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捣蛋兵公社]荒漠上的捣蛋兵们(四)

少将一星 收藏 41 37

(四)

“班长,不好了,班长!”胡明提着裤子摇还在睡觉的班长。

“还没天亮了,你小子胡咧咧什么?”老马睡意朦胧的问道。

“小魏小魏。。。不见了。”

“什么?”老马一翻身跳起来了,转身看着我那张空铺,“他又跑了??NND,我还要怎么说,他才听啊?”

老黄也看着空铺:“他不会离开吧?咱们都给他说道理了啊。胡明,你什么时候发现的?”

“刚才,我准备去上厕所呢,往他铺扫了一眼,就没见人。”胡明回答。

“胡明,去,到值勤哨上问刘洋,看他看到小魏没有!”老马立马下命令了。

“是!”胡明连忙跑向门外。老马低头看了下手上的表,时间是早晨5点20。

“班长,班长,找到他了。”还没一分钟,胡明又回来了。

“哪?”老马和老黄全都穿好衣服。

“外面,您自己去看看吧。”胡明说道。

“走。”

营房外

刘洋澄大眼睛看着我在那奋力的种草:“小魏,别种了,没用的,长不活的。”

“不会的。”我倔强的答道。这是我早上开始种草刘洋第三次劝我了。

“班长,你看他,倔的很,我劝他不听。”刘洋看老马来了,立马搬救兵。

“小魏,不用种,这风沙大,种不活的,听哥话啊。”胡明也过来劝道。

老马和老黄看着,一直没有劝我,老黄还瞅了下老马,他发现老马眼睛湿润了。

老马一捋袖子,也蹲下跟我一起种起来。

老黄也帮忙了,就剩下刘洋和胡明在那瞪大眼看着。。。

三个月后

荒漠上响起一阵汽车喇叭声,是连部的车来了。

“指导员好!”老马连忙笑着迎接指导员。

“老马,行啊,把这地方变了啊,呵呵,现在团里都知道有这个‘塞上小江南’啊。”指导员更是乐的开心,“年底,我给你记三等功!”

“嘿嘿,指导员,不是我的功劳,是小魏,如果不是他给我们带来活力的话,我们是不可能的。”老马笑得回答。

“老马,你就不要谦虚啦。没有你的带头,他们这些捣蛋鬼能吗?”指导员挡老马的话说道。

“指导员,真的不是我。。。”老马还想解释,指导员手一挥把老马剩下的话给生生挡回去了。

“行了,老马,你跟我过来。嗯,这草长得不错,呵呵,真是‘小江南’。”指导员乐呵呵得走在营房前的那一大片草地上,找了个僻静的地方,坐下了。老马也挨着指导员旁边坐下了。

“老马,你带兵带的不错,我和连长商量了年底给你记三等功。”指导员揪了一棵草嚼在嘴里。

“指导员,你知道的,这是小魏带的头,不是我!”老马解释道。

“不是你,如果不是你刚来带头种草、种树,小魏怎么会呢?”指导员问道。

“这。。。”

“所以嘛,这是你的功劳,知道吗?”指导员拍拍老马的肩膀说道。

“可是,指导员,小魏的功劳您不能抹杀啊。”老马有点不满意,在一起三个月了,小魏的倔强、执着已经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他已经喜欢这个兵了。

“老马,你怎么说话的,我抹杀他??”指导员生气了觉得老马怎么这么没脑子。

“指导员,我不是说您抹杀他,可这的确是他带头弄的啊。”老马还想争取下。

“老马,你还想让我怎么说啊,你当兵几年了?你比我都了解部队纪律。”指导员叹气说着。

“指导员,我知道,如果年底我再没突出成绩我就得脱军装走人。”

“你知道你还。。。!小魏这次不给,他还有机会,他才是一年的新兵,可你呢,十几年的老兵了,连里舍不得你走!”

“指导员,我只是认为不是我的功劳,我不能要!”老马犯倔了。

“老马,我知道你对连里调你来这一直有气,你以前在连里是连里的‘优秀班长’,这地方是全连公认的‘捣蛋班’,让你来是羞辱你!对吧,你就犯倔!”指导员说到老马的痛处了。

“指导员,我是犯倔,但我没觉得在这就是羞辱我!”老马生气的说道,“是谁的功劳就是谁的,送我我都不要!”老马起身离开指导员了。

营房里

晚上7点半后,我和老黄在一起杀象棋,胡明和刘洋洗澡去了。老马查了一遍仓库,回到房里,坐在自己灯下写起东西来了。

“班长,过来跟咱们杀一盘。”老黄喊道。

“是啊, 班长,来,玩一盘。”我也叫着。

老黄走到班长跟前,看到班长正在写着:“写啥玩意呢,呵呵,怎么,家里给介绍了?”

“扯淡,你们玩去吧。让我安静会。”老马推开老黄。

“小魏,去外面溜达一圈,检查检查。”老黄看出老马的不对劲,把我支出去了。

“老马,今天指导员跟你说什么了?”老黄看我离开后,问老马。

“没什么,我准备退伍,准备写退伍报告呢。”老马对老黄从不隐藏。

“什么?咱们这刚有点生机,你就退伍?”老黄吃惊。

“指导员想把咱们种草的功劳给我,留住我,你说我是那种人吗?”老马说着说着又有气了,“他还说我不要是因为让我来这是羞辱我!可笑,我是这种人吗?”

“唉,连里是想留住你嘛,再说了小魏才是第一年新兵,要立功还有机会嘛。我想连里也是这么个意思。”老黄分析道。

“指导员也这么说,可不是我的,我是不会要的!”老马狠狠得说着。

“老马,你今年没成绩就得退伍,难道你想?”老黄知道老马心思。

“军装穿了十来年了,说想脱是假话,可我不想活在这种‘荣誉’下!”老马说着在纸上写上“退伍报告”四个字。。。

老马退伍了,走的那天荒漠上又刮起了大风沙,比以往的风沙都大,仿佛老天它都知道老马走一样,呜呜的哭呢。我、老黄、刘洋和胡明站在营房前的塬上冲着坐车离开的班长老马敬礼,坐在车里的老马哭了,哭的很凶。。。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