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原创]上甘岭上两兄弟

newslgs 收藏 45 13647


在抗美援朝胜利50周年之际,我详细翻阅了新出版的大型画册《跨过鸭绿江》,那珍贵的历史照片和感人肺腑的回忆文章,使我心潮澎湃,感慨万千。那欢呼胜利、相拥而泣的热烈场面,又浮起在脑海里。特别让我久久不能平静的是,让我回忆起我的两个战友、上甘岭上的英雄兄弟——高守余和高守荣。

高守余1930年出生于山东省昌乐。小他两岁的高守荣,是他亲叔叔的儿子,因父母早亡,从小由高守余父母抚养成人。他俩从小一起长大,亲如同胞兄弟。1948年家乡解放后,高守余是村民兵队长。1951年11月,高守余、高守荣响应党中央的号召,双双报名参加了中国人民志愿军。兄弟俩到了朝鲜前线后,被编在志愿军某部九连同一个班里。他俩怀着对敌人的刻骨仇恨,刻苦训练,精心钻研,军人素质不断提高,很快成了连队的优秀射手和投弹能手,是连队的战斗骨干。

1952年10月14日,上甘岭战役打响了,高守余兄弟所在部队奉命参加战斗。这次战斗胜的负,直接关系到整个朝鲜战场的局势。如果美、李敌军一旦夺取了上甘岭高地,我方的五圣山阵地便直接受到敌人的进攻。五圣山万一失守,敌人居高临下,我军在“平康”平原地带就无法立足,整个战局的后果将不堪设想。所以,在前沿阵地上,敌我双方的争夺战异常激烈。地面阵地得而复失,失而复得,刀光剑影,血肉横飞,形成了“拉锯战”的局面。

10月19日,敌人进攻的重点已转向537.7高地的北山,并用一个加强连的代价,占领了我北山东侧的六号阵地。夜晚,在九连前沿指挥所的坑道里,连长向一班长刘保成等6人组成的小分队,下达了重新夺回、占领六号阵地的任务,而敌人有两个排的兵力。小分队既要攻克,又要坚实,任务相当艰巨。一颗信号弹在团指挥所上空升起,刘保成带领高守余兄弟等5名战士冲出坑道,翻过陡崖,穿过敌人的两道火墙,象旋风一样卷到了六号阵地的山脚下,隐蔽在一道石崖下,借弹光观察分析冲击路线。天刚麻麻亮,指挥所发出了冲锋号令。刘保成将6人分为两组,自己率一小组从正面进攻,副班长李伴功带一小组从左侧迂回牵制。两组相互配合,围歼守敌。随着我军最后一排炮弹在山头爆炸,两个小组同时发起了冲锋。与此同时,山上敌人的轻重机枪首先集中火力向左侧扫射。李伴功等人用手雷、手榴弹还击敌人,战斗中二人牺牲,只剩下大腿负了重伤的高守荣。但他仍然右手持枪,左手支撑,继续艰难地向敌人逼近。

当敌人的火力集中扫射左侧时,刘保成小组趁机接近敌人,并连续投出一排手榴弹。敌人的火力又转向正面,刘保成他们被逼到一个弹坑里,唐祚禄负重伤倒下了,刘保成观察一下敌情以后,对高守余说:“听枪声副班长他们可能受挫了,打上山的任务看来就靠咱俩了。”还未等高守余开腔,敌人的六0炮弹就飞了过来。他俩迅速滚向了另一个弹坑。天已大亮,阵前地形清晰可见。刘保成推了一把高守余说:“快,你利用右边那隆起地段迂回打上山去,我从正面冲击!”“班长,你一个人——”“快去,这是命令!要注意我的动作。”高守余拔出手榴弹,迅即滚回右侧隆起地段。敌人的炮火猛烈,但刘保成毫无惧色,时起时伏,时跑时停,敏捷地逼近了敌人。高守余也在跟班长“比赛”,弯腰迅跑,直扑敌群。眼看班长就要突入敌群了,但几十个敌人从三面将他包围了。受伤倒地的刘保成,当敌人接近他的身边时,他引爆了爆破筒,一声巨响,围上来的敌人倒下了,刘保成也被浓烟淹没了。几乎就在这霎那间,高守余几步跨上山顶,扔出手榴弹,消灭了残余守敌,成了六号阵地的唯一主人。他环视一周,寻找班长,只见刘保成静静地躺在十几具敌尸中。他掏出祖国人民慰问团赠送他的印有和平鸽的白毛巾,覆盖在班长的脸上,又解下班长身上的弹药,准备迎接敌人的反扑。

太阳爬上东山,阵地又被炮火吞没。高守余透过烟尘,见左侧有十几个敌人已经靠近了他,他立即投出几颗手榴弹,将敌人打了下去。就在此时,右边的敌人又上来了。他伏下身子,顶着一具敌尸,向右挪动了几下,等敌人接近时,猛地挺身抬手,爆破筒在敌群中开了花。他打退敌人两次反冲后,身上只有一颗手榴弹了。阵地上满是烧焦的泥土、石块、连根木头都找不到。但他马上想以“石崖”后还留有部分弹药,便趁敌人炮击的空隙去取。半道上,他看到了一个满身是血、不吭也不动的重伤员。仔细一瞧,竟是自己的兄弟高守荣。他用手托起弟弟的头,大声吼道:“守荣,你睁眼看看,我,我是你哥呀!”高守荣慢慢睁开眼,看了看高守余,嘴唇微微颤动了一下,又用手指了指山顶,然后将手耷拉在哥哥的手里,便永远闭上了眼睛。高守荣那手上竟挂满了手榴弹的拉火环。他真想把弟弟背下阵地,但他更想守住阵地。他脱下棉衣盖在弟弟身上,立即到“石崖”下取了弹药,就象即将爆炸的爆破筒,疯狂地奔向山顶。他迎面碰上一个东张西望的美国兵,他纵身扑去、卡脖、踢裆,将敌人撂倒在地,夺下汤姆枪,用枪托把敌人砸了个脑浆迸裂。紧接着,他又冲向迎面的敌人。他象一头怒吼的雄狮,跑着、蹦着、怒吼着,什么也不顾,只知道狠狠地打。他抱着“不上英雄榜,就垂烈士碑”的坚强信念,用敌人的尸体垒成掩体,一手握手榴弹,一手握手雷。当敌人靠进他时,手榴弹在敌群中爆炸。他趁机飞速跑过去,又从敌尸身上抽下6颗手榴弹……

太阳西沉,阵地暂时平静下来。他一人守卫在近两平方公里的山头上。山下有几百敌人在集结,妄图以夜幕为屏障,再次夺取山头。但是,我们的炮弹呼啸着飞过山头,把敌人吞噬了,战友们随着炮火冲上山头。这时,打退敌人6次冲锋的高守余才感到,千斤重担卸下了肩,全身轻松,便一头栽到地上昏迷过去了。他一个人守住了阵地,打死敌人100多名。

高守余战功卓著,1953年3月,志愿军领导机关为他记三等功,并授予“二级英雄”称号。同年6月,朝鲜最高人民会议授予他一级“国旗勋章”。以后,他升任班长,并加入了中国共产党。高氏两位英雄,为祖国争了光,他们是中国人民的骄傲和光荣。

( 根据离休干部盛星辉口述和王松山文章整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8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