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警名医 武警名医 第18章 自鸣得意

程栋·符 收藏 0 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00/


看到没人说话,李建秋又道:“针对刚才护士长所说的开处方的事,大家要好好落实下,院里开会了,一张不合格处方就扣10元工资,一个月同个医生达三次以上,扣本月奖金,我想大家也不想这样吧,最近科里病人向院方反应,我科工作效率不好,医生对病人的病情很少过问,这个希望引起大家的注意,还有最近科里病人欠费严重,谁的病人就催催家属快点交费,不要像上周一样,欠费病人没结帐就跑了,现在科里已经欠院方几十万的费用了,院方扣我的奖金,可怜我的几个烟钱,我只有扣你们的奖金补回来了……”

李建秋顾自说完了,见医生们也没什么意见,他又看了姜誉一眼,轻声道:“出题。”

李建秋刚落声,姜誉拿着一本厚厚的书,走到那块大板报前拿支油笔写了起来,那些医生跟着拿出笔记本和笔的,看着姜誉所在的那块板块。

这些对刚来的符飞来说,尽是一些莫名其妙的东东,现在他一点也不了解内科的怎么运作方式,听得糊里糊涂的,现在又不知道要搞什么了,看别的实习生和他一样,他刚想问阚莉这个是干什么的,阚莉也拿出笔记和笔,转头对他道:“小飞吧,这个是科里每天交完班就要出一些三基里的题目来巩固医学的基础,要是会的话,你也一并答吧。”阚莉说完,那就开始写起来了,电脑显示器前空着一大块地方,足够她在上面写而不觉得拥挤。

原来是考题吖,早说嘛,符飞瞥了板块一眼,见姜誉在上面写着一行字“何谓白血病,如何诊断?”刚才那个高建国医生才提起白血病呢,现在他就出这样的题,阚莉所说的三基大概就是姜誉拿在手里那本书了。以前为了追求刘佳欣,图书馆里的医学书差不多被符飞一目十行但又全部印在脑子了,三基就是一套训练题,分临床医学和护理学,符飞也看过医师分册,而且熟都不能再熟了,里面全部是一些简单基础题目,这些我怎么不会,还要你一个女子看不起吗,符飞来内科时早有准备,拿出自己的笔记和李雪君送给他的钢笔,唰唰的写起来。

符飞写时,其他医生都早写完了,所有的笔记交给了李建秋主任,总共10多本毕竟摆放在李建秋面前,他手里也拿着一本在浏览,姜誉也拿一本在看,看来是他们两个审看其他医生的答案了。等符飞答完,不知下面怎么做时,阚莉抢过他那本笔记看了起来,只看了一眼,眉头皱了起来,再看下去,似乎有点惊讶,表情复杂的看了符飞一眼,。

阚莉的表情哪逃得过符飞的火眼金睛,不过他装着没看见一般,心中一点得意,看来以前追欣欣宝贝是用对地方了,嘿嘿,这么简单的题目哪难得倒我,就是再深点也无不怕,小样的,尽管惊讶吧。

等到李建秋大概的看完桌上那些笔记,他道:“谁来说下这个问题?”

话一落音,阚莉那嘹亮又带着清脆的声音响了起来:“白血病,就是造血干细胞的恶性、克隆性增殖性疾病,其病因和发病机制为……”

阚莉声音一响起,符飞可以看到其他人都感到惊讶,他当然不明其原因了,阚莉在科里临床经验虽然还比不上其他老资格医生,但她一向医学理论还是很丰富的,不然也不能早早就当上了主治医师了,她和其他医生的交情特别好,像一个男孩子那样毫无顾虑和男医生们称兄道弟的,其他医生也非常喜欢这个开朗活泼漂亮的年轻女医生,具体有没掺杂什么感情在内就不知道了,她什么话题都说,就是在每天答题的时候除非李建秋点她的名字,不然她是不会解说这个问题的。

符飞越听越不对劲,阚莉讲的不是和他写的一样吗?顺序也一样,两个人的脑子能这么像近?

