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牙(原名《闪亮的日子》) 第二章 第二章 第十五节

在失去的青春 收藏 0 0
导读:狼牙(原名《闪亮的日子》) 第二章 第二章 第十五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2259/


林锐长这么大没受过这么多罪,每天都不是度日如年了,简直就是一个世纪那么长。早上起床先来一个5公里,开始是徒手,后来加上了背囊——那个玩意他只在录像上看过美国兵有,没想到中国兵也有——和钢盔,接着就是武器,号称早上的开胃餐。有这么开胃的吗?!林锐再不愿意也罢,反正也得跟着跑。最过分的是一个月以后不在营区的环路上跑了,拉出去在营区周围的山上开始跑,那是路吗?一条羊肠小道,都不知道多长时间没人走过了。时间的要求也越来越高,开始徒手25分钟算及格,现在武装23分钟才算及格!不及格怎么办?很简单,别人吃饭的时候你去练就是了。


林锐和几个身体素质没那么好的新兵都受过这个待遇,问题的关键是林锐能跑那么快,他就是不想跑。但是自从享受了别人吃早饭的时候自己要跑路的待遇以后,他就跟得上了。带兵的都是老志愿兵,也不跟他多废话,你达不到的就要业余时间单练,于是林锐所有的科目都达到了标准。


林锐越来越觉得这是一个无法出去的圈套,自己想不好好干被淘汰,但是不好好干就得多吃苦,而林锐是不想吃苦的主儿;于是他就都达到了,而都达到了根本不可能走。


这成了一个典型的怪圈循环了!


5公里完了还不算完,接着就是队列,队列一直到早饭时间。吃完早饭,8点开始正课。正课的内容是五花八门的,最让林锐难以接受的是格斗基础训练。他从小就打架,而且在他们那拨孩子里面算是最能打的,开始听班长说要进行格斗训练还没觉得有什么,相反还有几分兴奋,因为这种压抑的生活他早就想发泄了。但是真的开始训练就毛了,因为首先要掰腿——要知道这些新兵蛋子都已经17、8了啊!但是部队就是部队,没什么道理可以讲,于是新兵蛋子们就在墙根坐成一排,腿分开顶在墙上,老兵和班长就在后面用脚踢,用膝盖顶,那一片鬼哭狼嚎啊!后来林锐看了电影《霸王别姬》,回忆当初掰腿的场面都是差不太多的。男孩子到了17、8的韧带都是很紧的,但是也要掰,生生就要掰开啊!


“啊——”


班长在后面狠狠地用膝盖顶了林锐的屁股一下,他的脸憋红了,终于还是嚎了出来。


“忍一忍,忍一忍就好了。”


班长是个来自河南的农村兵,也有点不忍心。但是不掰腿怎么训练啊?下面的科目怎么进行呢?狠心也要掰开再说,不然以后受的罪更大。班长的膝盖在继续用力。


“操你妈!老子不干了!”


林锐突然一下子站了起来,班长被他推了个跄踉。林锐起身以后掉头就跑,速度不是一般的快。班长先是傻眼了,不知道他要干吗,再一看发现他一直奔向大门口就醒悟过来:


“快快快!拦住他!有兵要跑!”


林锐拔腿跑得跟迷彩野兔子一样,班长和老兵都放下新兵去追他。他是什么也管不了了,虽然腿根还在火辣辣的疼,但是自由对他的诱惑更大。他是自由自在生活习惯的,这样的生活能忍受到现在已经是奇迹了。


大门口的哨兵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眼睁睁看他跑过来,后面还追着一群老兵。随即带班的班长明白了,拿起步枪横在他前面,林锐起身就是一脚,班长用步枪打开了,随即抡起步枪棍子一样打在他的肚子上。林锐一下子就飞起来,一个狗啃泥摔在地上,牙也崩掉了俩。警通连和后面的班长老兵一下子冲过来按住了他,再想跑就没戏了,这都是战场下来的,手比钳子还硬。


林锐哭着喊着:“妈——妈!这个兵我不当了!爸——快来救我啊!”


老兵们哪儿还管他喊这个,七手八脚就给他拖到一边。哨兵就拿起内线电话要大队部。


林锐班的班长脸上没有了平时的憨厚,变得凶巴巴的,揪着林锐的脖领子:“我告诉你小子——这要是在战场上,我一枪毙了你!”


