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原创]洗澡池中杀鬼子

newslgs 收藏 55 18957
导读:[长城原创]洗澡池中杀鬼子



1938年1月,日本鬼子侵占了山东省靠近胶济铁路的昌乐县城。11月在我们辛旺村设立了据点。他们强占了刘金环家地势高、砖墙厚的院落,将3间大北屋改造成两层炮楼,下层住宿,在楼上放哨了望。同时,将3间东屋改建成了洗澡房。

为了安全,日本鬼子拆除了炮楼四周10米内的一切障碍物。同时,他们还命令辛旺、马山等34个村的村长,一天一次到据点汇报。这些村长,绝大多数是本村群众凑钱雇用的穷苦人。村长在汇报时,一有不慎,不是挨耳光,就是挨抢托(打),人人怀恨在心想报仇。

当时,我是18岁的愣小伙子,而且长的五大三粗。我父母在地里干活,鬼子“试枪”时,无辜把他们打死了。从此,我成了孤儿。后来我听说,是外号叫“三邪”、左眼角有青痣的鬼子打死我父母的。我家在炮楼西南角,离炮楼约十五六米远,院内有棵3丈多高的大楸树,自从父母被鬼子打死后,我就常爬到树上去,两眼愤怒地盯着炮楼,虽然看不清楚面目,但也极力寻找那个“三邪”鬼子。

一天中午,耿安村的村长张金安揣着6个“杠子头”火烧走进我家要口热水喝,并作了自我介绍。我立即从锅里舀出一碗开水递给他。他给了我三个火烧,让我与他一起吃。此后,他经常到我家来,我多次向他吐露了杀鬼子报家仇的心情。后来他悄悄地对我说:“杀鬼子是全中国人民的共同心愿。但我们手中无枪,怎么和他们打?要打,就得巧打,空手套白狼。你不是经常爬到树上四下眺望吗,你可以多观察观察炮楼内鬼子的情况:什么时候、有几个人、各干什么事情,你要一一记清楚。等摸清情况,想出办法,我再帮你报家仇。”从那以后,我一天无遍数地爬树观察。为了不被鬼子发现,我尽量躲在树叶密的枝子上,外边的人根本看不到我。

经过二十多天的连续窥视,我终于找到了鬼子们的活动规律。炮楼内共有7个鬼子,其中一人多少懂些中国话。每天午饭后,4人在炮楼底层休息1小时左右,2人去浴池洗澡,1人在大门外站岗。我将此情况向张村长汇报后,他很高兴,说:“你观察到的情况很有用处。”他还问我:“如果见到‘三邪’鬼子,你敢和他拼吗?”我说:“怎么不敢?豁上这条命,我也要为全家人报仇。”他又问我:“你怎么和他们拼?”我从墙角下拿出早已磨好的一尺多长的杀猪刀说:“就用这个捅!”张村长接过刀看了看说:“行!”

1939年农历九月初八,下午1点半左右,张金安村长和毛家村的王村长、后坡村的李村长,大摇大摆地向炮楼大院的南门走去。在距门岗十多步远时,3人频频向日本兵躬腰行礼。他们之间早已相识,张村长他们并肩前进。当张村长走到日本兵身旁时,他从腰后掏出木匠用的锋利斧头,手起斧落,就把日本兵的脑袋劈成了两瓣。这时,张村长迅速拿起鬼子的钢枪,推上了子弹。就在此时,埋伏在我家的南张庄黄村长、大山洼村马村长和我等3人,也飞步赶到大门口。按照事先安排,张村长等4人,分别拿着小土炮、大刀片、斧头和新缴获的大枪跑向北楼;我和黄村长持屠刀和铁棒奔向洗澡房。

因为门岗的战斗太迅速,楼内鬼子根本没有察觉。可是,当我和黄村长推开门冲进浴室时发现,有4个鬼子在池子里洗澡,形成了敌众我寡的局面。说来也巧,那个“三邪”鬼子就在池中,他见进来了生人,一下子从水中站了起来。但是,还未等他明白过是怎么回事的一霎时,我跨上一步,一刀捅进他的心口窝。与此同时,黄村长也抡起铁棒,把一个鬼子打的脑浆迸裂。可“三邪”这小子反映灵活,本能地伸出双手,死死地攥住了我的双手。而另一鬼子从池中跳起身来,飞起一脚,把我踢了个仰面朝天。正当他再次向我进攻时,黄村长铁棒一挥,打断了他的双腿,我一轱辘滚过去,照他的背部刺上一刀,这个鬼子玩完了。可是,就这么一耽误,另一个日本兵赤身逃出浴室,撒腿向大门外跑了。

北楼的战斗特别顺利。正在午休的两个日本兵,还未等爬起身来,就被张村长他们砸碎了脑袋。他们怕我和黄村长有危险,一人拿了日本兵的一支步枪,快步冲向院子。

张村长是这次行动的总指挥,他见一个日本兵跑出了院子,也不让我们追,并让我们到北楼收拾日本兵的所有武器弹药——步枪6支,轻机枪一挺等。接着,他带领我们钻进村南高梁地,跳水沟、爬高山,向南跑出100多里,过汶河参加了八路军。

直到此时张村长才向我们公开了身份,他是中共地下党员。他混入伪村长行列的目的,就是要瞅准时机杀鬼子。浴池中杀鬼子前前后后的一切安排,包括他到我家发动我入伙、组织其他村长一起参与行动等事宜,都是他根据地下党组织指示精神策划的。

(注:根据离休干部刘永文口述和王松山、曹仁昌文章整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