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人傲世录(合集)(转贴)

peijun 收藏 464 1832
导读:第一章 第一节 在我们所数识的星空背后,无尽虚空的深处。存在着我们无法理解的世界。他,一个背负无尽宿命人类灵魂,在这个陌生世界重生。陌生的世界,陌生的魔法。陌生的精灵。陌生的幻兽。陌生的异族。还有……血与火的杀戮和战争,还有那熟悉的…… ※※※※※ 夜,明亮月光印照下夜空是那么的柔和。 在她身体上的到极度满足的我结束了疯狂,刚刚睡着。 “狼哥,我们该出发了。” 敲门

第一章 第一节

在我们所数识的星空背后,无尽虚空的深处。存在着我们无法理解的世界。他,一个背负无尽宿命人类灵魂,在这个陌生世界重生。陌生的世界,陌生的魔法。陌生的精灵。陌生的幻兽。陌生的异族。还有……血与火的杀戮和战争,还有那熟悉的……


※※※※※


夜,明亮月光印照下夜空是那么的柔和。


在她身体上的到极度满足的我结束了疯狂,刚刚睡着。


“狼哥,我们该出发了。”


敲门的是我的手下“老鼠”。因为他的特殊经历,他有着常人所没有的细密与谨慎。从我把他从毒贩的枪下买来以后。短短半年,他就成了我所在社团的二号人物。什么?你问我一号人物是谁?你的脑袋受过严重撞击吗?没见他叫我“狼哥”?


“知道了。”


我留恋不已的从床上撑起身体,慢慢的穿好了衣服。回头向床上望去,皎洁的月光透过窗格投射在一副的女性躯体上,完美的躯体。那里还留有欢爱后极度兴奋的余韵。我在她那令人发狂的目光中把我的第二生命,俩只“P7”手枪插入了我腋下的枪袋。


“宝贝,好好的待在这里等我回来。”


“你要快点回来啊,人家还没玩够呢!”我笑了笑,打开房门,走下楼去。


老鼠和兄弟们等在楼下的大厅里。看到我来,老鼠快步迎了上来。


“老大,那边的人传话过来说,货正点到达。交易按预定的时间进行。我们还有俩个小时。兄弟们都准备好了。”


我走出房门,在厅院里深深吸了一口初秋的空气,抬头看了看的夜空。圆圆的满月为大地上所有的一切都披上一层梦幻般的银色。今天是中秋。是个宁静祥和的日子。


“走吧‘我挎进车门’告诉兄弟们,不留活口,自己也小心点,待会回来我带大家去蓝光夜总会玩个通宵。”


“是。狼哥。”


五辆车先后开出了大门,大门边的守卫向我的坐车弯腰致礼。在他们心中,我,是整个世界的中心。我,是他们的一切。


知道我是什么人了吗?


我是一个老大,一个黑社会老大,正确的说,我是一个以黑社会老大身份为掩饰的国家内务部秘密探员。在这个看来高度文明实际上却污秽不堪的世界有着太多罪恶,充斥着各种各样的犯罪,贪污,而其高明的手法又使政府越来越难找到证据把这些罪恶光明正大的摆上法庭。也不知道是政府里那个滥人的主意。要国家内务部从军方特种部队挑里选出一批精英,以非公务员的身份用以暴制暴的方法来惩戒这些罪恶。而我,一个刚刚因为在全军战略战术考核中唯一得到全优的21岁小小少尉,非常不幸的中了奖。


从此。告别了我单纯的军队生活,走上了一条灰色的人生道路。


“妈的!”我愤愤不平的想,“我不就得了个战略战术全优吗?老子买彩票从来没这么好运!”


我的任务嘛,说起来很简单。就是用我最拿手的方法使目标在世间蒸发。三年来,在我上司的命令下,一个个江湖老大,政府高官,死在我和我兄弟的枪下。看着一个个生命在我眼中消失,我的心变得越来越麻木,仿佛在我眼前死去的已经不再是人,是垃圾。回想起第一次以黑道新手的身份执行任务时那每分钟一百二十次的心跳不禁让现在的我好笑。但是对一个21岁的年轻人来说,杀人不是一件轻松的事,即使我是个执法者,即使目标是个罪有应得的滥人。但是他在中弹后从后脑里崩飞出来的红红白白的东西,还有那条在血泊中抽搐的右腿依然让我吐了个一塌糊涂外加发呆一个星期。


慢慢的。我已经厌倦这种生活。虽然上司一再说明这些人都是罪有应得,但是,我还是感到我的双手满是鲜血,我不敢肯定,在这些人中,到底那些人该死,那些人无辜。我明白,我只是一件工具,一件非常好用的工具。一件非常好用而又没有任何监督的工具。我的上司可以让我做任何事而不用担心发生任何异常情况。而没有监督的工具,到底是用来执法还是用来产生新的罪恶,又有谁知道?在我的兄弟们看来,我是他们的老大,我这个怪异的老大对杀死大大小小的毒贩表现出极大的热情。因为,我的上司是内务部打击毒品犯罪处的最高长官。