耿辉接了电话半天没反应过来——新兵要跑?这叫什么事儿啊?从来都是哭着喊着要留在特侦大队的,老兵退伍的哭声还留在他的耳边没有消失,怎么会出这种事情?非战状态下出现逃兵?这在任何部队都是不多见的,何况对于已经在王牌军的王牌部队当了多年政工干部的耿辉来说,可以说他还没有这种思想准备。


耿辉匆匆忙忙来到大门口,林锐还在哭闹:“你们放开我!你们放开我!我不干了!我不当兵了!让我回家!”


耿辉看了他一眼,看见他被捆上了,这帮老兵捆人都有一套。于是林锐就跟粽子似的,鼻涕眼泪都流在脸上,一点也没从前那种还有点帅气的小伙子的感觉。


“放开。”耿辉皱着眉头对自己的部下说。


“政委,放开他就要咬人了!”一个老兵急赤白脸地说,还伸出自己的胳膊,上面还有牙印,丝丝还出血。


“放开,这是新兵不是战俘!”耿辉说,“我就不信他会咬我!”


于是两个老兵就小心地解开林锐的绳子。林锐活动活动自己的手腕,上面都有绳子勒出来的青紫色。眼泪吧嗒吧嗒掉,恨恨地看重眼前的耿辉。


“站起来!”一个老兵踹他。


林锐不站,反正他破罐子破摔了,本来就不打算干了。


耿辉瞪了那个老兵一眼:“你去禁闭室,禁闭三天!”


“政委!我……”


“立即就去!”耿辉的语气没有任何价钱可以讲。


老兵敬礼,转身跑步去了。


耿辉看着林锐:“他踹你,我禁闭他三天;现在,你给我站起来!”


林锐本来不想站,但是在耿辉的目光里面似乎有一种不可抗拒的力量。他不由自主地站起来了,是惧怕?似乎不是,因为政委没有对他有任何凶巴巴的表情。


耿辉看看这个满脸是眼泪的新兵蛋子:“说,说为什么跑?”


林锐带着哭腔:“我,我受不了。”


“受不了什么?”


“我,我不要当特种兵了,我要回家!”林锐哭着说。


“那你干吗当兵啊?”林锐的班长本来就有气,现在更来气了。“当兵习武是天经地义,你干吗要当兵?”


“你们以为我愿意当啊?!是我爸爸逼我的!”林锐哭得更厉害了,“说好了是政治条件兵,是在机关的,谁告诉我是特种兵了?!你们要是告诉我是特种兵,把我杀了我也不来!你们骗我!”


耿辉脸就有点红,这个事情他事后是知道的,他也批评了去招兵的干部。但是不能说是特种部队招兵也是上级规定的,他也没办法,就说你们可以说是招侦察兵啊。招兵干部只能苦笑,洞中一日,世上千年,现在城市里面的正经孩子有几个还愿意当兵的?


耿辉看着林锐,林锐看着他。


许久,耿辉把他的军装领口整好,擦擦他的眼泪:“你不愿意当特种兵?”


“不愿意。”林锐的声音小了下来,面对耿辉,他喊不出来。


“那你愿意当逃兵?”


林锐愣了一下,他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


“这件事情我暂时不追究,我给你三天时间,三天以后告诉我你想走还是留下,到时候你想走我不留你;你也给我三天时间,我来研究一下为什么你受不了,到时候也给你一个答复。好吗?”耿辉的声音有点涩。


“是……”林锐不由自主地一个立正,毕竟穿了一个月迷彩服。


耿辉眼睛亮了一下,但是没说更多的:“回你的班里去。”


林锐敬礼,一个标准的向右转跑步去了。不知道为什么,他也觉得奇怪,作这些动作似乎都那么自然,要知道他是那么恨队列训练啊。


耿辉看着这些老兵:“特侦大队是一个全新的部队,你们在老部队的那点子把戏别跟我在这里使!我告诉你们,谁要是整新兵,我对谁不客气!”


老兵们本来憋了一股劲,但是现在只能面面相觑。


“新的部队应该有新的精神风貌,新的传统!”耿辉说,“都去吧,这个新兵的班长晚饭后找我。”


老兵都散了。


耿辉走在回大队部的路上,心里面沉甸甸的。他不想看到出现逃兵的事情,这对这支年轻的部队会是一个不小的打击。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