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之旅 自由之旅 第五章 和平之花(全文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76/


“人类好孤独!”Salence看着《银河系生命调查报告》说:“若大一个银河系,算得上智慧生命的竟然只有两个,而另一个刚告别刀耕火种!有生命的星球倒是多,可偏偏还没进化出智慧生命!真见鬼!”


“别急嘛!几个月前SRO就往银河系附近各大星系发射了两万多个无人探测器,每个探测器每天都在用折叠通讯将遇的事物报告给SRO密布于银河系外围的前哨站,我们也将在第一时间得到有价值的信息!”我一边喝牛奶咖啡,一边安慰Salence。


“统帅!”是科威,我让门打开。他进来说:“统帅!”


“嗯?”我抬起头看着他。


“02947号探测器发现在仙女星系与大麦哲伦星系间存在信息交换,大量有规律的中微子以类似超空间虫洞形式在两星系间传播,据推断不是自然现象。”


我对Salence说:“你看,这不是出现了吗!”然后又问科威:“还有吗?”


“呃──英仙座旋臂边缘第18965号哨站发现不明探测器企图进入银河系,但当派出的两艘巡逻舰接近时其中一艘巡逻舰遭到一次攻击,然后探测器就消失了,好像用的也是超空间虫洞。”


“哦?是仙女星系来的还是大麦哲伦星系?意图是什么?尽快查明。另外,通知唐、梁勇和狄亚斯向半人马、英仙、猎户、三大旋臂外围秘密增兵,以防万一。”我下令。


“再次发现时,试着和他们联系!”Salence补充道。


“是!”科威敬了个礼走了。


“你怎么看?”隔了一会Salence问我。


“嗯?什么?”我正想问题,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那个具有超空间虫洞越迁能力的文明!”


“不清楚,也许是想看看我们是否友好,或者是……探听虚实?”


“嗯,有可能,希望是前者。但我们应该提高警惕!俗话说防人之心不可无!”


“我也是这么想!”我打开电脑三维星图说:“银河、仙女、大麦哲伦三个星系几乎成直角三角形,而直角就是银河系,英仙旋臂与半人马旋臂各对向仙女和大麦哲伦,猎户旋臂在两旋臂之间,三个旋臂总兵力170万战舰不包括10万卫队战舰,你觉得有必要备战吗?”


“再等几天吧,看看情况。”


“可是……”我在星图上银河系与仙女星系,大麦哲伦星系间做下几个标记,接着说:“我们对超空间虫洞知之甚少,只怕他们有制造虫洞的能力,你知道,制造与控制环境是最具杀伤力的。若他们可以通过制造虫洞越迁到任何地方,那可就难办了……”


“有一种理论说,空间是由许多时空碎片构成的,碎片间的接合点就是时空节点,也叫虫洞,时空节点极不稳定,不同位置的时空节点拥有不同的结构频率,但极易被扰动,一般情况下其附近物质结构频率与它相同,但若物质的结构频率突然改变,会引起节点的扰动,产生时空错位。从这个理论上看,不可能制造虫洞,除非……”她的目光严肃起来,但马上又恢复了:“这不可能!”


“什么?”我不解。


“除非他们能撒裂时空!”她看看我,接着说道:“但时空是物质运动的存在形式,时间是物质运动过程的持续性和接续的秩序;空间是物质存在的广延性和并存的秩序。也就是说没有时空就没有物质,时空不可能被撕裂!”


我一边在心中惊叹她丰富的哲学知识,一边说:“可这些都只是理论,不一定完全正确,我们必须为它们的错误做好准备──虽然我也认为它们是正确的!”


“好吧!你总是能说服我!”Salence无奈地耸耸肩。


我又在星图上加上几个标记,然后叫来了科威。


“统帅,什么事?”


“看到这张星图了吗?在我做过标记的地方布置纳米联合监视系统,并进行24小时监控。命令科研部,尽最大努力迅速确定银河系周围200万光年内时空节点的数量与位置。全舰队马上装备改式空间折叠装置。还有,整个SRO进入二级战备状态!”


