禽兽江湖——《飞鸟奇侠传》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五章 甜蜜旅程

妙心幻玉 收藏 0 8
导读:禽兽江湖——《飞鸟奇侠传》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五章 甜蜜旅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2/


第一缕阳光终于冲向天空,照亮了整个大地。

隐玉靠在第五长醉的肩上正睡得香甜。

她虽在梦中,双手却环住他的腰,紧紧抓住他的衣服,仿佛她正站在悬崖边,只要一松手,便会跌落崖底摔得粉身碎骨。

第五长醉一夜未合眼,但深邃的双眸却仍旧明亮如星。

前方已隐约看见屋舍,袅袅炊烟扶摇直上。

淡蓝色的雾气中,一切都显得那么缥缈。

第五长醉低头看着隐玉,她年轻的脸庞柔和甜美,浓密的睫毛铺在洁净的皮肤上,更显漆黑。

他不禁抬起手臂紧紧搂住她。

屋舍已近在眼前,一只绿尾巴的公鸡追着一群母鸡疯跑,母鸡们惊慌失措地咯咯乱叫四散奔逃。几条骨瘦如柴的黄狗也偶尔加入追赶的行列,盯住一只母鸡狂追,吓得它们张开半秃的翅膀窜上草垛。

第五长醉勒紧缰绳叫马停住。这三匹训练有素的白马,立即稳稳当当地站在土路中间。

他轻轻拍了拍隐玉,道:“该起床了。”

隐玉勉强将双眼睁开一条缝,又沉重地合上,含糊不清地问道:“到哪儿了?”

“一个小村庄。”

隐玉感到全身又酸又疼,便伸开双臂抻了个懒腰,但没想到,她竟一下从车上滚落在地上,粘了一身土。

第五长醉笑道:“你以为是睡在床上,大开大合地抻懒腰。”他跳下车蹲在她身边。

隐玉从车上掉下来后彻底清醒了,坐在地上瞪着他道:“你看着我掉下来,怎不拽住我?你是故意的!”

“你又伸胳膊又伸腿的,我拽你哪儿啊?”他笑道。

“没安好心。”

“快点起来吧,野草上全是露水。”他站起身拉起隐玉。

第五长醉一只手拽着缰绳往村庄里走。

隐玉边拍着身上的尘土边跟着他。被露水打湿的地方,尘土已经变成了泥巴,她用指甲怎么也抠不掉,不禁恨声道:“脏成这样,我师父看见了还以为我是一路要饭回来的呢。”

“给你买身新的,村庄里应该有和你差不多的小姑娘。”

“我才不穿别人的衣服。”

“出门在外,别太挑剔,脏了总比破个大洞强。”

“你还有理了?就是你把我推下去的。”她抬手向他打去。

第五长醉抓住她的手,笑道:“真不讲道理,那我把我衣服脱给你?”

隐玉忽然笑了,停住脚步道:“好啊,你现在就脱。”

第五长醉四下张望,道:“这里眼杂,不如我们到车厢里我脱给你。”他笑得两眼生花。

“你那衣服三百年都没洗了,嫌你脏。”隐玉白了他一眼继续向前走。

这时,他们已经走进村庄,黄土铺成的路面弯弯曲曲,散落的几户人家都紧闭大门,唯有一位老婆婆站在门口弯着腰做早饭。

隐玉跑过去对她说道:“老婆婆,我们是赶路的,想讨碗水喝。”

老婆婆虽已满头白发,脊梁佝偻,但却眼不花耳不聋,她停下手中的活看了看隐玉,又看了看第五长醉,沙哑着声音道:“水就在水缸里,自己去舀吧。”

“谢谢老婆婆。”隐玉跑进屋找到水缸,拿起水瓢舀了满满一瓢水端出来。

她捧着水瓢小心地走到第五长醉面前,道:“你先喝。”

