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拓时代 第一卷 踏入历史(修) 第二十章 危难歼灭战 (02)

大陆之鹏 收藏 0 0
导读:开拓时代 第一卷 踏入历史(修) 第二十章 危难歼灭战 (0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79/




烈日已经偏西了,彭石带领的两个排战士终于在徐法强等人到达半个小时之后到达了预定地点。但是他并没有立刻与徐法强等人汇合,而是经过周密侦察和勘探地形后,决定以班为单位分兵从四个方向围歼这帮士气已经跌落到极点的土匪。

构筑完工事后,彭石看了看表,正要下达命令发动攻击。侦察员宋玉丰神色紧张的跑了过来,道:“排长,在西南方向另一队土匪正在往这里靠拢。”


彭石身体剧烈一震,连忙问道:“敌人离这还有多远?负责牵引的同志们是否安好?”


“离这里只有三里远,王友仁、许大强和黄克坚三人都很好。”


彭石略作沉思,果断命令道:“一排一班负责阻援,其余战士由王大龙排长全权指挥歼灭敌人。总攻开始!”说完立刻发出进攻的信号弹,然后带领一班战士冲到西南方向的外围构建阻击敌人援军的工事。王大龙知道情况危急,不敢再推辞,立刻命令战士们对敌人发起最猛烈的攻击,顷刻之间枪声大作,子弹如同暴雨似的向土匪们横扫而去。土匪们还在等待着被包围的陈曙等人再次弹尽粮绝,然后一举歼灭这帮让自己痛恨和发财的混蛋,根本没有人想到外围之中突然出现了如此多敌军,登时阵脚大乱,来回逃窜,想找一个能够躲避恶魔的地方,可是敌人怎能让自己得意呢。密集的弹雨横扫而过,土匪们纷纷挂彩。


******************


战士们在彭石的带领下迅速地扑到西南方向的两里之外,立刻构建简单实用的阻击阵地。刚把单兵伏击坑挖到半人深,王友仁、许大强、黄克坚三人极度疲惫的身影已经在前面出现了,在望远镜中可以发现三人都已经负伤,步履踉跄,明晃晃的枪刺已经说明了所发生的一切。在他们的身后大约两百米处,土匪一边挥动着兵器一边呐喊着如同蚂蚁似的黑压压的扑来,气势甚是嚣张,不时有零星的飞箭落到王友仁等人的身后。


彭石看到王友仁等三人受了伤,内心一痛,但是他知道现在救人要紧,不是自责的时候,立刻命令战士们进行火力压制后一声虎吼带着夏国柱、关文跃出单兵坑,如同飞矢般分别奔向王友仁、许大强和黄克坚。


王友仁等三人看到战友们龙腾虎跃的身影,这种熟悉感涌上了心头,生命的灯盏突然明亮起来,一股看不见的巨大力量使自己也爆发了,所有的疲惫在这一瞬间灰飞烟灭,他们加快了脚步抛开那些紧追不舍的土匪,迎向迎面而来的战友。彭石等人分别架住这三个快要虚脱的战士,迅速的检查了他们的伤口,发现没有大碍之后托着他们奔回阻击阵地。


土匪们眼睁睁地看着到口的肥肉竟然被横空杀出的程咬金夺去,气得七窍生烟,不顾一切地扑上来,但是在密集的火力压制下,他们每进一步都要丢掉几条人命。直到第一波次的几十个土匪抛尸于野时,土匪哨长郭守成才恍然醒悟过来,命令缓停攻击,重新组织兵力配置和进攻方向。


战场上突然间变得死静,好象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了似的或者都变成了哑巴似的,没有半点声音。可是每一个人都感到一种沉重的压抑,使自己艰于视听。这就是黎明前的最黑暗。郭守成突然听到东北方向传来一阵阵冲杀的叫喊声,心中一惊,在马背上张望,发现在远处的正是戴富贵的部队,知道他们也被当前这帮强盗挡住,听那密集的恶魔般的“哒哒”声和参杂着凄厉的叫喊声,马上明白戴富贵的人马正要被别人击败。他沉思了小片刻,然后看了看眼前阻击自己的几个敌人,心中大呼天助我也,命令道:“前面有戴头领与敌人作战,我们只要突破这些封锁,必能与戴头领两面夹击敌军,一举歼灭这帮强盗。命令弓箭手进行射击,步军立刻给我踏平这些障碍!冲上去者赏金五十两,杀敌者加倍,头领再加倍,后退者斩!”