“是!”科威转身走了出去。


“现在又怎么办呢?”Salence问。


“四个字──静观其变!”我说得字字分明……


“统帅!出事了!”科威一大早就来敲门。


“别急,什么事?”我忙打开门。


“半小时前在英仙旋臂北部外围七百八十亿千米处发现来自仙女星系的战舰群,据纳米联合监控系统报告约有各型战舰共105万艘,正以0.5C向英仙旋臂进发,预计6天后到达英仙旋臂。边沿部队曾派出15艘战舰前去沟通,但在中途失去联系。”


我忙打开三维星图,说:“立即传令第一、第二分舰队5至8舰群在英仙旋臂外围七百五十亿千米处布置防线,第六分舰队在英仙旋臂至猎户旋臂中部布置防线,第四分舰队5至8舰群与第三分舰队5至8舰群在猎户旋臂中部至半人马旋臂顶端布置防线,其余1至4舰群待命。第五分舰队兵力向天鹅旋臂顶端转移,第七分舰队兵力向半人马旋臂中部至猎户旋臂中部转移,SRO进入一级战备!”


“是!”科威明白事情严重性,迅速离开了。


“Salence?”我联络Salence:“我需要你过来一下。”


“好的,马上就到了!”Salence关闭了通讯器,然后响起了敲门声。


我打开门,愣住了:“你怎么这么快!”


“很简单,我在走道上接到你的呼叫。”


“哦!”我简单地应了一声说:“出事了!”


“嗯?什么事?”


我把事情告诉Salence后,她陷入了沉思。


“想什么呢?”


“他们不具备制造虫洞的能力,否则他们现在就不会以0.5C向英仙旋臂进发了。”


“对!这样就好办多了,我们要充分利用空间折叠装置的优势。”


“是啊!”


“统帅!”科威再次报告:“半人马旋臂东部外围120万千米处发现来自大麦哲伦星系的战舰群,约有战舰60万艘,此群战舰已占领防线外围7个哨站,哨站上共14艘战舰及舰员280人在发现舰群后已提前离开,无一伤亡,哨站上未留下任何有用物品。”


“很好!”我下意识地握紧拳头,咬咬牙下令:“SRO对大麦哲伦星系和仙女星系宣战!”我停了停说:“还有,命令放弃防线以外所有哨站。将哨站及其所在星体用阳电子武器炸毁,再用装有大功率电磁防护系统的无人飞船吸引带电陨石群以最快速度冲向敌舰群。”


“是!”科威匆匆离开了。


“先让这些不知好歹的家伙也尝尝我们遭遇过的带电陨石群!”我说着又接通了大将军唐:“唐,现任命你为东部战线元帅,指挥第三、第四分舰队,反击大麦哲伦星系的侵略舰群!记住要谋胜,不可硬拼!想想我以前是怎么教你的。”随时汇报战况。


“是!统帅!一定完成任务,您放心吧!”唐的自信的确使我放心。


“Salence,赶快准备一下,我们到前方战场指挥战斗,一定要迅速歼灭仙女星系的入侵者,不能容许他进入银河系!”我决心不惜一切代价保卫人类文明……


接到一级战备指令后,第一和第二分舰队除第5至8舰群前往布置防线外,两个分舰队的第1至4舰群共34万艘战舰、8000万人均已到达SRO主基地附近驻扎,还有350万卫队共10万艘战舰停泊在SRO主基地外层。卫队战舰清一色是SRO最先进的2000万吨“麟”级多功能巡护舰,战舰外壳均由轻而韧的光子装甲构成,厚达20厘米,还有高能电磁防护系统,装备两门2000mm阳电子湮灭炮,5门2联装1200mm粒子炮,还备有先进的亚光速陨雷,电磁弹,反舰核弹,甚至还载有两颗轻型奇点炸弹和SRO的最新纳米武器──“净化”。战舰长2.8千米,宽0.72千米,高136米,先进的光电对抗系统可以使战舰避开电磁波的探测,而光学欺骗系统则可以使光弯曲,在视觉上迷惑敌人,舰身还有多达1200个35mm波控自卫高频激光器。全舰共5台核子喷射动力引擎,最大加速度达到250g。


“起飞吧!”我对Salence说。


“嗯!”


