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飘飘传奇 第二部:龙飘飘之踏马江湖 龙飘飘之踏马江湖 第八章 入世(第四节)

反恐刀王 收藏 0 20
导读:龙飘飘传奇 第二部:龙飘飘之踏马江湖 龙飘飘之踏马江湖 第八章 入世(第四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74/



龙飘飘突然转过身来,注视着花季,轻声问道:“花季妹妹,你的内力好像是浩然正气之列,如何修来的?”


花季柳眉微簇,纳闷道:“浩然正气?我不知道,爷爷只教了我最基本的吐衲之法,有人告诉我说那功法好普通好普通的啊,大哥说什么浩然正气,小妹懂也不懂,何曾修炼过呢?”


龙飘飘闻言一愣,讶道:“那就怪了,你的内力明明是浩然正气,比寻常真力精纯几个级别,你却不知从何学来?”


花季似乎对武功不是很感兴趣,只是淡淡的道:“就算是浩然正气,那又怎么样?”


龙飘飘略一讶异,不解道:“寻常人知道自己练得浩然正气,不知道要高兴成什么样子,季妹好像没什么感觉啊。”


花季微微一笑,缓缓的道:“我又不想做武林盟主,武功要那么高干嘛?能自保就好了啊。”


龙飘飘无语。心下暗自感慨道:“唉,好一个与世无争的姑娘,可惜生在乱世,半点也由不得你,更何况身负异宝,想不入世也难啊,这样的女孩,我怎好开口要求她为自己疗伤呢……”


花季见龙飘飘不说话,脸上似乎有难言之像,不由轻轻问道:“咦……看大哥的样子好像想让小妹帮什么忙,却又不敢开口,不知是什么事。能不能说出来给小妹听听?小妹也许真能帮得到大哥哩。”


龙飘飘仔细考虑了一会,不禁暗道:“自己和花季妹妹现在还是很危险的,野心盟在没弄清出自己的底细之前还不敢明目张胆对付自己,可野心盟和修罗门的人随时可能会找上门来挟持花季妹妹,再者今天毁图的事,虽打消了一些人的念头,可一旦传出去,难免会有些人起疑心,今日虽躲过了一劫,可躲得了一辈子吗?自己这个样子自保可以,可花季妹妹呢,难免遭殃了,不如先治好自己再作打算了。”因此龙飘飘正色道:“其实以我的武功,先前本来是可以保护你的,可是……”


花季闻言一急,抓住龙飘飘的手臂,摇着急急追问道:“啊……我早就觉得不对了,龙大哥你到底怎么了,是不是内力出问题了?”


龙飘飘钦佩地点头应道:“嗯,季妹果然冰雪聪明,竟能猜出大哥是练功出了问题。不错,大哥是因同时习练多种武功,导致真气相互制约,内力时有时无,武功才会时高时低的。本来想你的浩然正气正好适合帮大哥疏导化解,可是这样却会严重损害你自己的功力,故大哥不能那么自私开口求助于花季妹妹的。”


花季闻言眼神一亮,高兴地道:“原来是这点小事情啊,没问题的啦,小妹平时也疏于练功,现在为了可以帮龙大哥疗伤,小妹自当更加努力练习才是。再说以大哥的武功保护小妹,比小妹自己保护自己安全得多了,何况……只要是能帮得到大哥的,别说这点功力,哪怕是武功全失也不要紧啊,只是小妹功力不深,恐有负大哥厚望呢。”


龙飘飘反握着花季的玉手,正色道:“我的伤不是功力深不深厚可以解决的,只有花季妹妹这等境界高的人,方可助我疏导真气,至于功力深厚程度倒不要紧。可是若行此法,对施功者伤害很大,大哥实在不忍心让花季妹妹来施救。”


花季幽幽的望着龙飘飘,动情的道:“为了大哥,如何牺牲都是值得的。”此言既出,那份情意已表露无疑。


窗纸既已捅破,再矜持便是不解风情了,显然龙飘飘不是那种人。听了花季的话,龙飘飘感动得一把搂过花季,喃喃不知自语些什么。花季突兀之下遭龙飘飘如此举动,虽羞得脸“唰”的红了,却也不怎么挣扎,反而把头埋进龙飘飘怀中。


龙飘飘深情地问道:“季妹,你这份情义,大哥一辈子也报不完了,假若你不嫌龙大哥孤寒,大哥便和你结为金兰兄妹,若你能等大哥五年,五年后大哥定娶你为妻。”


花季抬起头来,情深似海的道:“不要说五年,五十年季儿也愿意等下去,一直一直等,直到那一天。”


龙飘飘乐了,豪气冲天地仰头哈哈大笑道:“人生得一知己死而无憾,有季妹这句话,大哥就放心了,大哥不甘寂寞,一定要出人头地,有季妹的支持,大哥我必定可以轰轰烈烈的干一番大事,哪怕功败垂成,马革裹尸,也再不怕没人收……”