各个什长听得更是热血沸腾,纷纷把作战意图和奖赏告诉喽罗们,便引来了阵阵欢呼声。他们在追赶王友仁等人时就已经士气高涨,如今听到如此高额的奖赏更是锐不可挡。作为弓箭部队的什长更是擦掌磨拳,指挥士卒拉弓如满月,进行逐次推进和战场火力遮断,掩护着步军的推进。也许多次的吃亏后长出了智慧,土匪们不再使用密集性的冲锋了,而是采用兵卒之间分开成一个人的距离等松散队型向前推进。


彭石看到土匪们变换成相似于散兵线的形式推进,虽然敌人还是在战场上临时改变成的,但是依然让他感到一种空前的压力,脑子中盘算着如何克服这样大散弹范围,心下也佩服对手应变神速,是一个人才。


“排长,敌人的战术长得很快啊。”王友仁道,“可惜碰上了我们,否则真的是一场恶战。”


“不,这次也是恶战。”彭石严肃道,“这样大的散弹范围,要完全压制他们,至少要两个班和六挺机枪。现在我们的火力只有一半都不到。因此必须谨慎对待,切末因为武器先进就天下无敌。”边说着,边测量敌人的距离,等到敌人的步卒离自己阵地只有五十米左右时,立刻吼道:“机枪射击步兵,突击步枪射击弓箭手。打!”说着,手中的步枪毫不迟疑地向远处相对密集的弓箭手喷出死亡的火焰。战士们早就等得心痒痒的了,如今命令一下,哪会甘于人后。顷刻之间弹雨横扫,虽然在散兵的情况下精度大幅下降,但是俨然非常可观,片刻之间阵地上已经留下了十多具土匪的尸体了。


王友仁更是要雪刚才被追赶的耻辱,觉得顶肩扫射不过瘾,站了起来,把枪平放抵腹直扫,“哒哒”地射出复仇的火焰,后坐力的缓冲在左手的支点下自然形成一个广角扇形射区。土匪们如同被收割的麦子一般纷纷倒下。土匪们没想到这几个穷鬼竟然有如此能耐,自己死伤十多个弟兄时,对手连一根汗毛都没受伤,情不自禁地害怕起来,猥猥琐琐地前进,推进的速度更加缓慢。


郭守成双目尽裂,没想到在不到片刻自己的部队又少了十几个,连忙鸣金收兵,再次考虑对策。


敌人如同潮水一般退了下去,战士们都微微地舒了口气,依然警惕地盯着敌人的一举一动。彭石好象发现了宝贝似的盯着王友仁,害得王友仁感到莫名其妙,不断地挠头弄手,忙问道:“排长,我有什么不对的嘛?”


彭石连连点头,充满喜悦道:“对,对,你救了大家了。”


王友仁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怔怔地看着彭石。彭石白了他一眼,道:“就是你把步枪平放抵腹的战术使得散弹面比抵肩大了许多,虽然精度下降,但是对付这种半散兵线阵型很有效。我立刻叫战士们采用如此的战术。”王友仁这才恍然大悟,笑了笑,与彭石一起把这个战术教给战友们。


土匪们却没有这样好运,他们又组织了一次进攻。可是在战士们把战术调整后,更能发挥出自动火力对冷兵器的绝对优势,使得敌人付出了比上一次多出一倍的伤亡之后不得不再次撤退。


郭守成恨得七窍生烟,挥刀斩杀了两个懦弱的逃兵,镇住土匪的逃跑念头,恶狠狠的把步卒之间的距离再分开一倍,然后把弓箭手分开成三队,中间的跟在步卒之后进行战场遮断,左右作为侧翼,进行迂回包围,只要冲过这道并不是很宽的防线,就能与戴富贵回合,来个内外合壁,压死这帮土匪。


彭石岂能看不穿郭守成的把戏?立刻把着十二人也分成三小队,扑出单兵坑,采用刚才的射击技术,采取主动,分别火力压制敌人左右尚未动的两翼。郭守成看到自己的计策被识破,地上又倒下了数十人,杀红了眼睛和理智,竟然命令所有的土匪直接强攻。五六百人完全是杀红了眼全线压上,使得彭石他们又难于抵抗。战士们这时候只有把扳机一扣到底,把一盒盒子弹装上,没有再顾及枪管已经发烫了。土匪们纷纷倒下,但是大量的牺牲后,他们也取得向前挪动的机会了,步兵与彭石他们最近的时候只有三十来米,弓箭对战士们已经存在了极大的威胁,不时的就有羽箭射在战士们所在地上,直末到箭未羽毛处,振得箭尾颤阵嗡嗡直响。战场上杀喊声、怒喝声、枪击声和凄厉的绝望哭叫声完全交混在一起,构成了人间的地狱的惨烈。


战场上出现了交着状态。你分兵迂回,我分兵分头阻击;你合兵强攻,我把兵力收成一个拳头,狠狠地给你打击;你派小股部队诱攻,我采用单兵点射。这边拼命的想冲过这道没有什么纵深的阻击线,那边抱着只要还有一个人在,就不能让敌人推进一步。相对彭石而言,这是最为艰苦的一次战斗,虽然自己在武器和人员素质上占有绝对的优势,但是自己这点兵力根本无法覆盖所有的敌军,有好几次敌人冲到阵地前的不到十米,好几个战士也被弓箭射伤,虽然都是轻伤,但是当时的情形非常危急。他以钢铁的意志顶住了压力,盼望着王大龙那边能够快点胜利,然后反过来围攻眼前的这帮土匪,一举消灭灌县的匪患,为以后建设打下安定的局面。