“辉煌者”号与“光焰”号两艘巨型战舰同时从SRO主基地升空,与外层的44万艘战舰会合。


“到哪里?”Salence问。


“我看先向敌舰的方向去吧!”我细细看了一遍星图说:“我们现在离仙女星系舰群1100光年,改式空间折叠装置的折叠范围为20米至10光年,我想我们能偷袭敌军一次。”


“对,就这么办!”


“舰队听令,空间折叠全速飞行,目标:英仙防线。”


战舰前面的点点繁星一下子变成了曲线,紧接着整个太空变成了白色,但马上又恢复原样,仅仅过了1秒钟星星和太空再次变化。一次次折叠使外界景像不断变换,单调的变换甚至具有催眠效果,不过我敢发誓在这大兵压境的情况下我是绝对睡不着的。


到达防线后,北部防线元帅迦洛夫上将给我看了纳米联合监控系统探测到的敌舰图像。发现敌军后SRO在防线外布置了上万台纳米联合监控系统,任何时间都有至少7台能监视到敌舰群。


“你看,敌舰群的阵型近似一个3万×0.5万×5万的立方体!”我指着敌舰群图像对Salence说。


“不错,看样子舰坚炮利呀!”


“嗯!但不知能顶住我们几炮!”我转向科威:“传令舰队分兵六路,第一、二路各15万战舰,布成3万×5万平方千米的单层平面阵型,从上、下两方攻击敌军;第三、四路各3万战船,布成3万×5千平方千米的单层平面阵型,从前、后两方攻击敌军;第五、六路各4万战舰,布成5千×5万平方千米的单层平面阵型,从左右两方攻击敌军。六路舰队同时越迁到预定位置后用所有武器包括波控激光自卫系统向敌舰队进行一次齐射,迅速回到这里,明白吗?”


“明白!”


“看看敌军防御力怎么样!”我饶有兴致地看着敌舰队的直播图像。敌舰群静静地行驶着,只有舰桥上类似雷达的东西不断旋转着。就在这时,我军舰队出现了,但还没等我看清楚,舰队已经完成齐射离开了,我忙将图像倒回去,然后慢放,这才看清楚──数以亿计的阳电子束、粒子束和激光束以及各种陨雷压向敌舰群,敌舰群顿时被笼罩在一片火海之中。我高兴极了,将图像放大,又看了一遍,但这次却愣住了──除了激光束以外所有武器都被一股无形的力挡住了,缴光束造成的损伤不大,只有少数小型战舰可能是因为能量太小的原因在挡住几束粒子束后便失去了防护,被密集的火力打爆。据电脑统计,约有3万艘小型战舰被打爆。


“敌军大量小型战舰被消灭,也算不小战果嘛!”Salence安慰我。


“不,我担心的不是这个,他们的防护器好像就是场力护屏!防护能力极强!”我擦擦额头的汗珠,严肃地说:“特别是敌军中大型战舰,可以挡住如此之多的武器而不受损,我们必须找到它的弱点!”


“那你说他们的弱点在哪?”


“场力护屏嘛,我们以前也开发过,防护性比电磁防护力场强,但由于综合性能不如电磁防护力场,所以没有继续发展,我想你应该记得它在综合性能上的缺陷吧?”


“嗯……对了!防护力场的一个负作用是产生引力场,还有就是它挡住费米子物质的性质决定它与引擎的冲突──开动引擎时必须取消尾部力场!好像就这些吧!”


“嗯!足够了!就攻击它的尾部──在它开动引擎时!”


“好!就这么办!”


“统帅!紧急情况,在英仙座防线后部的英仙旋臂边缘发现敌舰,共15万艘,已攻占SRO分基地17个,包括殖民星一颗,17个基地共340艘战舰、1700人为掩护殖民星居民撤离……全军覆没!但现在距敌舰群0.5光年内的所有居民已撤离!”


“该死,怎么又出现一支舰队?对了,敌军主舰群现有几艘战舰?”


