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警名医 武警名医 第17章 美女医师

程栋·符 收藏 0 12
导读:武警名医 武警名医 第17章 美女医师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00/


弄了这么多天,正式实习工作开始了,符飞被分到的第一科就是内科,一个全院最大的综合科,别的科都分得很详细的,比如外科分外一科,外二科等等,每个分科负责的病人各有不同,但内科却没分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打听绝对不是符飞的爱好,整个武警医院就是内科门诊和内科住院部。

来南海武警总医院已是第四周才得正式上任,符飞随便穿了一套休闲装,套上白大褂,胸前挂上昨天吕圣轩发下来的的胸卡,胸卡就三行字,最上面那蓝字是:南海武警总医院,中间黑字:职务:实习医生,下面是:姓名:符飞。现在他是单身一人,几个损友早餐后就各自到科里报道了。

吕圣轩安排他们在科里实习的时间不同,符飞在内科住院部,苏情现在就是在外一科,何世强则在供应科,杜文波在外三科,陈康诗分在他的专业科中医风湿科,其他的实习生在什么科符飞就不知道了,上百个医疗实习生,吕圣轩再怎么分,医院总不能有上百个科吧,总是有几个实习生同时在一个科实习的,不过这个不是符飞所关心的了,用吕圣轩的话说,实习时第一科在内科就容易入手,为什么是这样符飞也不知道,现在他们都吕大哥符兄弟的叫了,吕圣轩应该不会乱说的。

符飞管他是哪个科,总之按他的话来说,这次真正的进地狱了,不能像在学校那样偷懒了,昨天培训结束后,吕圣轩给他们开了个小会,就是一定要遵守医院的纪律,不能旷工,医务处随时会到各科检查的,发现哪个实习生不上班,马上遣送回学校去。想来这里是军人医院,这话可不是开玩笑的。

早上8点开始上班的,来实习前,学校给实习们说了,一定要提前半个小时上去整理什么医生办公室,好让医生们感到实习生的勤劳,什么事都做,这个是什么屁话,老子要不是看在毕业证的份上早就走人了,来实习又不是来做苦力的,才不听这些废话呢,老子就是8点正才上去,嘿嘿。符飞暗暗想着,电梯也不做了,从医院的楼梯爬上去,心中计算着时间,刚到6楼的内科时,就快到8点了,剩下几分钟正好去报道吧。

吕圣轩说了,各个实习生自己去科主任那里报道,主任会安排带教医生的,现在符飞就是要找内科的主任了,刚走出电梯,符飞不由靠了起来,医院没事弄这么大做什么,一排排的病房,而且还是四方形的四排,怎么知道主任办公室是在哪个角落,等找到主任办公室估计也迟到了。

不过难不到符飞,古人说了,路是在鼻子下的,还不好找么,就那么一层楼,OK,两秒搞定。……什么,不明白?鼻子下是什么?是嘴巴,嘴巴是干什么用的?去死吧,死猪就知道吃饭,什么什么,你这个色狼,难道你妈生你出来叫你用嘴巴啃MM的嘴唇了……什么和什么嘛,嘴巴是用来说话的,当然现在就是用来问路的啦,不知道就问,你妈没教你么。

符飞两步赶到科里最中间的护士站,看着一推护士忙来忙去的,符飞也没心情去欣赏什么MM了,忙向一个正在电脑前低头打字的护士问道:“护士,护士……?”

“干什么?”那个护士抬起头来。

我的妈的,这个是什么世界,我看到如花了!符飞冷汗一把一把的流下来,可现在不是犹豫的时间,符飞生怕一不小心就给史前恐龙暴起把自己给吞了,所以很小心的问道:“我想问下主任办公室在哪里?”

恐龙斜视了符飞半响,她道:“你是实习生吧,现在主任应该在医师办公室交班,你到医师办公室找他吧,向这边走左转,中间的那个就是,有门牌的。” 为什么护士知道符飞是实习生呢,不是看他的胸卡,现在他与护士距离有点远,护士不可能看到胸卡上的小字的,是看他现在一身T恤,外面又套着白大褂,不用说恐龙也知道符飞是实习生了,在医院里正式医生就是里套军装的,像符飞那样的肯定不是医院的医生,而是实习生。

“谢谢!”符飞赶着去报道,没等话完就已经急步按护士指示的方向走去了,他可不敢跑起来,这里是医院,影响多不好。

几步路就看到医师办公室的牌子了,门没锁,但符飞还是敲了门,得到允许了才进去。

“什么事?”

