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魂纪事 第一章 演习A 第三十五章 绝境

得心 收藏 0 1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7/



趴在软软的草地上,刘健不住地打哈欠.王擎好笑地说就你这耐性还怎么当狙击手啊.刘健翻了下白眼,你懂什么?我这叫张弛有度.没情况的时候是这副吊造型,有情况的时候就不一样了.形散神不散.你要是给我怀里再加把枪,我就是闭着眼苍蝇蚊子也休想从我这飞过去,说是左眼就是左眼,说是右眼就是右眼,绝错不了.

王擎笑笑说你就吹吧.打靶你成绩是没得说,但实战决定一切,还是等以后看你的实战表现再说吧,别扛支枪吓得连二楼都不敢上,等你磨蹭上去了,人家早没影了.

刘健红着脸说你笑个屁.老子这种天才天生就是这样.冰人博格坎普球场上跟飞人似的,不照样都不敢坐飞机.再说了,我这都是我爸那儿遗传的,他不是枪神吗,不也经常跟我一样稀里花拉.他当年学得不是狙击专业,人家打冷枪的都看不上他.他不照样一杆56玩的比他们正儿八经的79式狙击步枪都强?人家都是一弹一个,枪枪毙命,他偏是连扫带点,非把目标都打个稀巴烂不可.这才是真正的射手.我和我爸一样,那都是为了射击而生的,别看我们俩常是吊儿郎当的,可真要较起真来,那都是一个顶俩!

王擎问打冷枪的是谁?刘健撇着脑袋说你怎么这么笨啊.搞专业狙击的不就是他娘打冷枪的嘛.我爸不一样,他都是光明正大就直接矗那儿.比得就是谁的手更快,谁的枪更准.从来不玩虚的.

王擎回想一下突击训练的那会的确是这样.刘健的爸爸即使是单手拿起枪来都是冲天的霸气.到了他那份上,比得已经不是枪了,而是气势.对手从瞄准镜里捕捉到他的身影的时候,最后看到的只能是一双冷酷的眼睛,不带一丝烟火气息,正颇有玩味地看着自己.自己在他的眼里只能像是一只赤裸的羔羊一样,只有任人宰割了.

这已经是第五天了.和郭星火之间的冲突起的突然,却也结束的更为仓促.年青人的世界就是这样,爱也爱得不明不白,恨也恨得不清不楚.常常是一念之间颠覆所有的逻辑,又一念之间人性的复杂变得那么直白.说不清道不明的糊涂账,换来的只有多年以后的微微一笑和无尽的郗嘘!

就在昨天郭星火和他的队友就走了,把阵地转移给了他们.王擎守株待兔的这主意不错,但却忘了如果30组人以每十公里为界限互相竞争的话,那么凑集所有的坐标就只能不停地奔跑,在大山之中游走.那样的话成功的机率才大.而不是说守在一个地方死等着有人上钩.所以到了中午当两人意识到问题出在哪里以后才又匆匆地出发,漫无目的的四处闲逛,其他组的人就像失踪了一样无处可觅,急得两人眼睛都红了.

第七天了,两人都要开始绝望了.连日的奔波让他们疲惫不堪,但还是咬着牙继续努力,像饿急了的狼一样早上连续在山里转了几个小时,大致跑了15公里以上,到处嗅着对手留下的痕迹.总算天无绝人之路,累极了的两人转到一条小溪边打水,竟然意外碰到了另外的一个小组.这两个倒霉蛋山里转了七天了,楞没遇上一个对手.七天来又累又饿,更加难以忍受的是没有人迹的寂寞.感觉这个世界是不是只剩他们俩了.当看到终于有同队的队员出现都委屈的快要哭了,抢上去刚要兴奋地先叙叙旧,倾吐一下一周来的心声,却不料王擎和刘健扑上来送到的不是拥抱,而是绿着眼睛恨不得把两人扒个精光,搜到字条连句安慰的话都没有讲,拍拍屁股转身就跑了.

无奈的两人弹尽粮绝,只好按照求生惯例选择了一处开阔地挖好了救生标志,就近等待.第二天下午才有一架救援的直升飞机发现了它,两人在发光烟雾弹升腾起的红色烟雾中相对无言,惟有委屈的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流.一边哽咽一边口里还念叨着:可算找到组织了...

而就在此时,王擎和刘健正马不停蹄赶向主峰.完整坐标果然只是一句话,分三节:顶峰,方岩,右二.每个小组拿到的都是打乱了次序的两个字节,在得到了坐标指示后,两人快到中午了才赶到主峰.

