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战火中的青春 第十二章 第十三节

zxxd 收藏 0 4
导读:新战火中的青春 第十二章 第十三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51/


救了申小石一命的人是他的连长——陈明。

由于申小石跑得太快,在他同吉勒对刺的时候,已经离陈明有了相当的距离,当陈明发现申小石的情况,冲过来的帮助他时候,申小石已经被打倒,情况十分危险,陈明来不及冲到面前解围,扣下扳机,却发现枪里的制度那已经打光了,心中一急,猛跑几步,他大喝一声朝前跳起扑了过来,身子还在空中,他腰一使劲,反抓已经打完了子弹的枪,“呜”的一下子抡了起来,狠狠的砸在了吉勒的头部,巨大的力量把吉勒的颈骨砸断的同时也把吉勒整个人砸得向一边摔去。

救了申小石,陈明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在空中他就已经发现又有两个德国人冲了过来。枪托已经被砸断了,陈明握在枪口与刺刀结合处的右手,在落地的瞬间已经神奇的把刺刀从枪身上取来下来,在地上翻滚的时候,刺刀飞了出去,申小石背后一个刚准备举起刺刀的德国人被陈明飞出的刺刀扎在了咽喉,连最后的惨叫都没有发出就像一袋被摔倒的土豆一样重重的砸倒在了地上,只有手脚还在抽动着。

不知道是为了吉勒和刚被刺刀杀死的战友复仇,还是觉得陈明更有威胁,另一个德国人丢开申小石扑向了陈明,狠狠的,一刀刺了下来,陈明来不及爬起来,一翻身往另一边滚开了,德国人的枪擦着他的身子插入了地下,接连滚了好几圈,躲过了另一次的刺杀,“乒乒”两声枪响,陈明在滚动的同时已经取出了腰间的手枪,两枪都打在了这个德国人的脸部,在这么近的距离上,36式手枪那巨大的威力顿时让这个德国人的脸部变得像被大木棒狠狠砸过的西瓜一样,整个人向后栽倒了。

左手一撑,陈明蹲了起来,手中的枪接连的响起,剩下的6颗子弹,三秒钟内就被打光了,他周围50米内对中国军人最具威胁的3个德国兵,每人的致命部位都留下了2颗中国制造的7.62毫米的手枪子弹弹头。

最后一声枪响的时候,陈明已经站在申小石的身边了。

蹲下去,看着已经被自己一连串高效而致命的动作惊呆的申小石,陈明拍了拍他的脸,问道:“没事吧?”

一下子,惊醒了过来,申小石连忙说到:“没,没事,连长。”

这个时候剩下的不到30个的德国人已经被其他赶到的两个排的战士枪、刺并用的快速消灭了,

把手枪重新换上了一个弹匣重新插回了腰间的枪套里,陈明站了起来,把吉勒插在申小石身边的步枪拔了出来拿在手里,虽然战斗已经结束,可是站在战场上,手里没有长枪,陈明总有一点像没有穿裤子般的缺乏安全感。

到这里,伏击战以中国远征军的胜利宣告结束,虽然胜利有一些偶然因素,但毕竟是胜利了。

作为胜利一方的领导,很多时候比失败的一方在胜利后需要做更多的工作。

陈明现在就是这样,在战后他更加的忙碌了。他一面指挥着打扫战场,一面不断的发出各种命令,其中让3班长开着一辆“猎豹”赶往的前面的萨多村是最重要的一个指示,在那里有苏联一个营的红军驻扎,那个营的红军没有任何运输工具,所以陈明根本就没指望他们能够帮忙作战,因为且不论他们这些只经过一个月训练的士兵的战斗力如何,就算他们愿意撒开脚丫子跑上20公里赶到这里,那也是战斗结束以后的事情了。

战斗指望不上那里的苏联步兵,可是战斗结束后陈明却需要派人赶到那里,为的不是这一个营的红军步兵,为的是这些步兵守卫的两个机构:一个医疗站和一个通讯站

在萨多村安置好了伤员和俘虏,并修了好了那四辆最后冲出来支援作战的卡车,已经是十多个小时之后的下午了,车队只好在萨多村多待了一个晚上。半夜里,已经接到情况通报的营长王强亲自带了一个连马不停蹄的赶了过来。