惊讶到惊异,今天的阚莉与众不同嘛,不仅仅回答的相当完整,还举了一些白血病并发症,又如何诊断,应该怎么鉴别的都答了,很不像以往那样了。

以往出题时,毕竟是工作时间抓点时间出来巩固医生的基础,但也不能太占大家的工作时间,医生都是大概给出答案就可以了,如果比较严重或者普遍的病症,那大家找个时间开个病历讨论会讨论一下,但现在,阚莉不耐其烦的说了这么多,显然是很少见的。

等阚莉说完后,李建秋微笑的道:“今天小阚说得很全面,这样很少见哦,还有没有人要补充的。”

“不是我说的,我是照着这本笔记念的……”阚莉见李建秋夸奖她,脸上一红,神情复杂的看了符飞一眼,急忙解释道。

“咦,小阚今天特别努力咯,还写了两份,应该表扬一下。”李建秋笑眯眯的看着阚莉,其实他是非常欣赏这个有点粗心的女孩子的,并且她父亲和他以前也是老战友了。

“不是啦,是他写的。”阚莉就受不了表扬了,她把笔记丢到符飞的手里,不敢看李建秋。

“有情况!”感到全科异样的目光都集在自己身上,符飞立即开启二级情报。

“哦,这位是?”李建秋戳了戳眼睛,明明都没近视戴眼镜,难道还老晕眼花看不到离他就几米的符飞么。

“今天来的实习生。”姜誉看边上答道,他也是表情丰富。

“谁带的?”李建秋很有兴趣的问道。

“我暂时安排他给小阚了,其他医生也都各带一个学生了。”姜誉解释道。

“那以后就跟着小阚吧,散了,大家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吧。”李建秋手一挥,决定科里人的一切了。

看到办公室里的人纷纷都出去了,符飞危坐在座位上也不知道要做什么,听说实习生要时时刻刻跟在带教医生后面,给医生充当助手并学习医院的工作程序,现在阚莉又在继续打病历,他就不知道要干什么了。

“小伙子过来下。”李建秋向符飞摇手。

刚来就被主任找了,不知道要干什么,千万别是刁难自己就好,不过也不怕,大不了一拍两散呗,但符飞还是小心的走到李建秋面前,道:“李主任,有什么事吗?”

“坐吧,小伙子今年多大了,学什么专业的?”李建秋拍拍他身边那张原先姜誉坐的那张桌子。

“22了,中西医。”符飞端正的坐在李建秋旁边。

“中西医?我还以为是临床的呢?22也不小了,哪个学校呀?”

“南海大学。”

“那个可是名校哦,那里本科出来的学生基本上不怕就业问题了。”

“我是专科的。”符飞感奇怪,一个主任上班时间找自己来聊这个做什么。

“专科的?呵呵,这个没什么的,只要好好学,专科的也比本科的强,每年来这里实习的学生很多,最后考察,有些专科生还不是比那些所谓的本科生强,哼,那些自认为高人一等,不好好在医院里学,最后一个实习过程什么都没学到,小伙子的理论知识满扎实的,我可看好你哦,跟着我们阚医师好好努力哦。”李建秋顿了一下,抽出一根烟点上,问道:“小伙子,抽烟么?”

“谢谢,我不抽烟。”得到主任的垂青,符飞受宠若惊,连忙拒绝,就是他抽烟,他也不敢接过主任的烟。

“恩。”李建秋突然靠进符飞神秘的说道:“我们小阚虽然有时有点粗心,少了点临床经验,但知识很丰富的,而且目前还单身,小子跟着她要好好努力哦。”

“呃……啊。”符飞吓了一跳,这个主任到底在说什么,他赶紧往阚莉那边一看,还好阚莉背对着他们还在打字,应该没听到吧。

“小飞,看病人去。”

正当符飞不知如何面对李建秋的时候,阚莉及时出现救了他,他忙应了一声,赶紧跟着阚莉走出了办公室。

“刚来第一周,就先熟悉下病人和科里的运作吧。”阚莉走在前头,头也不回的说着,“现在我们有12个病人,我们先从这边查起……”

阚莉也不顾符飞有没有听着,她只顾说着,转过一个弯后,她推开一个病房,走了进去,符飞也赶忙跟着进去,实习时要跟着导师嘛。

阚莉看的第一个病人是9号床的患者,等符飞到她身旁站定后,她轻声说道:“这个是得上呼吸道感染的,已经来了3天了。”然后她问了病人一些情况后,然后拿出听诊器听了病人的心肺,然后对病人说:“现在已经差不多好了,心肺都没什么异常,明日可以出院了。”

