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撤离大陆内幕:险被手下扣留交给共产党

tanghy0216 收藏 0 17
导读:1.蒋公下野      1949年元月阴历年前,周宏涛秘书突然对我说:“你晓不晓得刘文辉明天要回成都过年?他有专机回川。”当时因情势不好,我把家眷都送回四川,独自一人留在南京,所以听到宏涛那样说,我灵机一动即随便写了份简短报告给蒋先生,表明想请假六天,顺道搭刘文辉的专机回重庆看母亲与家人,并一起过年。那时因为刘瑞恒(月如)先生还在南京,蒋先生若有什么特殊事情,中央医院的医师还可为他处理,而且蒋先生身体还很好,所以我请假一周应该还没关系。蒋先生很快就批准,第二天我便随刘文辉的飞机离开。      当飞

1.蒋公下野


1949年元月阴历年前,周宏涛秘书突然对我说:“你晓不晓得刘文辉明天要回成都过年?他有专机回川。”当时因情势不好,我把家眷都送回四川,独自一人留在南京,所以听到宏涛那样说,我灵机一动即随便写了份简短报告给蒋先生,表明想请假六天,顺道搭刘文辉的专机回重庆看母亲与家人,并一起过年。那时因为刘瑞恒(月如)先生还在南京,蒋先生若有什么特殊事情,中央医院的医师还可为他处理,而且蒋先生身体还很好,所以我请假一周应该还没关系。蒋先生很快就批准,第二天我便随刘文辉的飞机离开。


当飞机飞抵四川时,刘文辉说他要先在成都待一天,然后才到重庆,我因搭他便机,只好先随他到成都。待我返抵重庆汪山家门时,已是年三十的早上,家人都没想到我那年还可回家一起过年。然而就在当天中午,重庆市警局局长陈善周(曾任官邸警卫室副主任,与我家很熟)却突然跑到我家,因他接到曹圣芬秘书拍来的电报,要我马上去溪口。我说:“为什么要我去溪口?”他说:“总统已下野至溪口。”我说:“可是我才刚到家。”陈善周说:“你自己决定吧。”于是我说:“我不管,圣芬的电报可能只是他的揣测之词,我要等过了年初一或初二才走。”当晚,当我在家吃完年饭,半夜警局又来了份电报,这次是俞济时拍来的正式电报,里面写着:“希急来,专机来溪口。”这等于是命令,我只好初一早上就走。


初一一早,内人送我到机场,还替我用盒子带了过年用的腊肉与鸡腿。到机场时已有一架军用飞机在那儿等我,当时因为空军人员去吃饭,我便叫内人不要等了,先回去陪母亲吃饭。内人搭车走后,空军人员才来说:“飞机有点问题,发不动,恐怕要明天才能修。”后来我才知道是那位飞行员想待在那儿过年,才托词飞机出问题。我从家里搭来的车子已经离开,要再返家也回不去,加之我家到机场路程迢遥,我只好在机场附近临时找间栈房(最低级的旅社),将就草席和衣而睡。谁知第二天搭机启程,才飞到汉口,那飞行员又说:“今天飞机还是有点问题,我们先在武汉过夜。”事后我才知道他是在武汉装银元,因为武汉的银元装到上海还可卖到好价钱。我没办法,只好在武汉再过一夜。


武汉那时有个和成银行,银行经理赵任安是我在重庆时代的好友,我在武汉没别的地方去,只好去找他。到了和成银行后,我才发现他太太生病住院,于是又转到医院去找他。我和他太太也熟,所以在医院和他们聊了很多,记得当时赵任安对我说:“丸弟,我们是多年好友,所以我要跟你讲几句心里话。你是个医生,跟蒋先生已很多年,你已经做了你该做的。现在蒋先生已经下野,你还到溪口做什么?不如就留下来,我负责帮你开家诊所,你又不是做政治的人,就别再回蒋先生身边,去淌那趟浑水了!”他说得非常动听,可我仔细想想:我到重庆是请假出来的,就算真的要走,也要讲清楚再走。所以我告诉他:“我既未辞职也没请假,这样便走实在不是做人的道理。你的一番好意我知道,不过还是等我回到溪口,看看情形辞职再回来吧!”由于我的坚持,他也没什么意见,便好好招待我吃了顿饭,休息一下,第二天又派车送我至机场。后来有段时间我兼蒋先生秘书,所有报纸及空军无线电广播内容都送到我这儿,我才发现赵任安被发表为华中经济指导部部长,原来他也是共产党员,难怪当时会对我说那些话。虽然他也是衷心之言,却仍旧没有讲穿,但这些都是后话。


当天晚上我甫抵溪口,圣芬便告诉我:“你快点上去吧,先生已经在问你了。”于是我赶紧上楼向蒋先生报到,先生也没说什么,便叫我去休息。我在溪口与夏功权同住一房,他那时是蒋先生身边惟一的武官,兼总务工作。那时侍卫长仍是俞济时,其他一起在溪口的尚有经国先生、周宏涛、沈昌焕、于豪章及周菊村。和功权住一间房,我还记得他是个勤快的人,每天早上起床后一定擦皮鞋,顺便把我的皮鞋也擦得很亮。我对他说:“没想到你还会擦皮鞋啊?”他说:“我岂只会擦皮鞋,你看你桌上是什么?”我才发现桌上有杯热可可,冲得既漂亮又好喝。当时溪口就只有那么一盒可可,我俩都偷偷地喝。


2.溪口岁月


蒋先生下野后,在溪口仍以总裁身份见客。之前陈仪在台湾惹出“二二八事件”,所以总裁要圣芬到广州见阎锡山(伯川),要阎赴台处理二二八善后之事。阎锡山那时担任行政院长,但他不听李宗仁的话,事事请示溪口的总裁,所以那时在溪口,时时刻刻都有情报传回来。圣芬因平常要处理很多新闻秘书事务,所以行前总裁便问圣芬说:“你走了以后,你的工作怎么办?”圣芬说:“请熊医官接办好了。”总裁说:“好,可以。”所以后来我除了医官外,还兼任新闻秘书职务,主要工作即是陪总裁见客,处理新闻及广播资料。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