一只柔若无骨的玉手捂住了龙飘飘的大嘴,“季儿要一辈子陪着大哥,所以大哥不可以有事,以大哥的文治武功,必定是可以干一番大事,要求大哥和季儿一起退隐江湖,那太为难大哥了,也太埋没大哥了,不过季儿可以等,对于将来,季儿不要求什么,只盼大哥功成名就之后,还能记得今日说过的话,这样季儿也就心满意足了。”花季侧起玉容,目泛泪光,深情款款地说道。


龙飘飘低下头来,深深凝视着花季,正色道:“好,大哥答应你,一定会好好活着。也一定不会忘记今日说过的话。”


花季又把头埋进龙飘飘怀里,轻柔的昵喃道:“其实季儿早就知道,大哥心里早就有了一个人的,季儿看出来了,季儿觉得沈丽姐姐现在也该猜到什么了,但是真的,季儿真的要求的不多,只要大哥心里有季儿就行了。”


“哦,这么说花季妹妹知道大哥的另一个身份了?”龙飘飘微微一讪。


“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季儿就知道大哥根本不善饮酒,如今却背个这么大的酒葫芦,季儿觉得好奇怪哦,于是就乘大哥不注意,偷偷看了一下。原来里面装的不是酒而是一套黑色的衣物……季儿要是再猜不到,那季儿就是世上最笨的女子了。”


龙飘飘会心的笑了,“现在猜到啦,季儿就是世上最聪明的女子啦。”


花季脸又红了,嗲声撒娇道:“不嘛,龙大哥取笑季儿了。”


龙飘飘笑了好久,半晌才轻声道:“好啦,我们现在不要谈论别人啦,现在的你,是花季,现在的我,是龙飘飘,那个什么人和他心里的她,就让他们暂且消失吧。”


花季乖巧的点点头,不再言语……


柳絮飘飞,渔舟北向,一对佳偶,深情相拥,繁华似锦留不住这一幕温馨,轻舟缓缓,却已滑过南唐边境。


南唐虽已没落,可繁华尤存,大宋虽然兴起,可百姓的生活与南唐比起来仍差了许多。大宋方兴,百废待举,连年征战,兵役严重,百姓生活得不是很安定,处处有为逃避兵役而流离失所的人。龙飘飘看着一群群衣衫襕褛的流民,不禁叹了口气。


花季笑问道:“大哥又有什么感触呢?”


龙飘飘簇眉道:“宋王连年东征西讨,兵役繁重,却不知民乃兵之根本,没有安民之策,安能得天下乎,没有了兵源,这仗还怎么打呀?强征之兵,心存反意,哪来的斗志和士气?长此下去,民必反宋,则宋必亡。”


花季震惊不已,暗道:“龙大哥果然是治国之良材,仅此一幕,便能看出大宋穷兵黩武的困境,和爷爷分析的一点不差。可惜他志在大宋,否则大唐定能复兴。只不过大唐的那些官吏……唉……”暗自思忖良久,回过神来才道:“大哥,既然如此,大哥还要不要投军?”


龙飘飘沉声道:“不,我改主意了,照目前这番情势,大宋危矣,我需得进京面圣,给他一些建议才行。”


花季闻言,玉手紧握龙飘飘的左臂,轻颤着惊声道:“大哥你疯了吗?别说你一介草民,便是五品以下的官员,一辈子也见不着龙颜寸面。即便是见着了,谁会相信你一介草莽的言语?一个不小心,逆了龙鳞,那是死无葬身之地的呀!”


龙飘飘微微一笑,拍了拍花季抓着左臂的双手,自信道:“据我所知,宋王是明君,我相信,他只是一时为开疆拓土带来的利益所蒙蔽,只要我稍加点化,必定会毛塞顿开,那时一个盛世天朝,必将再次让四方臣服。”


花季劝道:“我看还是算了吧,此行危险太大,你又不了解宋王为人,贸然见他,恐惹出是非,不如就让大宋自生自灭好了,依目前大势,宋得天下指日可待,也许大哥是杞人忧天,认知太过了吧。”


龙飘飘搂着花季的双肩,凝视着花季秋水般的眼眸,正色道:“大哥决不会推断错误的,如此穷兵黩武,大宋必将灭亡。小妹难道不相信大哥的判断?”


花季垂首道:“小妹相信,可……可大哥如何见得着宋王呢?”


