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第二部(原始稿) 661-670

中悦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429/


661


中岳岛号超级战列舰。



主飞轮下主轴承的温度在持续升高。拼死抢修正在进行。总工程师亲临现场,情况险恶。


抢修组长报告,初步检查已找到原因:超导磁场的常低温超导制冷维持系统故障,疑为热屏蔽层因不明原因损坏,有人力故意破坏的痕迹,超导临界温度不能维持,A相主线圈失去超导功能,磁场强度下降50%以上,造成下主轴承径向偏移,在A相区间发生机械摩擦!


下主轴承温度摄氏63度!



总工程师命令:“加大A相磁场电流,弥补铜阻损失!均衡减小B、C两相电流,减小下主轴承偏移径向负荷!”



1分钟后,下主轴承温度近于稳定在摄氏65度。



再过2分钟,下主轴承温度突然跳升3度,摄氏68度!



抢修组长声音里带出掩饰不住的惊慌:“A相电流过载运行,发热导致A相局部热膨胀,斑点区域间隙消失,滑动摩擦使温度跳升!”


周围的人都明白,只要有一点斑块局部摩擦,产生的高热会加大下主轴承静止锥面的非圆度,使摩擦急遽增加,造成恶性循环连锁反应!



总工程师声音沉稳如常:“向下主轴承动锥面凹部倾注液氦!”



30公升液氦倾注进去,不仅吸收了热量,而且,动锥面遇冷收缩,间隙重新出现,摩擦降低,发热减缓,良性循环出现,2分钟后,下主轴承温度降到摄氏58度。



但是,现场人人心情沉重。液氦现存数量有限,船上有制造液氦的设备,但是制造速率远远跟不上下主轴承的消耗。在热隔绝层被修复前,液氦必须支持住,支持到热隔绝层的修复。



总工程师向李中岳如实报告了这一情况。一分不增一分不减地报告说:


“液氦可以保证支持15分钟。这个时间内,下主轴承热隔绝层被修复的概率只有50%。”


662


李中岳明白,美国总统此刻并不会知道中岳岛号的危险状况。如果是内部有人破坏,那么此人过去未能将信息传过去,现在全舰戒备,他更不能传递信息出去。但是,中岳岛号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李中岳不知道的是,空军一号上,美国总统的日子也极为难过。地下室决议已经发作,牛仔总统只有最后的时间了。



不动声色,李中岳的声音冷静而坚决:


“转向,对准台湾基隆方向!”


庞大的战列舰在前部侧螺旋桨侧推和尾螺旋桨正反转旋转力矩的作用下,急速转向南方,


“保持航向不变!30节!”


战列舰激起白色巨浪,朝着台湾疾进,给正处于关键时刻的台湾局势以巨大的压力,


“152离心副炮和23离心副炮射击!打掉日军主力舰队!”


35秒钟后,已逼近冲绳本岛到30千米距离的日军主力舰队遭到极其猛烈的炮击,这是自甲午海战以来中日海军的第二次大规模决战,


“离心电磁主炮3发600A2发射,打掉美国国防部五角大楼!


600A21发准备,打掉白宫!”


“600A2,12发准备,瞄准美国东部12个固定发射井!”


“600C1外空拦截弹1500发准备,1号主炮轮盘、2号主炮轮盘,加速到发射转速!”


663


中国南海,南威岛东南56海里。




美军侵占南沙的部队由三部分组成,其前锋舰队从文莱出发,高速北上已驰入我南沙群岛,前锋舰队包括旗舰射手号巡洋舰、1艘驱逐舰和3艘护卫舰,在它的后面20海里跟着登陆船队,包括3艘大型登陆舰和1艘2万吨级的补给船,外围有3艘护卫舰警戒,大型登陆舰内载运了詹金斯上校指挥的美军太平洋陆战部队特遣队,兵力有陆战队2个营,包括30辆两栖坦克和1500名海军陆战队员,加上前锋舰队的舰载直升机,共拥有19架武装直升机。这个兵力如果到达南沙,在优势制空权的保障下,原是足以把各方的占据者都赶走的。


