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妇门 第二章 灾难 第九节 杀戮奸污

wanhexing 收藏 0 483
导读:寡妇门 第二章 灾难 第九节 杀戮奸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03/


“老乡们,大家安静了。太君命令你们,老人孩子站在东边;年轻妇女站在中间;轻壮年男人都站到西边去。大家快点。”伪军连长刘二黑按一村的吩咐命令村民分别站开。村民没有犹豫很听话地按要求站好。

“老乡们,太君这次把你们请来,是要调查一件事。几天前,有几个皇军到过你们村子。但在离开后,在半路上遭到了暗算。有人看到就是你们村里人干的。我们早就知道是谁干的了。是爷们,你就站出来,不要当缩头乌龟。”刘二黑停顿一会,见没有动静,又接着说:“好,既然没有人敢站出来承认,就不要怪太君不客气了。”说完就向一村弯腰示意,一村把手一挥,鬼子们“哗啦、哗啦”拉开枪栓,将枪口对准了村民。

“你们再不交出凶手。太君就要开枪了。”刘二黑开始威胁村民。村民一见鬼子将枪口对准了自己,人群开始骚乱起来。慢慢地站在西边男人们开始发生变动。站在二愣身边的青壮年男人开始移动。当二愣反应过来,他四周的人都和他拉开了距离。二愣一看他已经孤零零地站在了前面,急忙向别人靠拢。可是,他向哪边移动,哪边的人群就象躲瘟疫一样,立刻躲开。最后又剩下他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人群前面。

一村看到二愣被人群孤立起来,立刻明白二愣就是杀死部下的真凶。一村双手握着战刀,拉开架势,小心地向二愣逼近。当他与二愣相距一米左右时,身体前冲,手中的战刀用力地砍向二愣。二愣想要躲闪,可一村的刀太快了。他感到脖子一凉,头颅随着刀光飞离了身子。鲜血喷出的同时,尸体倒在了地上。一村见二愣没有躲开自己刀锋,一下子也愣住了。他以为能够杀死纯山的对手,一定会躲开自己的攻击。不会这样轻易地被他杀死。一村只是想试探一下对手的功力,他想给对手来一个下马威,并没想真的杀死对手。一村想捉活的真凶,带回去慢慢地折磨对手他,让他在痛苦与绝望中死去。二愣的轻易被杀,更加激怒了一村。他以为村民在拿一个毫无战斗经验的普通人搪塞自己,他决定要严厉惩罚这群包庇真凶的村民。

二愣被鬼子砍死了,村民虽然被凶残的一幕吓的够戗,但他们却放心了。他们以为于五死了,二愣被砍了,听说张顺也被打死了,所有参与杀鬼子的人都死了。真凶死了,鬼子也算报仇了、出气了。鬼子要是懂事,就应该会马上放了自己,让大家回家睡个回笼觉。村人虽然为死去的三人感到惋惜,但他们认为自己是公正的。他们觉得,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是天经地义地,你们杀死了鬼子,鬼子找你们报仇是应该的。村民们又活跃起来,人群松动了,就向平时撒戏前一样,有的人开始呼孩子,叫老婆准备回家睡觉。

一村被眼前的场面惊呆了,这些村名要干什麽。他低声问了问身边的翻译,翻译官告诉他村民们是准备回家睡觉。敏感的一村更加暴怒,他向鬼子兵们低声地下达了命令。鬼子兵立刻上前捉住四个向前移动的男人,把他们拽到人群前面,用脚照四个人的腿肚子一踹,四个人跪在了村民的面前。村民吓呆了,不是已经完事了吗?鬼子咋还打人?

“不是他们杀的人,他们是好人。”村民们以为鬼子误会了,立刻高声提醒鬼子。被踹跪下的三栓,本来就觉得冤枉。一听所有的人都替他说话,立刻来了精神。胆气一壮,就像平时和外村人打架一样,马上英武起来。他挣扎着就要站起来。可是身后的鬼子从背后又踹了他一脚。他踉跄了一下,身体又趴在了地上。三栓恼了,小鬼子太不给面了。一而再再而三地欺负他,让他今后还怎麽在村人面前直腰。恼了的三栓一骨碌爬了起来,冲鬼子嚷到:“你们他妈的讲不讲理?我又没招惹你们,你们凭啥打我。以后我还咋做人?”说完瞪了鬼子一眼,拍打着身上的土,骂咧咧地向人群走去。刚走两步,三栓感到后腰一疼,看到肚子上多了一段带血的珠的刀尖。“妈呀!他们用刀捅我。”话音未落,只见刀尖一转,就觉得五脏六腑一阵绞痛,人就昏死了过去。

人群安静了,没有人再敢说话。三个跪在地上的人脸色吓得蜡黄。汗珠子从额头渗出。狗剩早已被吓的拉了一裤子屎尿,整个人趴在了地上。一村皱了一下眉毛,把手一挥,两个鬼子把狗剩向前拖出去两米左右。把他的身子摆成跪坐姿势。一村慢慢走近狗剩,双腿岔开,伸出左手,将扣在狗剩头上的毡冒头摘下。放在鼻子下闻了一下,随后一抖手,毡冒头被扔到人群中。

