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流 第一部 钢流滚滚 第三章 走马观花的战斗

银月光华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63/


1930年9月18日,这天是值得记念的日子。而这一天在1930年也有其令世人震惊的一面,这天全国人都震惊于张少帅的举动。就在这一天张学良通电拥蒋,东北军也早已做好了战斗准备。

这对阎冯李集团不能不说是一个重大打击,东北的猛虎终于出山了,他们的反蒋行动也就在这一天注定了失败。

9月20日我们部队接到命令,要星夜兼程赶赴山海关,军事命令刻不容缓,12辆战车全部从库中搬出,以最快的速度由卡车拉到火车站,有了中东铁路事件的教训,队长再也不敢慢殆了,上次贻误战机之罪害得他这几年都没抬起头,眼看着兵龄比他小的都提成他的上级了,可是他还“按兵不动。”

这次行动速度之快,真是前所未有,从接到命令到出发仅用了7小时,我也终于得到了第一个上战场的机会,也不枉我当了五年兵啊。

可是就这匆匆忙忙的7小时里,居然也发生了感人的一幕,部队紧张的忙碌着,我把坦克开上火车,刚刚从驾驶室里出来,正在校正位置时,一个女人的身影映入我的眼里。她留着当时特别流行的学生发,头上戴着粉色的发卡,穿的产东大的校服,我似乎很久没看过这么美的女人了,可是她来干什么?

车长也见到她了,脸上显现出了一丝喜悦的神色,连忙跑到她的身边,当时我远远的望着她,也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看样子两人的关系不一般。说着说着那姑娘居然流下了眼泪,真是匪夷所思。

先头部队已经集结于山海关外,独立第9旅在何国柱旅长的率领下一马当先直取平津,这是东北军第四次入关,不过这次是打着和平的旗号来的,少帅的武力调停真是旗高一招。

我们主要是配合独立第9旅作战,一开华北大平原,我们终于感受到了驰骋的威风,冯玉祥的主力在陇海线,而阎老西儿根本无心与我们作战,他的部队见到我们不是望风披靡就是所到之处根本无人防守,很快,我们就抵达抚宁,在这里我们与独立骑兵第5旅汇合,他们的马真不错,速度比我们的坦克快多了。当看到骑兵队威武的奔跑时我羡慕的想:“要是我们的坦克比马快该多好啊!”

“想什么呢?”车长从驾驶楼上探出头来问我。

“啊……车长,我在想要是哪天,我能开上比马跑得还快的战车该多好啊!”

车长深吸了一口新鲜空气,大声的说:“快了,现代工业发展得那么快,早晚会有这么一天的。”

我调侃着说:“呵呵,就怕到了那一天,我都老喽。”

车长的声音依旧那么爽朗:“放心吧!很快的,只要你还留在战车部队,我保证你能开上那样的车。”

“对啦!车长,这几天我一直想问你,那天在车站为你送别的女人是谁啊?”

车长一脸惆怅的说:“她……唉!算啦!你也别问了,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一听这话我明白了,车长还只不过是白面书生,感想就是多啊。在队伍里谈论得最多的就是男女之间的事儿,虽然我还未婚,不过也算是耳熏目染,知道了不少,遇到他这种情况,就是小女子思春,大丈夫无意啊。

车队正在先进中,队长的首车突然停下,后面的车紧跟着都停下了。随后旗语通知,前方有战斗,进入战斗状态。

车长沉着的发布命令,我和夏启明都摩拳擦掌,期待以久的机会终于来了,我们的战车要大发神威了。

战车队急速行驶,原来在天津市区东南角的一个小村子里,驻扎着冯玉祥军的一个营,他们保卫着一批军粮,对我们的态度很强硬。双方发生了武力冲突,结果骑兵旅的一个连被缴械,现在要我们去武力示威。

急弛了一个小时,我们赶到了小村庄,冯部已经严阵以待,只是他们想不到等来的居然是东北军的精华,最精锐的战车营。

我们的队列是战车营居前,骑兵做后盾,那冲锋阵势看了都叫人胆寒,想来冯部的许多人也是生平第一次见着坦克,恐怕还不知道该怎么对付呢吧!

