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断江东 第一卷 第五卷 锋火江东(126)

辛十三郎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41/


罗伊无意识地进入练功状态,他微微闭上双眼,双手抚住膝盖。当他反复运气,一呼一吸,感觉到有一股温馨的气流从上而下,从下而上在他体内运转。这股气流所到之处,会产生一种灼热的感觉。随即周身的血脉、经络也舒展开了。约莫过了一个时辰,罗伊闻到一股他曾经在大峡谷中闻到似兰、似梅、似竹的馨香,耳内响起暴风骤雨的响声。继尔,又变成千军万马的奔腾声,波涛涌来发出翻江倒海之声……他想双手合什,两支手之间仿佛有一股正反两股力量在互相抵制,他怎么努力也合不上。他放弃想合掌的打算,把手放回原处,无意间,右手触到挂在腰间的剑柄。只听嗖的一声,两把剑从鞘中跳出,倒立在空中。在剑的四周,闪烁着耀眼的紫光,刺得罗伊睁不开眼睛。他眯缝着眼,试着用意念控制双剑,他在心里念道——二龙戏珠!就像有人握住双剑起舞,剑缓缓移动,分别从不同的方向刺向一个目标。罗伊在心里叫道:奇了!——白鹤展翅!两剑慢慢分开,一左一右,一上一下停留在空中。怪了!罗伊嫌剑的动作太慢,他在心里喊道——雪花盖顶!双剑慢慢在空中上下滚动,无论他怎么意念,剑就是快不起来。罗伊明白了,他的功夫还没有进入一定的境界,也就是说,人、剑、气,还没有达到合和谐与统一。罗伊用意念收剑,两把剑静静地跳回鞘中。

罗伊还记得他在大峡谷的山洞中第一次练功,一股力量把他提升到离地三尺的空中,现在他又想试试。他闭上眼睛,当气运到丹田时,他收紧小腹往上提,此时他觉得身轻如燕,人似乎在往上升,有腾云驾雾之感。

波尼看见罗伊盘着双腿升到空中,而且越升越高,它骇得大叫一声。

罗伊被波尼突然发出的叫声所惊,他一慌张,气在心智处断了,他贸然从一丈外的高处掉下来,狠狠地摔在石头上。罗伊痛得呲牙裂嘴,半天从地上爬不起来。波尼跑过来,关切地看着罗伊。

“波尼,你从哪儿钻出来的?”罗伊困难地从地上挣扎起身:“波尼,以后我练功,你别再大声叫了!”

波尼愧疚的低下头。

罗伊虽然疼痛难忍,但他嚐到练功的甜头,也想起玛雅一再嘱咐他,练好“七星运气法”是他的当务之急。他暗暗下定决心,从现在起每天抽时间练功。罗伊坐了一会儿,感觉能走了,才一蹶一拐往回走。


罗伊进入将军帐,庞统、张辽等人早已等候在那里,看见他那副模样,都惊讶不已。罗伊不好说他是在练功时受惊,从空中掉下来摔成这样,只好说天黑看不清路,摔了一跤。庞统要人去叫御医,张辽是行伍出身,懂得跌打损伤,他为罗伊检查一番后,说他只是伤了皮肉,没有动到筋骨,过上一会儿就会好的。

庞统看罗伊并无大碍,这才放下心来,拿出他拟好的檄文,要罗伊过目。罗伊问他大乔看了没有,庞统回答说大乔早已看过,就等罗伊了。檄文用四六骈文写成。庞统不愧为天下才子,檄文不仅有理、有力、有据的历数吕蒙十大罪状,而且文采飞扬,读得人荡气回肠。

“好,写得好!”罗伊高声赞道:“不愧为大手笔!也只有先生的如椽之笔,才写得出这样的文章!”

庞统谦逊一笑:“此乃雕虫小技,算不得文章!”