主峰是一座异常陡峭的花岗岩主体山头,因为这里聚集了大量的猛禽---鹰.所以被称作鹰峰.山顶是一块巨大的裸露花岗岩体岩石,按照指示王擎爬到右侧的第二个山缝里才找到了一个方形的木箱.那里还散落着几个箱子,看来他们的确是来晚了.

未知的任务让两人忐忑不安,打开箱子里面却寥寥无几.只有一张军用地图和一只罗盘(指北针),外加一份任务说明.上面说道:目标方位XXXXXX,要求在七天之内完成.任务是一份目标地的编号为K-6的日志.无论使用任何方法都必须在第七天结束之前携带日志到达XXXXXX集合点.逾期一律淘汰!

两人使用罗盘在地图标好方位才发现此地距离目标点达30公里以上,而集合点则在鹰峰附近.现在离午夜0时任务截止时间只有12个小时了.也就是说他们要在12个小时里来回奔跑60多公里并安然拿到日志,否则这半年来的辛苦就白费了.

刘健望着地图倒吸口凉气.60多公里?这...他为难地看看王擎.王擎苦笑一声,安慰地拍拍他的肩膀:"没事.只有我们有恒心,管它是60公里也好,160公里也罢.我就不信拼了命也赶不上."

刘健道:"你拼了命自然问题不大,可我就是没了命这60公里也跑不完,都是我连累了你.要是换了是鲁正浩那小子的话,你现在肯定就已经完成任务了.我..."

王擎打断他,咬着牙道:"你这是什么话?那天我说了就算是风里火里只要你喊一声,兄弟我肯定不会皱一下眉头.可你现在还说那么多干吗?别怕,任务完成不了不要紧,就是背我也把你背回去."

刘健叹口气.王擎三下两下把他身上所有的负重都背到自己身上,完了把箱子丢到一边,地图拿在手里.两人打起精神一边沿途定位判断走向,一边急速向目标地奔去.

跑了七八公里,刘健就有些顶不住.王擎速度带的太快,他怎么赶也赶不上.见是这样,王擎只好一手拉着他继续跑.在山地间跑步是一项极其艰难的事情,何况还拖着一个人,没多久王擎自己也感觉到有些累了.刘健只有拼了命尽量跟上,好节省他的体力.两人又跑了不远,王擎试着问要不要停下休息一会.刘健摇摇头,他不想成为王擎的累赘.更何况坐下来容易爬起来难,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撑了.

一路上两人顾不上吃饭,只在路边摘了点野果充饥.行程已过三分之一,两天都没有好好休息了,彼此都是气喘嘘嘘,但却又不敢停下自己的脚步,只有咬着牙继续坚持下去.刘健说的对,坐下容易站起难,气可鼓不可泄.泄了气就等于所有的期望都将断绝.

两人正跑着穿过一片松树林,突然听到远远的传来叫喊声,一个人慌不择路地从旁边窜了出来,三人正好碰在一起.那人欣喜地看着他们:"王擎,刘健!你们也来了?"

"潘严?"两人吃惊又略有些惊喜地发现来人原来是潘严.只是他浑身脏乎乎的,眼里布满了红色的血丝,整个人说不出的狼狈,衣服也凌乱不堪.

"你这是怎么了?"刘健喘着粗气问.

"说来话长,这儿..."潘严苦着脸说道:"这儿不是长留之地,边走边说.快!"

刘健还想再问,远处一个人大吼着冲了出来."鲁正浩?"王擎又吃了一惊.只见鲁正浩更是狼狈,全身都是地上蹭的土.见是他们老远就高喊道:"跑!快跑..."

"怎么回事?"刘健瞪大了眼睛.

潘严神情慌张,拉了两人一把:"追上来了,快跑!"

王擎隐约猜到了什么,拉着刘健急忙就跑.跑出不远回头张望了一下,看到十多个人影从背后追了上来.鲁正浩已经和最前面的一个撕打在一起."你们先走,我回去帮忙!"不等两人回答,王擎转身跑了回去.

鲁正浩累了一夜,此刻也已经是在强撑着和那人扭打在一起.只感觉力不从心,平常根本看不上眼的对手竟然把他逼的没有一点办法,撕扯着渐渐落了下风.正在暗暗叫苦,突然一个身影扑了上来,一把甩开身边他的对手.他转头一看,王擎叫道:"你走,我先顶会."

鲁正浩点点头,和王擎他也用不着客气,爬起来就跑.

