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26/

(一)

区游击队长段义气的中正步枪军刺横上刘亚军脖子的时候,赵家镇口留香烧鸡铺的老板方德柱忙活完了一天的生意,正坐在后院喝茶,品了两口,突然有了喝酒的欲望,于是吩咐住在铺子里的伙计小周去拿。

在满院子弥留的烧鸡香味中,他感觉到夜色好像暗了下来。

方记烧鸡铺是方德柱老爹的手艺和买卖,传给他已经好几年了。方家的烧鸡做得好,用料有讲究,做出来的味道别家怎么也模仿不出,这套手艺被方圆几十里传得神乎其神,居然现在都有了“传男不传女”的话。方德柱听了这话,嘴上不搭理,心里骂扯鸡巴蛋吧!又不是什么江湖秘笈,要是到了赶走了日本人那天,老子就把这烧鸡的配料公布给大家伙儿。

方德柱恨鬼子,中国人的地面上,你跑来横行霸道干什么?还要建立什么“共荣圈子”,共你妈个鸟!

心里这样骂,嘴上手上方德柱都殷情着,见了鬼子汉奸来,这烧鸡总是递得殷勤:太君,烧鸡的米西米西,大大的好。鬼子好像也过得惨,队伍上哪能吃到这样好的东西。都是接过不给钱就走还要多拿。有天有个鬼子居然还羞涩地给了钱,方德柱有些意外,后来一想这个鬼子和其他鬼子不一样,应该不是石头里面蹦出来的,这好像是个是有娘的人。

方德柱要个掩护,日本人占领赵家镇不久,他就开始为游击队做情报工作了。方德柱嘴巴严实,心思严密,又有这样一家烧鸡铺作掩护,是个开展情报工作的好人选。

情报工作,实际上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复杂恐怖。组织上不会叫方德柱在烧鸡里面下麻药然后给鬼子中队长仓田送去然后趁其昏迷不醒盗走师团作战计划这种不靠谱扯鸡巴蛋的事情。方德柱的工作其实跟普通赵家镇的居民没什么两样,不同的是:组织上来人了,他需要负责接待掩护;介绍些自己人到鬼子那儿去修工事;介绍些自己人去鬼子炮楼据点定时打扫;趁着自己隔几天进炮楼或者据点送烧鸡的时间,看清楚里面的兵力火力,仓库在哪里弹药库在哪里……看到的这些,记在心头,等合适的机会讲出去。

早上送走的刘亚军那几个人,在来到赵家镇两三天时间里面,方德柱就安排介绍他们到鬼子炮楼据点里面打扫做工。而关于刘亚军他们的身份,别人不讲,方德柱也不问。方德柱不是一个多事的人,而且,这里面好像还是有个组织原则的问题。

人民战争,就是全民皆兵全民动员,各自干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滴水汇成汪洋,全民抗战,鬼子的末日就等那一天了。

伙计小周拿酒回来,往墙头看看,小声说:“掌柜的,下午我去炮楼送烧鸡,看见抓了十几个人,外地装扮,男女都有。”

方德柱心一惊,不动声色:“外地的?”

“肯定是,还有个男的穿着洋人的衣服呢。”小周也是组织上安排搞情报的,手脚麻利,人机灵。

几天前,组织上派人告诉方德柱留意着:有十几个外地人要去根据地,上面还要派人来接。

这下有些麻烦了,得把这事情告诉组织。方德柱想着怎么办。

“小周,一会儿你去米店,把这事情告诉刘老板。”刘老板代表着组织,一直和方德柱保持了联系。刘老板上头是谁,他从来没说,方德柱也不问。

或者,明天河对岸的独立营该知道这个消息吧。方德柱心里想。

后院的桂花,落了一瓣在酒杯里面。方德柱喝一口,味道有些奇怪。再品,居然隐隐有些血腥味。

方老板没有想到,自己这份情报实际上不必送了。

今夜,会有客人上门。

(二)

大石庄以北,一只鸟落在国军26团3营营部所在的屋子上,警惕地四处张望。

上官云湘沉思:用精干分队奇袭?!

腕上手表,齿轮交错,时间在飞快流失。

何冬打破暂时的沉默:“上官团长,刘连长这几天在赵家镇执行任务,对那里的敌情地形都恨熟悉,他的意见对贵部行动很有价值。”

上官云湘点头:“真是那样的话……我想……”

何冬截断话:“贵军拟定十时借道,现在恐怕时间快到了吧?”

上官云湘看表,九时五十七分。

“如果上官团长放心,我想请团长移驾往我独立营走一趟。独立营营长赵春山和教导员陈楚风对这一带的战情非常熟悉,此次救兵,还需要与他们商议才是。”何冬探询的目光扫在上官云湘脸上。

……

“都是抗日的友军,上官团长难道有什么放心不下的地方?”何冬再请:“时间不多,鬼子随时有转移俘虏的可能。不能再犹豫了!”

“好,本座就走一遭!”上官云湘决心下定,命令营长汪贵率部原地待命,特务连连长胡老四带一个排跟随行。

然后又转向刘亚军,拍拍他肩膀:“这次恐怕要有劳老弟你了。”

刘亚军盯着上官云湘领口,默不作声。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