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战火中的青春 序章 第四节(改)

zxxd 收藏 0 0
导读:新战火中的青春 序章 第四节(改)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51/


“战场上的地形是多种多样的,为此所以,各种地形条件下的对刺动作有不同的注意要点。

一、山地对刺

山地地形复杂,倾斜度大,不易站稳,不便机动。因此,在对刺中要抢占有利位置(抢上避下、抢左避右),两脚站稳,力争主动。

(一)上对下刺

……

三、冰雪地对刺和夜间对刺

(一)冰雪地对刺由于地滑不易站稳,行动困难,风雪大、雪地的反光还会影响视力,因此,预备用枪时,两膝微屈的程度应稍大,右脚尖稍向里合;突刺上步和前进、后退时,步子不宜过大;拨枪时,主要两臂用力。为了防滑,还可踩在草棵、棱坎等物体上,以稳固身体。在风雪天和晴天雪地反光时对刺,应抢占上风和背光位置,以便观察和准确突刺。

(二)夜间对刺应低姿观察,及时发现敌人,并以突然勇猛的动作,主动进攻消灭敌人。山地对刺要枪下避上,在有月光和照明的情况下,要力求利用物体阴影来隐蔽自己。”

写完最后一个字,陈明套上笔帽,装起了笔,靠在了椅背上,闭上了酸胀的眼睛,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在火车上写东西,可真不是个人干的事啊!”陈明在心里对自己说到,本来在移动的火车里写东西就把从来不会晕车的他搞得恶心、头晕不已,再加上火车在乌拉尔山脉中一会儿进隧道,一会儿出隧道,忽明忽暗的光线,更是折磨得他的眼睛酸胀得快要“迎风流泪”了。

靠在椅背上,听着身边的李锐正和赵坤正相互诉说着自己的家乡,陈明的思绪也回到了他成长的地方。

——————————————————————

陈明是一个普通的战士,但是他却有着不普通的身份,他的真名叫陈子明,他出生在一个奇怪的地方,刚出生母亲就死了,4岁以前他都没有离开这个被照顾他生活的叔叔、阿姨们称作“基地”的小地方,4岁的时候他到了昆明,当时,全国都已经解放了。

他对自己的父亲没有什么印象,因为父亲总是很忙,一年也见不到几面,而且在陈子明4岁生日还差29天的时候,在从西藏返回北京的路上被敌对势力的特务用抹的毒液的子弹给暗杀了。

陈子明6岁的时候到了北京,开始和他干爹一起生活,那时他并不清楚干爹是干什么的,只知道一会儿被人称作“总书记”,一会儿又被人叫“主席”的,反正他也总是那么忙。直到小学三年级,他爆打一个仗势欺人的同学——某位高官的儿子之后,他才知道,原来干爹居然是这个国家的最高领袖。

不过直到初中毕业,他才完全把家里的这个干爹和外面说的那个英明的国家领袖的形象重合起来。

同改变国家的命运的起点一样,改变陈子明命运的起点也是那个他小时候生活过几年的地方——“基地”。

虽然在北京的日子里,他偶尔还是会想起“基地”——那个他的出生地,但是如果不是17岁期高中毕业前的一场怪病,也许他的生活轨迹也就和那个地方也就没有什么交集了。

就在他自信满满的准备大学入学考试的时候,一场怪病击倒了他,首都的各大名医专家对他的病束手无策,就在他干爹绝望的快要拔光头发时候,张叔叔——共和国的外交部长,同时也是一个有事没事老来他家打秋风混酒喝的家伙,同干爹说了几句悄悄话,干爹突然亮起的眼神,也使得陈子明生命的轨迹发生了改变。

当天下午,他干爹据说第一次利用职务以权谋私,紧急调了一架陆航的军用飞机,连夜把他送到了昆明。

怎么从昆明回到基地的陈先明并不清楚,当他从昏迷中醒来的时候,他已经在基地了。

每天他都会被送到一个看似病房的地方,在一个奇怪的机器里躺上半天,然后就是不停的打针吃药,一个月后,病情得到了控制,但是身体还是很虚弱,就在他准备收拾行装回北京参加高考的时候,干爹带来了一个坏消息,他还要在这里修养两年才能回北京,干爹已经替他办理了休学手续,每天还得在那个机器里躺上一个小时,要不然,他的病可能还会复发的。

对于17岁的年轻人,要长时间的呆在一个地方,显然是一件痛苦的事,而更为痛苦的是这个被称为“基地”的地方同他小时候的记忆完全不同,他没有住在小时候生活的那个山脚边的院子里,而是在山里面的,整座大山都被挖空了,山洞很大,它的出口就是大院边上一座建在山崖壁边上的仓库,巨大的山洞群里没有几个人,能和他说话的仅有的十几个人,基本上都是些4、50岁的人了,其余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轮换一批的佩戴金色臂章的警卫人员从不开口和他说话。