“统帅,据统计敌主舰群现有102万艘战舰,一艘没少!”


“嗯?难道还有虫洞?”我问Salence。


Salence沉思了一会儿说:“不会,若还有虫洞的话,敌主舰群不可能还在那里,只有一个解释──那是敌先头舰队,在防线布置以前就已经到达了!”


“对呀!”我一拍大腿。下意识地转向主屏幕,眼前的景像使我吃了一惊:“Salence,快看,敌主舰队停止前进了!”


“嗯?奇怪!他们的意图是……?”


“算了,先歼灭敌先头部队要紧!”我又转向科威:“密切注意敌主舰队!”


“是”


“舰队立即补充燃料,随后启程!”我下令“燃料?燃料!”Salence拉住我。


“什么?”我不解。


“燃料!”


“燃料?”我不知她是什么意思,只是下意识地望向屏幕上的敌主舰群,但心理忽然明白了:“你是说他们需要补充燃料?”


“对!我们还忽略了一点──场力护屏耗能极大!”


“一定是这样!刚才的袭击消耗了他们大量燃料,小型战舰就是因燃料不足才被击毁的。可以推理得出,我们的攻击力比敌想像的要强,否则他们不会用只能挨几下的小型战舰!”


“嗯!有道理!”Salence停了一下,接着说:“若能阻止敌军补燃料,我们就胜券在握了!”


“统帅,在早晨发现敌主舰队的位置又发现大量运输舰和少量护卫舰!”


“果然不出所料!”我和Salence交换了一下眼色,下令:“命令卫队长罗宾,带领1万艘卫队战舰前往阻击。”


“是!”


我拉过Salence,指着刚传过来的敌先头舰队图像说:“现在敌先头舰队已关闭引擎,停泊在0175号殖民星同步轨道上!”又指着星图说:“敌军在这,我们让第一分舰队1至3舰群在敌前方与敌交战,然后迅速脱逃,使敌追击,接着我们带领剩下的战舰从后面猛击!怎么样?”


“就这么办!”


我下达了指令,约30秒后,第一分舰队1至3舰群共十二万七千五百艘战舰出现在敌舰队前方,向敌军猛烈开火,敌军在被击毁少数战舰后,开始猛烈还击,我方前部部分战舰纷纷被击毁──其实那只是用做诱饵的无人战舰,连电磁防护系统都没有,没过几分钟,我军整个战线开始后退,然后迅速逃离,而敌舰则打开发动机,紧紧追击。


“是时候了!第一分舰队第4舰群、第二分舰队第1至4舰群出击!”我下令。


我军剩余舰队马上出现在敌舰队后方,向敌舰失去场力护屏保护的尾部猛烈攻击。我方诈败的舰队也调转舰头攻击。敌舰队在后翼被我军重伤后迅速调转舰头,并开始猛烈还击;敌军在类似导弹的一些武器攻击失效后转用不明射束武器攻击,杀伤力不小,屏幕上敌军一艘巨型战舰极为勇猛,大口径的射束炮连续击毁我方三艘大型战舰和五艘中型战舰,也许是敌军旗舰。


我立刻下令:“所有机甲、战机迅速出击,集中火力攻击敌阵线前方的巨型战舰!”


比起战舰,机甲和战机的攻击力很弱,但全舰队几千万机甲和战机联合起来就不同了。敌巨型战舰在无数次攻击下,迅速退向阵线中央,然后敌军也出动了数千万战机,在屏幕上密密麻麻,让人眼花缭乱。


镜头拉近,我发现敌军战机好像没有防护装置,在我军机甲和战机的火力下显得不堪一击。敌军战机数量迅速减少,余下的也开始围攻我军第二分舰队第3舰群的旗舰,但舰队几百万台波控30mm高频自卫激光器密集的激光束打退了敌机一次又一次围攻,敌军战机所剩无几,这对我方是非常有利的,敌军用舰炮打我方战机、机甲,就算每炮必中也只是杯水车薪。


“听说过汽车炸弹吗?或者是自爆卡车!·”我问Salence。


“当然!”


