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国的狙击手 第三卷 凇泸会战 第二十八章 淞沪会战之小试身手(二)

haoren5100 收藏 0 0
导读:祖国的狙击手 第三卷 凇泸会战 第二十八章 淞沪会战之小试身手(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27/


日本军队每一个小队都会有一名扛旗子手,而现在我把瞄准器的十字架对准了这个小队的旗手。

他躲在一根木制电线杆后面,也许他还不知道狙击手的厉害,他以为那个长官被干掉只是对方打了个冷枪,只是运气不好而已,所以他还敢伸出大半个脑袋四处搜寻,还没有什么害怕的表现,只是有些畏惧罢了。

慢慢地移动了一下瞄准器,他旁边半米处有一个同伴,这个小鬼子聪明的很,他匍匐在一块大大地门板后面,脑袋上带着大钢帽,然后顺着大钢冒台起,只露出一点点的小缝用来搜寻。

就在我要开枪时,两个拿着枪猫着腰的鬼子,正慢慢地向前移动,我清楚的看到他们的手在颤抖,不过他们还是慢慢地小心地向前一动,前面那个小鬼子的脑袋刚好和瞄准器上的十字架平衡,这可是我在瞄那个匍匐在门板后面那家伙的路线。

心里默默地念着“这可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怪不得我”,我抠动了扳机。

“嘣!”轻微地枪声香起。

子弹穿过猫腰着那鬼子的脑袋,“叮!”地一声就飞快的打穿了他的大钢帽,从另一边穿出,很有意思的事情发生了。子弹穿出的时候,这个鬼子也许正想站起身子吧,他就像个芭蕾舞演员一样,就这么站着原地打了个圈的倒下,可是他的脑浆和鲜血却洒的到处都是,仿佛就像一个血红的旋涡在搅拌一样;子弹穿过着个鬼子脑袋后,又刺破了那个匍匐着的小鬼子地脖子,可是子弹的威力这个时候已经大减了,只刺破他的那条大血管,于是这鬼子立即像被电到的跳蚤一样,马上站起来原地跳动,双手捂着脖子右边,可是血管却像被一台高压机给强烈挤压似的,不断地在往外喷洒,加上那个先被打中的鬼子,我怎么感觉自己就像在看两个孩子打水仗,只是他们用的是自己身上的鲜血在打水。而那个旗手却被两人的鲜血给洒愣了,全身颤抖的就着么看着两人的表演,可是我却知道他一定在等待,等待着自己脑袋中那根弦崩溃的到来。同时有一段很奇怪的画面在我心里自然而然的出现了:我正拿着一个汤瓢在喝红糖水,可是血红的糖水太少了,我怎么样喝也不够解渴,我真是渴得要命啊!

“嘣!”

几乎在同时阿超的枪响了,后面那个猫腰前进的鬼子也像根木桩似的笔直倒下,不过他死的很是直接,没有任何失去生命的表现就着么静静地走了,唯一留下他一秒钟前还活着的证据是从他脑袋里留出来的淤红色血液,血液正慢慢地扩大地盘,占领着他开始冰冷的身体。

我飞快的拉栓-上膛,弹壳在我举枪的那一瞬间与地面接触了。

“咚!咚!……”两者见的距离因声音的由慢到快,而飞速的拉近距离。我知道声音很小,可是我怎么老觉得这声音很是刺耳,同时也刺动着我这狂热的心灵。

我舔了舔双唇,瞄准最后的那个鬼子开枪。

“嘣!”

枪声响后,又一个鬼子倒下。习惯性的又拉栓上膛,瞄准,等待着阿超的枪响,期待着敌人神经的崩溃。师傅说过“让敌人崩溃是狙击手中高手的体现,让敌人的狙击手崩溃,那么你就是狙击手中的神了。”我要做神,但我首先要从基础做起。

在阿超枪声响起前,我突然很想看看那个被喷了满身同类鲜血的旗手,看看他现在怎么样了,看看他到底要什么时候才能让我完成第一阶段的修炼。

从瞄准器上传给我的图面是:这个小鬼子浑身开始强烈的颤抖起来,眼睛睁的很大很大,都在集中的看着眼前那两个还在留血的同伴,嘴张的老大老大地,一支手努力的抓着那挂着太阳旗的三八大盖,另一只手正努力的抓着自己的大腿四下乱扭,帽子已经偏偏地挂在脖子上,不过他现在肯定没有注意到这些,因为他的精神完全被鲜血和死亡给侵蚀着。

“嘣!”

阿超的枪响了,把我拉到了现实,停止欣赏,我飞快的搜寻目标,瞄准目标,抠动扳机,又是一个鬼子和他们的同类说再见了。

已经干掉了七个鬼子了,还有八个。

拉栓,退弹,上膛,举枪,瞄准,食指放在扳机处,一系列飞快而又熟练的动作后,我又看了看这个鬼子旗手,此时他已经双手抓着头发,身体正慢慢地向下弯去,然后一滚,就开始满地打滚起来,叽里咕噜的鸟语也从他嘴里大声的喊出来,仿佛他正被烈火焚烧一样,他又开始撕扯自己身上的衣服,双脚在地上乱蹬。

突然他爬了起来,边脱衣服边大声的叫唤起来,看着他跳着叫着,我不仅有些得意的笑了笑,又开始寻找新目标。

“嘣!”

“嘣!”

