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夜救兵 将登太行雪满山 闲敲棋子落灯花

彭宁辉 收藏 0 581
导读:长夜救兵 将登太行雪满山 闲敲棋子落灯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26/


(一)


“口令!”独立营北面警戒的哨兵看见几十个人远远走来,三十米外拉动了枪栓。


“雷鸣!是我。”何冬领头走在前面:“快去通知营长和教导员,国军26团上官团长一行来访。”


接到哨兵的消息,两人对视了一眼。


“老何怎么把上官给带回来了?”赵春山感觉有些突然:“教导员,这在唱哪出戏?”


“老何定有他的道理,先让进来再谈。”陈楚风笑:“说不定他这个敌工处长把工作给上官云湘做通,26团要投我们八路军了。”


陈楚风一面吩咐战士在院子里面多点火把,一面拉赵春山:“也是友军,按国民党的军衔论,还高过你我,好歹也该出去迎接一下,免得别人说我们八路军不懂礼。”


(二)


“啪”——一颗双面凸白色贝壳棋子打在浅黄的榧木棋墩上。


日本华北派遣军少将高参池田茂昭看着对面的高凤云落下一手棋,吸了一口气:“高桑,这手棋的……我的不明白!”


这是太原城,日本华北派遣军驻太原司令部的一间办公室,司令部所在地据说以前是前清一位大员的府邸。院子很大,灯光下,各色兵佐进进出出忙碌不停。这间办公室在院子一侧,有些偏安一隅的意思。不过,这间办公室主人的话可是连司令都要考虑的,因为,池田茂昭是陆军部直接派到中国华北的。这点,从主人能使用院子里面这间面积最大的办公室也能看出。而据说池田的任务很机密很含糊——特别行动。


站立在远处的一等兵河原正在用以前主人中国景德镇出产的三件套茶具给池田泡茶,听到池田的声音,懒洋洋地往棋盘上看了一眼,心里想:真是两个臭棋啊。


一等兵河原小男来到支那华北已经半年了,日中圣战爆发后第四年,身为日本关西棋院专业三段棋士的他经不住国内高涨的“为天皇陛下到支那战死”的狂热呼声,稀里糊涂的来到中国。所幸围棋职业三段的身份让他得到了喜好围棋的池田茂昭的青睐,一道命令唤到自己身边做了勤务兵,闲暇陪池田少将下棋解闷。不过,以河原小男的专业眼光来看,池田将军与这个常出入司令部下棋的支那对手的武艺实在是很不堪。


日本围棋约在中国南北朝时期传自中国,近代几百年来在日本近代棋家呕心沥血之研习下早已不知道超出中国水平多远!明治末年,方圆社的高部道平五段来华访问,堂堂大清满朝国手皆被让两子而胜少负多。更让中国棋手想不通甚至绝对不相信的是:高部道平五段自陈日本国内还有棋界领袖秀哉名人要授自己两子!


想到这里,河原小男给池田将军上茶,心里嘀咕:这两个摆石头的人恐怕一辈子都是不知道在棋道里面,被让两子是多么得大!


“河原君,为什么不给客人上茶?”池田眼睛盯着棋盘,话语里面有责备的意思。


这位需要堂堂大日本皇军一等兵河原上茶的支那人此刻正笑意浅浅地望着自己,他约莫四十岁,国字脸,穿一件传统的灰色长衫。左手握着一把竹质扇子,并不打开。


河原不太情愿地上茶,心里想:“将军和这个支那人交往,怕是有将军的考虑的!”


“高桑,听说中国宋朝有位赵诗人,写过一首很著名的棋诗?”池田落子后问道。他对中国文化、风俗、历史都有一定了解:“黄梅时节?约人下棋的……”


被成为高桑的高凤远的身份是太原维持会的副会长,诗书世家,祖上有人在清朝做过道台。年轻时候留过洋,本人在日军情报部门留下的资料是去1901年公派去了法国,学习建筑。


闻言高凤远点头笑:“池田将军,确实如此。这位赵师秀诗人的诗是这样的‘黄梅时节家家雨,青草池塘处处蛙。有约不至过夜半,闲敲棋子落灯花。’”


然后高凤远给池田解释,说得池田一个劲儿赞叹“很有诗意!很有雅意!”


一个小时之后,一个挂少佐军衔的参谋打破了房间的宁静,他走到门口,立正:“将军,这是您要我拟作战计划,送司令前先请您签字。”


池田抬起头,对着对面的对手用中国话说道:“高桑,现在的战斗真激烈啊。对不起,今天先封盘,我们明日再战吧。昨天开会谈到的筹款筹粮的事情,皇军还要大大地依靠你们,拜托了!”


高风远刚才被参谋一连串的日语从棋盘上惊起,闻言点点头:“好,池田将军,封盘,改日再战。粮款的事情我已经催人办理,你放心。”


接过参谋递来的东西和笔,池田也不多看,签上自己的名字,心里却想:“已经两个小时了,从石家庄起飞的梨原君他们,现在应该到太原了吧。”


茶香中,这个要告辞的中国人随意瞟去,一行夹杂着中国字的平假名片假名文字留在了他的脑海里。


高凤远离开不久,通讯部门的一个上尉跑来报告:根据将军你的命令,一个星期以来,电台侦听工作取得一定进展,目前我们已经锁定了几个目标,从电台的功率和每天收发报的密度看,都是相当于本军师团规模以上的指挥部电台。


池田点头,心里突然有了久违几十年的诗意,然而自己的徘句修为实在有限,一抒情也只能扯到樱花、富士山或者玉碎什么的。


想起刚才高桑的那首中国棋诗,池田不露声色地笑:“闲敲棋子落灯花,……有一天我还真是要敲棋等你,高桑。那,显然是很有雅意的事情。”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