“妈的,干嘛想这么多,做完这一票。我就去好好休个假。”这些日子以来,我在黑社会的经历已经把我从当初的小军官变成了一个完完全全的大混混,我的社团在我所在的城市中占有不少赚钱的生意,银行的户头膨胀的也非常厉害。这使我又喜欢上了这工作,可以我行我素,过着纸醉金迷的日子。我可以得到所有我想要的东西,甚至是所有我看上的女人。本来嘛,我现在是个老大,老大也,你不可能指望一个老大过着道学先生的日子吧?在一般人看来,过着这样的日子才是一个老大的本份。不知道这样的状况当初政府那些滥人是不是也考虑到了?哈哈,偶尔让这些白痴动动脑筋也不错。


“不知道,现在我的初恋情人还会记得我吗?那个从小文质彬彬的陈思?或者是看到现在的讯狼只会投来厌恶的眼神?”


想想从小时候就受到的良好的教育,不管是我的家人,我上学时的老师,儿时的玩伴,少年时的好友,恋人。还有我自己。谁会想到现在的我是这个样子?


“狼哥,”车停在一个废弃码头的废墟中,一个小弟跑过来替我打开了车门“我们已经到了。”


我下了车,穿过长满杂草的废墟,先前到达的下属已经在等着了。一路看到的都是在摆弄武器的双手和冷漠而亢奋的脸,我在一面快要倒塌的破墙边看到老鼠。我走过去蹲在他身边。从兄弟手里接过微光夜视仪,向码头望去。


“狼哥,先期到达的兄弟说,一切都很正常,他们已经开始交易了。”


在明亮的月光下,码头边停着一艘快艇。码头上下都是忙碌的身影。他们从快艇上把一个个箱子小心翼翼的搬上码头。夜视仪的镜头一晃,我已经在几辆货车边找到了我今天的目标。就是他!一个自称为耶酥的胖子。快要掉完的头发和一个大得不象话的小腹成为他最显著的特征。听说此人极为好色,我不禁对他以后想要蹂躏的女性感到高兴。毕竟被一个超过一百公斤的身体压住不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


耶酥正在和俩个看起来象生意人的中年男性交谈,看情况这俩个人应该就是供货方的人了。


“真是活腻了啊,他们不知道在老大的地皮上走白面是死路一条吗?”老鼠在我耳边轻轻的说


“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可以让任何人疯狂!”在从小就受到严格训练的我看来,一切都很正常。


“告诉兄弟们,进入位置,听我的命令。”


看着小弟们拿出武器,匍匐着分散开来,以攻击、掩护、支援的组合占具了对我方极为有利的地形,我心中不禁有些自豪,这些家伙都是我亲手培养出来的,每一个人都经过我精心的挑选和训练,还用我辛苦赚来的钱装备了最精良的武器和通讯设施。就每天在我别墅地下室的射击训练每人就得耗费俩百发子弹。这些,政府可没给过我一分钱。但是这钱也没白花。严格的训练带来的是惊人的效果,别说是二十几个黑社会成员,就是对方是警方的特警大队,我都有必胜的把握。从这点看来,整体效费比还是很低廉的。


拿过老鼠递过来的自动步枪,我又仔细的检查了一下。耳机里已经传来了几个小队试音的的声音。


“一小队试音,一小队试音,完毕。”


“二小队收到,二小队收到,完毕。”


“三小队收到,三小队收到,完毕。”


“四小队收到,四小队收到,完毕。”


“五小队收到,五小队收到,完毕。”


老鼠向我点点头“老大,好了。”


我紧了紧卡在喉部的拾音器,开始发出命令,


“各队按预定方案进入角度确认。”


“确认完毕!”


“各队攻击小组进入突击位置确认。”


“确认完毕!”


“各队掩护小组进入掩护位置确认。”


“确认完毕!”


“各队支援小组支援火力准备确认。”


“确认完毕!”


听到耳机里传来各队队长肯定的回答。我知道,兄弟们准备好了。他们在等,等我的信号。


我拿起心爱的自动步枪,枪托紧紧的抵在我的右肩。我把脸轻轻的放在贴腮板上,慢慢的调教着带有十字分化线的光圈。真到它牢牢的套上耶酥那张胖乎乎的脸。激光测距仪上的数字在不断跳动。最后在四百米的位置停了下来,对我的枪来说,这是保持它最大威力和弹道特性的最佳距离。谁都知道,在这样的距离被奥地利产“AOG”步枪击中是什么后果。看着耶酥那笑起来有些变形的脸,我明白他心里早就乐开了花,堆了一码头的毒品,只要一出手。他的人生起码可以少奋斗十年。


“这家伙的皮肤可真不错,怎么保养的?”我一边自言自语,一边打开了保险。


虽然我现在只是一件工具,但是做一件有性格的工具会更有意思吧。


我的脸上显现出一丝笑意,压在扳机上的食指渐渐加大了力度。


本文内容于 2007-4-29 16:58:51 被peijun编辑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6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