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兽之斗 第一卷 一寸山河一寸血 第十二章 天鹰计划 1

战火将军 收藏 0 137
导读:困兽之斗 第一卷 一寸山河一寸血 第十二章 天鹰计划 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36/


“虎哥,咱们天天这么高强度训练都2个月了,每天在跳伞塔上蹦几个来回,上面一点动静都没有,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用咱们这些预备伞兵。”刘步云打破了沉默了。

“是啊,几个月没有仗打了,心里痒啊”

“我有内部消息,咱们孙立人孙军长已经去欧洲访问了。驻欧洲的美军的空降部队,可能马上就会派一批教官过来。还要援助我们C47运输机。我们要有仗打了。”

“这是真的吗?”

“那还有假,听说这次我们的任务是空降东京活捉天皇。”

“好啊,咱们孙军长可真有两下子。”

此时的孙立人将军确实正在欧洲与盟军的最高统帅正进行一项绝密的中美联合对日作战行动计划,即在酝酿已久的天鹰计划的第二步方案。

原来,在进入45年以后战局已经日趋明朗。法西斯德国在阿登战役以后再也无力发动大规模进攻。本土已经处于英美等国盟军和苏联红军的两面夹击中,灭亡已经指日可待了。而东方的日本也在中美等同盟国军队的联合打击下江河日下。在太平洋的海空大战和岛屿争夺战中被美国的蛙跳战术和凶猛的进攻打的损失惨重。在缅甸,中国远征军的反攻也频频得手,而美军海军陆战队在夺取一个又一个岛屿后已经一步步逼近日本本土。但是美国人感觉到越是逼近日本本土日军的抵抗就顽强,常常都是战斗到最后一人。美军的人员损失也越来越严重。瓜岛、塔拉瓦、塞班岛、往往攻下一个荒芜人烟的小岛就要付出几万人的代价。看着成千上万越来越多着盖着星条旗的棺材被运回美国想象着国内孤儿寡妇的泪水这些美国将军们皱起了眉头。如何才能减少美国大兵的伤亡让将军们大伤脑。尤其是对美国来说与欧洲相比亚洲的战略利益并不十分重要,许多人不愿意看见美国人在遥远的西太平洋小岛上流尽鲜血。

于是美军顾问团有人就提出了武装中国人来打日本人的主意,而44年底反攻缅甸的中国远征军出色的表现也令这样的想法越来越强烈,尤其是史迪威等将领关于中国军队战斗力的报告更增加了这样的声音和想法。因为美军顾问团有人认为缅甸之战将很快结束,而缅甸光复后中国远征军这一支美国用几亿美元武装起来的全部美式武器装备的王牌军将无事可做。这对显然对美国的纳税人不公平。这样美军顾问团决定通过在国军中的美派人物孙立人(孙立人曾经在美国留学和美国军政要人关系比较密切。)向蒋介石表达了这样的想法。

当孙立人通过电话将此事报告给蒋介石,蒋介石当然也不傻,替美国人火中取栗的事情他是不会办的,他现在要做是等待,等着美国人打到东京,灭了娘西匹的日本鬼子,然后他就可以坐收渔人之利了。于是就想以种种理由推脱了事。但是孙立人却是另有一种更有远见卓识的想法。

他对蒋介石说:“美国人当然是考虑他们自己的利益,他们的目的到不想让亚洲人自相残杀。他们有很多是认为我们躲在后方坐享其成,让他们自己去和日本做战,但是现在如果我们拒绝他们,他们的想法可能就会有变化了,这对我们可就不好了,可能会影响到我们战后的根本利益。”

蒋介石轻轻点点头“那么,仲伦(孙立人的字)你的想法是什么?”

“ 委员长, 我觉得我们其实可以利用这个机会来满足我们自己的要求,代价也不会太大。”

“噢,你说说看。”

“委座想想,对日本这样的岛国作战,主要所用是海军空军和空降兵。我们的海岸现在都被日本控制占领了。所以我们现在暂时无法重建海军,在海军方面与他们无法合作。而空军方面我们也帮不上忙,况且他们的空军已经足够强大了。他们也用不到我们。那么我们何不提出让他们帮我们建立一支强大的空降兵部队,然后让他们帮助我们训练呢?这样的好处是

