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的偏爱

豆瓣酱 收藏 0 14
导读:我更习惯于阅读东方的文学作品,范围再小些,也就是中国、日本,还有韩国的。除了我能感受到东方的写作方式外,更多还是源于在文学中对生命和美学的一种相通的解读。 起初,读川端的《雪国》《古都》《千只鹤》,我偏爱《千只鹤》,被那种从容清雅和笼烟似的静美而着迷,也以为它就是这三部小说中最优秀的了。这种印象到今天被打破了。我再也不敢片面的以为哪篇更让我心动神往了。 刚刚读到《古都》的第一章“春花”,我的心就起了涟漪——川端在写千重子看紫花地丁时这样写道: ……上边那株和下边这株相距约莫一尺。妙龄的千重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我更习惯于阅读东方的文学作品,范围再小些,也就是中国、日本,还有韩国的。除了我能感受到东方的写作方式外,更多还是源于在文学中对生命和美学的一种相通的解读。


起初,读川端的《雪国》《古都》《千只鹤》,我偏爱《千只鹤》,被那种从容清雅和笼烟似的静美而着迷,也以为它就是这三部小说中最优秀的了。这种印象到今天被打破了。我再也不敢片面的以为哪篇更让我心动神往了。


刚刚读到《古都》的第一章“春花”,我的心就起了涟漪——川端在写千重子看紫花地丁时这样写道:


……上边那株和下边这株相距约莫一尺。妙龄的千重子不免想道:“上边和下边的紫花地丁彼此会不会相见,会不会相识呢?”她所想的紫花地丁“相见”和“相识”是什么意思呢?……


这里川端是在写千重子悄然而生的一种景象暗喻。相见相识是这段偶然自语中的主题。或是千重子在妙龄时的身体潜欲望,又可能是更大范围内的感情上的微澜(比如亲情)。


川端用了近乎拈花般的静觉,在表达一种或他都未明的“不可说”。这是一种带着轻纱的景象和体验,也使我想起老舍在写《月牙儿》时的那种轻言私语:


……是的,我又看见月牙儿了,带着点寒气的一钩儿浅金。多少次了,我看见跟现在这个月牙儿一样的月牙儿;多少次了。……


淡淡的,不必言明,只是那样或可说,或可悄然收唇,只剩下慢慢暗下来的眼语了。可谓“启唇语又休,半明眼,浅浅含私语,或可低头,不惊一丝风”。


这才是文学中该有的典雅和魅力啊。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