两声枪响,代表了两个生命的消失,也代表了我和阿超在前途上,又多了两个小小的砝码。

九个鬼子了。

看着那个旗手发疯似的,不!我可以肯定他现在已经发疯了。这个疯子旗手边跳边向另一边跑去,我把枪口对准了他的背影,没有丝毫的犹豫就开了枪,因为这是战场,是一场两个民族存亡之战,要怪也只能怪他是个侵越者吧!枪声响后,他立即向前扑去,飞快的倒下。

十个了。

我刚上好膛,小鬼头突然回头叫道:“大哥!不对啊?敌人中少了四个。”

我一想,和阿超脸色都变了,因为师傅说过,这种毛八枪什么都好,可是它有一个最致命的地方,在四周一片寂静的时候,拉枪机时的“喀啦”声经常会使狙击手暴露目标,成为敌军的靶子。

“该死!竟然没有注意到现在这地方还很平静,枪声不大,拉栓的声音敌人可能听得到。”我用力的拍了一下脑袋,都怪自己太大意了。不过还好,四个鬼子容易解决,但是下面有三条路,到底要守哪一条了,要是在这不动的话,不用敌人冲进来,几颗手雷就能让我们三人见到鬼。

“小鬼头,先到下面守着,阿超,你也下去帮忙吧,放心,我一定回把这个鬼子给干掉的。”我马上指挥起来。

“好!”小鬼头想也没想的拿出冲锋手枪就下楼防守。我什么也没说的就举枪搜寻敌人,可是这该死的小鬼子这个时候却不见了踪影,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应该躲在那道石枪的后面,距离我有两百米多一点。

到底要怎样才能把他给引出来呢?就在我苦思时,下面的枪声响了。我没有放在心上,依旧瞄准着那地方,心里念叨着“出来,出来!出来吧!……”

“哄!”

一声巨大的手雷爆炸了,然后世界安静了,我也被这声音震的猛地一下在坐到地上,却突然从偏离我眼睛的瞄准器中发现那个小鬼子正露出一边身子,想也没敢多想的就开了枪,然后拿起枪飞快的向楼下冲去,边冲边上膛,也许这是我有史以来上膛上的最快地一次。

刚冲到门口,就要转弯下楼梯时,一道身影突然出现在我眼角处,抬枪就要开枪,对方也是如此,我都食指都已经要听从大脑的指挥而弯曲时,是我俩身上穿的那身服装救了我俩的命,下意识的知道是同类,我硬生生的把食指给放平——他是阿超。

原来他见我半天不开枪,还以为敌人从别处上来了,急忙扔了颗手雷干掉敌人,叫小鬼头检查那四个人的死活,自己就来看我。

“怎么老是没听见你开枪?”阿超和我都长长地吐了口气,刚才我俩都吓了一跳,对方的速度和自己相当,真是生死一线。阿超边吐气边有些责怪我。

“我开了,只是这枪声小,你大慨没听见。”我也是边吐气边回答,然后一屁股坐到地上。

“干掉了么?”阿超走过来挨着我坐下。

“啊!忘记看了。”我吃惊的回答后,立即转身看结果。

可是哪有那个鬼子的身影,阿超也是急忙进来看,然后奇怪的看了看我。我苦笑着对他说:“刚才听见手雷声,还以为你俩出事了,胡乱地开了一枪就…——嘿!第一次失败”

阿超拍了我肩膀一下:“没事,师傅不是说,失败是成功之母么?走吧,到别处吃点东西,刚才可把我紧张的要死。”

我笑了笑:“我也是被你吓得要命,是要好好休息一下。”

这个时候小鬼头出现在门口:“大哥,都解决了,四人没一个活的。”

“你手臂上是怎么呢?”我看他手臂上绑着一条纱布关心的问。

他对手臂上的伤势看了看,笑着对我回答:“没事,只是刚才二哥扔手雷时,我被弹片给擦了一下,没事!正好,我以后也可以对人说我也在抗日战场上受过伤,看他们还敢欺负我不?”

他说完也许觉得有点不好意思,自己摸着脑袋站在那里“嘿嘿!”地傻笑两声。阿超走过去一拍他没受伤的肩膀:“以后你就是我们的兄弟,刚才的战斗你也可以在自己的记录薄上写上两个,要不是你先开枪我还不知道敌人到了,算你一半。”

“可是——?”小鬼头自己有点为难。

“可是个毛啊!现在是战争时期,谁规定了记录员就不能打仗呢?叫你记你就记,这么多话干什么?”阿超真的把他当兄弟了,不然绝对不会和他这么多话的。

“是!”小鬼头一个立正后,飞快的蹲到地上,拣起那个因事情紧急而忘了拿的记录薄,然后很是工整的在自己的名字下写上了自己的战斗功勋。

我和阿超看他写的这么认真,都觉得十分好笑。

此时,我们三人并不知道,前方的战事已经到了关键时刻。可是,一阵号角却响起来了。

“嘟!嘟!……”一长一短的号角声不断响起,这是召集全体战斗人员到响声处帮忙,同时也表明此地的战斗已经很危险了。

我们三人都抬起头看着东南方向,那里火光开始扇动起来,接着炮声开始呼啸而来,然后就是轻机枪和重机枪的声音响着,这中间还交杂着一阵阵的步枪声。

我们三人飞快的打开地图,估计东城门离我们这有两公里远后,我要小鬼头收拾一下地图和狙击后掉在地上的子弹壳,我看着阿超,他也看着我,然后点了点头。我看了看表,正好是早上七点正,我无奈的叹息了一声:“走吧!支援去。”

三道身影飞快的消失在钟楼顶上。

还有就是要支持我啊,收藏-投票-推荐。特别是收藏,怎么这么少啊。我哭!!!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