一、空降兵是高技术兵种训练时间长难度也高,也需要大量的经济投入,我们在这个方面历来是薄弱环节,目前我们只有一个战斗力和装备都不太好的团级部队。(1942年春,陆军第5军在缅甸对日作战中,曾遭到日军空降袭击,军长杜聿明对空降兵在战争中的作用有了深刻认识。杜回国后受命组建第5集团军,1944年4月8日,杜在其集团军所属部队内,抽调了一批比较年轻精干的军官和战斗力强的连队,在昆明北郊岗头村组成了第一个伞兵团,这是中国军队的第一支空降部队。但是缺乏伞兵器材,也没有空降技术装备所以该部队只能纸上谈兵的进行初级训练,可以说还称不上真正的空降兵。)

二、空降兵又是可以由陆军训练而成,即使不用空降也可以作为陆军使用。精锐的空降兵甚至可以作为特种部队使用。这对我们未来的国防是非常有用的。

三、美国在这方面的师资能力技术条件是非常高的,正好拿来为我所用,美国有最好的伞兵部队这是世界公认的,他们的101空降师82空降师等部队在欧洲战场上的出色表现是有目共睹。尤其是最近阿登战役中的101空降师。”

四、从欧洲战场来看伞兵在未来战争中的作用是十分重要和明显的。应该引起我们的重视。

五、建立一个空降师我们投入比较少最多只是几千人,而美国却要大量投入高技术装备和大量资金。光运输机就要几百架。这些我们可弄不起。所以在这场交易中我们是合算的。

六、对日战争结束以后,我们可以保留这一个空降师的战略机动力量,无论对内对外一旦发生事件都可以快速反应。现在各个列强军事大国都无一例外都有空降师和旅这样的编制。”

“嗯,仲伦说的不错,这件事情可以由你负责,那么也就由你做代表去和他们谈谈吧。”

于是孙立人就很快制订计划出了《天鹰计划》同时上报给美国军方和蒋介石,美国方面看了以后,经过考虑,也认为孙立人说的确实有道理,欧洲战场的经验告诉他们现在登陆日本本土还是应该空降兵打头阵的。而美国的空降兵现在都已经深陷欧洲战场,即使在欧洲战事结束后要调到遥远的亚洲也是废时废力得不偿失,把上万人和几百架飞机从欧洲运到中国起码也要个把月的时间。于是就原则上通过了这个计划,并开始实施。

《天鹰计划》主要内容就是在缅甸战役结束以后,由中国远征军抽调一批精锐部队与原来中国伞兵团合并整编升级成第一伞兵师。在昆明进行训练。由美国提供训练所需要的资金技术和训练装备以及武器弹药。并在适当的时候派出一批有实际战斗经验的军官和参谋人员以及技术人员对这个伞兵师进行训练,并在该师担任参谋基层军官和各种技术顾问。然后作为开路先锋与美军一起参加对日本本土的攻击行动。

计划的第一步进行的还算顺利。1945年3月初,美军派出了以考克斯中校为首的美军伞兵顾问团进驻昆明,很快建立了一个伞兵培训基地。全面负责国民党伞兵的装备和训练。由美军驻昆明的第十四航空队将伞兵使用的武器、弹药、被服、给养等装具及降落伞等器材,从美国(一部分从印度美军兵站)赶运昆明,分批装备伞兵。

从1945年3月,缅甸战事结束后,林虎所在的新一军新38师主力,113团就奉命撤回到国内昆明郊区的这个叫岗山秘密训练基地,与中国原来的伞兵部队加上从各个在战斗中表现优秀的骨干人员合编为中国第一伞兵师,伞兵师于1945年4月8日成立(正好是最初伞兵团成立一周年的日子对外代号为鸿翔部队),直属国民党陆军总司令部,归五集团军领导。任命原伞兵团少将团长李汉萍为少将师长。刘放武少将(黄埔七期,湖北人)为副师长,张绪上校(黄埔四期,陕西人)为参谋长。李宜年上校(黄埔六期,朝鲜人)任伞训处主任处主任。下辖伞兵一、二、三团加师部直属部队共5500余人。林虎所在的原113团整编成第二伞兵团。团下设三个步兵营,一个特务连。每营下属4个连(3个步兵连, 1个机炮连),每连4个排(3个步兵排, 1个重机枪排),每排4个班,都是美式装备。林虎的原班人马成为第二伞兵团的三营。林被任命为少校营长。整个伞兵师其中有原来伞兵部队的精干人员,剩下的全部是各个部队的精英。两个月以来一直在此美式接受伞兵前三个级别即ABC级的训练。

