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男儿 第三章:龙牙之谜 第四节:新来的情报参谋官(4)

醉长生 收藏 0 0
导读:大地男儿 第三章:龙牙之谜 第四节:新来的情报参谋官(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91/


第四节:新来的情报参谋官(4)

“这不,修将军知道他来看你,干脆要我再端两份来我们一起吃个午饭。”

“谢谢修将军的好意了。”

“你看你怎么吃成这样子了。”宫琳见熊无疾满手油腻,知他左手不方便,拿块手帕拉过他手擦个干净。

白少虎这才明白过来,暗笑:说你怎么翻眼睛不耐烦的样子呢,敢情是吃醋呀。

三人吃饱喝足,熊无疾道:“我进来时也没见卫兵把守,他们不怕你跑了?”

“他们相信我不会跑就没有,而且说只要不出总部大院的范围,想到院子里走走也无妨。”

“哈哈,你哪儿象个重罪嫌疑犯呢。”

“的确不象,他们也知道我不是杀手,明说了情况已经是这样了,只是请我来招待几天而已。”

熊无疾的脸色暗了下去,“招待几天而已……”

白少虎一笑,“干嘛呢,不就是七天的期限嘛。”

“你知道?”

“当然知道,修将军没瞒我什么。”白少虎一脸的轻松。

“你知道还这么无所谓的?”

“当然无所谓。”白少虎微笑的看着熊无疾和宫琳,一字一顿说道:“因为有你们!”

信任,这两个字不知有多少人会真正的去相信,但是坐在这张桌上的三个人相信。因为他们已经互相信任,为了这种信任,白少虎宁愿蒙冤受屈也没有逃跑,把生命交托给了他所信任的人。

“进来。”

修辟邪抓过一块餐布擦嘴,动作雍荣清雅得就象一位高贵的淑女。

熊无疾有些嫉妒,贵族的气质自己模仿也模仿不来,仿佛修辟邪天生就具有一般。

“请坐。见过了?”

“是的。”

“你非不放心要来看看,好象我真会对白上尉无礼。”修辟邪笑着摇摇头,倒了三杯葡萄酒递过去两杯。

宫琳接过,“谢谢大人。”

熊无疾道:“岂敢不放心修将军,实在是袁厉两位队长名声太大。”习惯性的把酒一口喝光。

修辟邪心里一惊:这家伙昨天输得不服气今天又来么?脸上不动声色,道:“他们可的确不是浪得虚名,想看看吗。”又给熊无疾倒了满满一杯。

熊无疾暗道:喝杯葡萄酒算是饭后好消化,又来一杯?是昨天把他灌趴下了,今天到了你地头,想找回场子吗?怕你不成!

结果这俩酒鬼都忘了昨天自己也灌得卧倒了,都认为自己是喝赢的一方,现在又卯上了。宫琳身份尴尬,现在既是廷卫军,又是隶属新编7连,谁也不敢拦,否则就有叛徒嫌疑。

修辟邪按动办公桌旁的两个按钮,窗帘拉起后是一扇单面玻璃,后面赫然就是审讯室,声音也能听得很清楚。一个血迹斑斑的大块头被两个宪兵捆着按在地板上坐着,两脚之间捆着一根木棍把他的腿支开,面色铁青,紧咬着牙不停的颤抖。杀猪的一脚踩在他两腿之间的木棍上,一脚踩在他右腿大腿上左右转动。艺术家则慢条斯理的在旁边端着餐盘吃饭。

“汪国栋,海军巡逻队49号艇艇长。暗地里走私还不算什么,居然勾结海盗抢劫过往商船,被他抢过的商船船员无一不被杀人灭口,连女人孩子都不放过。被抓捕的海盗供认,就他自己亲手杀死的人都不下10人。”修辟邪面无表情的说道。

“畜生!知法犯法!”熊无疾恨道。

“宫上尉还没有受过刑讯逼供的训练吧,好好看看,没准以后用得上。”

“是!大人。”

审讯室内杀猪的抬起脚来,蹲下笑道:“告诉我,你的头是谁?”

汪国栋瞪着血红的眼睛不做声。

杀猪的叹气,“你太倔强了。”手伸到刚刚踩着的汪国栋大腿伤口上一抠,唰的拔出一支足有六公分长的螺丝钉,螺纹上还带着碎肉和白花花的骨屑。

汪国栋“啊~!”的失声惨叫,身体在两个膀大腰圆的宪兵压制下不停的乱弹。

杀猪的拾起丢在一边的起子,把螺丝钉放在汪国栋的右腿膝盖上,“你是死定了,还想多受点活罪?说不说?”