后面追着的十多个这时已经越来越近了.王擎认出其中大多都是侦察连的人,果然不出所料,任务的最后阶段岂能就让他们这么轻松过关.跑在最前面的几个已经认出了王擎,没办法,上次的一鸣惊人让所有人都重新认识了这貌不惊人的家伙.但没有迟疑,几人毫不犹豫地就扑了上来.王擎先闪开冲到身边的一个,接着一脚踹飞了另一个.左挡右格,把所有人都缠在自己身边.

一个人高喊:"留下一半,其余的人继续追."话音才落,王擎赶上来一拳打在他的脸上.那人捂着脸怒吼道:"操!你TM来真的啊?"

王擎躲开另一边踢过来的一脚:"谁和你玩假的.你TM难道来的就不是真的?"

那人一怔,随即狠狠地扑了上来.俗话说双拳难敌四手,王擎这一周都没过一天正经的舒服日子,刚刚全力跑了十多公里,已经很累了.这样的情况放在平时不是问题,可现在却说什么都让人大为头疼.身上连续挨了好几脚,其中一拳还打在他脸上,嘴里一咸,想必起码有一颗牙都快要掉了.

十多人缠在一起打了好几分钟,每当有人要甩开他想去追前面的鲁正浩他们,王擎就不管不顾地冲上去拦住他.打到现在身上也不知挨了多少拳脚.侦察连的兵们都渐渐火大了起来,围着他猛揍,王擎只有招架没了还手.心里琢磨着自己也该想办法突围了,要不然再打下去就只怕想走也走不了了.主意打定,他猛然出手向着他们追来的方向冲了过去,一人高喊:"他要跑了,截住."正想继续提醒大伙说是反方向,王擎忽然转向,果然朝身后冲了出去.十多人紧追不舍,跟在他背后追了上去.

王擎喊了一声:"有种你们就跟来吧."向着鲁正浩们跑的另一侧跑了过去.后面追的人正在犹豫着分头去追,听到他喊,索性丢下鲁正浩三人,全朝他这边追了过来.

王擎拼了命尽量把所有人引向崎岖不平的山地上,后面十多人都是火气大盛,依旧紧追不放,渐渐越跑越远.王擎回头望了一眼,见所有人都跟着,忙加快速度.现在比得就是毅力,谁先把谁拖垮谁就赢.所以他不能松懈.

跑了十几分钟,后面人追得都有些灰心了,距离越拉越大.王擎正在高兴,冷不丁旁边有三个人冲了出来.

"是你?"

"你们这是?"

冲出来的鲁正浩等三人看着一脸惊讶的王擎四人面面相觑.

"你们怎么又跑这边来了?"

"你以为我们想啊."刘健哭丧着脸一指身后."那边也追过来了."

王擎望向他们身后,果然远远的也有十来个人朝这边冲了过来.

"别费话了,快跑吧."潘严虚弱地擦了把头上的汗."从昨天夜里他们这帮龟孙子就缠上我们了,追个没完.我就纳闷了,其他人怎么不去追,偏追着我们不放."

鲁正浩看了他一眼."不追我们追谁?MD!陆风他们两个家伙倒是跑得快,把我们丢给侦察连了.NND,回去跟他没完."

王擎道:"这么说他们昨天就追上你们了?"

潘严道:"可不是么,每个组最后完成任务路上都要先过他们这一关,我只是奇怪其他人是怎么过去的.我们TM怎么就这么倒霉,侦察连的该不是故意的吧,老子又和他们没仇."

鲁正浩又看了他一眼,潘严也发觉自己似乎是说漏了嘴,正在为难,王擎道:"别说了,追上来了.快跑吧."

四人忙起身就跑,后面的两股人汇集在了一起,20多人不声不响追在后面,看了就让人头疼.

鲁正浩道:"这么跑不是办法,我看我们还是分头跑好了.跑出去一个算一个."

王擎心里一动,心想你小子该不是怕自己连累大伙才这么说吧.鲁正浩这时又道:"办法就剩这一个了,我们还是听天由命好了."其他三人看着他坚定的神情,刘健刚想说什么,王擎点点头道:"好!分头跑."

刘健急道:"你怎么这样,大家兄弟一场,死也死一起好不好?"

王擎看了看鲁正浩,见他重重地一点头,于是道:"别说了,就这么定了."拍了拍鲁正浩的肩膀."你们自己小心,咱们集合点见."

鲁正浩又点点头,"集合点见,一定!"

"一定!"王擎道.

鲁正浩再不多话,转身拉着潘严头也不回地向着右手边跑了过去.