“我儿子是好人哪!您可别伤害他呀!”狗剩妈挤出人群趴在地上,一边磕头,一边哭着求情。一村扭头看了看狗剩妈。狗剩妈求饶的目光与一村凶狠的目光一碰,心就哆嗦了,惊得闭上了嘴,只是没命地磕头。

一村看了看惊恐万状的村民,心里满意了。但他没有住手,而是伸出右手轻轻抚摩狗剩沾满汗珠的光头。象是抚摩一件精美的瓷器,手慢慢加力。狗剩的头也一点向前伸出,好象承受不住脑袋的重量。狗剩用两手撑地,身型就象一条蹲坐的狼狗。一村抽回手,双手拄着战刀,满意地冲村民一笑。村民们以为一村只是在戏弄狗剩,见一村笑了,忙讨好似的,也发出了笑声。连狗剩妈也停止了磕头,在脸上挤出难看的笑容,静静地向一村傻笑。

鬼子笑了,应该没事了。村民们心里又有了希望,鬼子也是人嘛。他们也知道好歹。只要听话,鬼子就会高兴,一高兴咱们就没事了。三栓也是,人家没让你动,你就忍一会。你说你发什麽疯,非得不听话,惹怒了鬼子,把命都搭上了。你看人家狗剩,样子象狗怕啥,丢一会人怕啥,只要不丢命,就行了。

一村看着村民,笑的更灿烂了。扭回头,一村手中的战刀寒光一闪,狗剩的头飞了出去,身子还保持着原来的姿势。一村又将目光转向村民,发现村民脸上的笑容还没有退去,都僵在了脸上。一村更加满意,放声狂笑。笑完将战刀交给另一名鬼子,那名鬼子用手撩起桶中的水冲去刀上的血珠。一村接过战刀,一转身,刀光连闪,另外两名跪着的村民,也被他砍掉了脑袋。

一村的目光在村民恐惧的脸上巡视,最后定在一个穿戴崭新的年轻后生脸上,右手食指一钩,示意他过来。这个叫李民的小伙子,脸一下变的蜡黄,脚向前挪动两步,猛然跪在地上,有点大舌头的他高声喊到:“太君,我是大大地良民,我在奉天为太君干活的干活。我是回家娶媳妇地干活,我有良民证地干活。”说完急忙从怀里掏出良民证,高高举在手里。刘二黑颠颠跑过去接过良民证送给一村。一村看了看,把手向李民挥了挥,示意他退下。李民见鬼子放过了自己,忙给鬼子磕头。村民见李民幸运地躲过死亡,都呼啦一下跪在地上,高声喊到:“太君,我们也是良民,我们是良民啊。”一村看到村民终于屈服了,心中平和了许多。

“太君说啦,你们既然都说自己是良民,太君就饶了你们。不过,太君忙了半宿,为你们铲除了害群之马,你们是不是应该报答太军啊?”刘二黑话音刚落。村民们立刻寻找于友德:“于友德,于乡长。你快去来,帮太君征粮做饭,你没看见太君辛苦半夜了吗。快点。”喊叫半天,村民们才发现于家没有一个人被鬼子围住。村民顿时又害怕得乱了起来。

看见村民的表现,刘二黑是一大家安静,他说:“好啦,好啦。不用再找人了。既然你们大家同意了犒劳太君,那我就挑人了。”说完就带着几个鬼子向中间的年轻妇女走去。妇女们突然意识到将要发生什麽事,都跪着向后倒退。三婶子的大儿媳妇已经被吓得尿屎尿裤,身子动换不得。刘二黑走到她跟前,闻到一股骚臭味,用脚狠狠踢了两脚骂到:“你个懒娘们浑身搔臭,还有脸往前挤,就你寒碜样,白让太君操,都没人要,快滚一边去。”说完开始在女人中挑选模样俊俏的。

平时好面子爱打扮的六个长相俊俏、穿戴整齐的年轻媳妇被鬼子架到庙前的台阶上。六个俊俏的小媳妇一边挣扎,一边呼叫亲人救命。衣服被刺刀挑开,六个女人被赤条条的按在冰冷的台阶上。她们拼命挣扎,嘴里还再喊着亲人的名字,希望得到亲人的帮助。鬼子分成六组开始轮奸妇女。庙前的上空,传来女人绝望的喊叫声。

“孙二,你救救我,好爷们,你快帮我啊!......”

“刘春,你个活王八,你还是爷们啊?......”

“清水湾的男人们,你们要有长蛋,就站出来,快救救我们。”

“于五,清水湾就你一个爷们,你快救救我们。”清水湾的男人们听着女人的哭叫声、怒骂声,虽然心如刀割,但看到鬼子闪着寒光的刺刀、黑洞洞的枪口,地上血迹未干的尸体,只得无助地捶打着自己脑袋,无声地哭泣。女人的哭喊声慢慢弱了、消失了,只能听到鬼子发泄兽欲时发出的狼一样的声音。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