至于昨晚呀,你就像妖精出世那般,整个妖气冲天的,弄到最后连我都有点怕,想要逃了。”


龙飘飘一脸无辜道:“先前不去买吃的是因为那时你不还没醒吗?至于行功之时,我早就睡着了,什么样子我也控制不了。刚刚我想钓个鱼上来吃,可这河里的鱼精得很,就是不上钩……”意识到自己漏嘴了,龙飘飘忙马上闭嘴。


花季格格笑道:“哦……原来你打扮成这样是在钓鱼啊,你鱼杆呢?”


龙飘飘从身下摸出那条线,略有些不好意思地向花季一伸手道:“咯,这不在这嘛。”


花季含笑接过鱼线,往上一提,见那不知什么材料做的钩上啥也没有,不由笑着锤了龙飘飘几下道:“笨蛋呢,你不上饵,鱼怎么会上钩啊,笨啦你。”


龙飘飘往舱内瞅了瞅,无奈地叹道:“唉……我也知道这有点荒唐,可这船娘爱干净,这船上收拾得连颗饭粒都找不到,没办法只好用空钩钓了啊。我想总会有些傻一点的鱼吧,再也许它们贪玩,上来咬咬也未必不可能啊。”


花季扑哧笑道:“唉哟,你呀,真是会想呢,也不知道是你在钓鱼还是鱼在钓你。好啦,你就去买点东西来吃吧……我都醒了!”


花季自然明白龙飘飘是为自己安全担心才没有在自己睡着时离开去买东西吃的,感激之情不说龙飘飘飘也明白,只是有些关心都是藏在心里的,不必要说出来,人家心里自然有数。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