“我倒想试试2.5亿吨重的‘自爆战舰’!”我下令:“舰队退回,巨型反物质炸弹准备传送!”


屏幕上我方的所有战舰都消失了,敌军也许是对我军的神出鬼没感到胆寒,仅剩的7万多艘战机不停地四处巡逻。战舰也不时调整方位,害怕我军再次出现!


“目标:敌军阵线,炸弹数量:10,开始传送!”我一声令下,开始统计敌舰数量,现在大约是126500艘。第一颗炸弹到达目标,并迅速爆炸开来,由于正反物质分布均匀,整颗炸弹变成纯能量只用了0.46秒,爆炸的能量与火焰迅速膨胀,所触及的敌舰无一幸免地爆炸开来,那艘防护力超强的巨型战舰也在其中,它只支持了0.3秒左右,舰身就被冲击能量击溃,然后开始爆炸,最后被飞速袭来的火焰吞没,其它几颗炸弹也迅速在各点爆炸,敌军战舰数量飞速降低,最后统计表在降到23400艘时停了下来,屏幕上的敌军开始溃逃。


“科威,立刻在敌军溃逃路线上布置空间折叠通道,另一端连接NGC0288球状星团,将他们引入恒星群中,消灭他们的任务就交由万有引力定律和热力学定律来完成吧!”


“是!”


“敌军也没什么嘛!这么快就消灭了!”Salence很高兴。


“不能轻敌!敌军只有15万战舰,而我军投入了34万,且在刚才的战斗中我军有25856艘战舰被击毁,而敌军只有23500,损失比是1.1:1,敌军战斗力不弱呀!”


“哦!”Salence低低地应了一声。


“统帅,东部战线着战告捷,元帅唐在带电陨石群的掩护下歼敌舰11.6万艘,并俘获一艘,成功取得敌军导航仪!”科威报告。


“好!东部战线无忧了!”我很高兴,又问:“罗宾那边怎么样?”


“基本已歼灭敌补给舰队,现在正在敌舰队所经过的时空节点处布置小行星群。”


“好!很好!敌军主舰队怎么样了?”我问。


“敌军主舰队好像还有一些备用燃料,在补给舰队被歼后迅速补充完燃料,现兵分四路,主舰队改变方向,向猎户座防线进攻,已经过虫洞跳跃,到达防线东北12亿千米处。其它三股舰队各10万战舰分头攻击英仙防线左、中、右三处。”


“什么?”我叫道:“命令英仙防线撤除,迅速向猎户座防线转移,配合猎户座防线第六分舰队全力阻击敌主舰队,第一和第二分舰队第1至4舰群从敌主舰队后方攻击!”


“是!”


我忙接通大将军狄亚斯:“狄亚斯,现任命你为东北部战线元帅,你带领第一、第二、第六分舰队全力阻敌主舰队,注意利用我军机动灵活的特点打消耗战!”


“是!统帅!”他停了一下,又问:“可是情报显示敌军还有三股舰队从北部攻击,但英仙座防线已撤除。”


“这三股就交给卫队吧!你放心好了!”我说。


“是!”狄亚斯迅速备战去了。


“Salence,我们先歼灭最具威胁性的敌右冀军队,”说完我下令:“在敌右翼前方的D50197恒星系中心布置反物质雷群,命令Moira中将带领三万舰队将敌舰引进雷区。若敌军未中计则使用‘净化’,将该星系所有星体变为氢氧混合气体,舰队撤出后引爆。”


“然后是敌中路军。”我接通卫队长罗宾:“罗宾,你带领三万舰队向敌中路军进攻,先用奇点炸弹,然后用空间折叠阵列将敌军困住,不出几个小时敌军自溃。”


“还剩左翼了!”Salence说。


“嗯!这次还是用空间折叠阵列。”我和Salence带着剩下的4万艘战舰奔袭敌左冀舰队……


“敌军在一光年以外。”我指着星图对Salence说:“开始啦!”然后我下令:“空间折叠阵列开始攻击!”


