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逸”史 第二部 第九十七章 举行谈判

而山 收藏 0 0
导读:中华“逸”史 第二部 第九十七章 举行谈判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267/


解决掉天坛的英军士兵,处理完受辱的女同胞,陈英华小组不敢在天坛的皇穹宇作过多的停留,因为联军一小队三十多名士兵的突然消失肯定会引起联军的警觉。在一位熟悉北京城地形的北京本地队员的引领下,陈英华小组退出天坛,沿着天坛的围墙根向北京城中心退去。穿过金鱼池,到了慈源寺,这里是北京城寺庙最集中的地方,有天庆寺、药王庙、清化寺,法华寺、三义庵等。在这里,陈英华小组得到短暂休息。可刚过了晌午,这一片清烟杳渺的佛门清静之地,也遭到西洋联军毫无留情的摧毁,特别行动队的陈英华小组为了保护这些千年古刹又上演了中华儿女英勇抗击西洋侵略者的可歌可泣的一幕。

特别行动队的另一组——曲江河小组在这场打击西洋侵略者的战斗中,同样表现得英勇而壮烈。他们在组长曲江河的带领下从右安门混入北京城,前进至先农坛的背部毗卢庵时,遭遇到一大队联军,给予联军部分杀伤后,他们且战且退,退至黑窑厂胡同时,再次与追击自己的大队西洋联军展开激战。曲江河小组充分利用地理地形,从楼窗屋顶上居高临下狠狠打击敌人,打死打伤近百名联军士兵。联军遭此痛击被迫退出,等待援军的到来。曲江河利用这宝贵的间歇,率领小组近二百名成员脱离与敌军的接触,向潘家河沿街退去。

人民军军情部北京军情站特别行动队的这两个小组在后来接二连三的战斗中,充分利用自己熟悉北京城地理地形的优势,发挥队员们不怕牺牲的精神多次沉重打击西洋联军,解救出许多被西洋鬼子蹂躏的平民百姓。不过,他们自己也在这多次的英勇战斗中损失过半,许多优秀的人民军精英特工战士就壮烈地牺牲在这一片热土上,像陈英华小组中表现优异的雷明、何志勇等特工。特别行动队的两个小组在北京城与西洋联军展开城内游击战持续四天时间,随着自身伤亡的不断加大(弹药奇缺,到了后来,队员们纯粹与敌人展开的是冷兵器与肉搏战,损失更是直线上升。),再加上清廷奕诉亲王终于联系上西洋各国的外交官,及时提出外交照会,在同意与西洋各国展开全面的和平谈判的情况下,西洋联军停止一切屠杀中国平民和破坏北京城建筑的活动,北京城慢慢平静下,特别行动队的两个小组带着辉煌的战果与心中的仇怒亦撤离了北京城。

这次特别行动小组的行动杀死杀伤西洋联军一千一百多人,自身损失二百二十多人,尽管没有从根本上阻止西洋鬼子对中华民族的残虐暴行,但也从一定程度上狠狠打击了外国侵略者的嚣张气焰,极大地鼓舞了民众的志气。

在西洋五国联军加紧侵略大清国的同时,在大清国北方的北极熊——沙皇俄国亦蠢蠢欲动,他们一直渴望占领大清国东北部那辽阔的黑土,变满清王朝的发祥地为自己的黄俄罗斯。俄国趁清国最危机时刻求助于他的机会,向清朝廷漫天要价,要求清政府割让黑龙江以北、外兴安岭以南的60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遭到清廷的断然拒绝。

沙俄妄想侵吞大清国黑龙江地区,夺取通往太平洋出海口的野心早就有之。早第一次鸦片战争之后,沙俄就成立了“黑龙江问题特别委员会”,有针对性地系统地实施对大清国黑龙江地区的侵略活动。公元1849年至1853年,在俄国政府的授意下海军军官涅维尔斯科依多次带领武装人员,侵入黑龙江下游,并建立据点。随后,在东西伯利亚总督穆拉维约夫的指挥下,大批俄国侵略军闯入黑龙江,对中上游北岸和下游两岸实行军事占领。