但是,情况不断地变化。


原定担任支援舰队的克来星敦特混群,在新加坡外海美军2个航母战斗群遭受毁灭性打击的态势下,任务临时改为驰援新加坡。


克来星敦战斗群驰援新加坡,就使得其侵犯南沙部队失去空中支援。冲绳总部命令驻菲律宾陆基航空兵接替克来星敦战斗群提供空中掩护。


战前,美军将东南亚战区空军主力集中在菲律宾,主要是第22航空联队和第23航空联队,编组成南线机群。在远东空军主力突击上海的时候,南线机群向广州方向攻击,意图有三:


1配合扼制咽喉行动,对我施加军事压力进行战争边缘讹诈,逼我在南线石油咽喉上再退一步,接受美军“应邀”进驻马六甲海峡-新加坡-南中国海区域;


2为其侵犯南沙部队提供空中狙击,遮断我支援南沙群岛的空中力量;


3吸引我南线空军主力,使之不能增援东线,保障其“共同防御”一击成功。


但是在我东线空六师初战告捷之时,我96级潜舰发射的空气燃料战斗部地效导弹摧毁了美军K31系统拔垃登岛地面站,使整个南线美军失去战略高能激光的掩护。美国总统不得不批准南线机群撤退。


届时,从澳大利亚远程飞来的伞兵旅在新加坡国际机场遭到我军特种兵部队的沉重打击和顽强阻击,而这个伞兵旅是扼制咽喉行动中夺取新加坡要塞的关键部队,我军原定机降新加坡的伞兵团也已抵近新加坡,为支援处境艰难的伞兵旅作战,美军南线机群不得不分出半数兵力――第22航空联队——增援新加坡,拦截我伞兵团;


美军不得不动用仅余的第23航空联队为南沙登陆部队提供空中掩护。


664


从广州方向折回的第23航空联队在菲律宾基地落地加油整备,正在一团忙乱的空挡,我军1艘潜近菲律宾近海的94级潜艇射出的6枚弹道导弹进入行程末段,被美军防空雷达发现,车载近程防空反导导弹连续升空,计算机根据弹道解算出我发射潜艇的基本位置,一个中队的反潜机在一个中队的F16战机掩护下起飞冲向我发射潜艇。


这个反潜机中队被调开,使得我预定隐蔽通过赶往双子礁设伏伏击美军克来星敦航母战斗群的2艘俄制新型潜艇得以突破最后一道封锁线。


6枚潜射弹道导弹被美军基地车载反导导弹拦截了5枚,一枚突破了密集的反导导弹拦截。不过,这6枚弹道导弹都载有重125公斤当量1吨TNT的空气燃料战斗部,唯一突防的弹道导弹在基地低空爆炸,冲击波立即扫荡了正在机场加油整备的第23航空联队,60余架战机被冲击波和弹药燃油连锁爆炸摧毁,第23航空联队折损了三分之二,遭受了沉重的打击。


该时,正是永兴岛前指查明克来星敦战斗群突然经格达根角南下穿越激流险滩密布的文莱西2号水道的时候。克来星敦战斗群的冒险机动使得我军的双子礁伏击计划落空。


永兴岛前指审时度势,立即调整了作战计划。原来对付克来星敦战斗群的作战方案,是用2艘老式潜艇大张旗鼓地冲击南威岛封锁链,由我海航一个中队的J11为这个佯动潜艇编队提供空中掩护,以佯动空潜攻击吸引美军的区域反潜主力,而以2艘新型俄制潜艇隐蔽通过双子礁封锁链设伏,静候克来星敦特混群通过时发动突然袭击。


现在,美军3个反潜机中队已都被调开——一个去新加坡外海保护垂危的里根号航空母舰,搜索那里那艘威力巨大的未明潜舰,一个被我南威岛佯动部队吸引前去攻击,最后一个刚刚被派去搜索攻击我发射弹道导弹打击第23航空联队的潜艇;


区域内其余具有威胁的反潜力量,就是文莱皇家空军有一个3架P3E先进反潜机组成的拖曳阵列声纳反潜机组,这个机组已出动去拦截一路高速潜行北上的我96级潜舰。马来西亚的反潜力量不够先进,也不够先进,菲律宾的反潜力量倒是肯出动,但是过于落后,实在不够瞧的。