4万艘战舰先进行空间跳跃到达敌舰队附近,然后迅速开始空间折叠,使敌舰所在空间发生扭曲,折叠后的通道就像一团找不着绳头的麻绳──当然,只有我们知道进出的路,敌军则只能在这时空的迷宫转来转去。


“平面的时空扭曲变成无数相连的通道,形成一个基本密闭的空间。不是迷宫,胜似迷宫。大多数通道的出入口都在迷宫之内,只有少数几个通向外面!这──难道就是传说中当年诸葛孔明所布的九宫八卦阵?”Salence惊奇的说。


“九宫八卦阵乃万阵之首!不识此阵者入之必死!”我说:“这可以算是九宫八卦阵,但当年孔明是否真布出过就不得而知了。”我看着敌舰不断进出各个通道,有的数只相撞,有的撞在刚刚相撞炸毁的残骸上,更有甚者因为通道两端离得太近,舰首刚钻出来就撞上了自己还未钻入通道的舰尾。


“自己撞了自己的舰尾,说出来可真好笑!”我说着下令:“对准空间折叠阵列出口,开火!”


几万艘战舰同时向通道内开火,武器穿过通道从四面八方射向阵中的敌舰,仅仅几分钟便歼灭敌军。


待Moira和罗宾传来捷报后,我接通东北部战线元帅狄亚斯:“东北部战线战况如何?”


“敌军攻击力和防御力极强,我军只能使用游击战术才能保证我方与敌方伤亡比小于1:1。敌军袭击并攻占我方用来储存核燃料的Z15星,我方数次进攻均被击退,炸毁此星也没有成功,而燃料足够敌军使用几个月。现在敌军队型发生了变化,他们盘踞在Z15星周围,战舰与战机双方性能互补,简直结合得天衣无缝,我方战舰的跃迁式攻击跟本没有效果,刚跃迁到敌方阵地就被击毁了,连空间折叠阵列都无法使用!现在敌军战舰只被击毁5万艘,余下的57万艘与我方64万艘呈僵持之势……”


“等一下!”我打断他──虽然这有点不礼貌,但管不了这么多了──说:“你刚才说击毁5万艘,还剩57万艘?”


“对呀!这支敌舰共有62万艘战舰!有问题吗?”


“这本是一支拥有105万艘战舰的庞大舰队,在被偷袭损失3万艘后分兵4路,三路各有10万艘战舰的舰队分别攻击英仙防线左中右三个点,想要拖住我方英仙座防线的兵力。另一路72万艘通过虫洞进攻猎户座防线,怎么到了你那只剩62万艘了?”我有点焦急。


“这……从我第一次迎战起敌军就只有62万艘呀!怎么会……”


“你先想尽一切办法以最小伤亡拖住敌舰群,比如制造大面积的陨石群或液氮云,总之找有效的用。我必须先找到并歼灭失踪的10万艘敌舰,然后才能消灭敌主舰群!”


“是!统帅!”


“这可怎么办呢?”Salence说:“竟然消失了!”


“现在只能派舰队搜索了!”我说着准备接通科威。


“统帅!”科威已经来了。


“正找你呢!敌主舰队群中消失了10万艘战舰!”Salence抢先问他。


“可是,纳米联合监控系统是看着这72万艘战舰进入洞的!”


“所以说它消失了!”我看见科威手中图纸似的东西,这才想起他是来找我的,忙问:“对了,你来找我有什么事?”


“哦,科研部关于银河系内外虫洞的统计出来了,我给你送过来。”


“出来了?”我喜出望外地说:“快给我!”说完拿过统计图表,细细看了起来。


“Salence,你看……对!这儿,敌主舰队共72万艘战舰从这进入虫洞,到达另一端,就是猎户座防线!咦?看刚才这儿,有注释:‘17号与18号两个虫洞紧挨着’!哦,对!这儿,敌主舰队进入的地方,实际上有两个虫洞,其中62万艘到达猎户座防线,而另外10万艘实际上走的是另一个虫洞,它通向……英仙旋臂左边缘!”我皱紧了眉头:“不好,那个方向SRO基本上没有布置舰队。”


“科威,急电通知大将军Luva,迅速调集天鹅旋臂北沿兵力向敌舰队方向搜索并歼灭敌舰队!”Salence迅速下令。


“等一下!我们现在距天鹅旋臂2.5万光年,约42分钟后luva可以收到命令,然后他赶到虫洞所在地又需要25分钟。但如果我们前去的话大约只要50分钟!虫洞离最近的07795号殖民星只有三十二亿千米,相当于敌6小时的路,而他们5小时50分之前就已从虫洞出来了。”我对科威说:“只有10分钟,来不及了,不用通知Luva,我们立刻启程,先到07795号殖民星!”