“你想先让我试试水里有没有毒?”第五长醉笑问道。

“你说什么?”隐玉顿时怒火中烧,举起水瓢狠狠摔在地上,水瓢立即四分五裂,清水溅湿了他们的鞋。

而第五长醉却动都没动。

隐玉大发雷霆,气得全身直哆嗦,在大骂了几句之后转身跑回屋,随便抄起个能盛水的东西,舀满水端着跑出来,站在他面前一口气喝干,之后扬着脸瞪着他。

第五长醉道:“你现在喝的已经不是原来那缸水了。”

“就是那缸水,屋里只有一个水缸。”

“水缸已经被老婆婆换了。”

隐玉猛然回头,原本站在门口做饭的老婆婆此刻已经不在那里了。

第五长醉道:“你第一次进屋时,她就跟进去了,你没看见吗?”

“没有。”

“水里有毒。”

隐玉惊得全身一颤,怒火顿时熄灭,不禁靠向他身边抓紧他的胳膊,颤声道:“我已经把水喝了。”

“这水是用来毒死我的,你死不了。”

“那她干嘛还要换一缸水?”

“因为她没想到我会识破水中有毒。”

“没明白。”

第五长醉笑道:“想跟你解释清楚一件事总是不太容易。”

隐玉叹了口气,现在无论他说什么她都不会再发脾气了。

第五长醉道:“进屋看看。”

“小心有埋伏。”

“要是有埋伏早出来了。”说着他已经大步跨进屋里。

隐玉赶紧跟上,她现在可不想离开他半步。

屋里昏暗一片,门边就是那只大水缸,隐玉厌恶得离它远远的。

这时,只听第五长醉说道:“老婆婆已经死了。”

隐玉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见到老婆婆蜷缩在最黑暗的角落里,已经断气了。她惊呼道:“是她下的毒,她怎么又死了?”

“是别人下的毒,易容成她的样子,现在已经走了。”

“会是谁呢?”

“这还用想吗?我们到这之前她就死了。”他来到老婆婆身边。

隐玉紧紧抓着他的衣角不肯松手,站在他身后不忍多看老婆婆一眼。

第五长醉道:“把她安葬了吧。”他向屋里扫了一眼,来到后门,拿起一把锄头开始在后院挖坑。

他刚挖了几便停下对隐玉笑道:“我这衣服三百年没洗了,你怎么还总拽着?”

隐玉松开手向外跨出一步站定。

等他们把老婆婆安葬好后,太阳已经放出万丈光芒。


离南山越来越近了,隐玉竟有些激动起来。

她已经做好准备,等待师父最严厉的训斥。

天空阴沉得像是要掉下来,浓云翻滚如汹涌的波涛。

隐玉叹气道:“晌午之前还晴空万里,这会又要下雨了。”

“如果顺利,天黑之前我们就能到南山脚下。”

“马上就要见到师父了,都可以想像得出师父会用什么话来骂我。”

“也许他连一句话都不会骂你。”

“有那好事吗?”隐玉撇了一下嘴,“长醉,那人为什么换掉水缸啊?”

“还没想明白?”

“问你就回答。”

“缸水里有毒,如果我喝了,我会中毒,但你不会中毒。”

“为什么?”

“因为那人只想我死,但又想得到宝藏。”

“是谁那么讨厌,非要你死啊?”

“你也曾经用刀袭击过我。”

“又提那事,你还真记仇?”

“当然,对我好与对我不好我分得很清楚。”

“花筱莹对你好,你怎么不娶她?”

“她也并不是真想嫁给我,她没得到我师父,就把怨气撒在我身上,谁让我是我师父惟一的徒弟呢?”

“你准备什么时候去认你妹妹?”

“你是说珊瑚?等她真正明白事理的时候。”

“她能什么时候明白事理啊?”

“你好像很不喜欢她?”

“谁让她对我使用惑心术的!”

“我是她哥哥,你怎么就喜欢我呢?”

“谁喜欢你了?”

“真没喜欢我吗?”他低头看向她微微一笑,柔声问道。

“哼。”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