永兴岛前指遂大胆指令原定潜往双子礁设伏的2艘俄制潜舰转向拔垃登岛西指定海域设伏,对预定要经过那里的美军支援其南沙登陆部队的剩余航空兵力予以突然打击。


665


有些出乎永兴岛前指意料的是,菲律宾空军突然参战。


本来,在我潜射空气燃料炸弹摧毁美军K31系统拔垃登岛地面站、美军南线机群调头返回、新加坡外海2个航母编队被摧毁之后,在中国政府的严厉警告下,原来参加美日扼制咽喉演习的东南亚各国政府都已向我保证不涉入中美日南海争端,这也包括菲律宾政府。但是,出于未明原因,菲律宾在最后1分钟竟然在美方压力下出兵助纣为虐,而且是精锐空军倾巢出动,这就为我们的兵力调配带来了不小的问题。


菲律宾空军的精华——24架老式的F16和6架F15倾巢而出,从民都落基地直扑我南沙群岛,路线并不与美军从衣罗基地起飞的第23航空联队机群一致,从我2艘俄制潜舰对空设伏海域以北穿过,一路无阻,矛头直指我佯攻南威岛封锁线的空潜联合部队。




我军在南沙方向的航空兵力只有海航的一个J11飞行团。海南-广州方向的空军第三集团军的主力已悄悄转场增援东线,留下2个师既要看守住南大门,又要镇住越南空军,不能轻动。




海航的J11团兵分两路,一个大队前往拦截美军第23航空联队余部的31架F22、F15战机,团主力则围魏救赵,在我南沙永暑礁中程弹道导弹的配合下,突袭马尼拉菲军海、空军主要基地,




菲律宾空军精锐的30架F16-F15机群遭遇到中国南沙方向最后一支战略预备队的突然打击,那就是从太平岛起飞的国民党空军1个中队16架F16-经国型战机。战斗的过程非常短促,交手只有一招,就定出了胜负。


双方在90千米距离几乎同时发现了对方,菲律宾空军一直把太平岛中国驻军作为假想敌,看到太平岛空军在前方迎面飞来,就认定是敌对拦截,更不答话,60发AIM120远程导弹射了出去。


双方都是美军制式,敌我识别系统基本相同,但不完全相同。敌我识别系统是一种无线问答系统,与人员之间喊口令、回令的原理都是一样的。但是在美军的敌我识别系统中,更高级别的敌我识别码可以压制较低级的敌我识别码,低级码载体无法向高级码载体制导射击,而高级码载体在一定条件下可以打击低级码载体。美军这样设计,目的无非是为了让美军自己能够打击低级“盟友”,也区隔和加剧的不同盟友间的利益和对立。


这次扼制咽喉演习,美军意图达成东南亚国家邀请美军进占石油航线要地紧张地区的目的,所以对参加演习的盟友都给予较高级的识别码,既演习码。这是日本参加演习舰队在危急时刻使用敌我识别码防护系统躲避了美军致命的导弹攻击的原因。


台湾和菲律宾都得到了美军的高级演习码,但是双方的处理不同。菲律宾并没有能力独立处理美军交付的演习码,一丝未动原样使用;台湾得到的那份演习码,却经过太平岛驻军交到周北岳手里,传回总参**局之后,立即做了尖端技术处理,然后发给有关方面使用,也包括太平岛驻军。


所以,双方交手虽只一招,却胜负立判。


666


太平岛的经国型战机中队射出32枚AIM120远程空空导弹,与对方的AIM120导弹群对头穿过,只一瞬间就扑到菲军机群眼前,立即,9团火球爆起,8架F16和1架F15被击落,剩余的菲机采取美军秘传的演习码“后门”——这是美军暗示对付台湾空军有效的做法,立即加速冲向海面然后突然关机,掠海飞行,AIM120导弹在海面杂波很大干扰掩盖了识别码问答并且失去目标红外特征后,也不懂得贴近海面后要拉起来一点改平,又失去了目标的指导,纷纷一头扎进了海面。菲军飞行员有的心胆俱裂有的就坡下驴,就此一哄逃了回去。


经国战机中队的指挥官犯了一个战术错误:他在AIM120导弹接近有效射程终点的距离转向逃飞,这本来是一般正确的原则,但是他不知道美军演习码的“后门”,并且忽视了经国战机使用的罗尔螺丝引擎的9000多公斤推力对经国战机的转向逃飞动作还是不够的。结果,在导弹即将追上时,5朵伞花飘出,随后不久,那些无人机被追尾导弹击落。