“是!”


离07795号殖民星还有20分钟路程时,我们果然接到了07795号殖民星的求救信号,20分钟前敌舰队已开始进攻殖民星,殖民星上共70艘战舰和3万台机甲、战机正在抵抗。


一路上不断有新信号传来,据信号所述,70艘战舰、3万台机甲、战机根本挡不住敌军!直到还有11分钟路程时,信号消失了……


终于赶到殖民星,但眼前的景像却令我不知所措──敌军正与另一支我所不知道的舰队交火,但与其说是交火,不如说是那支“不明舰队”在挨打。


“快帮忙攻击敌军呀!”直到收到这样一封电文!我才反应过来,忙下令舰队使用空间折叠阵列攻击,损失惨重的“不明舰队”这才退了下来,我忙联络那支舰队。


“请问你们是哪儿的舰队?”我问。


“本舰队‘黑骑兵’,属于STRO!”对方回答。


“哦!刚才多亏贵舰队救援,才使07795号殖民星及其上居民得已保全,不知贵舰队损失多少?”我通过大屏幕观看“黑骑兵”舰队,这才发现这些战舰全是黑的,细看才能把它们和黑色的宇宙区分开来。


“原来我们有8000艘战舰,现在剩下不到2000艘。但总算还是为人类尽了点力,值!我们本来准备赴前线与你们一道抗敌,但不想在这里就遇到了敌人,要不是你们赶到恐怕要全军覆没了!”


“科威,以SRO的名义赠送“黑骑兵”舰队五万艘‘鹓雏’级中型多功能巡天舰!”我下令。


“等等!”“黑骑兵”指挥官说:“这恐怕不好吧?《静海协约》……”


“我同意解除协约中关于限制STRO战舰吨位及总吨位的相关条款,只要你们履行其它条款就行──当然,我相信你们会这么做的,你们的行动是最好的证明!”我又对科威说:“别忘了所有战舰黑色涂装!”


敌舰群已被困在空间折叠阵列中,在做最后的垂死挣扎。


“剩下的就交给你们了,你们所需要做的只是向我标记给你的几个位置猛烈开火!我们还有事,先走了!”我对“黑骑兵”指挥官说。


“统帅,东部战线捷报!第3分舰队在得到敌军导航仪后学会了穿越虫洞的方法,并确定了敌军母星在大麦哲伦星系的位置,大将军唐抽调第四分舰队经虫洞长途奔袭敌军母星,并在攻击途中故意漏过求救的飞船,让其向敌舰队报信,敌舰队得到消息后留下10万断后战舰迅速返回救援,唐命令第三分舰队用空间折叠阵列困住敌断后舰队后从后追击,并让第四分舰队1至6舰群从敌母星回撤,在虫洞的另一端出口伏击敌舰队,敌舰队战舰在穿过虫洞后纷纷被设伏的我方战舰击毁,现已全歼敌军,第三、第四分舰队已向敌母星发起进攻!虫洞穿越装置的复制品也已经送过来。”


“通知唐!点到为止!虫洞穿越装置立即装备起来!向猎户座防线进发!”


我们到达猎户座防线共需1小时28分。我的心一直紧绷着,生怕敌主舰队已经发起进攻,甚至已夺取我方大片疆域。敌军防守严密,空间折叠式突袭已经不可能,强攻的话我军舰队损失必定达到50万,且敌军现在燃料充足,真不知该怎么办。


“真的没有办法了?”还有20分钟路程时,Salence问我。


“只要敌军有弱点就有办法!可是……有的办法不只是有损失,甚至在当前条件下根本无法实施呀!”