公元1853年5月,法国海军开始进攻马尾炮台后,沙俄政府得知这一情况,于1853年7月5日召开“特别委员会”会议进行密谋。会议采纳穆拉维约夫关于继续向黑龙江“移民”并与清政府举行以武力为后盾的外交谈判的意见。会后沙俄政府即通知清政府:沙俄可以给予大清国一定的军事援助,甚至于可以出兵协防,但希望一并解决“黑龙江问题”,并委派穆拉维约夫谈判中俄边界问题。

此时,第二次鸦片战争清政府的形势极其严峻,穆拉维约夫率领俄国哥萨克军队直逼瑷珲城下,在两艘炮舰护送下来到瑷珲城内与清朝黑龙江将军奕山进行会晤、谈判。穆拉维约夫谈判初始说得冠冕堂皇,说他此行是为了“助华防英”,也是为了“保卫自己的领土”,但接着就露出其贪婪嘴脸说:“为了双方的利益,中俄必须沿黑龙江、乌苏里江划界。”

清奕山将军指出:“两国边界已根据《尼布楚条约》议定遵行,百数十年从无更改,今若照尔等所议,断难迁就允准。”

这次谈判争论很激烈,散会前穆拉维约夫将俄方拟定的“条约草案”交给奕山,限期答复。这个草案的实质就是要撕毁中俄《尼布楚条约》,强占黑龙江以北、乌苏里江以东地区。

出乎沙俄的意料,五国联军在1853年的第一次对大清国的战争居然以失败告终。沙俄想趁大清国危难之季压迫大清国屈服的梦想由于大清国因一系列的对外抗战的胜利谈判态度变得日趋强硬而破灭。双方断断续续谈判一年多,无果而终。

公元1854年6月五国联军第二次对大清国进行大规模的进攻,沙俄趁机又迫使清政府与其举行第二次谈判。随着战事对大清国的越来越不利,沙俄的态度也越来越蛮横无理。双方多次谈判仍无结果后,穆拉维约夫急不可耐,以“最后通牒的方式”,提出条约的最后文本,强迫奕山将军签字,并恫吓说:“同中国人不能用和平方式进行谈判!”并命俄国兵船鸣枪放炮威慑清军。在沙俄的武力威胁之下,奕山终于屈服,被迫割让黑龙江以北、外兴安岭以南60多万平方公里的中国领土给俄国。依据协议瑷珲对岸精奇哩江(今俄国结雅河)上游东南的一小块地区保留中国方面的永久居住权和管辖权;乌苏里江以东的中国领土划为中俄共管;原属中国内河的黑龙江和乌苏里江只准中、俄两国船只航行。这就是史称《中俄瑷珲条约》的协议。

南方重镇广州城被占领,北方京都北京城也被占领,清廷无力抵抗五国联军的侵略,又忧及南方的匪情,受皇兄咸丰皇帝之托,恭亲王奕诉率领一干清廷官员与五国外交使团的代表在北京城镶旗驻地的雍和宫举行正式的和平谈判。

“恭亲王奕诉大人,我的老朋友,我们又见面了!”英国谈判代表——驻华公使查尔斯·博顿热情地拥抱奕诉亲王。他现在因为五国联军的节节胜利心情显得格外高兴。

这次五国参与谈判的代表团还是以原来那五个“中国通”——五国驻华公使为首席代表的,里面也掺杂了一些五国国内外交部派遣来的外交人员及部分联军军方代表。而清廷方面的代表除全权和谈钦差大臣奕诉亲王外,还有吏部尚书花沙纳大人,兵部的乌姆将军等。

“我一直期待与博顿公使及其它公使的再次相见,非常高兴能再次与各位大人相见!”恭亲王表面热情地迎合,心里却一肚子的气,“虚伪的西洋强盗,谁跟你是老朋友?”