*********************


一个多时辰过去了,土匪们由六百余人锐减到不足四百人,但是郭守成依然拼命地驱赶他们进攻,因为他知道自己的性命就由这条小小的防御线来决定,如果闯过了将是一片光明,否则将是死无葬身之地;同时他也把许诺的奖赏已经提高到三百两银子了。俗话说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更何况这帮都是为了金钱六亲都不认的悍匪。他们战术也是一变再变,甚至已经学会猫着腰和利用简单的障碍物保护自己了。


彭石确实佩服这帮人从战争中学学习的能力,自己压力也就大起来了,一边指挥战士们狠狠的开火,一边考虑该如何取得更好的效果,同时心中祈祷着王大龙尽快围歼那边的土匪。想着想着,他情不自禁地往后看了看,发现有一个熟悉的身影迅速地向自己这方本来,定眼一看,正是徐法强,明白那边的战事已经算得上结束了,心中大喜。


彭石等待徐法强奔到跟前时,一把拉住他,没有问王大龙那边的战绩,直截了当道:“如果那边已经完结,只留下半个班的战士看押俘虏和打扫战场,其他战士立刻从远处绕道,运动到这帮土匪的右侧翼和背后。必须在半个小时内完成部署。三点五十分发动总攻。”


徐法强喘了口气,应了一声“是”,转身撒腿就跑,再次奔回王大龙那里,向王大龙传达彭石的命令。王大龙听到彭石他们在如此艰苦危难的情况下并没有重大伤亡,悬在半空中的心放了下来,立刻交代各班班长作战任务和动员战士们,带领部队从离敌人近两里的右侧翼插上。


腕上的表上的秒数字不住的跳动着,彭石沉静地看了一眼,只差不到十分中就到下午三点五十分了。敌人那边在经过一次半集团冲击被打退后,没有再次发动进攻了,而是显得静悄悄的。


郭守成再没有听到远处冲杀的叫喊声了,咯噔一下,冷汗直冒,心中大叫着:“完了,戴富贵已经完了。”他看了看刚刚败下了匪兵们,心下一横,暴怒道:“弟兄们,我们无路可走了,唯一能够生存的就是冲过去杀掉这帮强盗穷鬼,然后再掉头南下。否则我们将是一头丧家狗,将被这帮穷鬼赶得无路可逃。那时花花世界再也不能享受了。大家听好了,半柱香香之后全体进行攻击冲锋。只要能冲出去,天下就是我们的。所有的弟兄都可以获得一千两银子。如果想投降叛变的,就算我郭某放过你们,那帮穷鬼决不饶你们的。现在大家先休息!”


土匪们这是后也知道这是自己最后一次生存的机会,何况刚才的半个哨队冲锋虽然败下来了,但是竟然能够扑到敌人的跟前,如今全军扑上,机会应该站在自己这边。


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了,王大龙带领的部队终于出现在敌人的右后侧翼处,也出现在彭石的望远镜中了,这让彭石感到欣慰不少。但是情况不妙的是,敌人突然间全都站了起来,采用不久前刚学会的进攻战术,全线扑来。为了能够围歼这帮残匪,决不能后退半步,彭石感到这次的压力之大,实在是前所未有。从军人的情感上,他渴望能够作战,因为只有战争才能体现军人的最辉煌的价值;但是理智告诉他现在不是表现狂热的时候,因为他得为每一个战士着想。他当机立断,马上发射了总攻信号蛋,提前数分钟总攻。顷刻之间,双方都拿出了最坚强意志和最密集的火力撕杀进攻。


王大龙远在两里之外看到天空中耀眼的总攻信号弹,先是一谔,立刻眺望远方的战场。敌人几乎分散散兵形式,个个都悍不畏死似的满山遍野地扑向彭石他们的阵地,漫天的箭雨如同暴雨般肆虐,构成一恐怖的战场遮断,如果彭石他们稍有防备疏忽,后果将不堪设想。看到这,他不敢怠慢,立刻吼道:“吹冲锋号,跟我冲!”双腿并用,如同疯虎似的带队扑进。


嘹亮而雄壮的冲锋号如同长空利箭一般撕破天宇,给了彭石他们一股冲天的豪气,这一时刻他们完全忘掉了牺牲的可能,忘掉了害怕,心中只有沸腾的热血,手中的钢枪喷出了所有愤怒和为民复仇火焰。密集的弹雨撕碎了所有阻挡它们的一切。战场上顿时鲜血飞溅,染红了这块土地和空间,残肢断臂铺满了这个狭小的地段,累累的尸体盘满了所有的空间,白色的脑浆,银红的内脏造就了这块修罗场。凄厉而绝望的叫喊声混杂着枪弹声和冲杀声,定格着这个空间的恐怖空气。战争的怪兽在吞噬着这一切。


王大龙带领着战士们加入后,战场上的火力开始变成一边倒的状态了,顽抗的土匪纷纷被击毙。经过残酷地撕杀了近半个小时后,土匪们再也无法组织起有效的反抗了,刚才拼命的疯狂已经被当前的鲜血所冷却,绝望使得他们再也无法支撑下去了,纷纷缴械投降。


彭石和王大龙拖着极度疲惫的身体清点好人数后,发现只有一位战士被弓箭射穿小腿重伤外,其他的战士都没有受到重大伤亡,相视一笑。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