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中倭战争 梦回唐朝 香华公主

大汉高祖 收藏 0 9
导读:第一次中倭战争 梦回唐朝 香华公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28/


“咣,咣咣。”只听得一阵又一阵的敲门声,我费力的睁开眼睛。

“我这是在哪儿?”我摸着怀里的美女,慢慢的回过神儿来。门外传来一个尖细的声音:“大人,大人!起床了。”

难道睡觉睡到自然醒永远是一种梦想吗?我不禁有些愤怒了,有了美女,还要这些不男不女的家伙做什么?可是,如果我不起床的话,这个家伙就会一直叫下去,所以我只好极不情愿的伸了一个懒腰,慢吞吞的胡乱穿上一件衣服,懒洋洋的开门一看,只见昨天那个老太监带着已经固定在脸上的笑容站在门前说:“奴婢服侍大人起床,我王请大人前去议事。”

cao,这个新罗王也真是的,大清早的也不让人睡觉,你以为你长的比美女还好看啊?不过考虑到这些美女都是他送给我的,而且还有那些黄灿灿的东东,更重要的是......

远在几百里地之外的我叔叔的目光。

一想到我叔叔那严厉的目光,我的心头一凛,还是先去办正事要紧。我匆匆穿好衣服,跟着老太监来到新罗王宫的大殿。

新罗王金法敏早已等候在这里,见我赶过来,也是脸上堆着笑迎上来,说:“主簿大人起的挺早的。等一下金仁问将军就要出发护送军粮到泗沘城去,我们还是去送一送吧。”

“也好。”正好,我也正要去看一看。我必须亲眼看着这批军粮运走,否则的话肯定会被我叔叔骂的。于是我在金法敏的陪同下,送金仁问出城。

金城城外一个不大不小的车队一字排开,最前面一个骑在马上的人见到我们过来,急忙下马跑过来。这个人看上去约么有四十来岁,个子不高,不过非常精神。他给我和金法敏行过礼,金法敏向我介绍说这位是金仁问将军,然后就派他领着我们一起检阅车队。由一千辆大车组成的车队一眼望去足足排了有一里多地,每辆车上装着十袋大米,每袋五十斤,这五十万斤军粮送到泗沘城的话也够唐军用上两、三个月了。我特地随机摸了几袋粮食,确认里面装的是大米,而不是沙子。

“不错。”我满意的对金法敏说。金法敏点点头,检阅完毕。

金仁问过来向我们辞行,金法敏交待几句“小心!谨慎!”之类的套话,金仁问说声:“得令!”就带着队伍出发了。

每辆粮车有两个民夫前拉后推,金仁问的三千精兵在车队两旁护卫。车队慢慢的在我的视线中消失,我的心中却升起了一个小小的疑惑:“为什么事情办的这么顺利?我叔叔和刘仁愿大人不是说金法敏是个老狐狸吗?难道他们都看错了?还是金法敏已经狡猾到了我看不出破绽的程度?”

算了,管他呢,这种伤脑筋的事情还是不要去想了,还是想一想昨天晚上的那几个美女吧,她们此刻应该还在我的临时房间里等我呢。


金法敏陪着我回他的王宫。折腾了一上午,大家都饿了,照例由金法敏请我吃饭。在我的强烈暗示下,他又送了我一些黄灿灿的东东,这顿饭吃的我是酒足饭饱,心满意足。吃过饭,那个老太监陪着我回自己的临时房间,回屋之后我才发现,我的那几个美女不见了。

可把我气坏了,我恶狠狠的瞪着身旁的老太监,还没等我发问,老太监笑嘻嘻的说:“大人,这里是我们新罗的朝房啊,是我们新罗的大臣们上朝之前休息和等候我王召见的地方。有时候散朝以后有的大臣们不想回家,就在这里办理公务。这样的地方怎么能让宫女们白天在这里出现呢?”

明白了,原来这里是带卧室的高级办公室。算了,反正昨天晚上我也没睡好,还是午睡一会儿吧。

睡了有一个多小时,总算睡到了自然醒。原来睡到自然醒是只有午睡时间才能享受到的。我一边喝着下午茶,一边想,什么时候回泗沘城呢?这里这么爽,我为什么要回泗沘城呢?

对了,回泗沘城是为了打倭奴。

可是,有了这么多美女,和这样有吃有喝的好生活,我还用的着打倭奴吗?

我正在伤脑筋的想着,忽然听见一个银铃般的声音:“那个打跑了倭奴的大英雄在哪里?”