在与骑兵旅小股部队冲突的时候他们气势熊熊的,现在可有他们好看的了。

队长从炮塔上探出头来,用大喇叭喊到:“你们快缴械投降,否则战车一过,片瓦无存。”

冯部虽恐慌,可是也害怕上级责罚,不敢轻言投降,过了好久,一个军官喊话说:“我们冯将军与你们张少帅有很深的交情,此事好商量。”

队长急了大喊到:“商量个屁,你们连我们的兄弟都绑了,还商量什么?快缴械,否则叫你们死无全尸。”

对方默然,毫无表示,时间在一点一滴的过。队长终于按奈不住了,大喊到:“弟兄们,给我冲,打他狗娘养的!”

队长的话音一落,我们的一排炮就打了过去,紧接着枪炮声齐鸣,12辆战车排成一线冲了过去,冯玉祥的一个看粮库的营会有什么战斗力,我们更不相信他们会有反坦克武器。恐怕枪还人手分不到一支呢。

有了我们车长设计的机枪架,我们的战车上都安装了机枪,强大的自动火力令冯部官兵愕然,与其说在打仗,不如说在走马观花看热闹,每车的车长亲自操枪,炮手不停的装炮射击。

很快,我们冲过了战壕,直扑村内,战车冲到哪里,哪里就是一片惨叫声,机枪扫下去,人就像被切割的稻草,成片的倒下去,冲进村后各车各自为战,我驾车冲进了一条小巷,这巷子实在太窄了,两边的土房被坦克强大的冲击力冲塌后,我们继续前进,看着仓惶逃命的冯军,车长那原本怒吼的机枪突然停住了,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也没工夫理会,只知道一个吓软了腿的冯军战士突然倒在我的车前,当时我已无法刹车,任凭战车从他已经吓软的身体上辗轧过去,那血淋淋的场面令我一辈子都忘不了。因为那是我平生第一次杀人,虽然不是我用手杀的,可是坦克那种现代化武器杀人要比用枪杀或刀砍惨一千倍。我只知道后来我清洗坦克履带时不时的作呕。

但是当时我还很清醒,没有意识到可怕,也没有时间意识那些,仍一味的往前开,骑兵紧跟着我们冲上来了,冯军的一个营死的死、伤的伤,被俘的都被带走了。

一场战斗就像走马观花般结束了,也在那一刻,我理解了坦克作为强大突击武器存在的价值,也注定了我的一生都要与这威力无比的武器为伍。

随后我们进入了天津城,入城仪式极为壮观,我们出现在天津的街头,我们的出现代表着东北军的实力,也注定了张少帅必然坐镇平津。至此东北军名义上虽然仍归中央指挥,但是已经有足够的实力与蒋介石的中央政府分庭抗礼。

我们的驻地选在了距天津市区很近的村落,与此不远就是英美的租界,我们这么做的意思就是给他们看看,我们也有机械化部队,我们是不可欺侮的。

进入驻地后,我们立即开始维护装备。

“哇!”我一边洗着履带一边呕吐。夏启明一边拍着我的肩膀一边说:“哎呀瞧你怎么像个娘们儿,不就是个死人肠子吗?”

“快把那东西拿开,我想想就恶心。”

“你呀你,当年老子轮片刀时杀过多少人你知道吗?不是吹,老子第一回杀人也没像你小子这样,你还算是当过五年兵的人吗?”

我急了:“你他娘的是没看到,当时压的时候我看得清清楚楚,能跟你轮片刀时比吗?”

车长也叹着气自言自语说:“中国人打中国人的现状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中国人打中国人?我反复思量车长的话,也终于明白了车长那个时候为什么停止了射击,不论我们胜得再漂亮,也终究不过是中国人打中国人的内战,在沈阳的时候我就看见小日本儿在大街上耀武扬威,也听闻过老毛子在黑龙江边绚耀武力的事,我们的外敌还很多,就说这身边的租界,明明是中国人的地方,他们凭什么租?

我开始配服车长,他总能想到我们想不到的地方,难道这就是读过书和不读书的区别?

轰轰烈烈的中原大战结束了,因为少帅最终表明了态度,也终以东北军武力入关而告终。这场大战虽然留给我们的只是一场简简单单的战斗,但是当时我们并不知道,这场历史大半年的战争使参战方死伤30万人,中原地区民不聊生。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