在兵力得到了极大的加强之后,剩下的路程再没有发生任何的情况。

**********************************************

这次任务完成了,不过比计划足足晚了两天,当然这毫不影响陈明他们的情绪,带着部队他同一样兴高彩烈的营长一起回到了自己的驻地。

由于将近半年没有参加战斗了,这一个小小的胜利让一连的干部战士们仿佛打了一个巨大的胜仗一样,陈明他们的车队刚刚来到小村口的时候发现留守的全部人员都列队前来迎接他们了,在一片欢呼声中,出任务的战士们被迎下车来。

迎接的人很多,除了一连同营部的人外,机场的空军和高炮部队的人都来了,这不禁让陈明怀疑他们是不是找借口来陈明他们这里打牙祭来了——吃厌了苏联人提供的面包、土豆、牛肉,任何可能从国内一起运送过来的大米等食物都是大家极为受到欢迎的,而陈明他们的确利用近水楼台的优势在后勤那里搞到了一些国内刚送来的食物。

在大家对他们打了胜仗表示恭喜之后,由营长王强组织,一个分赃大会召开了,经过一阵激烈的讨价还价,各种首长们在一声“谢谢”之后转身出门纷纷高呼“兄弟们,搬东西啦!”

整整两卡车的东西,在分赃大会之后,陈明发现剩下的东西,自己连队吃上一顿都有问题了。

不过在这热闹中,一向敏感的陈明却发现,飞行员们的情绪明显有问题,本以为会分大头的飞行员们却拿了最少的一部分,就连陈明的老同学——张策都只是随手拿了一罐他们平时根本看不上眼的猪肉罐头,同他闲聊了几句然后就回自己的营房去了。

由于整天都被连里的干部战士们围绕着,又是讲述战斗的经过,又是组织会餐,到了晚上才抽出了时间补开了这次战斗的总结会,整整一天,陈明愣是没能抽出时间来了解老同学他们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是吃败仗了?”陈明这样猜测着。

第二天一早,带部队出了早操,关心老朋友的陈明决定去找老同学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

飞行员是住在树林中的几座小屋和帐篷里的,到他们那里得穿过一段停着飞机的林间空地。

还没有走出多远,陈明就发现问题了,张策他们大队的飞机都被重新喷涂过了。

机头涂着的鲨鱼嘴被涂掉了,机尾红色的敌我识别带上面的大队番号被一个大大的“耻”字取代。

“不会这么夸张吧?”陈明心里想,战场上没人是不败的,如果打了败仗就这样,那仗还怎么打?

加快了脚步,陈明来到了张策所在的大队,飞行员们由于住在靠近飞机停靠的当作跑道的林间空地旁的树林里,所以,除了团部住在一个看林人的小屋外,其他的飞行人员和地勤人员都住在帐篷里,张策所在的大队部也是一个可以住十几个人的班用帐篷。

帐篷没有什么隔音的效果,还在距离帐篷好几米的时候,陈明就听到帐篷里空军团长贾洪正努力的提高声调压着下面的杂音在讲课:“在空中交战,你们试图占据有利位置的战术时,会面临两种选择——转得更剧烈或者转得更聪明。通常,转得越急的飞机损失能量越大,由于势能是有限的,它的损失最终将导致你们速度的损失。如果你的战斗机的速度很慢,那么机动性能将受到影响,因而最终将无法获得更多的优势甚至无法维持已有的优势。所以,你们要在自己到达能量最低临界点之前击败对手。还有,对敌交战的时候,不要急于作一次重击,而是要让攻击富有连续性,与敌人较量之时,必须控制他的行动,而不是被他所控制。在空战中,几何空战战术和能量空战战术都是很有效的。几何空战一般来说更富有攻击性,将敌方置于防御状态并施加心理压力,特别是在对缺乏经验的对手的时候,这一战术也会比能量空战更快起效,尤其是在空战时间很短的时候,不过,对于你们这样的菜鸟,我建议你们更多地使用能量战术,你们需要更多的耐心和训练。速度控制是非常重要的,判断敌机的能量状态也一样重要。除了在每次交错的时候正面容易遭到可能性非常小的攻击之外。每次当你的对手企图通过俯冲或是其他任何方式攻击你时,你最好的选择就是转向他,把你的机头指着他,然后开火。”

帐篷里的杂音更大了,贾洪的声音又提高了一些,他说道:“我知道你们的情绪不好,也不喜欢听我唠叨,不过,再讨厌,这也是最后一次了,下午,你们的新团长就来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