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化华夏 卷二『入世』狼入凡尘 第十八章 屠杀『一』

DJ云 收藏 0 0
导读:侠化华夏 卷二『入世』狼入凡尘 第十八章 屠杀『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08/


陇南镇的黑龙会分坛内,一片酒肉沸腾之景,吆喝声,砸碗声响成一片,陆佐雄老怀大开,大口的喝着一坛坛黄土高坡的烈酒,这是他特地犒赏顺利完成任务刚刚凯旋而归的五十名死士的酒宴,赤狼从未喝过酒,接过岳拓疆递来的一大碗酒,竟是毫不犹豫,学着众人的样子,猛地一口就往口中倒去,顿觉口中这东西不对劲,哪里是什么水,竟比之辣椒尚辛烈得多,连忙一口喷了出来,他正好正对着岳拓疆,这一口酒倒是分毫也不浪费的喷在了岳拓疆的脸上,岳拓疆也不气恼,一阵长笑,又给赤狼盛上一碗要赤狼喝下,赤狼一脸无知的推开道:“辣!”


岳拓疆笑道:“小师弟不用奇怪,这是酒,不是水,当然是这个味道,咱们做男人的,怎能像娘们般婆婆妈妈的,来,豪爽点,干了!”赤狼听他这么一说,立时豪气上来,接过碗一口就猛地灌进了肚里,喉咙里立时一阵奇痒干烈的感觉,连忙转身大吐,却当然是吐不出来,岳拓野坐在陆佐雄另一侧,也大笑着跑过来一起培养赤狼的男子气概,赤狼拒之不过,几碗酒一下肚,只觉天旋地转,便趴倒在石桌上人事不醒了!待众人酒足饭饱之后,赤狼方被人扶回房间。


夜!是如此漫长!


赤狼静静的躺在宽敞的双人宽床上,沉静得没有丝毫的动静……


火!熊熊的烈火,在一座山丘顶上无情的燃烧着!


“圣尊祠被烧啦!快逃啊!屠虎帮来啦!……”


“快跑啊!……”


“救命啊……”


“不要杀我……不要……”


“放了我的孩子……求求你们……”


“不……我还不想死啊……”


无数的村民们在疯狂的逃散着,三批黑衣人在他们的人流中穿梭砍杀!尸体在不断的倒下,残驱在不断的抽榭,哀号声此起彼伏,却始终无法压过一个又一个婴儿声嘶力竭的啼哭悲鸣,又一个又一个的中断……


断去手臂的男人在地上翻滚着惨嚎,女人凄嚎着紧紧搂抱着自己哇哇大哭的孩子,孩子哭叫着伏在父亲的尸身上,等待着身后黑衣人狞笑着砍来的大刀!


那手执大刀的黑衣人双眼绽放着嗜血的凶光,就像狼眼一般不可直视!


他!是赤狼?!


刀下头断!孩子的啼哭嘎然而止,女人的尖叫声立时以足以震破天际的分贝向苍天控诉着她的不幸,终于晕厥过去,孩童血淋淋的头颅在地上翻滚着,终于滚到了父亲宽阔而足以避风的腋下!


就在这时,一个村民突然怒吼着冲杀过来,这双眼酷似赤狼的黑衣人连忙迎上去与之拼杀起来,这村民显然曾有习过武艺,悲愤中迸发出的力量让浑身是血的他力战至今,但赤狼的身手与之岂可同语,而这黑衣人的身手亦似足赤狼,当是赤狼无疑,只见赤狼一刀硬架,猛地一脚踹出,便将那村民踹倒在地,眼看着这唯一拼死而战的村民便要死在赤狼的无情之刀下,斗地闻得一声嘶声尖叫“不”一个人影便扑倒在那村民身上!


那村民连忙一把推开那女人大叫道:“水秀你快走,快走!”原来此人便是牛水牛!


牛水秀哭叫着道:“不!不……我不能没有你……不!”


赤狼看着眼前突变的一幕,募地傻傻的站在一旁,不知所措的倾听着他们的对话!


牛水牛见他如此,连忙爬将起身,一剑攻将上来,赤狼立时大怒,大啸一声猛地一刀向剑上斩去,赤狼刀劲钢猛,牛水牛连忙剑卸刀势,但赤狼早已是收放自如,立即换招一刀当头斩下,牛水牛避无可避,眼看就要惨被这一刀分尸而死,牛水秀猛地扑将上来,险险在刀落人分之前将赤狼扑倒在地,赤狼更是恼怒,咆哮着一把挣开牛水秀,牛水牛的长剑又递到了眼前,赤狼连忙就地一滚,方狼狈的逃过险招,如此一来,赤狼更是怒不可竭,怒吼着又向牛水牛扑去,牛水牛本就身手不济,此时赤狼与之一个悲愤,一个恼怒,皆是一般的拼命狂攻,不几回合,牛水牛便又被赤狼一刀砍翻在地,幸好闪身得快,要不这一刀便要了他的性命。


赤狼正准备立即跨上去将之杀死,岳拓疆突然赶到他身边拦开他,赤狼扫目一望,只见火光冲天的牛家村已然是尸横遍地,原来整个村子就还剩下这两个活口了,心知师兄是要留下这两个活口挑拨神龙教与冷月盟,连忙将高举着血刀的手放下,立在岳拓疆身旁。


几名帮众立即上前将牛水牛捆缚在地,牛水秀冲上去扭打,立即被两人拖到一边,但都没有一个人说话,因为他们之中只有白日冒充屠虎帮的人才会说四川方言。


岳拓疆走到牛水秀跟前,伸手便要去扒她的衣衫,牛水秀“啪”的一口唾沫吐在他脸上,怒道:“恶贼,你……你们敢动我一下,我……我立即咬舌自尽!”


牛水牛也奋力挣扎着吼道:“你们这帮歹人,龟儿子有种就冲我来,要杀要剐息听尊便,哪一个敢动水秀一下,老子牛水牛做鬼也不放过他!”


岳拖疆淡淡的抹去脸上的唾液,静静的逼视着颤抖着身子,却是目光坚毅的牛水秀,半晌后,又望向不断挣扎着的牛水牛,蒙面的黑巾后也不知是何情色,终于转身一招手,率众离去!


夜!仍是那般在熊熊的火焰中燃烧……


血……顺着山间的小道,流过岳拓疆一行人的足迹,流向依然川流不息的那条原本清澈的小河沟中……


次日,赤狼醒来的时候,已是午时,回想起昨夜的梦,不由坐在床上痴痴的发愣,眼前浮现出义父孔顺苍老慈祥的面容看着自己道:“赤狼,善恶到头终有报,你如今既然回到了人世,就切不可再当自己是在狼群中肆意而行,记住,你现在是人,再也不是动物,动物只会以生存为准则来维持自己的生命,而人生在世却必须以善为本以恶为耻,因为人生最重要的意义与使命并不是让自己生存,而是为义而存在的明白吗?”这是赤狼刚刚略识人言的时候,孔顺对他所说过的话。


赤狼茫然的看着眼前义父飘忽的面容道:“义父,什么……是义呢?”


孔顺的面容骤然间消散,只留下一句话——


“义,就是正义!狼儿,你以后自然便会明白正义的重要了。”


赤狼猛地一把去抓孔顺,却只抓到一把空气,颓然望向窗外的太阳道:“正义?什么是正义呢,义父?”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