然大家对他都非常的好,可是年轻人需要的可不仅仅是这些。

熬了3个月,他受不了了,每天都呆在他自己那个被当作病房的洞子里面,他觉得自己要发疯了。

于是,陈明开始同山洞里那些佩戴金色臂章的警卫人员斗智斗勇,利用各种手段企图进入那些有紫色禁区标志的区域。

经过无数次的失败,一天夜里,他通过一条通风管道,终于成功地潜入了另一个满是灰尘,但是却放满了一排排书架的房间。

读书对他来说是件愉快的事,但是兴奋了没有几天,他发现不对了,他所读的书虽然封面和封底都被撕掉了,没有了出版日期等信息,但是某些书中叙述事件的时间、时间和内容都同现实有相当的偏差,随着浏览的书籍的增多,这个疑问越来越大,于是他找上了基地的最高负责人、共和国的首位女性上将,从没在任何媒体上露过面的神秘人物,据说是她母亲最好的朋友——张帆,张阿姨。

陈明把自己的疑问提出了来,但是他却没有得到答案。张阿姨当场叫来了两个警卫把他关回了病房,并且在他的门口增加了两个岗哨。

两天后,干爹来了,在同张阿姨一夜长谈后,干爹没有因为他的调皮而惩罚他,反而跟他讲了一个故事。

“这只是一个故事,老套的故事。”这是那天晚上干爹的开场白。

的确是个故事,但并不老套,相反有些离奇。

至少陈子明没有听过任何相似的故事。

故事的大致内容是这样的:

在某个时空的20XX年,一场某级的地震后,一支叫做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军队的某秘密基地的警卫人员发现他们到了另一个时空,回到了那个被称作中华民族最黑暗的时期。为了提前结束民族的悲惨史,并重新创造民族的辉煌,这300多个不属于这里的人,先是利用先进的设备和思想发展了自己的势力,卧薪尝胆,在这个祖国的边陲地区悄悄的武装了一群失去土地的农民,然后借鸡生蛋,厚积薄发,一举推翻了腐朽的封建王朝取得了革命的胜利。

虽然过程说得轻巧,但是从胜利的时候,当初穿越的368个人只剩下了不到50个人这一点就可以看出当时的艰辛。

当然在这个故事的最后出现了一个叫做陈子明的小小的角色,他就是这支部队的最高领导——原基地警卫营的营长的儿子。解放全国后不久,作为所有穿越者中唯一一个成功的造人计划的产物,他的出生为其余的穿越者带来了无尽的期望——虽然后来再也没有其他人成功过,作为意外中的意外,陈子明这个小配角成了这个故事的另一发光点。

故事中,原营长同志在一次阴谋中牺牲后,他的老搭档原基地警卫营教导员,为了体现“伟大的战友间的情谊”,以光棍的身份成为了这个“只会吃白食”的小家伙的干爹,虽然在解放后通过连续制定了两个五年计划,使共和国摆脱了贫困,从经济及军事方面逐步靠近了当今的世界强国,但是为了这个“白吃的家伙”,教导员这个“英明神武”的共和国领袖至今依然保持着钻石王老五的身份(这个时候陈子明发现,在说到单身问题的时候,干爹的眼睛总是有意无意的望向旁边的张帆阿姨)。

在故事结束时,干爹还补充了两句: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当然,这么无稽的故事我想你也不会出去乱说吧?。”

在得到了陈子明的承诺后,干爹连夜就回北京去了。

剩下的日子里,陈子明的身体逐渐康复了,在张帆的默许下,闲极无聊的他把时间全部用在了阅读书库中的各类图书和山洞里那个不算小的训练中。

一开始,陈子明特意找了一些同时间、空间有关的书想要验证那个无稽的故事,但是以他高中未毕业的水平,研究了一段时间,除了记住了几个什么“平行空间”“虫洞”之类的名词外,其他的问题他依然是一头雾水。

失望之余,他也失去了兴趣,开始制订了一个打发时间的计划:上午,除了治疗的那一个小时外,一本接一本的顺着书架看书;下午,到训练场去锻炼锻炼身体,打打靶,争取早日康复,早一天离开这个无聊的地方。

两年的时间终于过去了,经过了一次全面的、彻底的身体检查,在确定了他康复后,干爹派人来接他了。

还在基地的时候,陈子明就想到了一个问题:他休学两年了,通过通信,他知道班上的那些同学要么考上大学了,要么到军校去读预科了。如果自己回去再去高中同小自己几岁的孩子一起读高中,那岂不是很没有面子,会被那几个好朋友笑死的。

也许是身体里流着军人的血,也许是受了书库中某些杂书的蛊惑,或者是训练场获得的自信,陈明盘算了一下,发现参军入伍是一条不错的路。

冲动战胜了理智,经过了两个月的预谋,在利用了某位不知实情的基地工作人员的好意,陈子明得到了一个假的名字,和一个假的身份证。

出了基地,在昆明转机时,借尿遁陈子明逃出了干爹派来接他的警卫员的掌控——同基地的那些佩戴金色臂章的警卫相比,干爹的这些佩戴紫色臂章的警卫可好糊弄多了。

跳上火车溜到成都,利用假的身份,化名陈明,陈子明通过了体检,入伍,完成新兵训练后,他同新兵营的其他新兵被运到了北疆,编入了新1师。

想到了这,陈明在心里对接他的警卫员连说了三声对不起,想到了干爹发现他逃掉后会有的反应,再次为这名警卫员默哀了一分钟。

——————————————————————

“呜……”火车的鸣笛声,把陈明的思绪给打断了,火车已经越过了乌拉尔山脉,又驶进了一个车站。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