龙飘飘狂傲一笑道:“只要是我想见的人,我一定就能见到……”但转而眼神一黯,微微叹了口气道:“只可惜……唉……”


花季抬头幽怨的凝视着龙飘飘道:“可惜什么……”转而浑身一阵冷汗直冒,惊呼道:“大哥该不会是想夜闯皇宫吧?那……那可是要诸九族的大罪呀,万万使不得。”


龙飘飘咧嘴一笑,讪讪道:“呵呵,其实我也只是想想罢了,换成以前的我可能还成,可如今,也只好想想了。”


花季猛的放开龙飘飘,退后一步,厉声道:“这个念头大哥想也别想,你若真那么做,季儿一辈子也不理你了。”


龙飘飘见花季生气了,忙举手投降道:“好啦,我不想就是了,季妹别生气了,乖乖过来啊。”


花季这才肯靠近龙飘飘,嘟着嘴问道:“那就是说不去见宋王了咯。”


龙飘飘脸色一正,斩钉截铁道:“不,宋王一定要见,只是大哥答应季妹,绝对不会做危险的举动,大哥会考虑周详,计划好的,不过到时候可能还要季妹帮忙呢。”


花季见龙飘飘如此坚决,知道再劝也无济于事,只得点头道:“只要大哥不夜闯皇宫,帮什么忙季儿都愿意。”


龙飘飘搂住花季的香肩,激动道:“谢谢季妹,不过目前最重要的是恢复功力,据我估计,不用半个月,江湖上寻找你我之人,绝对不在少数,危险也将随着到来,以我目前的武功,一对一谁也不怕,只是难以维护季妹周全,要是季妹为此受到伤害,大哥会心疼一辈子,可一旦大哥武功恢复,哼哼,不是大哥夸口,十个八个高手也不是大哥的对手,若是谁敢伤害我的季儿,哼,天涯海角我也要寻他出来,碎心……碎尸万段。”他一激动差点自揭了家底。幸好花季使了个眼色提示他注意隔墙有耳,他那“碎心手”的名号人人皆知,不要自找麻烦。故而才硬是将那句“碎心手可不是浪得虚名。”改成了“碎尸万段”。


花季抿着嘴,用力点了下头道:“大哥放心,季儿会全力以赴医好大哥内伤,季儿才不想落到那些人手里哩。”说完又靠进龙飘飘怀里。


就这样一路相拥,龙飘飘大展口才,诙谐的言行,逗得花季笑容满面,小舟于欢声笑语中穿行了十余里,已靠近太湖水域的一个不知名小镇,天色已晚,船娘靠岸泊了小舟,做起晚饭来。龙飘飘叫过船娘,给她十两银子,吩咐道:“麻烦大嫂去附近买些酒菜,多余的就当明日工钱,我们要在此停留一天,明天你可去镇子里逛逛,不要急着回来,你买些衣物,我替你出钱,算是这一路载送我俩的打赏。”


那船娘虽老实巴交的,可经常载客往来南唐和大宋,阅人无数,早就凭两人的装束知晓两人是江湖上的侠侣,自然知道这些人出手大方,只要按他们的吩咐去做,必能捞到不少好处,故很干脆的接过银两,连声应是。


夜更深,满天繁星,龙飘飘扬着头,数着星星,两年多了,思乡的情,慢慢变成一种难以愈合的伤,男儿思乡也有泪,虽然只有一滴。此刻龙飘飘正在船头思乡情愁难以自拔,附近小镇里的小庙钟声响起,钟声衬托出夜的静溢,清寥打破了龙飘飘异地之旅的缕缕思绪,龙飘飘便轻轻的拍打着身旁怀抱双膝,头枕双臂在睡梦中的花季。满天的寒霜,江边的垂杨,点点的渔火,这清冷的水乡秋夜,陪伴着船中的游子,让他倍感凄凉。花季恬静的睡姿,重重地撞击着龙飘飘那颗孤寂的心灵,让他在感觉时空的永恒和寂寞时,心里产生出有关人生和历史的无边遐想,一阵阵的暖意趟过心田,龙飘飘轻轻解下自己的外衣,盖在花季身上。也许觉得和龙飘飘在一起很安全,花季竟只是迷迷糊糊的“嗯”了一声,挪了挪脸蛋,却没有醒来。


龙飘飘微微一笑,轻轻地伏下身去,在花季的发鬓上,痛惜的吻了吻。


三人挤在一艘小舟上,以自己那蛮牛般的身体和随遇而安的个性,倒没什么事。只可怜了花季一个娇滴滴的妙人儿跟着自己受苦,连个囫囵觉都没睡过。龙飘飘轻叹了声,低声吟哦起来。


“故园一亿里,孤帆万年程。


倚蓬窗自叹漂泊命苦,归处何方?


田野蝉声,江心浪声,古寺钟声。


一夜梦难成,三处愁相并……”


不知何时,花季已醒,侧依在龙飘飘怀里,早已珠泪如线。


唉,乡愁,乡愁,明月依旧,容颜依旧,梦知道,爱也知道,归期,人间却等不到。正可谓是: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啊。


两个思乡的人,一叶思乡之舟,借这一轮清月,满天繁星,遥寄去一份思乡之情,静待着一轮红日的升起……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