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狙击手 PART TEN 暗渡陈仓 [7] 暗战

百合浪子 收藏 0 9
导读:最后的狙击手 PART TEN 暗渡陈仓 [7] 暗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56/


2105年7月7日夜十一时,美国弗尼吉亚州,阿灵顿西南十公里。

在三辆C80装甲车的护送下,六辆满载的军用卡车在便路上行驶。把头的C80打出信号,车队慢慢停了下来。几个在路边用战术手电发着信号的士兵围了上来。

C80上的机枪手把枪口对准了这些不速之客,一个军官从装甲车里伸出脑袋。“有什么事么?”

“别紧张,自己人。”路边的一个当官模样的矮个子敬礼后亮出了证件。“长官,我们的GPS收不到信号了,我想我们迷路了。帮个忙好么?”

“你们是哪部分的?”军官瞟了眼证件,问道。

“第三独立师,我们是支巡逻小队,下午跟几个臭虫的探子交了火,我们被打散了,有两个兄弟还挂了彩,”矮个子指指后面两个头上和胳膊上绑着绷带的士兵说:“我们撤出战斗之后却跟总部失去了联系,GPS也不好使了。长官,您能告诉我这是哪么?”

“这是禁卫五师的防区,士官,你跑错地方了,继续往东走,你们会找到你们的防御阵地的。这一带实施了电磁干扰屏蔽,你们收不到信号是正常的。”军官说。

“你们就是禁卫师的运输队吧,我做梦都想进你们的部队,这车真不错,装的什么?”路边一个士兵突然说道,并拍了拍C80后面的卡车车厢。

“嘿,离那车远点,乡巴佬。”军官扭头喊道,随后他转回来。“士官,你该管好你的手下。提醒你们一句,这里过了十二点就是禁行区,在巡逻的直升飞机把你们扫成筛子之前,让你的人快离开这。”军官把脑袋缩回车里。“开车,没了GPS就不认路,乡巴佬的部队就这德行。”

车队启动了,接着赶路,留下了路边不停用手在鼻子旁边扇赶灰尘的士兵们。

“妈的,杂种的禁卫师可真能耍大牌。”雷诺被灰呛着了。

“鲁兹,纪念品留好了么?”小个子看着远去的车灯,问。

“万无一失,头儿,只要他们别再大半夜地瞎跑。”

“他们说了,这是禁行区。明天天亮之前,他们只能窝在军营里。”雷诺说。

“可惜那辆车了。”鲁兹带着嘲笑的口气说。

“我们撤。”小个子挥挥手。士兵们跑下路基,消失在夜色中。

********

与此同时,阿灵顿西五公里,地上军禁卫五师师部。

两辆卡车晃晃荡荡地停在了门口。哨兵走了过来。“证件。”

挂着中尉军衔的杰弗逊从车里递出了身份磁卡,哨兵接过磁卡,在手里的识别器上晃了晃,识别器的绿灯亮了。

“指纹确认,长官。”哨兵把识别器伸到杰弗逊面前。

杰弗逊懒洋洋地把大拇指按在识别器的指纹窗上,绿灯又亮了。

“打扰了,长官。”哨兵递回磁卡。“车上是什么?”

“红酒、雪茄,反正都是奢侈品,上面要的,这是清单,你们慢慢查吧。”杰弗逊不高兴地从胸兜里抽出张单子。

哨兵一听是上面要的东西,犹豫了一下,说:“那请通过吧,长官。”

“哼。”杰弗逊冷笑了一下,收回了单子。

“等一下,长官,您的司机好象脸色不太好。”哨兵说。

杰弗逊扭头看了下驾驶位上的中村,他有点紧张。“难道北美的土地上就只能有白种人么?”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长官。”

“那就别疑神疑鬼的。”杰弗逊没再看那个哨兵。“开车。”

两辆车又晃晃荡荡地开进了师部。“放松点,伙计。”杰弗逊说。

“我没事,”中村应道。“我只是担心那胶贴,才三分钟,就能仿造出那家伙的指纹?”

杰弗逊看了看自己的大拇指,笑了:“放心,我们不是过来了么?能给我们用的家伙,没有差的。指纹仿制器不过是小把戏。”

车开到了库房,交接完车上的货物,杰弗逊他们被安排到一个临时帐篷里住下。

“我们去趟厕所。”杰弗逊对帐篷口的哨兵说了句,便和杨克尔带着中村、爱尔斯宾走出了帐篷。路过指挥帐篷时,走在中间的爱尔斯宾悄悄地把一个纽扣大小的东西扔在帐篷附近的草地上。

********

两小时后,阿灵顿近郊,地上军禁卫五师178团下属预备队兵营。

泰戈尔趴在草丛里,眼睛一直盯着夜视屏里那个站在哨塔上的士兵。突然,那个士兵软软地倒了下去。他敲了一下喉咙上的麦克风,紧接着因为屏蔽干扰而沙沙响的耳机里又传来两声敲击麦克风的声音。

草丛里突然窜出十来个身穿夜战服的士兵,他们直接低身向营地门口冲去。门口的两个哨兵还没有发现他们就倒在了第二轮狙杀之中。

处理好尸体,莫宁和费恩拣起地上士兵的枪,在门口警戒,其余的人进入军营分散相各自的目标扑去。一个个流动哨被划开了脖子,一辆辆军车被贴上了炸药,一间间帐篷被挂上了诡雷。三分钟后,如同他们悄悄地进来,泰戈尔带着人又悄悄地溜出了军营。整个营地又恢复到几分钟前一样,只是没有了所有的哨兵。

看到泰戈尔等人消失在黑暗之中,负责掩护的雅凯拍了拍端着机枪的池上,两个人收枪向预定地点跑去。路过一个小河沟,雅凯脚底下突然一滑,摔在地上。

“笨蛋!”池上用日语小声说着,赶忙扶起雅凯,把他拖进一片灌木。

“该死,我流血了。”雅凯埋怨道。

“小声点,想让我跟你这个笨蛋一起陪葬吗?”池上低吼道。

雅凯看看他,想发火又不敢,一这是在敌后,二是池上的块头能把雅凯装进去,动粗谁胜谁负一眼就明了。不过雅凯还是要表现出阶级高的派头,他挣开池上的胳膊,“我要处理下伤口。”池上没辙,只好放下他,自己端枪警戒。

雅凯坐在一块石头上,挽起袖子,擦干净那小小的伤口,撕开一个创可贴,贴在上面。池上轻蔑地瞥了他一眼,正好跟雅凯的目光撞上,前者冷笑着扭过头。

“觉得我很好笑是么?”雅凯说了一句,算是回敬对方的眼神。见池上没说话,他跟上一句:“看得出你最近也不是很好过。”

“我的事你少管。”池上看都没看他。

“哦?其实我知道你为什么不开心,呵,看来我们也不是没有共同点。”

“跟你,哼!”池上没当回事,冷哼一声;突然他品出了什么,扭头好奇地打量着雅凯。后者有些狡诈地点点头。

池上想了想,说:“你也烦他?”

“烦透了,要不是他总跟我作对,拖着那个包袱,我也不至于到现在的地步。”

“你有计划?”池上有点来了精神。

“一个机会,这得需要我们一起去找。”雅凯冷笑着说。

池上也笑了笑:“我明白了。”

“不过,你们老大最近好象对这事不是很积极。”

“那个懦夫?他不能把我怎么样。”

“那最好,现在我们算是攻守同盟的吧。”雅凯伸出右手。池上看了看,也伸出自己的右手。两只毛茸茸的爪子在黑暗中握到了一起。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