太平岛空军完成了拦截狙击任务。


667


与此同时,按照3号预案中菲律宾参战的应变方案,台湾号超级战列舰对菲律宾主要军事目标展开猛烈而突然的远程炮击,5分钟之内,10万吨炮弹倾泻到菲军主要军事基地和海空军主力的头上,350毫米重炮炮弹和100毫米炮弹密如骤雨。




5分钟之后,菲军总兵力折损近半,海空军主力全灭,整体作战能力退回到了50年前。更重要的是,约5万吨炮弹落到了巴坦群岛菲军各部队的头上,巴坦群岛随即变成了无武装力量的不设防岛屿。




3个小时之后,一支中国军队在巴坦群岛登陆。这是后话了。


668


中国南海,南威岛东南56海里。




在克来星敦号航母战斗群遭到首次打击的时候,.由3艘大型登陆舰、1艘2万吨级的补给船和3艘护卫舰组成的美军登陆船队,暂时停止在这里的海面上,拖后的一条大型坦克登陆舰正在放出1辆两栖装甲运兵车,运载着11名海军陆战队员,在一架武装直升机的支援下,去占领2500米外的弹丸礁。这个礁盘上的马来西亚军队修了1个小型雷达站,兵力不到20人,在刚才美军登陆船队的最后通牒下,已经表明放弃抵抗,只是马来西亚站长请求美军的作战日志上不要记载他们的投降,而写成作战被俘。


那也一样。南通礁、皇路礁都是这样处理的,马来西亚守军都是当美军舰队在远处无线电喊话时表示“抵抗到底”,到了近处,就表示放弃抵抗了。


前面的光星礁、光星仔礁和南海礁想必也是一样。


詹金斯上校正在用望远镜欣赏着那辆两栖装甲车开赴弹丸礁接受投降的情景。


可能像样一点的抵抗只能来自面积30多万平方米的景洪岛和稍小一点的南威岛。这两个大岛被越南占据,并在南威岛上修建了机场。登陆部队作战计划的第一步就是攻占南威岛,然后在那里驻上一个中队的战机,取得对南沙群岛的可靠制空权。第二步,依托南威岛的制空权,登陆占领太平岛以外的所有岛礁,而台湾占据的最大的太平岛,陈水扁总统已经同意由美军进驻、国军实际撤出,双方实行“共同防御”。


上校认为其实这次行动,真正的战斗大概只是攻占南威岛这一仗。南威岛机场上有越军的19架战机,其中值得一提的是那8架米格29。岛上有越军2个连的海军陆战队和1个拥有4门130毫米加农炮的炮兵连,岛外环形珊瑚礁盘形成了优良的浅水港,越南人放了6条500吨以下的快艇,那是3条鱼雷艇和3条导弹艇,性能落后,战斗力均不值一提。


美军从衣罗基地起飞的第23航空联队,即将先行扫除越南人的米格29,刚才前锋舰队的舰对地巡航导弹已经攻击了机场,无人机传回的画面上一片浓烟烈火,不知米格29逃出来多少。逃出来也没用,前锋舰队的中程舰对空导弹和F18-S的中程导弹,将毫不费力地收拾那些幸存者。


唯一的空中威胁来自中国人的永兴岛机场。中国人在上海东空战的出人意料的表现,使得詹金斯上校有些担心。但是,支援舰队克来星敦号航母战斗群还在舰载机航程之内,加上第23航空联队和菲律宾空军的拦截和夹击,中国人即使飞临南沙群岛上空,恐怕也所剩无几,而且,他们在这个航程上,剩下的滞空战斗时间很有限,取得制空权是不可能的。


中国虽然占了永暑礁等7个小小的礁盘,但是放不下什么兵力,加在一起也没有1个连,收拾这点兵力应该不在话下。陆战队是美军全军的骄傲。


海洋威胁可能来自南面。对方在南面有一艘威力强大的潜舰,他击沉击落了所有拦截他的美军先进的3艘潜舰和6架反潜直升机,也消灭了文莱皇室派出来帮忙的全部3架反潜机。这艘潜舰射向前锋舰队的那枚巡航导弹,刚刚已经被舰载直升机发射的反导导弹击落。这是整个行动到现在为止受到的唯一一次有威胁的攻击。那艘潜舰毕竟离得太远,他发射的导弹还来得及被发现和拦截击落。