汪国栋痛口骂道:“操你……啊~!”还没骂完,杀猪的已经把螺丝钉扎进了他膝盖,用力的拿起子拧了几下。

“想骂我?我叫你骂!”杀猪的狞笑,把整颗螺丝钉慢慢的全拧进汪国栋的膝盖。手抠在螺丝钉尾上,“说不说?”

汪国栋身体颤抖,一字不吐。

“好极了,你说了我就没乐趣了。”杀猪的一拔,谁知螺丝钉死死嵌在汪国栋膝盖里纹丝不动,“你个王八蛋骨头倒是挺硬的。”转身找老虎钳子。

“行了。你还没吃饭呢,该我来了。”艺术家放下餐盘说道,掏手帕擦嘴。

“我还没玩够呢。”

“玩什么玩,晚上还有事。”

“嗯……也是。不过你那套有用才怪,这王八蛋宁愿多受点零碎罪也不招。”

艺术家耸耸肩,把一盆炭火踢到汪国栋面前,插进根火钳在里面烧。

汪国栋流着满头汗冷笑:“火烙?来吧,老子什么没见识过!”

艺术家非常难过的样子,“在你眼里我象是那么没创意的人吗。”从门口提起一个铁丝编的老鼠笼拎在汪国栋面前,“看见了吗,多可爱的小东西。”

汪国栋盯着老鼠笼里那只上窜下跳,肮脏的大老鼠,不明白那里可爱。

艺术家拿筷子夹起一块吃剩的鱼皮伸进笼子里,老鼠吱吱吱叫着两只前爪捧住没几下就啃光。“可怜的小东西,都饿了多少天了。”

汪国栋面如死灰,大颗的汗珠往下巴上直淌。

“你猜猜,如果我把笼门打开顶在你屁股上,用火钳烫这小东西几下,你猜猜它会往那钻呢?”艺术家抚着下巴若有所思,“嗯……我倒是有所期待呢。”扔下筷子站起来,厉声道:“翻过来,把他裤子扒了!”

“是!”两个宪兵立时把汪国栋翻了个个,把裤子‘哧’的一把撕烂。

“操你妈的袁修道!你个婊子养的给老子来个痛快的啊!你拿这种手段对付老子不得好死!老子咒你老婆女儿全当婊子去卖X!!!”汪国栋嘶声怒骂,死命挣扎着扭动上身不肯就范。突地一只大脚踩在他背上,立即把他踩得贴在地面上一动不能动。杀猪的啃着肉包子悠闲的说道:“别他妈乱动,老子倒是知道这老鼠从哪儿钻进去,倒真想看看从哪儿钻出来,你个王八蛋别搅了老子雅兴。”

艺术家无所谓道:“我还没老婆呢,更别提女儿,骂吧。最后问你一句,说不说?否则这小可爱进去了你想说也晚了。”老鼠笼已经贴在了汪国栋的屁股上。

明显的感觉到了屁股上的一片冰凉,汪国栋坚强的心理防线突然间全被粉碎,象个女人似的嘶声哇的一下号哭起来,“啊……我说……我说了!啊……求求你把那东西拿开啊……!”

艺术家失望的站起来,瞧着老鼠笼里饿得发慌的大老鼠无比愧欠,“唉,对不起,恐怕又得饿你几天了。”又对杀猪的得意道:“怎么样。我早说过尽玩愣的没什么用吧。”

杀猪的咬了一口肉包子,鄙夷的冷哼,“旁门左道。”

隔着玻璃看着这一幕的熊无疾两眼发直,背上直感到凉气嗖嗖,“他……他们,这样要口供……?”

修辟邪打着酒嗝,“呃……要不你觉得对……对这样的人渣,有其他的呃……办法吗?”

熊无疾忍着胃里的酒气上涌,“辛……辛亏没对老虎……”话未说完,已经咚的醉倒在地。

修辟邪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横着脚步踉踉跄跄走到宫琳面前拍拍她肩,“熊……少校,你……呃……佩服吧?”

宫琳没回答,因为不用回答,修辟邪也已经卧倒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