这声音怎么这么好听?我寻声望去,只见在一群宫女的簇拥下,一个穿着淡黄色裙装的女子款款而来。这女子也就是十七、八岁的样子,体态轻盈,身材修长,曲线曼妙,袅袅娜娜,摇曳生姿。我似乎还没有看见她迈动脚步,她就像一片在微风中飘动的枫叶一样飘到了我的面前。

难道是她把太阳带进了房间吗?为什么屋子里这么明亮?还是她身上散发出的光明,照亮了整个房间?

我揉了揉眼睛,定定神。哦,对了,原来是我的眼睛睁的太大了,有太多的光线进入我的眼睛,就像是房间里变亮了一样。

这女子在我面前停下脚步,我愣愣的看着她,只见淡黄的衣领下露出贝壳一样的脖子。脖子上面,乌黑的秀发挽成了高高的发髻,一只玳瑁的发簪穿过,把发髻固定成海螺状。刘海下,纤细的蛾眉像一对柳叶一样指向耳际。明亮的眸子像湖水一样清澈,在这两潭湖水中飘过来温柔而恬静的目光。这目光似乎从我的眼中直射心田,我的心随着这目光飘啊飘啊,呆呆的看着面前白里透红、吹弹得破的面颊。我好像看到一对嫣红而有弹性的朱唇里似乎在说着什么。到底说的是什么?我已经听不到了。事实上现在我什么声音都听不到了,这女子的形象已经占据了我的整个心田。我的像快融化了的冰淇淋一样瘫软在椅子上,身上除了一个地方硬其他都软了。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那个老太监咳嗽了七八十声,见我还是没有反应,干脆偷偷的在桌子底下踹了我一脚。我这才如梦初醒。

“殿下,这位就是都督府的刘主簿大人。大人,这位是我王的香华公主。”

“刘大人,快给我说说你们是怎么打跑倭奴的?”

“我我我我我......倭倭倭倭倭......”我偷偷的擦了擦口水,趁机定了定神:“倭奴们就像乌龟一样,看起来似乎很坚硬,其实壳子里面挺脆弱的,就看你能不能打破这层壳子了。我叔叔最善于打碎倭奴的外壳了,他总是能够找到倭奴们的破绽,一下子打进去,看起来一点也不费事。别看倭奴们像乌龟,可是逃跑起来比兔子还快,就看你追不追得上了。我就能追得上,我最善于追击逃跑的倭奴了。我的战马是上等的天山马,比起那些矮小的像毛驴一样的倭马快多了。那些倭马可真够矮的,也只有倭奴才能骑得上;如果人骑上去的话根本就跑不起来。”

香华公主让人搬来一把椅子,在我对面坐下,伸出春葱般的纤纤素手,托住像鹅蛋般雪白圆润的下巴。淡黄的纱衣从手腕处直滑落到肘部,露出削去皮了的白花藕般晶莹剔透的小臂,仿佛能够透过粉嫩的肌肤直看到骨骼。淡淡的体香飘进我的鼻子,我的心就像掉进了一颗石子的湖水一样,一漾一漾的。老太监在桌子底下踹了我好几脚,我才继续说:“昨天我轻轻松松的砍下了九十八颗,啊不,一百零六颗倭奴脑袋,简直不费吹灰之力。真是痛快。别说这些小小的倭奴了,我跟着我叔叔,就没有打不赢的仗。”

香华公主瞪大了眼睛看着我,时不时地问上几句,我都一一作答,就这样聊阿聊阿,不知不觉到了掌灯时分,那个倒霉的老太监局促地说:“殿下,时候不早了,该回去了。”

香华公主袅袅的站起来,轻轻的对我说:“主簿大人,我要告辞了,以后再听你说打倭奴的故事吧。”

......

房间里只剩下我和那个倒霉的老太监,他(她?)照例带着笑容问我:“大人,今天晚上要不要派几个宫女伺候?”

“不要!”要什么宫女?!

老太监知趣的在我面前消失了。我一个人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睡不着。干脆不睡了,我起身穿上衣服,出了门,在大殿前的庭院里散步。

月光下,几朵花瓣上的露珠闪烁着微弱的光,不耀眼,却别有情趣;不知名的昆虫偶尔叫上一声,越发显得庭院里空旷寂静。我的心都被她完全的占据着。还没有哪个女子对我这么温柔过呢。她既不打我,也不拧我,还不揪我的耳朵,她的举止是那么的优雅,她的声音是那么的柔啊,我细细的品味着仍然留在我鼻腔里的淡淡的香气,醉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