就在这时,一枚掠近海面飞行的粗大导弹突然出现在上校望远镜里。


669


临近的那艘护卫舰可能也是通过目视发现了这枚来袭者,2枚标致防空-反导导弹立即拉着白色尾迹升了起来,到了80米左右的高度就掉头向下追逐来袭的导弹,与此同时,护卫舰上的间接命中机制速射炮开始射击,一发发流星似的子母弹目视可见,划过低浅的弹道击向掠海飞行的导弹,拖后的大型坦克登陆舰上,詹金斯上校一连声督促士兵们使用单兵线导防空导弹射击,这种陆军使用的单兵导弹只要激光瞄准器始终咬住目标,3000米距离内线控导弹可以有把握击落高速空中目标,如果是打击直升机这种低速目标,有效射程和击落概率就更大。速度不到1马赫的来袭导弹对四面射来的火力似乎熟视无睹,继续飞行了几百米,突然抬起头来,加速,把已经射出子弹群的子母弹甩在脚下,骤然拔升,刚爬到30米的高度,一发处于正态分布射击“窗口”上缘的子母弹在不到50米的距离喷发,以30度锥角射出35发贫铀子弹头,1发226克重的子弹头穿过了导弹的短翼,导弹好像没有感觉,继续爬升,越来越快,到达150米的高度时,稍一停留,就向弹丸礁的方向斜斜飞去,向掉头赶来的武装直升机迎面冲去,慌乱之中的直升机却做出了此时唯一正确的动作——76管“金属风暴”枪管在1秒钟之内连续20次射击,1520发子弹分成20个与射向垂直的平面连续射到,导弹爆出一团火光,斜向海面落去,在接近海面时轰然爆开,成为海面上一大片熊熊燃烧的火焰;与此同时,尾随在后的另一枚来袭导弹在前两发先行者分别吸引了外层拦截火力和内层拦截火力的情形下,从海面跃起爬升到150米空中就砰然炸出一片白色的燃料乳云,随即,钠起爆器点燃了被升频超声波装置二次雾化的燃料微粒云团—超声波二次雾化装置使原本5倍威力的云爆弹的爆炸当量再翻一番,产生了5吨TNT爆炸的强大威力,巨大的冲击波像一只大锤砸向海面,海面立即出现一个直径上百米的大坑,处于云爆弹正下方的一条大型登陆舰被垂直打到坑里,压到水面之下,然后,海水从四面八方汇聚起来,不仅立即填满了大坑,还向上聚冲起一个上百米高的水柱,登陆舰被这个水柱托到数十米高的空中,再次落下,船体纷纷破裂,直向海底沉去了,而水柱落下后却仍不甘休,向四周推起近20米高的浪涌,将附近的1艘护卫舰和那辆受降的两栖装甲车掀翻沉没,继续向拖后的坦克登陆舰冲去,冲击波比浪涌更快一步到达坦克登陆舰,高温燃气团一瞬间吹走甲板上所有的人员、步兵火炮和车辆,并向下钻隙觅缝,冲入船舱,把人员烧成焦炭,点燃了两栖坦克和装甲车油箱里的燃油,弹药和燃油的爆炸很快就将大型坦克登陆舰送入海底。较远处的2万吨级补给船、另一艘大型登陆舰和2艘护卫舰受到了重创。




詹金斯上校的幸运在于他正在甲板舷旁指挥单兵线导导弹的发射,被冲击波抛到海里之后,海水帮助他熄灭了浑身着起的火焰,当上校和剩余的十几名活着的美军最后落汤鸡一般地爬上弹丸礁时,双方犹豫了一阵子,不知道是谁该当谁的俘虏。照原来的协议马军应该是俘虏,远处呢,也还有几艘受到重创起火燃烧的美舰,但是美军的整体战斗力无疑降低到了冰点,最重要的是,詹金斯上校一行现在就湿淋淋地暴露在马军士兵不自觉地伸出来的枪口之下。双方犹豫了一阵子之后,还是决定美军当了马来西亚驻礁分队的俘虏。


670


永兴岛前指得到的命令与台湾号战列舰性质相同,都是按照预定计划对预定目标进行打击,不过,在命令的执行上,体现了执行者政治水平大不相同。




台湾号的作战任务中,菲律宾方向只是次要方向,主要方向是协助中岳岛号完成大半环的国家战略防御。至于菲律宾,台湾号只是被要求在菲律宾参战侵犯中国时,压制菲军的海空力量,并相机夺取巴坦群岛。