一个靠近符飞三十多四十岁左右的医生问道,其他的医生也在忙着别的事,有的则在吃早餐,没人注意办公室多出来的符飞。

“我找主任。”符飞恭敬的说道,以后这些可都是他在医院实习的老师了,可不能得罪,他瞥了医生胸卡一眼,原来是个副主任,名叫姜誉。

“实习生吧,主任还没过来,你先跟值班医生吧。”姜誉回头看了办公室的板报一眼,然后指着一个坐在电脑前的女医生,回过头来对符飞道:“你先跟阚医生吧。”说完,他就出去了。

符飞打量了下办公室的环境,办公室很宽大,刚才姜誉所看到板报大大的一片,几乎占满了办公室的一面墙,上面写着医师值班表,院内通知等等,值班表有个叫阚莉的主治医师,大概就是姜誉安排的那个阚医师吧,办公室里里里外外也有那么二十几号人,多数是一些男性,更有一半是年轻人,坐在办公室的长椅上无所事事,和那些年长专注某些工作的人格格不入,有的还觉得很面善,大概是比他早来的实习生吧。

先去和带教医生打个招呼吧,那个姜誉也不知怎么的,科里看情况多多少少有10多号男医生吧,竟然把他安排给一个女医生,看在电脑前打字的阚莉齐耳短发,宽大的白大褂掩盖了她的身材,希望不是一个恐龙,不然自己要跟这个恐龙呆上10周,那还不要了自己的命,符飞暗暗想到,脑子转也是那么瞬间,他已经走到了阚莉的后面,一喜,那阚莉皮肤倒也不错的,芬颈健康的那种白里透红,倒也光滑细嫩呢。

好香!阚莉身上传来和医院里那股酒精味格格不入的清香,就像在饥饿中闻到饭香一样,符飞用力吸了一口,镇下心移步走到阚莉边上,从侧面一点点的可以看到阚莉的面貌,符飞有点紧张,生怕是一个“贝多芬”的妇人出现在他面前。

定步后,符飞崩紧的心一松,忖道:看起来很年轻嘛,相貌侧看也没什么不好,倒还有几分姿色的样子。

“阚导师,我是……”符飞冷吸了一口气,他刚叫阚莉时,阚莉就转过头来,一看,心里暗叹,难道最近和美女有缘么,这么一个美医生也让他碰到了,而且还是他的带教医生,这个姜誉够意思,以后和他多多联系感情,阚莉长得英姿潇洒的,虽然比不上刘佳欣,但她有着刘佳欣没有的几分男孩子的阳刚,总起来也不失一个美女,早见惯了刘佳欣这样的美女,符飞的定力倒也不错,很快恢复过来,继续道:“我的姜誉副主任安排给你的实习生。”

阚莉上下看了符飞一眼,眼睛一亮,意外的道:“是你啊,噫,原来叫符飞呀。”

阚莉那高分贝的声音引来办公室里的目光,她一点也不觉得不好意思,倒是这么多眼神让符飞感到有点不好意思了,他当然看到阚莉的惊奇了,好象阚莉以前见过自己一样,可是自己根本不记得见过这位美女医生呀,如果见过,以阚莉这样的样貌,自己不会忘记的,于是他奇怪的问道:“阚导师认识我?”

