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叫我老大 第十四章芦荻的谎言 一一0

赵启杰 收藏 0 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32/


在A城的希尔顿大酒店门前,蓝萍穿着一套雪白的婚纱,站在新郎的旁边,正热情地招呼着客人。远远地望见鲁兵,她把捧在手里的花举过头顶,晃了晃,喊道:“嗨!鲁兵!”

鲁兵从口袋里摸出一个红包:“祝福你们!”

“红包就免了吧,呵呵,你是我的特邀佳宾呢!”蓝萍说,“我知道你一定会来。”

“那是,你结婚我能不来吗?”

“谢谢!”蓝萍又向新郎介绍道,“这是我的好朋友鲁兵,作家!”

“你好!早听蓝萍介绍过,您能来参加我们的婚礼,真是荣幸!”新郎说着向鲁兵敬烟,鲁兵接了。蓝萍说,你先到里面坐吧,回头,我们好好敬你几杯。鲁兵笑了笑,走到大厅去了。

来宾大都是双方的亲朋好友,单位的领导同事,鲁兵看了一圈,一个熟人也没有,找了一个空座坐了,一边抽烟,一边看着热闹。时间还早,离结婚典礼还有些时间,鲁兵看到别人大都是成双成对,携家带口的,不禁想起芦荻来。要是她能站起来,说什么也要带她过来,一道看看蓝萍的婚礼,多有意思啊。念头闪过,鲁兵心里涌起一股幸福感来,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还怕没有机会吗?

正在鲁兵沉浸在想像中的时候,任柯坐到了他的旁边。鲁兵没想到任柯会不请自到,表现出如此的大度来。不过,鲁兵还是感觉有点尴尬,不禁脱口问道:“任柯,你怎么来了?”

“我为什么不能来?难道不请我,我就不能来了吗?”任柯抓起桌上的香烟,撕开来,递给鲁兵一支,自己也点上了火,然后把打火机猛地往桌上一惯,“妈的,结婚竟然不请我喝酒!”

“呵呵。”鲁兵笑了笑,不知道该怎么对任柯说。

“她请你了吧?”任柯问。

“是的,我也是临时接到通知,就过来了。”

“嘁!临时通知?她没有给你送请柬吗?”

鲁兵知道任柯已从小马那儿得到消息,感觉不说实话任柯更会误解,于是说道:“送了。”

“那她为什么只请你一个不请我们兄弟?!”任柯不快地说道。

“这个……”

“你现在玩大了,鲁干事!你看不起我们这些当兵的弟兄了。”任柯挖苦道。

“哪里话,你现在不是也过来了吗?”鲁兵说。

“那不一样,你是人家请来的,我是来混饭吃的。”

“好了,来了就好。”鲁兵实在不愿继续谈下去,他知道任柯陷入其中太深了,心理上受到了打击。尽管自己一直尝试着帮他走出阴影,但实在无能为力,不是所有的人通过疏导就能抚平心灵上的伤痛的,特别是任柯这样有个性的人,很难听进别人的劝说。

“老大,你为什么来的时候不叫我一下?”任柯继续追问道。

“哦,这个……”

“不好意思了吧?哈哈!”任柯见自己把鲁兵“将军”到了位,又哈哈大笑道,“其实你不用解释我也明白,说穿了,她是怕我!”

“你来了更好,说明你比蓝萍大度。”鲁兵说。

“那是!她以为什么都比我强,妈的,也太小看我任柯了!”

这会儿桌上陆续坐满了客人,两人只好撇开刚才的话题。任柯说,老大,祝贺你高升了。其实,我知道你早晚会有这么一天的。

鲁兵笑了笑,谦虚地说,其实,这只能说我还算幸运一点儿,也没有什么。

“晁显现在情况怎么样?”任柯的谈话的语气又恢复了正常,“这家伙怎么回去就没有动静了?”

“是呀,昨天我打电话来着,但没有找到他。听接电话的人说,他陪亚梅一起去县城了,不知干什么去了。”鲁兵把打电话的事对任柯说了。

“不会是去离婚吧?”任柯问。

“应该不会。两个人骑一辆自行车去的,我想不会。”

“嗯,你说的有道理。”任柯说,“等你走后,我也要回家了。”

“你不是还早吗?”鲁兵问,“这么快就要办手续了?”

“不是,现在我已把军犬移交给新兵了,在部队也没有什么事儿,早点回去联系工作。”

“哦,也好。找个好工作很重要呢,毕竟在地方上混的时间长。”鲁兵说,“哎,对了,你知道我那天碰见谁了?”

“谁呀?”

“静子。我看到她搀着男朋友一起走进去了。”鲁兵说。

“妈的,女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任柯骂道。

“嘘……”鲁兵往左右指了指,“别这样说,都是女同胞,这样可不受欢迎啊!”

“谁敢不欢迎我?今天是我老婆结婚!”任柯说。

“呵呵!真有你的!”鲁兵乐得差一点把一口茶喷出来。

“本来就是嘛!”任柯说。

鲁兵被任柯的话弄得哭笑不得,晕了,还有过来看自己老婆结婚的。不过,任柯今天能到场,实在出乎鲁兵的意料。人的性格的是复杂的,多面的,爱恨本来就是一对矛盾体,不是有句话叫做爱得有多深,恨得就有多深吗?所以,从这方面看待任柯的行为,似乎也不难理解了。只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爱情不是一厢情愿的事儿。

在一片欢呼声中,蓝萍的婚礼开始了。司仪幽默的主持把宾客引得乐成一片,大厅里充满了喜悦的气氛。也许只有任柯没有笑,还没等宣布婚宴开始,他就左一杯右一杯地喝起酒来。

新郎新娘过来敬酒的时候,任柯已有了几分的醉意。一把夺过新郎的杯子:“我知道你这杯子里装得是水,来,我们要喝就喝真的!”

“不好意思,我不会喝酒。”新郎笑了笑说,“但我的心意是诚的。”

“你不喝酒就是不诚心!我告诉你,我认识蓝萍可比你早得多了!你什么意思?连一点面子也不给我?!”任柯说着,倒上了一杯白酒。

新郎被逼不过,接过杯子说:“好吧,我今天就陪您喝一杯,谢谢您的光临。”

“不行,喝一杯不行,今天是你们大喜的日子,要喝就要喝个痛快,换个大杯,我们哥们搞一杯!”任柯拉着新郎不依不饶地说道。

新郎用目光向蓝萍求援,蓝萍赶紧说道:“任柯,他真的不会喝酒,改天,你和鲁哥一起到我家,我陪你喝。”

“我就让他陪我喝!”任柯指点新郎说道,“今天不喝不行!”

客人把目光都投向了这个桌子,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鲁兵赶忙站起来说道:“他今天高兴,有点喝高了,你们去敬别的客人吧。”

新郎新娘听到鲁兵这么一说,与其他客人打了个招呼,到旁边敬酒去了。任柯又想追过去,但被鲁兵扯住了。任柯极力地挣扎着,在那儿大喊大叫,差一点撞翻了桌子。鲁兵见任柯的情绪已失去控制,实在劝不住,忍无可忍之下,甩了他一个耳光,起身离开坐席,任柯跟在后面就追了出来……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