虽然这些军人大部分都是有战斗经验的老兵,军事素质一流。但是要把这些陆地上勇士精训练可以从天而降的精英伞兵还确实要下一番苦功夫。长距离行军、体能训练,各种器械的训练和野外生存的训练都是必须的。关键是每个士兵在没有其他人配合的情况下的单兵作战能力,和小分队渗透穿插能力。这和以前的陆军作战有些明显的不同。伞兵独特的战术训练也是全体重点训练的内容。

通过A级的体能训练后,下面进行的是B级空降兵的实战特点训练。在两个星期的时间里,他们必须每天早上都跑步来到伞兵训练棚,学习如何收叠降落伞。从一个悬吊在离地面两米高的假飞机机身的模拟门里往下面跳,练习如何卸去悬吊着的降落伞背带。后来在练习从一个十几米高的跳伞塔上,背着另一端固定在钢缆上的降落伞背带往下跳。开始大家觉得这些比较新鲜,但是每天上百次的练这些,对林虎来说有点简单了。他认为伞兵在实际战斗中跳伞的机会也就那么一两次,熟悉一下要领也就够了。而每天重复这些练习让他感的有些厌烦了。他甚至有点后悔来这里,但是一想到,他们这些伞兵将作为整个盟军是第一批登陆日本的开路先锋,他还是要大家包括他自己坚持住。对林虎来说感觉比较好的是器械训练。基础训练已告结束。每个成员都掌握了使用迫击炮、机关枪、步枪、伞兵通讯联络和战地包扎等各自应有的战场本领。

随后的一个星期,进行的是C级训练。这个就比较刺激了。有恐高症的绝对来不了,他们将从百米高的伞塔上进行自由跳伞或有控跳伞的训练。有一个塔上还有从美国运来的坐位、减震器、导伞绳,其他每个塔上都有4顶伞,到达悬臂高度的时候,这些伞就会自动打开。白天每个人要从这些塔上向下跳好几次,夜间还要跳一次。有些人显然就有些不适应了。从两米高的地方和一百二十米高的地方往下的感觉是有天壤之别的,有的人竟然呕吐不止。而林虎发现自己没有什么感觉,他现在开始认为自己天生就是这块料了。

C级训练还有一个难点,就是用一台美国的大鼓风机在地面上鼓起一阵大风,把伞和人都朝一个方向吹,用这样的方法来教学员如何在着陆之后控伞和收伞。很多人都被弄的手忙脚乱的。不过大部分人总算是过关了。

进入5月训练内容还增加了对各种伞兵装备的使用和各种功能熟悉。模拟对一个个设了各种防御的阵地进攻。

防御毒气袭击,各种警报、紧急集合,把各种武器设备拆卸和从新组装。以及对故障的排除和修理,排雷和布雷,爆破和侦察。识别和熟悉敌人的武器装备服装和战术特点,享用一次伞兵特有的干粮(全部是听装食品包括巧克力)。如何在野外寻找食物。林虎对这些训练到是非常热衷的,他几乎按着特战队员的标准要求全营的每个手下,做到最好。

例如要求在5分钟内拆卸后重新组装M1步枪,他就要求必须4分钟内完成,甚至蒙上眼睛已经完成。因为夜战有这样的需要。“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这句话成他的口头禅。“在战场上,有很多时候你比你的敌人的动作快半秒钟,你就会比他多活几十年。何况是一分钟呢。你们想想是不是这个道理。”林虎说。这些年按着孙立人的带兵方法,他自己也总结出很多经验。身教重于言教,要求手下做到的,林虎手先做到。在缅甸几年的战斗让他对这些美式武器再熟悉不过了。一天,一个公认拆装步枪厉害的士兵要和他比赛,他二话不说,两人同时蒙上眼睛,拆卸后重新组装M1步枪。林虎的动作十分迅速和熟练,让大家看的吃惊不已。3分钟多一点两个几乎同时完成。看的大家目瞪口呆的。林虎笑着说“你们记住了,枪是我们这些当兵的命根子,有枪在才有命在。将来我们伞兵都要身入敌后作战,不可能有人跟在你身后帮助你维护和保养,所以对它的脾气秉性和身上的每个地方都要了如指掌才行。”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