台湾号超级战列舰的司令官曾南岳,是个性如烈火作风强悍的家伙,属于国民党军队中的铁杆统派,忠实信仰三民主义,坚决主张一个中国,至于谁当这个中国的家,本来是拥护国民政府的,后来看见国民党的状况每况愈下,越来越没了出息,党主席李登辉成为政治史上罕见的身为执政党主席出卖本党出卖国家的大汉奸,曾南岳心灰意冷。结识李中岳后,曾南岳成为追随李中岳的死党,齿叙五弟,一个时期内只认大哥不认政治,义气深厚豪情万丈,此后渐渐受大哥的熏陶感染,信奉“谁能把大中国的事情办好就跟着谁走”,这个理念一旦产生,殊途同归,最后还是跟着共产党走了。曾南岳与共产党之间可说是有杀父之仇毁家之恨,但是在中国人民利益至高无上的理念驱使下,就如国共两党最终形成了第三次合作一样,最终渡尽劫波,相逢一笑,中间的过程恰如沧海桑田的缩影,发人感叹,令人心酸。这些,我们以后有时间再慢慢述说吧。


曾南岳作为国民党军中铁杆统派组织“ZY研究机构”的五当家的,对于中岳岛计划举双手赞成。中国要统一,以制日、制美保障中国的和平崛起,又不要战乱打烂台湾,夺取冲绳就成为核心战略。冲绳可以打烂,台湾不能打烂。夺取冲绳,则北扼日本、东屏美国,西保春潮油田,南向威慑台湾,中国统一可以不战而得,冲绳一得,东亚定矣。


至于巴坦群岛,虽然也在制日、保台的关键航线节点上,但是战略意义与冲绳不可同日而语,中岳岛计划只把巴坦群岛和先岛列岛作为相机夺取的补充作战,不是必要条件。


但是,有一个因素起了重要的影响,这就是菲律宾的数次惨绝人寰的排华运动。东南亚华人掌握着东南亚国家的主要经济,源于中国大陆,与迁移到台湾的外省人群牵牵亲情在在故旧,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菲律宾排华之时,台湾当局受到政界商界军界的强大压力,被迫考虑武力保护撤侨,但是虎头蛇尾,最终只是派出几架华航的飞机撤侨了事。这些事被台湾人牢记在心,再加上南海石油的实质利益冲突,国军内部找机会狠狠收拾一下菲律宾土人的意愿很高,一直憋在心里。


这次终于有了机会。所以中岳岛旗舰的命令一来,曾南岳和手下的弟兄们就不是适可而止地对菲律宾海空军做必要压制,而是放开离心主炮副炮如火山爆发般地打过去10万吨弹药,不是压制,而是让菲军主力灰飞烟灭。这就产生了两个很大的副作用,一个是以后的,在中菲双方配合将菲律宾总统等政要从美国中情局的挟持控制下解救出来之后,菲国政府在与中方的区域合作意愿上比起其它东南亚国家来显得非常勉强,而且菲律宾军队和民间长时间对中国存在着内心阴影。


另一个副作用则是眼前的。10万吨弹药的发射用去台湾号主飞轮电池的大半储能。曾南岳本来以为有中岳岛在,太平洋那边一只鸟也别想飞过来,结果在中岳岛巨变发生,中国的国家战略防御系统面临危急时刻之时,台湾号未能发挥应有的作用。


在此之前,曾南岳带着手下的高级军官一起观看了永兴岛前指收复南沙群岛的政治军事混合作战的全过程,发现,解放军的主要战略是“跟在美国人的后面”,在相当程度地削弱了美军登陆舰队的力量后,故意留下相当部分的美军主力不予歼灭,而是放任美军去一个个夺占越南、马来西亚所侵占的岛礁,然后在美国克来星敦战斗群被歼灭、中美达成“马六甲海峡-南中国海局部和平协议”后突然出动,一鼓而下美军和菲军占领的各个岛礁,在美军消灭了越、马驻军主力和工事后,解放军所可能遭遇的抵抗已很微弱了,而从美军手里拿回南沙群岛更让越南和马来西亚无话可说。


看过这戏剧性的一幕幕之后,曾南岳对手下的军官们感叹说:


“老共玩起政治来是天下无敌啊.!”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