“符飞是吧,以后叫你小飞好了,以前不认识,倒是见过一次了。”阚莉异常的开朗。

“见过?”符飞满脸问号,他很确定自己没见过这位美女医生,而且自己一向深居简出,长相虽然还过去,但比他帅的人多了,至少2号宿舍那几个损友都帅得不像话,这样应该不会有人对他有什么印象的。

“呵呵,不仅见过,还印象深刻着呢,竟然还有人连投几次才投进了一个乌龙球……”阚莉有点不顾形象了,笑呵呵的打戏道。

办公室里的人都露出了微笑,想来他们不是看过符飞那个乌龙球就是听说过了,符飞一时尴尬无语,虽然过了两周了,但还是羞到恨不得地上烈个缝钻进去,记得球赛结束了,2号宿舍的几个损友还时不时拿这事开玩笑,经过符飞武力镇压后都不敢再说这事了,现在又被人提起,心里总不是滋味,但他又不能对阚莉怎么样,心里不停的揍骂着杜文波和苏情,没什么事拉他去打什么篮球,害得他出这么大的糗事。还有那个阚莉,妈的,竟然在老子刚来这里就提这个糗事,看以后老子不把到你把你上了就不姓符。

符飞自从尝到腥味后,激发了体内带有淫欲的玄冰气,虽然没达到无女不行的程度,但一见美女,那玄冰气还是隐隐欲动,带起符飞的性欲,似乎要征服所有见过的美女,现在他又和刘佳欣分离两地的,偶尔那么几次的也只能望梅解渴,治标不治本。如今给他一个堂堂的借口,要发动对阚莉的攻势了。

阚莉也就笑那么几下,就没再提了,她对符飞道:“随便找地方坐下吧,等交班完了我再带你熟悉我们管的病人。”

符飞在阚莉边的一上椅子坐了下来,刚到科里,符飞不敢太造次,明着看着阚莉在电脑上写一个病人的病历,暗着是在欣赏阚莉那娇美英气的脸庞,越看越喜爱,阚莉年纪看起来也不过比他几岁,想不到也是个主治医师了,看来还是有些实力的,反正符飞也不打算从医,谁带他都无所谓,混完实习时间,自己算是给天上的父母一个交代了。

符飞刚坐下不久,办公室门口进来的两个人引起大家的注意,一个是姜誉,另一个年纪有点大了,估计至少也有50以上了,符飞运足眼力,年纪有点大医生的胸卡上几三行字清楚印在他眼里,原来是科里的李建秋主任,怪不得大家都开始变得有点规矩了,原来是领导来了。

李建秋见办公室后,一个年纪和姜誉差不多,长得有点黑的医生让了个位置给了李建秋,李建秋也不客气,一屁股坐在那个位置上,拿出一包芙蓉王,分发给让位置给他的那个医生,自己也点了一根,然后道:“交班。”

让位置给李建秋的那个医生也点上烟,然后接口道:“昨日科里原有患者82人,出院5个,新入10个,早上8点新进一个女性患者,46岁,步行入科……考虑是白血病患者,晚间10点又入一男性患者,平车入科……”

所谓的交班就是昨天的值班医生给科里汇报昨日病人的情况,科里来了几个新病人,病情如何,考虑患有何病,还有原有病人有没有怎么样等等,看那个医生口若悬河讲述昨日科里各个情况,符飞也暗暗赞叹他,能把昨日病人的数目记着也不怎么样,但都能把每个病人的病症和所作了什么治疗等等都记着,也是值得佩服了,符飞从那医生的胸卡也看出来了,是高建国主治医师,好一个高建国,记着你了。这样的能力,怎现在还只是个主治医师,至少现在也应该是个副主任医师了吧。

高建国说完后,深深的吸了一口烟,靠在椅子背上,缓缓的吐出一丝丝浓烟,形成一个烟圈。

“病人现在病情如何?”李建秋敲着办公桌问道。

“病情基本稳定,具体情况还要等所有报告出来才可以肯定。”高建国声音高昂,神情充满自信。

“好,护士长有什么说的么。”李建秋还在敲着桌子。

“有两点,就是有的医生开医嘱时注意开处方,不要每次都要护士来催才开处方,这样会影响我们科的工作效率。第二点,上周院开会,主要是吩咐这届实习生开始正式上岗实习,希望各科落实好实习生的实习工作,就这两点。”

“恩,姜誉呢?”李建秋看了他身旁的姜誉一看。

姜誉摇了摇头,示意他没什么要说的。

“其他人呢?”李建秋环视了在办公室里的人。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