双方代表客套地招呼一下后,五国谈判代表团二十五人与清政府谈判代表二十五人,总共五十人各就各位开始展开激烈的争辩。

“我大清国如此厚待各国,把你们当作朋友,给予各国各种优惠待遇,你们却用枪炮来还击我们,难道这是你们一贯对待朋友好意的作法吗?”奕诉亲王开口厉声质问,他心里的一口恨气实在需要舒呼一下了。

“我们平等谈判达成的协议,却未能得到贵国的尊重;我们友好提出的建议被贵国皇上置之不理;我们五国传教士被贵国地方政府无理拘押,商人货物被贵国无端收缴,难道这就是贵国待客之道吗?”法国公使班塞·弗得反驳。

“各国有各国的法规戒律,未经允许你们五国的传教士擅自进入我大清的内陆属地进行非法的传教活动,被当地的地方政府拘押审讯是正当的。你们所提出的提建议,尽管有过分不当之处,但我大清朝廷正予考虑中,而你五国却限于我方最后通牒,未给予我们更多的时间,实在强人所难啊!”奕诉亲王责怪五国的蛮横。

“尊敬的奕诉亲王,我不知怎样理解你被贵国皇上解职的行为。我只能理解为贵国政府对你的不尊,就是对我们的不敬,就是对我们建议的否定。”美国公使格里菲斯·克朗说。

“孰对孰错,我们现在也没有必要再争论了,事已至此。我们还是谈谈后面的事怎么处理吧!”恭亲王忧虑呆在北京城那些无恶不作的联军士兵,“如果不让那些西洋鬼子早日撤出京城,还不知他们会做出什么更大的事情来呢?可能皇宫都难保全啊!”

“我希望五国联军先撤出北京城后,我们再谈具体的事情。”奕诉有点乞求地意味。

“不行,绝对不行,联军士兵用鲜血换来的战果,岂能轻易拱手让人?”依勒特少将强硬的拒绝。他是联军派往参与谈判的军方代表。

“亲王千岁,这个人就是摔伤桂良大人的依勒特将军。”花沙纳低声凑到奕诉耳边说。

奕诉骤然听到如此直接的拒绝,心里正怒火:“岂有如此不知礼节的外交人员?”现在听花沙纳大人细说,方知他就是那野蛮的联军将军,不免多看了依勒特两眼。

依勒特见花沙纳与奕诉看着自己嘀嘀咕咕的,知道他们俩是在说自己,他斜着眼轻视地扫了奕诉与花沙纳一眼,样子很是不屑。

五国其它的外交人员也大吃一惊:“在这种场合,依勒特少将怎么说出这种不合礼节的话来?”但碍于他是联军军方的代表,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是他们英勇作战得来的,正要倚仗他们呢?不好得罪,遂各国的首席代表成员并未说什么,静观事态发展。

“北京城是大清国国都之所在,如果国都不能保,那这个和平谈判又有什么意义呢?或是谈判之后,还给我方一个被夷为平地的都城,那又有什么意义呢?”恭亲王语气有点僵硬,明显有些怒气。

“联军士兵在这次进攻中,损失巨大,如果不能给予联军士兵一定的补偿,我们是绝对不会撤退的。”依勒特少将依然强硬。

“强盗抢东西受伤了,还要屋主损偿的吗?”兵部乌姆将军气愤对方的无理,讥笑地反问。

“谁是强盗?联军士兵是来教化你们这样愚昧落后、未被开化的野蛮人的。”依勒特少将“噌!”地站起来,怒视乌姆。

乌姆不甘势弱,同样踢开座椅,恨恨说道:“野蛮的西夷蛮子,不知礼教,烧杀抢掠无恶不作跟动物没有什么两样!”

两人一般高大强壮,势均力敌。场面突然变得很火爆,五国代表团一方没有阻止依勒特少将,也不阻止不了;清国代表一方,奕诉亲王很气愤对方的一再无理,加上上次羞辱朝廷大臣的事情,他很想灭灭对方的嚣张气焰,于是也不想阻止乌姆将军的放肆。其实,乌姆将军加入清国和谈代表团,是奕诉亲王钦点的,奕诉为的是怕再次有像上次和谈中摔人的事件发生。乌姆将军魁梧强壮有力,性子暴躁,曾在八旗子弟内部的摔跤比赛中得过第一次。