刘健见是如此,也明白了两人的心意.王擎见后面的人追得不远了,忙也拉着他向另一边跑去.集合点见?唉!真的只有听天由命了.

后面追着的侦察连战士们见两组分手了,也赶忙又分成两队分头追.

王擎拉着刘健拼命地猛跑,山势哪里陡峭就朝哪里跑,说什么都要甩了背后追着的这群人,跑出老远,眼见背后的人又被甩开一段距离,正在高兴,刘健忽然指着前面道:"王擎,快看!"

王擎向前面一望,心里一凉,但两人还是跑了过去好看个仔细,等到近处一看,两人的心一瞬间都彻底凉了.前面是一条二十多米长宽的绝壁,将山一劈两半,他们站得是山腰这一侧略高,那边是下山的方向略低.悬崖深不知多少米,沿着山的走势向两边延伸出去,望也望不到边.

怎么办?刘健心里问着自己,仰天长叹:"没路了...难道真是天要绝我们吗?"转头看着王擎,这才发现他眼里的那团希望之火也渐渐熄灭了.两人都是一般的沮丧,心里说不出的难过.刘健缓缓地道:"我们...不如就投降吧.真没路走了."

王擎的心里又是绝望又是感伤,想不到自己的路走到这竟然已经要结束了.辛苦了半年,换来的却是一面绝壁.那深深的鸿沟把自己和刘健隔在这里,希望则在那头.回忆像潮一样涌上心头.真的没路走了?真的吗?他不断地问自己,四处张望着,却想不出一点办法.怎么办?他一遍遍地拷问自己.天要绝我,可我难道除了问天就真的只能束手就缚吗?

绝境,到了绝境了.再无回天之力.内心深处却有个声音不停地喊:绝境?不!不能放弃.天是什么?你又是谁?什么听天由命,那只不过是廉价的自我安慰罢了.我要站起来,我要冲过去,别放弃,人定胜天.想了片刻,他咬了咬牙,对着刘健慢慢地道:"你相信我吗?"

刘健看着他眼里本已熄了的希望之火突然间炙烈燃烧,整个人挺拔的像把直插天际的利剑一般,心里意识到什么,难以置信地犹豫着道:"你...你该不是要...跳过去吧?"

王擎点点头:"对!跳过去."神情一时间平静得像一面波澜不惊的湖水.

刘健像火烧了屁股一样跳了起来,"你疯了?怎么可能?你会摔死的.这不过只是一次考验罢了,输就输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可你想过没有,要是不成功,你就死定了."

王擎看他一眼道:"我知道.考验不是么?既然是考验那我们是不是就一定要全力以赴?"

"可全力以赴也没说就让你真玩命啊?"刘健急道.

"我打定主意了,就跳过去."

刘健苦笑着摇摇头:"你别傻了,我们还是投降好了."他掏出自己的那枚发光烟雾弹,手指犹豫了一下放在拔销上.

王擎一手摁住他,看着他的眼睛问:"你相不相信我,我只想知道你到底相不相信我?"

刘健异常为难地看着自己的队友,相处了这么长时间他太了解王擎了,这家伙是个玩命的狠角色,自己以前常骂他人来疯,可现在,自己倒底该不该相信他呢?刘健回头望了一眼远远的追上来的人群,苦笑着摇摇头:"想不到真TM应验了.算了,既然已经是这样了,那好吧.我相信你.你跳,我也跳!"

王擎微微一笑,一把把他拉到怀里抱了一下,好兄弟!刘健无奈地紧紧拥抱着他.好兄弟?对.好兄弟.你跳我也跳,既然是兄弟现在还能说什么呢...这时他怀里的王擎突然一把甩开他."脱衣服,快!"

"脱衣服?"刘健惊奇无比地道:"你想干吗?"

"别问那么多了,既然相信我就照我说得做."王擎二话不说,自己先开始利落地脱下自己的衣服,再把惊愕的刘健脱下的衣服用皮带捆在一起吼了一声丢到悬崖的另一侧,微微一笑道:"现在好了,真没其他路可走了."

刘健苦着脸摇摇头.破釜沉舟,他连这招都用上了,看来不跳也不行了,可那么远,自己行吗?想到这他的腿脚不由自主地发起软来,忐忑不安地望向王擎.

王擎看着前面的悬崖.绝境?哼!他咬咬牙,后退几步,猛然间冲了出去向着远处奋力一跃.刘健望着他与天际红霞映在一起的身躯,只觉得的无比的高大.他叹口气,唉........


PS:我大约是两天一更.每更在5K到6K字!谢谢!觉得还行就请支持!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