“说来听听。”


“还记得敌军场力护屏的弱点之一吗?场力护屏会产生引力,而且相当大。战时我测过,敌巨型战舰开启场力护屏时的引力比不开时大十多倍!现在敌盘踞的Z15星球的引力也不小,敌舰队引力和Z15星引力加起来已经很大了,只要再投入几十万亿吨密度大于1.5t/m3的物质,就足已使整个敌舰队和Z15星在引力作用下塌缩,Z15星也将燃烧起来成为小质量恒星,并由于核燃料不足迅速爆炸,彻底消灭敌军!”我停了一下又说:“可一下子上哪去找这几十万亿吨物质呢?”


“对呀!‘最难也是最具杀伤力的就是制造与控制环境’,这句话是你说的。我想,几天时间差不多可以弄到这几十万亿吨物质吧!”


“统帅,东北部战线元帅狄亚斯有亲笔书信给您!”科威说着递过来一封信“亲笔书信?”我有点惊讶,忙打开看,虽然狄亚斯不是中国人,但中文很好,字体也钢劲整齐。


统帅:请原谅我用这种不合时代的方式向你报告情况,我是考虑再三才这么做的,无关的话不多说了。


您说过“最难也是最具杀伤力的就是制造与控制环境”这样一句话……


看到这,我心里不免一惊,继续往下看。


……本来,敌军燃料已经不足,我们只要能再坚持几天可以打赢这场战争。当时,副官劝我炸毁Z15星是最有把握的方法,但我不听,以为只要拨两万战舰就能守住,但事实证明我错了。Z15星失守后,一切已经晚了。我使用过陨石群和液态气体云,但都没有什么杀伤效果。本来准备等您回来,可情报显示敌军已经准备发动新的进攻,敌军一旦开始攻击,我方不旦会损失几十万艘战舰,还可能失去大量星球和人员。后来我想起了您的话,于是,我结合敌方情况,想到了投入几十万亿吨物质来增加敌军所在地引力,最终消灭敌人的方法。可时间紧迫,短时间内不可能弄到这么多物质,于是我想到了吨位巨大的运输舰,可有限时间内我只能调集到70万艘,总质量35万亿吨,但据计算还需15万亿吨,于是我想到了战舰……


我调集了第六分舰队30万艘战舰,包括我的坐舰“蓝星号”,我将第六分舰队所有机甲兵、战机兵和伞兵等共7850万人留在了殖民星上。只要余下150万自愿同我执行任务的驾驶员就够了。我去了,统帅!中国有句古话──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我已将损失减到最小……


读到这,我才发现我的眼眶中已充满了泪水,我把信递给Salence,然后把头仰起来,努力不让泪水流出,但失败了……


当我带舰队赶到Z15星时,那里只剩下一颗疯狂爆发的新恒星……


☆ ☆ ☆


“在银河系保卫战末期,仙女星系强大的舰队在占领SRO的Z15燃料储备星的情况下,准备向人类发起总攻。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SRO第六分舰队指挥官,也就是当时的东北部战线元帅狄亚斯将军结合敌方弱点与所盘踞Z15星的情况,毅然投入70万艘运输舰和30万艘战舰,亲自带领150万名自愿驾驶员,冲向Z15星。两军舰队与Z15星的引力相加,使舰队群和Z15星向中心塌缩,巨大的引力产生高热,使Z15星与舰队的结合体开始燃烧,生成了一颗新恒星,但由于Z15星是铁元素居多的金属行星,且战舰也多由重金属构成。新恒星迅速开始爆发,随后爆炸开来。


“狄亚斯将军和150万热血青年就这样英勇牺牲了。而那颗恒星爆炸后形成了亮星云L7212,也叫做狄亚斯星云。但更多的时候,人们称呼它为──‘和平之花’。”


──摘自《银河文明发展史》


☆ ☆ ☆


“人类在繁荣、自由与和平的征途上付出了很多,并将继续为其付出!”


──煌



《自由之旅》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