几天来的风云变幻,尽在庞统的掌控之中,罗伊对庞统佩服得无以复加:“先生不仅胸有雄兵百万,而且嘻笑怒骂皆成文章!东吴平定以后,百废待举,正好缺一个先生这样的丞相!”

庞统眼里闪过一丝光亮,这丝光亮像流星一样稍纵即逝:“庞统不才,不能担此重任!“

罗伊不赞同:“昔日苏秦身领六国相印,与先生比不及先生十分之一!一个东吴丞相,我看还委曲了先生!待将来统一天下,先生要当天下之丞相!”

庞统噌的起身而立,两眼射出光来:“将军,庞统等的就是这一天!”

“那好,从今以后,我们同心协力,共创辉煌!”罗伊望着一直默不作声的张辽,与吕蒙决战后他就要离去,罗伊真舍不得这位忠勇、宽厚的老大哥:“张将军,日后有何打算?”

“回到青州,向魏王交差。”

“以后呢?”

“都督,张辽没有想过……”

“将军不如留在东吴,你我兄弟也好朝日相见!”罗伊期待地看着张辽。

张辽反问罗伊:“都督当时为何不留在许昌?”

“此一时、彼一时也!再说,人各有志……”

“张辽也是如此!古语说得好,烈女不嫁二夫,忠臣不事二主!张辽此生跟定了魏王,除非……”

罗伊紧紧追问:“除非什么?”

“除非青州有变,魏王他……他……”

“将军不用再说,罗伊心里明白了!我俩就一言为定,到了你说的那个‘除非’之日,将军务必前来东吴!”

“这个……”

“没有这个那个,到时你要不来,我抢都要把你抢来!”

“好,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拿酒来!”罗伊痛快了,在这大战即将来临之际,他想与张辽,庞统痛饮一番,喝它个一醉方休……


月上中天之时,波尼一阵烦躁。自从玛雅用蓝光封闭了它的神经、血液、大脑、视觉功能之后,月圆之时它再也不能现出它的真身。幸好道长打开了它的命门,在月圆的子时才抑制住那犹如烈火焚身般的痛楚。波尼漫无目的地在营中走来走去,借此忘却与减轻生理和心理上的痛苦。它迎着月光走出辕门,进入一片树林,在一块大石头上趴下。初夏之夜的风是温暖的,它仰望着一轮满月,蓝色的眼睛湿润了,为了发泄心中的愤懑,它对着月亮发出一声啸叫。空旷的四野,传来波尼凄婉的回声……

蓦然,波尼从微微吹来的风中,听到异常的声音,嗅到一股别样的气味,它警觉地趴着不动,两眼在黑暗中搜索。它发现了目标,一个白色的东西拉着一个庞然大物在向它靠近。就在它准备攻击时,它看清楚了,是一个白袍将军牵着战马在向它走来。白袍将军轻声叫着波尼的名字,要它从石头上下来。

“波尼,是你的叫声把我引到这儿来,你还记得我?”

波尼跳下石头,望着白袍将军,在记忆中搜索它所熟悉的面容。

“你好好想想,在赤壁之战中,我们见过面!”

波尼想起他是谁了,它走近他,再次嗅着他身上的气味,证实了它脑海里的印象。白袍将军从怀中掏出一块玉来:“波尼,你看到这块玉佛,应该放心了!”波尼认出这块玉佛是罗伊的,它点点头。

“聪明的波尼!我找罗伊有非常重要的事情,我又不能到大营里去……波尼,你能不能把罗伊叫出来?”

波尼疑惑地看着白袍将军。

“波尼,事关重大,我今夜一定要见到罗伊!我知道你能办到,我求你了!”

波尼仍然犹豫不决。

白袍将军仿佛看出波尼的心事:“我不会伤害他的,你看,我没带任何武器!”

波尼围着白袍将军转了一圈,仔细地嗅着他的全身,没有闻到刀剑的铁腥气,再跑到他牵来的白马前仔细看了一遍。波尼确信没有危险,它轻轻向白袍将军哼了一声,转身跑向辕门。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