病人应了一声,说一些感谢的话,阚莉大概也听多了,她没什么反应,叫上符飞准备去看另一个病人。

阚莉是专修内科呼吸系统的,所以她的病人基本上都是一些呼吸道感染(俗称:感冒发烧),支气管炎的,病情都差不多,符飞跟在她身边也只能当一个看客,这些都算是小病,没什么学的,最后一个叫胡兵的患者是得急性肺炎的,阚莉听诊后,回头对符飞说:“患者听诊可以听出典型的湿罗音,小飞,你听一下,对你以后的实习很重要。”

听诊?符飞尴尬的干笑了几声,谁会想到第一天阚莉就会叫他听诊,他身上就带着一支笔和一本笔记本也是装装样子的,别说带什么听诊器,他现在连听诊器也没有,以前在学校时,学校是给他们发过,但在学校学习的时候一直没用过,都不知道丢到什么角落去了,现在阚莉叫他听诊,他当然拿不出听诊器了,一时尴尬的笑了几声,给别人看他不像是个实习生,倒是来看病的。

阚莉一看符飞的摸样,大概也猜出来了,她大方的把她的听诊器递给符飞:“没带听诊器吗?先用我的吧。”

“忘记带了。”

符飞随便找个借口塞了过去,伸手过去接过阚莉的听诊器,不小心碰到阚莉的手指,符飞很明显感到阚莉手指传来的手温,内心一动,自己不是要把她的吗,何不趁着这个机会揩油,符飞心动瞬间手也作出了行动,在接过阚莉的听诊器时,不忘抚摩了下阚莉的小手。不过他感到一阵失望,阚莉没什么反应,只是很自然的把手缩了回去,眼睛只看着病人。

符飞咕噜着,难道她是木头还是性冷淡,自己的宝贝一触到,还不电得直颤抖,怎么她一点反应也没有,难道每个男人摸她的时候都这样吗,符飞心里不由生出一股酸意,一想到还有别的男人这样摸他,他就心里不舒服。

符飞想归想,可不敢表达出来,他走到病人面前,他可发愁了,怎么听诊?他的理论知识是会,但他以前可没怎么听课,特别是那些什么见习实习课少上得可怜,根本就没用过听诊器,妈的,不能出丑,符飞暗暗对自己说,刚才阚莉不是听过吗,有样学样嘛,符飞装模做样的照着阚莉听过的部位也听了一遍,不过他哪听得懂什么,直觉得听诊器传来砰砰的心跳声就没有什么了,一会儿,把就把听诊器还给了阚莉,又趁机摸了阚莉一把,呃,那小手又软又暖,和自己两个宝贝一样,有机会就多摸几下。

“听出来了么?”阚莉问道。

“恩。”符飞胡乱的应道,要是说自己什么都听不懂,那还不糗大了,以后还怎么泡她,至于听诊这个事嘛,回去让宿舍的那几个小子给自己听听,大概能摸出个什么来吧。

接着阚莉对病人说病人的情况还很严重,吩咐病人多咳嗽,把那些痰咳出来会好得快一些,她会继续给病人抗炎治疗等等。

走出病房后,符飞想着自己知道听诊理论知识,但实际做起来却是一窍不通,应该敲打下阚莉,让她给自己说说,不然以后被她发觉自己不会,那真的没法子下台了,于是他赶上阚莉,道:“阚导师,肺炎患者听诊时与正常的有什么不同吗?”

阚莉眼里露出赞赏,勤问的学生现在很少了,可以看出,她现在带的这个实习生应该是个好学的人,如果她知道符飞具体的情况和目的,她不吐血才怪,她边走边答道:“也不是每个肺炎的患者都和胡兵一样,胡兵是一种很典型的病历,他在患病时痰液充满肺部,所以……”

回到办公室,阚莉才解释完,说得符飞直点头,阚莉还算个好导师,符飞只是问有什么不同,她就详细的解释了一翻,就是符飞再笨,也应该听得明白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