依勒特少将听完翻译,气得“哇哇”大叫:“愚昧的东方人!”说完伸手去抓乌姆,他又想像上次摔桂良大人一样把乌姆也摔出去。

乌姆早防到对方有此一手,他眼明手快,用手臂挡开依勒特的抓扣后,伸直手臂急抓对方肩部的衣裳,蹲开双脚,用尽全身力气,借着速度撑着依勒特的身子向自己背部摔去。

依勒特少将未料对方手脚如此麻利,动作一气呵成,极具摔跤的高超技术,他被人抓起腾空,从人家头部飞摔出去了。

一个巨大的身躯飞落在地,仅是一转眼的功夫,大家来不及喝止住,依勒特少将已痛苦地被摔爬在地,他痛疼得嘶牙裂齿。恼羞成怒的依勒特从地上爬起来,扑向乌姆,乌姆左右腾挪,他根本不能碰到乌姆的身体。

里面的响动,惊动外面护卫的联军士兵们匆匆冲进来,用枪指着清廷代表团成员们,奕诉见情况有点不妙,赶紧喝止:“乌姆不得无理,赶快向依勒特少将赔礼道歉。”然后他又怒视五国的首席代表们厉声问道:“你们这是什么意思?需用枪指着我们谈判吗?”

“依勒特少将,请你住手!“英查尔斯·博顿公使叫唤。

依勒特少将未理全博顿公使,但手脚步还是停下来了,他郑重地说:“我要向这位将军挑战!这是我大英帝国的耻辱!这是联军的耻辱!这是我本人的耻辱!”

“乌姆快向依勒特少将道歉!”奕诉亲王再次命令。他知道如果乌姆接受依勒特少将的挑战,出去后肯定死定了。

“对于本人刚才的鲁莽,在下真诚的向依勒特将军赔罪!”乌姆很不情愿地低头赔礼。

“不,我不接受任何形式的道歉,我要的是决斗!”依勒特少将仍不依不饶。

“各位公使大人,我希望大家以和平谈判为重!不要被别的小事而误了大事!”奕诉亲王只得求助于五国众使大人。

“把他们全押起来,乌姆将军一定要跟我决斗!”依勒特少将命令士兵们。

这些士兵都是依勒特的手下,当然听他的,他们把清代表团驱赶到墙角一边。

乌姆被逼无奈,准备接受依勒特少将的挑战,他大步走到房门口,说:“好!我接受将军的挑战!请!”

“乌姆将军,我命令你回来!”奕诉喝止住。又转身对依勒特少将说:“将军!此事我们暂缓处理,首先我们双方还是达成初步的谈判协议再说。”

乌姆当然明白奕诉亲王的意思,但看到代表团成员们都被联军士兵用枪指对着,有几个胆小的成员还被吓得双腿瑟瑟发抖。他大声喝道:“拿刀来!”

听到乌姆如此大叫,均感疑惑:“不知他要刀有何?”

“给他!”依勒特少将向一个联军士兵示意。这个联军士兵疑惑地取下枪顶上的刺刀,递给乌姆。

乌姆接过刺刀,对依勒特少将拱手说:“在下刚才放肆,多有得罪,这里给将军赔礼了!”说完,用手中的刺刀狠扎自己的大腿,连扎三刀,刀刀穿透。鲜血沿着乌姆的大腿滴满地上,粒粒着实。乌姆将军疼得脸色发白,他强忍着未倒下,问:“这样给将军赔礼可以吗?”

依勒特少将未想到乌姆竟然对他自己如此毒狠残忍,惊于他的胆量,佩服他的英雄气概,把乌姆对自己刚才的羞辱早抛到脑后了。依勒特走过去,扶着乌姆说:“将军阁下如此胆量,在下实感钦佩!过去的事一笔勾销!来!将军请坐!”然后他又转首对士兵们说:“你们先下去!并赶快叫一个军医过来,给乌姆将军治伤。”

谈判中出此插曲,令人意外,这种结果,更是令人感慨万千!谈判在依勒特将军的要求下,暂时休会,下午继续进行。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